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一次任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搖滾震耳,燈光炫目。

    午夜時分的獵人酒吧,就是一個迷離的天堂。

    衣著光鮮的寂寞男女在酒精的配合下,一邊忍受著欲望的煎熬,一邊用假裝迷醉的貼身呢喃和故作矜持的嬌嗔驚叫,拼命刺激著心儀獵物的興奮點,渴望能用一夜激情來填補各自的空虛。

    一個年輕英俊的男人倚在吧臺上,面帶微笑欣賞著眼前活色生香的表演,身邊挨著一名身著紫色吊帶衫的極品美女。

    他叫洛飛,今天是他和身邊的美女相識三周年的紀念日,按照計劃也是該和她告別的日子。

    ……

    “給我一個四級任務吧,做完我就退出。”洛飛從酒保手里接過一杯冰鎮的海德堡黑啤,一口氣灌下大半杯,一副意猶未盡的表情。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雪挨在他身上,瞇著眼睛看著手中的酒杯,有些漫不經心。

    “我知道這話不吉利,但我是說真的。”洛飛淡淡一笑,從面前的冰桶里撈起兩枚冰塊,丟進嘴里咔嘣咔嘣的咬著,聲音有些含混不清。

    一陣短暫的沉默。

    “你真的決定了?”雪輕輕搖晃著手中的杯子,看著琥珀色的馬爹利混著冰塊在杯中慢慢旋轉,忽然之間有些魂不守舍。

    “怎么?舍不得我啊?”洛飛側過頭,表情揶揄的看著她。

    “要是我說舍不得,你會改變主意么?”雪淡淡一笑,像一只慵懶的貓咪一樣慢吞吞的轉過身,伸出玉潤柔軟的雙臂環住他的脖子,下半個身子緊貼了上來。

    她含嗔似怒的看著他,一雙美眸水波蕩漾,白皙的臉龐上帶著兩片紅暈。

    “當然不會。”洛飛很配合的攬住她的小蠻腰,笑嘻嘻的和她對視著,語氣像是在和情人開玩笑。

    “獵手無情!我一直以為你是個例外,原來還是一樣。”雪對著他的眼睛凝視了一陣,忽然閉上眼睛把下巴擱到他左肩上,對著他的耳朵吐氣如蘭。

    她今晚穿了一件又短又薄的紫色絲質吊帶裙,領口下那兩道雪白完美的弧線和弧線之間的深溝,在酒吧炫目的鐳射燈光下無情的打擊著女人們的自尊,而短小裙擺下玉白無暇的美腿,則深深的考驗著男人們的想象力。

    洛飛輕輕的擁著她,手掌隔著薄薄的布料在她腰部那滑膩柔軟的肌膚上緩緩撫動著,但是卻始終沒有繼續往下越過那道挺翹的臀線。

    那里是雪的界限,連洛飛這個在獵人酒吧里唯一敢和雪當眾摟抱作出曖昧舉動的家伙,也不敢輕易觸碰的界限。

    每一個在深夜造訪獵人酒吧的熟客都知道,在這里,外表越光鮮的男女身上,有時候就越容易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是并不包括這里的老板娘:雪。

    因為她不僅漂亮,而且危險。

    許多血淋淋的前車之鑒,讓這里的男人都不敢越雷池半步。

    不過多數普通客人也僅僅是停留在對雪的“后臺”的猜測上,而并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雪既是這家酒吧的老板,也是一名賞金獵手經紀人。

    賞金獵手,有時候就是殺手的一個別稱。

    ……

    音樂依舊震耳,空氣中滿是濃濃的曖昧味道。

    雪沉默不語的在洛飛的懷里膩了一陣,忽然伸手輕輕一推他的胸膛。

    “我們去開房!”她瞇起眼睛看著他,眉眼之間風情無限。

    洛飛一愣,有些僵硬的低下頭,對視上她的眼睛。

    “你說什么?”他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唾沫,呼吸有些不受控制。

    “你不想么?”雪雙臂掛著他的脖子把臉蛋湊到他的眼前,粉紅的舌尖輕舔著性感的唇瓣,呼出的淡淡酒氣和熱氣都落在了他的鼻尖上。

    她的聲音軟膩誘人,就像是迷亂中的呢喃。

    洛飛閉上眼睛和她鼻尖相抵,足足沉默了十秒鐘。

    “別誘惑我,我可不敢。”他突然笑了起來,說話的語氣,如同情人間的私語。

    “哈哈哈,膽小鬼!”雪好像聽到什么好笑的笑話一般,忽然放肆的大笑起來,小拳頭恨恨的捶打著他的胸膛。

    “怎么了?這可不像你。”洛飛凝視著她的眼睛,語氣帶著一種朋友間的誠懇。

    雪沒有回答,而是不言不語的再次伏到他的胸膛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沒什么!走吧,請我去吃夜宵。”半晌之后,她忽然睜開眼睛自嘲一笑,然后直起身子掙脫洛飛的懷抱,拖著他的胳膊朝酒吧外走去。

    ……

    第二早上,豪園大酒店的套房內。

    洛飛靠在床頭的靠枕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懷里一絲不掛的雪。

    她的臉蛋上帶著一片淺淺的紅暈,微抿的嘴角掛著一個淺淺的酒窩,長長的睫毛時不時輕顫兩下。

    這說明她現在正在做夢,一個好夢。

    雪睡覺的樣子,就像一個天使,正如她在“組織”里的代號一樣。

    墮落天使!

    不但不可愛,而且還令無數人戰栗。

    不過她并不是一名獵人,而只是一個經紀人,負責接取和分配任務。

    行業里把她這樣的經紀人,叫做“死亡簽單人”,因為每一張任務單子簽出,就說明有人在死神的名冊上掛上了號。

    而洛飛只是她手上的一個獵人,自由賞金獵人。

    不過這種關系,即將宣告結束。

    洛飛滿眼溫柔的看著懷里的雪一陣子,忽然伸手手握住了環在他腰際的那只修長玉潤的手臂,另一只手則落到她滑如凝脂的背脊上輕輕的撫動起來。

    “壞家伙……”好像感覺到了洛飛在她背上的動作一般,雪含混不清的呢喃了一聲。

    洛飛輕輕一笑,低下頭去在她的額發上親吻了一下,然后繼續凝視著她。

    他忽然覺得她很有意思,也覺得有些好笑。

    昨晚被雪拉著去吃了一點夜宵之后,他最終沒能抗拒住她的“誘惑”,擁著她一起走進了酒店。

    可是和原先預想的會是一場徹夜激情相反,當洛飛剝去雪輕薄的衣衫,和她絕美的胴體赤裸相對的時候,她忽然羞澀起來。

    而且她對他接下來的動作,在欲迎還羞的同時,卻又有些抗拒和躲閃。

    洛飛本來以為這是她下意識的偽裝,但是在接下來的負距離接觸中,他才知道懷里的美女好像真的對男女之事并無多少經驗——她不僅動作生澀,而且就像初嘗禁果的少女一樣極其敏感。

    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她就在一聲壓抑的悶哼之中被欲望熾熱的洛飛送上了極樂的巔峰。

    而且,在接下來他發覺“異樣”之后放慢節奏的溫柔動作中,她又輕易無比的連續數度挺起腰肢戰栗起來,直到最后全身癱軟的縮成一團鉆在他懷里,連手指都無力再動彈一下。

    “這是她的第一次?不可能吧?”

    洛飛看著懷里的雪,心里忽然冒出一個古怪的想法。

    雪雖然不是一名賞金獵手,但是洛飛知道她的身手一點都不差。

    所以對于那些經過長期艱苦訓練的姑娘,那種判斷女人是不是第一次的普通辦法,很顯然并不適用的。

    作為一名獵人,洛飛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親身感覺和那種直覺。

    不過這個想法確實有點詭異,因為無論是從雪的身份來說,還是這幾年洛飛所看到的她的表現來看,她都是一個合格的經紀人,更是一個強勢而危險的“女人”!

    自從三年前認識她開始,洛飛印象中這個比自己還小幾歲的美女經紀人,拿著一個光怪陸離的酒吧做“辦事處”,對于風塵俗世遠比他有經驗和心得……

    但是昨晚的一夜旖旎,徹底顛覆了洛飛對她的認知。

    “你在想什么?”就在洛飛思緒紛亂之際,懷里的雪忽然嘴角微微一勾,又輕輕的呢喃了一句。

    “我在想,你是不是愛上我了?”洛飛溫柔的看著她,笑嘻嘻的說。

    “你還是那么自戀……”雪閉著眼睛,只是身軀微不可查的顫抖了一下,隨后又輕輕的動了一下環在他腰際的手臂,柔軟無骨的纖手在他的腰間軟肉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她掩飾得很好,卻沒有逃過洛飛的感覺。

    但是他卻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進一步的表示,只是繼續凝視著她。

    按照“組織”的規矩,經紀人和自己手下的獵人發生感情,那是大忌,哪怕是自由獵人也不行,除非你已經做好了“退休”的準備。

    因為那不僅會給兩個人帶來威脅,也會給整個組織帶來不可預測的后患,比所謂的“最后一次任務”更加致命!

    這一點,他很清楚,她更清楚。

    幾秒鐘的沉默之后,雪緩緩睜開了眼睛,漂亮的眸子癡癡的看著前方,好像沒有了焦點。

    “有一個保密的四級任務,要求很特別,不過符合你的底線。”她喃喃自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347_4_151-m
明星爸爸寶貝妞
作者 沉入太平洋
  「妞妞。」「嗯?」
  「你愛不愛爸爸?」「愛!”
  「有多愛?」「...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