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妙手回春(拜求收藏、推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002章妙手回春

    古慈乃是名門之后,用古時的稱謂那就是“千金大小姐”。

    古氏集團,在上京這一畝三分地,乃至于全國,都還算是有幾分名氣的。

    商場如戰場,古氏集團的那些敵人,明面上斗不過,便使陰招,無所不用其極,直接就是派人暗殺古氏集團千金古慈。

    鬼狼,人送外號“奪命鬼槍”,乃是全世界暗殺組織排名第三的“天狼”的最杰出神槍手。

    這一次,他正是接受組織的任務,前來暗殺古慈。

    對于阻擊手來說,講求的都是一槍斃命。不管結果如何,都不會開第二槍。

    “該死!哪里冒出來的臭小子!壞了老子的好事!”鬼狼目光森冷,將千米之外情景盡收眼底,這一次他是很有把握一槍爆掉古慈的腦袋,穿透而過再擊中徐芳芳的脖頸,卻是被半路殺出來的一個程咬金給破壞了。

    “小子,我記住你了,下次絕對不會這么走運!”鬼狼將劉弼的面容記在心中,隨后收拾槍械,消失在樓頂。

    ……

    肯德基之中,所有的食客都是躲在了桌子下面、墻角邊上,避免成為阻擊手的靶子。

    徐芳芳胸口中槍,鮮血染紅衣,奄奄一息,古慈趴在她的身上,慟哭不已。

    “芳芳,你千萬不要有事!你快起來啊!”古慈似乎是受到了刺激,不斷的搖晃著徐芳芳的嬌軀。

    “她是胸口中槍,你不要搖她了,這樣會加速傷口流血的。”劉弼感受了一下,危險的氣息消失了,顯然躲在暗處的阻擊手已經離開了。隨后面色凝重的蹲下來,對情緒很是激動的古慈說道。

    “你誰啊?滾,都給我滾!”古慈看都不看劉弼,抱著徐芳芳就是一頓呵斥。

    “你別發神經了,她的情況很危險,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死的。”劉弼看到徐芳芳胸口的鮮血越流越多,面色越來越蒼白,當下也是急切起來,一把拉開古慈,“快,找個干凈的地方,要立即將子彈取出來,幫她止血,否則失血過多的話,她會有生命危險的。”

    “我憑什么相信你?快撥打120,叫救護車。”古慈淚眼婆娑,被劉弼拉開,卻是不依不饒的說道。

    “現在都什么時候了,等到救護車來的時候,她早就死了。”劉弼不容分說,開始脫掉徐芳芳身上被鮮血染紅的衣衫。

    “你干什么?”古慈看見,就要阻止。

    “別吵,我是醫生。”劉弼面容嚴肅,頭也不回的說道。

    劉弼從老頭子身上學到的可不少啊,十五年的非人折磨,幾乎是造就出了一個全能型人才。

    醫術,在配合內力之下,更是達到妙手回春的境界。

    “子彈雖然偏過了心房要害,但是也擊中了胸口的大動脈,看來得立即取出子彈,不然就是大羅金仙也是救活不了她的。”劉弼查探一番,心中便是明了,當下右手中指、食指捏成劍指,在徐芳芳的胸口幾個部位連點幾下。

    “你……”古慈又要呵斥。

    “我在幫她止血。”劉弼解釋道,剛剛他是運用老頭子教他的點穴手法,封住了徐芳芳胸口位置的檀中穴和中脘穴,阻止血液的流失。

    說也神奇,劉弼連點幾下之后,徐芳芳的傷口位置果然不再流血。

    緊接著,劉弼雙手輕輕蠕動,小心翼翼的將徐芳芳的紅色連衣裙脫了下來,印入眼簾的是一抹粉紅色的文胸,以及那包裹不住的偉岸酥胸,深深的溝壑蕩漾在劉弼眼前,吸引了他的視線。

    “喂,你要干什么?”古慈面色一怒,呵斥劉弼道,他還以為劉弼要做出什么乘人之危、禽獸不如的事情出來呢。

    “子彈射入了胸口,不脫掉衣服怎么取出子彈,你以為我是神仙啊。”劉弼沒好氣的說道,看著徐芳芳那包裹在粉紅色文胸之下的飽滿偉岸,心中不斷的默念老頭子教給自己的清心咒:心若冰清,天塌不驚,美胸當前,處變不驚……

    “哼。”古慈冷哼一聲,沒再說什么。

    劉弼雙手伸出去幾次,最后都縮了回來,很是猶豫不決的樣子。

    “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快救芳芳,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唯你是問。”古慈見劉弼如此遲疑不定,心中又是涌現出一股無名怒火。

    “這個,我實在是不好下手啊。”劉弼猶豫再三,最后說道:“還是你來吧,脫了她的文胸。”

    自古以來,女人冰清玉潔的身子都是不容褻瀆的,就連偉大的圣人孔子都曰:非禮勿視。

    肌膚之親,更是要承擔一切責任。

    現在,劉弼卻是要脫掉徐芳芳的文胸,這無疑是讓徐芳芳袒露在劉弼的視線之中,毫無遮掩。

    對此,古慈有些猶豫。

    “快點啊,情況緊急啊,如果再耽擱的話,她會有生命危險。”劉弼見古慈遲疑不定,急忙催促道。

    “咳咳咳……”

    這時候,昏迷中的徐芳芳秀眉緊皺,似乎是承受著什么極大的痛苦一般,嘴角又吐出一灘嫣紅的鮮血,煞是駭人。

    “還不快點。”劉弼呵斥道。

    這一下,古慈有些不知所措了,隨后也是不再遲疑,右手伸了過去,“芳芳,情非得已,希望到時候你不要怪我。”

    “哼,便宜你這頭色狼了。”古慈心里暗恨道,隨后輕車熟練的將徐芳芳的粉紅色文胸給摘下,放到一邊。

    文胸一拿掉,劉弼只感覺一陣波濤洶涌,碧波乳.浪,飽滿、雪白、滑膩、圓潤。

    劉弼發誓,自己從未見過如此美艷的酥胸,根本就不是寨里王寡婦那干癟下垂的胸部能夠比擬的,更不是二妞的“櫻桃”能夠相提并論的。

    大、白、軟、酥、圓、滑……

    劉弼發現自己成了文盲,絞盡腦汁,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詞語來形容徐芳芳的酥胸。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就在酥胸的下面三厘米之處,有一個傷口,被鮮血浸染了,子彈就是擊中了這里。

    “色狼,你還看!還不快將子彈取出來!”古慈見到劉弼對著徐芳芳的酥胸發愣,心中氣憤不已。

    “哦哦哦。”劉弼一愣,從無限美好的乳山峰景之中回過神來,暗自嘆息自己的定力還不夠的同時,心中默默提起一股內力,運轉于手心之中。

    隨后,劉弼將右手緩緩的按在徐芳芳的胸部傷口處,剛剛接觸,劉弼心中一蕩,那股觸手可及的酥軟和滑膩是如此的驚人,差點就讓他把持不住,心中不斷的默念著老頭子的清心咒。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美胸當前,處變不驚……”

    劉弼閉上雙眼,體內內力慢慢運轉,最后在右手手心形成一股漩渦,內力漩渦一經形成,就產生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吸!”劉弼心中默念一聲,內力猛的一蕩,吸力驟然增加,右手漩渦轉動,只見徐芳芳的嬌軀微微一顫,嗤的一聲,一枚子彈破體而出,被劉弼抓在手中,神奇的是,竟然沒有一絲鮮血濺出。

    劉弼再次右手連點,封住徐芳芳胸口的幾個大穴,隨后松了口氣,對一臉緊張、擔憂的古慈說道:“放心吧,子彈已經取出來了,她已經沒有大礙了,只要好生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芳芳!”古慈聞言,抱著徐芳芳輕輕的呼喚著,心中一直懸掛著的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如此相信一個從未謀面的陌生人。

    “快,找一個干凈的地方,讓她好好休養一下,然后多弄點補血的食物給她吃下,這次她失血過多,身子會有些虛弱,必須要盡快的調養好才行。”劉弼站起身來,環視周圍的一片狼藉,此時肯德基里的桌子、椅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是眾人在慌亂中碰倒的。

    “唉,剛出來,就碰倒這樣的事。不過,誰讓她是我的第一個女人呢。”劉弼心中暗想,“如果沒有自己的話,或許她此時已經約見死神去了。”

    這個時候,一大隊的黑衣保鏢沖了進來。

    “大小姐。”帶隊者滿臉愧疚,他們可是負責保護小姐的安全,現在卻出現這樣的事情,難辭其咎。

    “快,將芳芳安全的、小心的送回別墅,不能出現一點差錯。”古慈也沒有計較,直接吩咐道。

    “是。”

    那些黑衣保鏢立即行動起來,四人小心翼翼的從古慈懷中接過還是昏迷狀態的徐芳芳,隨后慢慢的往外走去,古慈緊隨其后。

    “你也跟我走。”古慈轉過身來,對著劉弼說道。

    劉弼看著被抬走的徐芳芳,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選擇了跟隨上去。

    那可是自己的女人啊,自己肯定要時刻相伴的。

    ……

    浩浩蕩蕩的車隊一路前行,極為惹眼,無數的行人行注目禮。

    劉弼坐在一輛黑色轎車里,透過車窗看向外面,心中感慨萬千,這才是生活啊!

    在野人寨,交通工具就是牛車、驢車,根本就沒有四個輪子的。

    半小時之后,車隊駛進了一處別墅之中。

    芳慈別墅,正是古慈和徐芳芳的私人別墅,很是豪華宏偉,環境優美,設施齊全,可謂是居家的首選。

    “哇,這么大的房子,比我們整個寨都大,那可以住多少人啊。”下車之后,劉弼看著面前豪華的芳慈別墅,心中那叫一個震撼啊,“我聽王寡婦說過皇宮,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快點快點,輕點輕點,將芳芳送到房里去,二樓最左邊的那個房間就是。”古慈對著忙做一團的黑衣保鏢說著,隨后轉過身來,注視著劉弼,上下打量了一番,說道:“你跟著過來干什么?”

    “靠,不是你讓我跟來的嘛。”劉弼有些無語。

    “既然如此,那么……”古慈頓了一下,慢慢走到劉弼身前,突然一腳踹出,“你個死色狼,去死吧。”

    “嚇。”劉弼嚇了一跳,身體條件反射的就是一個后躍,閃避開去這一記兇險毒辣的斷子絕孫腳,俊臉嚇的蒼白,對古慈怒目而視,“你干什么?想讓我老劉家斷子絕孫啊。”

    “哼,你竟然還敢躲,給我站住,不準躲。”古慈一腳不中,又踢一腳,可還是沒有踢中。

    笑話,“大內高手”的劉弼要是被她給踢中的話,那還不如直接背著行囊回野人寨。

    “不躲我就真的斷子絕孫了。”劉弼身形連閃,避開古慈的又一記斷子絕孫腳。

    “慈兒,你在干什么?還不快停下來。”就在古慈屢戰屢敗的時候,一個威嚴中透著慈愛、慈愛中透著無奈、無奈中透著關懷的聲音傳來。

    “老爸……”古慈看著來人,嘴唇一翹,淚水就在眼眶中打轉,好像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他……他欺負我,還有芳芳。”

    PS:下午去銀行開通網銀,在公交車上,看到一個穿校服的初中男生在打電話,聲音超大,“我和你講過多少遍了!我們分手了!我是00年的,你是98年的!是上個世紀的!你到底懂不懂!老女人!你根本不適合我!別再來糾纏我了!”我看著他,握緊了身份證…握的很緊……握的青筋暴突……(方丈新書,拜求收藏、推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696331_4_74-m
修士的廚神生活
作者 食顏而肥
  靈氣復甦的時代,得修真傳承,以煉器入道,與美食相伴,在吃喝間尋覓長生。   修真和美食更配哦!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