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罰站梅花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依稀是舊時年歲,郁郁蔥蔥的小花園里泛著淡淡的梔子清香,扎著辮子的女孩笑聲清脆甜美,小哥哥,給你綠豆糕,四周盡是霧蒙蒙的一片,白色的身影越跑越遠,看不清面容,辨不明方向,清脆的聲音還在從風中送來,小哥哥你別怕,我保護你、、、、奮力向前跑去想看清她的樣子,沒有,只有一片空蕩蕩的白色。

    “公子,御醫說這是最后一副藥了,毒素立馬就會除盡了。”雕花古樸的書房門被推開伸進一顆長相討喜清秀可人的腦袋,笑得很欣喜。

    端著碗藥遞過去,案前小憩的白衣男子抬起頭來,很普通的一張臉,頂多略顯清秀,只是那雙桃花眼長得很是勾魂攝魄,睫羽長翹瞳仁漆黑深邃,幽幽的散發著魅惑的氣息。

    元寶把藥遞過去,“公子,這是最后一副,毒素立馬就除盡了。”

    修長勻稱的手指接過湯藥一飲而盡,苦得直皺眉,心下暗罵,死老頭,開藥盡放黃蓮了。

    機靈小廝元寶立馬送上一盤葡萄給苦命的公子清嘴。

    看到那張臉,不厚道的撇撇嘴,“公子您還是換張臉吧,天天對著您這張臉元寶都有錯覺了。”

    拿葡萄的手指一頓,“錯覺?”

    清秀小廝有些局促,“您頂著這么一張臉,咱們這一路上看我的姑娘明顯多了,我還以為是自個兒變好看了。”

    揚唇一笑,桃花眼涼涼地一瞥,“好啊,趕明兒我給你整一張夜叉臉換上,讓姑娘們都不敢看你。”

    元寶一抖,拿手指掐了掐大腿,干笑著打哈哈,“額,那啥,公子您忙著,我還得去給馬加草料呢。”

    沒睡醒的公子很危險,生人勿近,元寶拍拍胸口端著藥碗一溜煙兒沒了蹤影,只剩下白衣男子看著床邊的梔子若有所思。夢里也是梔子香,清清淡淡,女孩一聲聲的小哥哥在耳畔一遍遍的回響,他看著腦海的影子越走越遠,胸腔被盈盈的風灌滿,空落落的。

    自五歲那年中毒被老頭子救醒,這個夢一直纏繞他至今,夢里的女孩笑聲清脆可他卻看不真切她的模樣,到處是霧蒙蒙的一片,他肯定是忘了些什么。

    老頭子捋著胡須咧著嘴說這是中毒的緣故,毒素除盡了就會好的。十五年了,光陰白駒過隙飛馳而過,最后一劑藥已經服下卻依然會做這個夢,夢里的情景漸漸清晰,可他依舊看不清她的模樣。

    青云國內誰不知道端王世子君莫離驚才絕艷絕代風華,能叫他小哥哥的女孩只可能是皇室中人,可十幾年的探尋杳無音訊,挫敗地揉揉眉心,他到底忘了什么?

    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這是人生兩大樂事,窩在溫暖的被窩里,楚夕顏咧著嘴傻笑,她一定能比蘇小可過得幸福。

    扒拉下頭發拿根銀白色的發帶系著,整了整身上的水藍色長袍,對著銅鏡里的傻妞一笑,西域天蠶絲織成的發帶,一根就夠普通人家過上三年,上好的云錦料做的長袍,一件能夠買下半個揚州城,這就是凌云山莊的實力,呵呵,沈君墨,如今這天下還有什么我不能給你?可是,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整理好情緒,懶悠悠地蕩出房門溜到練功場正想不讓人發覺的插進隊列里去,剛抬腳就看到前面站著她家莊主爹爹和無憂哥哥,哎呀,爹爹臉色鐵青的瞪著她,這莫非是生病了?

    用手肘捅了捅前面的張揚,眼神示意,啥情況?

    張揚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當著眾人的面把沙漏擺正了位置,拿手指比了個三,意思是你遲到了三個時辰,夕顏沒看懂,直接拿手對他比了個二,與三師兄相比,其實她還是喜歡二師兄,瞧這二,多喜感啊。

    “楚夕顏你給我滾過來!”楚莊主一聲大喝嚇了她一跳,蹭到楚無憂旁邊規規矩矩背手站好,關切地問“爹爹你臉色這么難看,難道是又被娘氣病了?”

    楚無憂抿唇寵溺的一笑,溫柔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低低斥了聲,“顏兒不許亂說。”

    凌云山莊上下幾百口子都知道一個莊規,他們被莊主楚凌云管著,楚凌云被楚夫人秦素瑤管著,秦素瑤被楚小公子楚夕顏管著,但是楚小公子又被楚莊主管著,楚大公子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這里哪一環他都管用,所以這是一個完美的循環,是凌云山莊民眾安定團結的關鍵。

    楚夫人秦素瑤生性活潑,常年處于咋咋呼呼的脫線狀態,為此楚凌云一直頭痛得不行,可自從楚夕顏出生后,楚莊主直接頭大,秦素瑤伙同楚夕顏闖禍了就相互推卸責任,還有個大兒子楚無憂護著她們,嗚,當人家爹爹的當人家丈夫的經常氣得吐血。

    前不久秦素瑤迷上了火藥,帶著楚夕顏在山莊里使勁鼓搗差點把母女兩一起炸死,把楚莊主氣得病了三天,最后以楚夫人和楚小公子可憐兮兮哭著承認錯誤楚大公子出面調解告終。

    楚小公子自我省視,昨日偷溜出門的事已經被無憂哥哥掩住了,之后就只睡了一覺,莊主爹爹這么生氣,那肯定郡主娘親又惹事了。

    踮起腳拍拍老爹的肩膀,“爹爹,話說娶一個這樣的娘親,我是真的很同情你。”

    楚莊主氣結大怒,揪著她的耳朵罵,“臭小子,要氣我也是被你氣死的,我問你,昨日清晨在練功場我說什么了?”

    楚莊主年過四十可風采依舊,一張俊挺堅毅的臉仍是很多大姑娘小媳婦的夢中人,這生起氣來一樣的有男人味,站在隊列里的小姑娘們紅著臉偷看俊美的師父和清雅若謫仙的大師兄,唔,楚小師弟頂多算得上清秀,不看也罷。

    昨天?昨天她正趴在清風客棧的墻頭上看美人呢,哪知道他在練功場說了什么。

    “嗷嗷嗷,無憂哥哥快來啊,娘親救命啊,師兄說爹爹要殺人啦,嗚,我好命苦啊、、、、”齜牙咧嘴捂著耳朵邊狼嚎邊對著楚莊主做鬼臉,一眾師兄弟們哈哈大笑,這一下把楚凌云也逗笑了,隨即緊張地查看一下四周是不是有夫人的倩影,要是讓她知道當爹的竟然揪耳朵教訓女兒,那豈不要翻了天去。

    咳了一聲擺出嚴父姿態,撇到旁邊的計時沙漏“春日五更起床練功,你竟然遲了三個時辰?”

    楚小公子苦著臉瞪笑得得意的張揚,二師兄果然是二師兄,哼哼,小子,你最好別栽在我手里,不然我一定要你知道為何黑眼圈重了叫熊貓眼。

    旁邊的冷霜不屑的哼了聲。

    楚莊主大手一揮,“早訓遲到者罰站梅花樁,遲到多久站多久,楚夕顏你看著辦吧。”

    在練功方面,楚莊主一視同仁,沒有親疏,不管是誰都要加強練習,就算是楚家的大小公子也是一樣,賞罰分明不論親疏,那才是大家風度,況且能借著這次好好整治這山莊小魔王讓她以后不敢帶著素素胡鬧,何樂而不為?楚莊主笑得比張揚更加不厚道。

    楚小公子淚眼汪汪望著楚無憂,楚無憂心疼她,扯住楚莊主商量,“爹爹,顏兒昨日熬夜背誦詩文因而起得晚了,能否從輕處理?”

    楚莊主這次態度很堅決,“莊規已定不必多說,無憂你不能太寵著她,她這都讓你和你娘慣壞了。”

    楚無憂再次求情,態度也很堅決:“娘親不知道爹爹你又偷喝酒了,無憂保證只字不提。”

    咳咳,被兒子威脅了,楚莊主只能咬牙,“兩個時辰,絕無二話。”

    楚凌云有舊疾不能喝酒,偏偏酒癮又重,可酒窖的鑰匙被楚夫人管得嚴嚴死死,他要解饞就只能偷喝,昨晚他趁夜就偷喝了一口本以為沒人發現,誰曾想又被兒子發現了,哎,罷了,就放那丫頭一馬吧。

    無憂哥哥出馬不管用,娘親又去外公家小住了,遠水救不了近渴,沒有辦法,楚小公子只能在梅花樁上咬牙堅持,二個時辰核算現代時間就是四個小時,額買糕的,這比軍訓站軍姿更長啊。

    兩個時辰內從兩米高地梅花樁上掉下來十六次,唇角都咬破了,楚小公子自我感覺良好,畢竟比上次掉下來二十次的戰績好多了吧。

    兩個個時辰一過再次掉下來被楚無憂接個滿懷,柔聲安慰“顏兒安心睡會兒,晚飯了我叫你。”

    旁邊有新來的徒弟抗議,“借昏倒之名行偷懶之實,這是什么事啊。”那人話音未落一道無形的殺氣便鋪面而來,使勁全力堪堪躲過才發現插入地上的只是一片竹葉,練功場旁邊的竹枝在震動,那是大師兄抱著小師弟離開的方向。

    被美人抱在懷里,清風拂面溫暖安心,身體極度疲倦,此時不睡更待何時?楚小公子繼續睡覺大業,唔,看來明日早訓又要遲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00438_80_804-m
皇后有個造夢空間
作者 彈劍聽禪
  現代孤女穿越架空古代侯府,利用現代知識和見識幫助三皇子奪得帝位。三皇子許諾江山為聘。(馬上閱讀)
Sys_1_62-m
極品骷髏的二次元之旅
作者 蹉跎在物理層的工程師
  現在都流行穿越,段鵬幸運的穿了一把。   尼瑪!竟然穿越到一個被召喚出來的生物上!   尼...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神級道士
作者 小新覺羅
  穿越到修真世界做茅山道士。   做史上最缺德道士。   修天下最狂魔功,見墳墓眼紅,誰...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喜上連枝
作者 沫小沫
  誰挽起笙歌,隔云端換你一世繁華?誰踏溪而來,辰星夜惹你溫溫心悸?誰索立中宵,謝榮華還你悠悠...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異世毒后
作者 蛋蛋媽
  為了這一生的父母,她放棄了平淡安寧的幸福生活,選擇了和親公主的身份成了他的后;   還懷著...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