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無良奸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趙啟明所在的學校正位于這個城市的黃金地段,大門對面是東城電影院,轉過街角就是市里最大的百貨公司,旁邊還有一個很大的服裝市場,批零兼營,在趙啟明畢業后的第二年,學校就把正門包括那條通向教學樓的林蔭道都賣了,把原來的后門改成了正門來用。

    這時的校園后門也是面對著一條商業街,只是稍稍窄了一些而已,集中著一些經營五金日雜、電子配件之類產品的店鋪,這條街的盡頭,正對著鏡湖公園。

    中午放學后,趙啟明先是去正門的東城電影院門口溜達了一圈,隨意看了看近期的電影海報,一直磨到時間差不多了,才慢慢的走到學校后門的那家拉面館。一進門就看見蘭夢雨坐在對面的餐桌旁,面前擺了一碗面,正不緊不慢地吃著。

    “老板,來碗牛肉面。”趙啟明向老板打了個招呼,面無表情坐在蘭夢雨旁邊,一句話也沒有,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該跟她說些什么才恰當。

    蘭夢雨低著頭,用筷子攪起根面條,一圈又一圈卷在上面。她在等,等趙啟明跟自己說點什么來打開這沉悶的氣氛。

    沒有交談就沒有交流,反過來的情況也差不多。既然自己不想和蘭夢雨再交流下去,也就沒有交談的必要。趙啟明硬著頭皮坐在她旁邊,他不想開口,更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干脆就一言不發。雖然自己也有點尷尬,但他覺得這未嘗不是件好事,最好是大家都不要說話,吃完面條各自走人,這樣就等于是徹底疏遠了。

    可惜事情未能如愿,等待中的蘭夢雨雖然已經感覺到氣氛不對勁,卻還是勉強挑了個話題:“你……胳膊好些了嗎?”

    趙啟明微微的點了點頭,這樣也就算做是對蘭夢雨的回答,沉默在此刻最能說明自己的態度……

    蘭夢雨雖然性情柔和,卻不是個軟弱的人,趙啟明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她明白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你既然不想見我,又何必來?”她質問了一句,強忍著心里的酸痛。

    “我……”趙啟明很想解釋,但任憑他在腦子里翻江倒海地想,就是找不出一句合適的話來。

    “怎么了?你說啊!”蘭夢雨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著轉。

    趙啟明自知理虧,尷尬之余更不敢直視她的眼睛,“我……我說不清楚……這件事是我不對……”他終于說出了這句最難開口的話,后面幾個字說的細弱游絲,跟斷了氣似的,但是就這么小的聲音蘭夢卻聽得清清楚楚。

    “好,好……我明白了……”蘭夢雨忍了很久的眼淚旋轉著,眼看就要流了下來,她飛快地轉過臉,緩緩走了出去。

    將遲遲送上來的牛肉面三兩下塞進肚子,趙啟明急急忙忙結了帳,他也忍不住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搖頭,其實自己心里又何嘗不難受,不過他還是覺得心里有一種非常輕松的感覺。

    走出面店拐過第一個街角的時候,他罵了自己一句:“他媽的,這叫什么事啊!”以往不管是在郵市宰外行,還是在學校用點不太光彩的手段賺錢,他都不會對受害人有什么內疚感,畢竟他靠的是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得到收獲。

    可現在倒好,這事干得對自己沒啥好處卻無端的傷害了蘭夢雨,這下她非得恨自己一輩子不可……他繼續又用力的甩了甩頭,好象想把剛才的事情從腦子里甩出去。抬眼發現一個大媽用看瘋子的眼光看著他,幸虧那個年代還沒什么搖頭丸,要不他肯定會被人誤認為是小太保。

    趙啟明逃也似的回到學校,他并不想進教室。雖然這時候回教室也未必會會碰到蘭夢雨,不過他還是下意識的回避了這個可能性。沒地方可去,他又信步走到了四樓,再和陳致遠碰個頭還是有必要的,掙錢的事情在趙啟明心中永遠是高高在上的。

    被趙啟明相中的那個刑志彬,是高二(2)班的一位學生,老爸是一家大企業的中層領導,只有這一個兒子,平時比較溺愛,集郵只是他小時候無數個愛好之一。雖然他早已經不感興趣了,但是做老爸的還是幫他訂了每年的郵票,不僅如此,還特意從郵局買了一些庫存品,反正也不用這小子勞神,近十年下來,聽說手里存了不少好貨。

    在一毛錢就能吃頓早餐的八十年代初期,集郵還是件比較奢侈的事,好郵票比較容易買,隨便去郵局就能買到一些前幾年的庫存品,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八十年代末期郵市即將火爆之前。

    這樣的對象好辦又不好辦,因為這類家伙一般膽子有限,而且有點錢也不在乎破財消災,但不好辦的是萬一事情鬧得過大麻煩也會特別的大。

    趙啟明再三要求陳致遠盡量別給他打出什么外傷,陳致遠不耐煩的聽著,咕噥著:“難道叫咱弟兄們像娘們一樣擰他小臉蛋嗎?”直到趙啟明列舉了一些從書上看來的那些打人不留傷的惡毒辦法,陳致遠才算是露出了一些感興趣的表情,笑著拍拍趙啟明的肩膀算是答應了下來。

    敲詐這碼子事,無非也就是找個莫須有的理由,最后靠的還是暴力。幾年后黑幫題材的英雄片開始大行其道的時候,見到那些對片中人物崇拜得不得了同齡人,趙啟明都會不屑地搖搖頭。英雄?這些人就是流氓!只是一幫為了自己經濟利益欺軟怕硬的家伙罷了……

    最讓高興趙啟明的是因為最近集郵在學校里漸漸流行起來了,那個刑志彬當天居然正好帶了本郵集來學校想在同學里顯擺,真是命里注定,陳致遠隨便呲著嘴露出幾顆獠牙,東西也就算是直接到手了。這樣一來,比原本想象的又干凈利落了許多。

    趙啟明遠遠地看著,刑志彬被陳致遠帶著幾個弟兄圍在角落,表情迅速從得意變成畏懼再變成陷媚,這小子嬌生慣養,從來沒被人打過。當陳致遠一個耳光下去之后,又從懷里抽出一把短刀來,趙啟明就知道事情比預想的還要順利。只是這個該死的陳致遠仍然給對方的臉上留下了五個指印,真他媽屢教不改!

    放學時趙啟明早早的等在了學校操場邊約好的角落了,過了一會才看到陳致遠施施然走了過來。

    “給……,那小子比你猜的沒用多了,比親兒子還乖,看他那熊樣今天的事也不敢跟別人提。”陳致遠一臉不屑的的聳聳肩,“這些‘好學生’哪有幾個是夠種的啊,聽說他英語挺溜,做漢奸到是個好材料……”

    趙啟明沒接他的話頭,只是挑挑眉毛做回答,小心的接過了陳致遠手中的郵集。這種事情他早就懶得去評論了,學校老師們好學生的標準向來是“成績”和“聽話”,那些這種制度出來的“優秀品”的長處也不過就是背書和聽話而已,實在沒什么好說的。

    真要對這些“好學生”有所期待,那么過個幾十年也就只能期待“中華民族是個聽話的民族”這樣的評價了吧。比起來,眼前的陳致遠這類所謂“壞渣子”倒是順眼多了。不過他現在著急的是期待了過多小時的時間,現在總算是能心情愉快的打開那本包裝精美的郵冊細細查看了。 

    那個刑志彬看來倒還真攥了不少好貨,而且保管得也算不錯。單看前十幾頁,前幾年發行的郵票套著護郵袋,按發行的先后在郵冊里排列得整整齊齊。雖然都是些頂多十幾塊的大路貨,可這些加起來好歹也值個三、四百。

    趙啟明一邊莫不做聲的翻著一邊飛快的在心中默算,不急不慢再翻過幾頁,后面的發現讓他心里著實興奮了一把。滿懷期待的看著他臉上表情的陳致遠,并沒有發現趙啟明手突然微微地抖了一下。趙啟明強按住心頭的狂喜,皺著眉頭裝作猶豫了片刻,才對陳致遠說:“媽的,年份太近了,只有后面幾套值點錢的,加上前面那些,全脫手的話能值個四五百吧。”

    大喜過望的陳致遠完全不知道趙啟明只是報了個半價,單憑個人感覺這些已經不少了,加上前幾次分到手的錢還剩了些零頭,買下心中掛念已久的錄音機之余,甚至還夠他帶著兄弟們好好地瀟灑幾次了。

    他高興沖趙啟明點了點頭,連聲道:“那就交給你了,今天能賣得出去不?要是不行哥們也不著急,兄弟你辦事我信得過……”說是不急,可他神情中就只差沒把“急不可耐”這四個字寫在臉上了。

    趙啟明看著他笑笑,也不說破。其實按現在的行市如果多等等,自然會賣個更好的價錢。但這本東西的來歷畢竟不那么干凈,在手里留長了惹出什么麻煩來畢竟不好。他更擔心的是太長時間不脫手的話,萬一眼前這個家伙急不可奈地東問西問,碰到什么行家把價錢說破了就討厭了。所以趙啟明決定一會回家前就先去郵市,可能的話談個差不離的價錢今天就把這個郵冊整本一槍打出去。

    為了貪圖更多利益而冒給自己惹來麻煩,絕不是他的做事風格。

    在和陳致遠達成協議之前,趙啟明掙錢的主要手段,是通過種種方式,教育和引導一些有點錢的同學集郵,也可以說是誘導。這可是個比較小資的高雅愛好,孩子們玩這個,比在街頭玩游戲機要受家長們的支持。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整個年級已經有不少男生成為了集郵愛好者,而一向名聲較好的趙啟明同學,為了讓處于高二的同學們把有限的時間更好的用在學習上,本著“助人為樂舍我其誰”的原則,經常為大家從郵市代購一些郵票。或者說是買一些圖案精美但價錢不高的郵票轉賣給同學,當然,啥事都不能白干,兩塊錢買的賣三塊,得這么一丁點辛苦費是理所當然的。

    即使有同學偶爾去郵票市場,得知自己從趙啟明手里買的郵票貴了那么一點點,回頭問起這事,趙啟明當場就會把賣給自己郵票的人痛斥一頓,嚴正聲明自己被那些黑了心的郵票販子給騙了,并且馬上掏出差額要補給受害者。

    看他一臉無辜的樣子,人家怎么好意思要,由此對于郵票市場上的那些賣郵票的人很是厭惡,事情的結果當然是不了了之,而趙啟明在大家心目中的可信度,又大大提高了。

    在這種艱苦卓絕的條件下,趙啟明慢慢掙了點錢,很少,只不過兩、三千塊而已,和陳致遠創造的效益比起來,這種方法來的雖然既慢又勞神,但是比較穩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54768_4_74-m
未來武道修練網
作者 深海碧璽
  本以為是個武道遊戲網站,誰知道竟然是20年後的武道修練網。   「你們拼爹,哥們拼的是網...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