第一章 餿主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耳邊“乓”的一聲巨響,把正背靠著墻壁閉目沉思的趙啟明驚得渾身一顫,他抬眼一看,是班上有名的母老虎胡雪怡,拿著根桌腿,用力砸在一位同學的桌子上,那同學睡得正甜,讓這一棒子差點給嚇成了神經病。

    中午會留在學校不回家的沒幾個人,趙啟明今天也是第一次不回去,因為他打算借著午休時間給冷戰中的女友蘭夢雨買件生日禮物,為此還他破例從倒騰郵票的資金里挪用了一百塊錢。只是左思右想了良久,他還是沒想定該送個什么好。

    他暗暗的笑了笑,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靠著,準備看這場即將上演的好戲。這個胡雪怡性格一貫難以捉摸,平時不太跟同學們來往。說具體點,即使她的長相是一流的,但終究也沒什么人能忍受她這種類似變態的性格超過三分鐘。

    “你神經病啊!!”那同學正巧也姓胡,叫胡傳兵,是個從外校轉來不久的插班生。不過他性格直爽,雖然個頭不小,但人很厚道,很少和其他同學發生矛盾,來了沒多久就有很多朋友了。

    抬頭一看是胡雪怡干的,他滿腔怒火登時消了一半,不為別的,跟這種人計較,自己落不著什么好,打又打不得,罵又罵不過。胡傳兵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抬腳踢開課桌,氣呼呼地走出教室。

    切!真沒勁!趙啟明見兩人沒吵起來,心里很有點失望,那個胡傳兵也真他媽不是男人,對這種潑婦,居然也能忍得下去。算了,沒戲看了,還是去商場逛逛,隨便挑個什么好了……

    有氣無力的抬起頭來,無意看見胡雪怡那張因為得意而神采飛揚的臉,趙啟明突然有種莫名的沖動。那份沖動就象突如其來的大浪,把心中蘭夢雨那本來就已經有些模糊的影子一下子沖得毫無痕跡。

    趙啟明那時也不知道為什么一向喜歡低調的自己會突然挑起事端來,滿臉不屑的沖胡雪怡說道:“喂!胡雪怡,除了欺負老實人,你還會干點別的嗎?”他歪著腦袋,雙肘架在兩邊的課桌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我樂意怎么著,關你屁事!”胡雪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把手里的桌腿扔在地上,捉弄了胡傳軍,她心里正得意著,卻被趙啟明一句意料之外的話說得心里老大不爽。

    “干什么不好,非要搞得像個母老虎一樣人見人厭,又何必呢?”趙啟明仍然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還輕輕把腿蹺到了桌子上。

    “你……再說一遍?誰是母老虎?”胡雪怡一向最恨別人這么說自己,寒著臉喝道。

    趙啟明一臉的蔑視:“就是說你呢!又怎么著?”掃了胡雪怡一眼,干脆轉過臉去,看也不看她。

    他話剛落音,胡雪怡冷不防抓起身邊的凳子,隔著幾排課桌就向他扔了過來。趙啟明急忙直起身來,一抬手擋住了迎面而來的凳子,手臂傳來一陣巨痛讓他倒抽了口涼氣。凳子“咣”的一聲落到了旁邊的課桌上。

    他握著手臂活動了一下,還好,除了有點酸痛倒沒什么別的感覺,忍著疼痛,趙啟明勉強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咧著嘴笑道:“喲,媽的,你還真敢呀!”

    “就砸你了!怎么樣?”胡雪怡剛出手時還有些擔心,真砸傷了人就麻煩了,可趙啟明的笑容實在是招人恨,既然對方沒事,她膽子又大了起來。

    趙啟明自打升學到了這個班,一年多來跟胡雪怡最多只說過幾句話,全班五十多號人,大部分相處的都不錯,只有胡雪怡是少數幾個沒打過交道的人,也難怪,過去他的心思都放在了蘭夢雨身上。這會看著胡雪怡橫眉冷對的表情,忽然覺得她還真有點意思,心里又動了動,笑道:“行,算你狠,總行了吧!”

    他的笑容有個特點,嘴角總是微微歪向一邊,一副吊而朗當的樣子,讓胡雪怡看著就有氣,旁邊唯一能和胡雪怡談得來的肖靜拉了拉她,“算了,雪怡,咱們出去走走吧!”

    胡雪怡翻了趙啟明一眼,和肖靜一起走了。趙啟明目送著她的背影,心里卻有了一種微妙的感覺……

    上課的時間快到了,趙啟明始終坐在那里想心事,對胡雪怡的那種感覺,使他似乎已經忘記了蘭夢雨,更忘記了買禮物的事。他所在的這個班,成績不是最好的,卻是全年級公認的美眉班,他今年入校報名的那天,就看中了蘭夢雨,幾經波折,她終于答應了和自己交往。

    可私下里約會了兩次之后,趙啟明幾乎是忽然之間就對蘭夢雨失去了感覺,原先心里那股子興奮與激情怎么也找不著了,他不再主動和蘭夢雨約會,而是在自己的迷茫中漸漸疏遠了她。

    他不知道蘭夢雨是什么感受,這位個性鮮明的女孩子依然故我,就好像兩個人之間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

    很長一段時間里,趙啟明也經常會懷疑自己這種反常的心態,當初追求她的時候熱情如火,按說從約會開始,自己應該更加投入才對,為什么自己竟然一點心情都沒了呢?無聊的他決定找個適當的時機恢復和蘭夢雨的關系,順便想想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這樣一直坐到快上課,同桌的姬鴻雁把書包塞進了課桌里,看趙啟明坐在那發呆,問道:“趙啟明,給蘭蘭買的禮物呢?”

    姬鴻雁和他是好朋友,兩人在初中的時候就是同桌,關系一直都很好,幾乎無話不談,在蘭夢雨的事情上,她也是幫了大忙的,聽說趙啟明準備和她重修舊好,很是支持,一來就問起了這事。

    “禮、禮物呀……”趙啟明撓了撓腦袋,沒了下文。

    姬鴻雁瞪了他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把課本和作業本從書包里取了出來,沒再搭理他。

    整個下午,每堂課的課間十分鐘,趙啟明都趴在桌子上裝作打瞌睡,他知道蘭夢雨那滿懷期望的目光有意無意會偷望向這邊,但他就是能裝作沒看見。好不容易煞到放學,趙啟明抓起書包就跑出了教室,連一秒鐘都沒停。

    剛走到學校門口,就看見陳致遠和幾個家伙蹲在校門外的花圃邊上,不知道又在打誰的主意。

    “哥幾個等誰呢?”趙啟明遠遠地沖陳致遠打了個招呼,這家伙穿著件時下最流行的茄克衫,懷里探出個刀把,看那副樣子就知道準沒什么好事。

    陳致遠歪著嘴角笑了笑:“你們年級三班有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昨天和我一兄弟過不去,我們找他聊聊。走你的吧!”他可不想讓趙啟明摻和,要是這家伙的朋友就不能不給他三分面子。擺出這么大陣仗,回頭要是沒動手就收場,自己這個老大在兄弟們面前可不大好看。

    趙啟明根本沒打算理這事,腳下一步沒停:“我先走了,你們小心點,回頭可別讓校警抓著!”看對方的意思,他知道今天要有個家伙要挨刀子,和現在不同,那年代拿刀子在學校外砍人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每個星期都能見著幾起打架事件,干得頭破血流都算是輕的。

    陳致遠斜了他一眼,鄙視地伸出了中指。在古老的一九九零年,這個若干年后非常流行的手勢還沒普及,他也不知是從哪學來的。

    趙啟明轉臉走了,撂下一句話:“明天的事情可別忘了!”其實他知道陳致遠是不會忘的,這牽涉到他們兩人的利益,比打架砍人要實惠多了。

    這家伙住在的學校附近的鬧市區,雖然年紀不大,卻跟校外的一幫混街面的爛仔有交情,在學校里一向是聲名狼藉。趙啟明會和陳致遠合作,始于陳致遠去年的一次意外收獲:

    有一個和陳致遠同年級的呆頭鵝,居然蠢到不知道他在學校里的大名,給他的女朋友寫了份情書,結果讓陳致遠給知道了。

    也是在一天下午放學之后,陳致遠帶著幾個兄弟抓住了這小子,那家伙是個老實人,被他們嚇得差點沒跪下,陳致遠給了他幾耳光,讓他拿三百塊錢了事,不然就讓他爽到住院。這在當時可是一個普通工人的月工資呀!一個窮學生,就是去賣血也來不及弄到這么多錢,這小子實在沒有,又怕挨打,就自己提出一個條件:從自己集了多年的郵票中拿幾套給陳致遠抵賬。

    陳致遠其實也就是想敲個幾十塊錢拉倒,也沒想到這家伙的膽子比蟑螂還小。他雖然不懂郵票,但也知道有的郵票是比較值錢的。怎么說能拿到值錢的東西也總比一無所得要強,于是就答應了他,第二天,這小子從家里拿了八套郵票給了陳致遠,陳致遠不知聽誰說起趙啟明對郵票是內行,就找到了他。

    當時趙啟明只是知道本校有陳致遠這么個惡人,卻從來沒打過交道,不過對方拿來的這幾套郵票還是挺好的,品相也不錯。陳致遠隨便開了個三百塊的價錢,趙啟明心里估了一下,中國解放后發行的幾乎所有郵票當前的市場價他心里都有個數,這八套票少說也值四百多。

    于是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他又說了一番對方聽不懂的專業術語,比如哪張有油墨呀!什么地方因為保存的不好,有了霉斑呀,哪張票的角齒不全呀!把沒有的事說得跟真的一樣,唬得陳致遠一愣一愣的,又沒辦法反駁他,最終兩人以二百六成交。

    兩人談好之后,趙啟明先把郵票拿走了,他當時口袋里不是沒有錢,只是不想讓名聲在外的陳致遠知道,這年頭心黑手狠的人比螞蟻還多,先把東西拿到手倒是真的。

    趙啟明先貨后款的理由是:東西還是先交給我,你不大懂行,萬一把郵票的品相弄壞了,價錢又要打折扣;平時上學不帶這么多錢,而且都是一個學校的,你陳致遠也不用怕我會跑了……陳致遠想想也是,憑自己在學校的名氣,還沒有人敢拿自己開涮,于是就答應了他。

    第二天二百六十塊錢就依約交付了,陳致遠看著手里的錢很是開心,而趙啟明卻一臉痛苦的表情,像是吃了天大的虧似的。

    趙啟明挑出了最好的一套:徐悲鴻的《奔馬》留了下來,沒等到周末就專門去了趟郵市,把剩下的七套作價二百四十塊倒給了其他郵票販子,其實這幾套也都不錯,但以賺錢為主要目標的趙啟明不想占用自己有限的資金,只好忍痛割愛了,即使這樣,也等于是自己不花錢白得了一套價值二百塊錢的《奔馬》。

    他很貪心,但有一點一直做得很好,那就是知道自己應該在什么時候貪,該貪多少……

    沉浸在欣喜之中的趙啟明腦子里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主意有點損,但不失為一條很好的生財之道。

    他把計劃考慮清楚,沒過兩天,就去高三(5)班找到了比自己高一屆的陳致遠,在扔給他100塊錢之后,跟他挑明自己的想法。

    “這一百塊是那天你賣給我的郵票賺來的,還你,大家交個朋友!”趙啟明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似笑非笑,一直盯著陳致遠的眼睛,從對方見到錢的目光中,他知道,接下來他要說的事情,對面這家伙一定會很感興趣。

    陳致遠有點迷糊了,頭腦相對簡單的他沒想到這個趙啟明會這么干,掙到手的錢還會還給自己。直到多年之后,他想起這事仍然感慨萬千,畢竟那時的趙啟明還是個不到十六歲的半大孩子,竟然對于合作產生的利益如此敏感,毫不在乎眼前的得失,這始終都是他打心眼里佩服趙啟明的主要原因之一。

    “你小子打什么主意?”陳致遠當然也不傻,誰也不會閑得沒事干把掙到手的錢又還給自己,肯定還有別的事。

    “我有件事打算跟你合作,想不想聽聽?”趙啟明骨子里對陳致遠也有些害怕,畢竟對方乃是全校聞名的壞鳥,但他全面考慮過這件事,認為自己有把握把這個人乖乖的牽到自己的賊船上來。

    “哦?你說……”陳致遠很想搞清楚這個家伙在想些什么。

    “這里人太多,咱們到操場上聊聊。”趙啟明誠懇的說道。陳致遠話愣了一下,這話聽了耳熟,憑他這幾年的經驗,一般是準備跟人開打才會這么說話,他可不相信眼前這個神秘兮兮的家伙。

    “有什么話你說就是了。老子沒空陪你兜圈子!”他狐疑的盯著趙啟明。

    趙啟明轉臉看了看旁邊兩個不懷好意的男生,“那咱們去走廊聊吧!我只是想跟你談一件掙錢的事。”說著他走出了教室。

    別人話說到這份上,陳致遠也不肯在兩個弟兄面前丟面子,跟在后面來到了走廊。那兩個家伙也遠遠的看著這邊的動靜,一臉惡意。

    “說吧!”陳致遠有點不耐煩了。

    “你上次賣給我的郵票從哪搞來的?”趙啟明要是認真談起事情來是不會理會對方是什么人的,這是他的娘胎里帶出來的習慣,說不上是好還是壞。

    “關你什么事?那是老子自己的不行嗎!” 陳致遠大聲嚷了一句,雖然他心里有點發虛,但他還沒把面前這家伙當回事,說著他眼睛里便露出了兇光。

    “肯定不是你的!”趙啟明斷然說道,“不過我只是有個主意想跟你商量,你用不著防著我。”他始終沒躲開陳致遠的目光,不是因為他不怕,而是因為他一心只想著掙錢的事,沒顧得上害怕。

    見陳致遠沒有答話,趙啟明很簡單地說出了他的想法:“給你郵票的人手里肯定不止這幾套,我覺得要是你能把那個人剩下的郵票都弄出來,我去幫你賣,這樣可以搞到不少錢。”

    陳致遠跟趙啟明比起來,或許打架比他強多了,但論做生意和玩手段的水平,比趙啟明低了可不止一個檔次,上中學的時候,他只知道錢是拿來花的,卻沒想過該怎么掙,更是連一點經商的意識都沒有,在這方面他基本上算是個白癡。

    他聽了這句話,愣了一會,趙啟明還在繼續說著他的想法:“我知道你在學校里的名聲,不過我覺得你沒有很好的利用它。咱們學校有不少人玩郵票,據我所知有些人是從小學就開始集了,要是你能把這些人的郵票搞到手,然后我去幫你賣了,保證你能有不少錢,而且不會讓你吃虧。”

    陳致遠覺得自己對趙啟明的想法越來越感興趣了。

    那是個港臺歌曲在國內進入鼎盛時期的年代,強勁的流行趨勢橫掃整個中國大陸,淹沒了整整一代人。陳致遠一直想買一臺四聲道的錄音機,可那玩藝就是國產貨也要五百多塊。

    自己的父親多年前就扔下家跑得沒影了,母親在一家小企業上班,每月三百多塊工資僅僅只夠維持生活。他原打算自己想辦法弄點,再讓其他學生貢獻一些湊湊數,可不知為什么,無論是通過什么方式搞來的錢,只要一到自己手里,很快就無影無蹤。

    幾天前賣郵票搞來的二百六十塊,昨天之前就一個子不剩了,也就是跟弟兄們去小酒館吃了兩頓,給了街上一位哥們五十塊錢江湖救急,除此之外,陳致遠實在想不起自己還干了些什么事。

    他摸了摸口袋里剛剛拿到的一百塊問道:“這么做對你有什么好處呢?”

    “我要一成的好處費。你不要以為我要的多,如果你自己去賣,隨便被別人坑一把都不止虧兩三成。”趙啟明還是一臉的誠意,等著陳致遠的答復。陳致遠猶豫著,手里的這一百塊錢完全可以說明問題,原以為二百六已經不少了,誰知道還是讓人賺了一百。

    他要是知道真正的價錢是四百多的話,八成要吐血吐到死,死之前再把趙啟明打一頓……

    事情的結果顯而易見,錢這個東西,對于任何人都具有是很大的誘惑力,不同的只是量與質的分別而已。換句話說,你出價一百萬別人可能死活不肯賣,或許出到一千萬,想要的東西可能就歸你了,不論是良心還是女人。

    也有極少數的人能抵擋這種誘惑,而絕對多數的人是受不了的,陳致遠就是其中一個。

    其實趙啟明的想法還有很多,從上次陳致遠拿郵票賣給自己的時候,他就看出這是個比較容易糊弄的家伙,而且他相信一件事:不論是任何行當,對于內行來說,外行基本上就是白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91960_4_12-m
大王饒命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