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腦殘殺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雪沒有繼續在前一個問題上糾纏,而是直接把話題跳到了洛飛要的任務上。

    不過很顯然,洛飛并不想配合她。

    他忽然嘿嘿一笑,身子往下一沉滑進被窩里,同時右手一伸捉住她擱在他腿上的左腿往上一拉,然后一個轉身曲起自己的右腿擱到了她的兩腿之間,與她額頭相抵。

    “你怕失去我?”他一臉壞笑。

    “壞蛋,別鬧……”雪不安的扭動了一下身子,忽然之間露出一副羞不可擋的表情。

    被窩里的兩人,原本就是一絲不掛的躺在一起,所以洛飛這個動作一做,就形成了一個曖昧無比的“備戰”姿勢。

    因為隨著洛飛的動作,雪的一條腿被抬起掛到了他的腰際,而他放入她的兩腿之間的右腿則毫無障礙的貼到了她最敏感的部位之上,在她微微戰栗了一下的同時,他在清晨時分崢嶸盡露的‘小洛飛’也已經帶著滾燙的熱量貼在了她的小腹之上。

    不過雪越是羞澀,洛飛卻越是興奮。

    面對雪的嬌嗔,他不但沒有停下動作,反而伸出另外一只手從她的腰下穿過,輕輕的摟住柔軟的小蠻腰往前一帶,在防止她“逃跑”的同時,讓他和她的下半身貼得更緊。

    面對羞恥的姿勢,雪只是再次呀的驚叫了一聲,隨后就閉上了眼睛羞怯無比的把頭埋到了洛飛的胸前不敢和他對視,露出一副予取予求的嬌媚神情。

    看到雪并沒有采取什么“過激”的動作,洛飛就像拿到禁區通行證一樣,壞笑一聲就低下頭吻住她柔軟嬌嫩的雙唇,同時雙手改變目標,開始在她身上放肆的撫摸起來。

    一個平時渾身危險氣息讓人渴望而不可求的極品尤物,一夜之間變成了任他“欺負”的羞澀少女,怎能讓他不欲火中燒?

    和昨晚一樣,不到幾分鐘時間,雪就在洛飛的上下其手中輕聲呻吟起來,雙頰緋紅的慢慢陷入了迷亂的境地……

    良久,房間里的春光嬌吟終于散去。

    雪閉著眼睛枕在洛飛的臂彎里,臉蛋上由于激情一度帶來的兩片緋紅還未褪去。

    “你一定要接四級任務嗎?”她的聲音很輕,幾年以來,她第一次重復的問他同一個問題。

    洛飛嗯了一下,低下頭吻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

    “為了什么?”雪繼續問著不該問的問題,好像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我要處理一些自己的事情,需要錢。”洛飛輕聲的回答,眼中掠過一絲復雜的神情。

    雪再一次沉默下來,只是慢慢的擁緊了他,好像他馬上就會消失一般。

    對于她來說,他確實很特別。

    自從三年前他被人介紹到她手下開始,他就開始影響她的人生。

    ……

    “我只殺那些該死的人,不在乎難度和危險性,有酬金就行。”洛飛第一次到酒吧找雪的時候,說的這一句話差點沒把她笑死。

    “什么叫做該死的人?”雪笑得前仰后合,手中的酒杯都差點掉到地上。

    “好吧,那換個說法,我不殺那些無辜的人。”洛飛撓撓頭,皺著眉頭看著面前和自己年齡相仿的漂亮姑娘。

    “什么又叫無辜的人?”雪拼命的忍住笑,瞇著眼睛開始打量面前的新人,好像在看一只外星球來的猴子。

    洛飛眼神復雜的和她對視了一陣之后,低下頭看著手中的酒杯,半天沒有說話。

    “我明白了,你想做英雄!哈哈哈,來,為我們的英雄干一杯!”雪瞇著眼睛盯著他,忽然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洛飛難堪且憤懣的抬起頭,拿起手中的杯子跟她碰了一下,卻沒有喝。

    “留下你的聯系方式,有合適的活,我會聯系你的。”雪一口喝干了手中的馬爹利,笑呵呵的說完之后,就轉身離開了。

    在她看來,他已經和一個死人無異。

    雖然雪并不是第一次見到洛飛這種‘既想做婊子還想立牌坊’的愣頭青,但她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

    因為介紹洛飛來找她的,是一個實力強悍且資格極高的老手。

    不管洛飛是想要賺錢,還是想要找刺激,但是在雪的分類中,他已經被她劃入心目中的“腦殘”一類。

    因為這些人,都想要在殺人的時候,繼續保持一種虛幻的東西:所謂的節操!

    雪從來都覺得這些人很可笑,也很可悲。

    可笑,是因為他們根本不了解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獵人就是獵人!

    獵人的世界沒有懲惡揚善的英雄,也沒有除暴安良的俠客!

    托起獵人們平日里瀟灑外表的,是那冰冷的尸體和刺目的猩紅,而絕對不是那所謂的節操和正義感。

    想要做懲惡揚善的俠客,那應該去拍電影,而不是來觸碰這個黑暗的地下世界。

    可悲,是因為“腦殘”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么——哪怕他們只是想用這種方式給自己尋找一點心理安慰,從而減輕一些罪惡感!

    因為他們忘記了,獵人在行動的時候,是沒有人會主動在額頭上貼上“我該死”的字條去撞他們的槍口的。

    當目標人物的保鏢們去拔槍的時候,他們是先下殺手呢?

    還是要先問一聲他們是不是該死?

    所以作為一個獵人,想要在事前就開始安慰自己“只殺壞人”,那還不如先給自己買副棺材躺進去,然后找人幫忙找塊墓地把他埋下,并在墓碑上刻上“我是獵人”幾個字,這樣或許能徹底的安慰一下自己,同時也安慰一下路邊的過客。

    在第一次見到洛飛的時候,雪就知道自己又遇到了一個“腦殘”。

    不過為了賣個人情,她還是勉為其難的給他一個機會。

    一個送死的機會!

    但是對于洛飛這種被判定為早死早超生的愣頭青來說,雪還是從內心深處生出了一絲憐憫,畢竟她只是一個經紀人,而不是一個貪噬靈魂的惡魔。

    所以在兩個星期后,洛飛接到了第一個可以“懲惡揚善”的任務。

    雪給了他一條消息,叫他去殺西部某城市里一個惡貫滿盈的黑社會老大,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甚至沒有時間限制,酬金只有兩萬。

    而實際上,雪的手上根本就沒有這個任務。

    她只是想用這種手段,讓他自己作個抉擇——或者去找死,或者永遠打消做賞金獵人的想法。

    雪在給出這個“任務”之后,就把洛飛拋到了腦后,無論他是死了,還是永遠的消失了,她都沒有興趣知道。

    但是七天之后,洛飛又來了。

    他來找她領賞金!

    他只用了七天時間,就完成了這一次任務,而且連任何的痕跡都沒有留下。

    雪很驚訝,也很心疼——面前的“腦殘殺手”完成了她的“額外任務“,就意味著她要自己掏錢。

    滿心怨念的從自己的荷包里掏出兩萬大洋丟給洛飛之后,雪甚至都沒有去查證那個信手拈來的可憐老大是不是真的死了,就直接甩給了他第二個任務。

    她依舊不相信這個“腦殘”新人,能夠以他自己的方式完成任務,甚至懷疑他會不會是哪個無聊警長派來的臥底。

    不過當半個月后,洛飛第二次回來拿賞金的時候,她終于動容了。

    因為他的任務依舊是完美完成,而且毫無破綻,熟練得如同一個老手。

    這一次,雪終于苦笑著接納了他,并且給他一個自由獵人的編號,同時上報了組織。

    而在接下去的三年時間里,洛飛依舊一次次的做著他“懲惡揚善”的腦殘工作,并且以百分之百的任務成功率和超卓的完美率,成了組織里重點關注的對象。

    而雪也反過來沾他的光,從一名二級代理人一躍而成為一級代理人,成了無數同行艷羨的對象。

    不過讓她奇怪的是,在這幾年時間里,洛飛拒絕了組織在任務之外的的任何“援助和培養”,也拒絕接手任何觸及到他底線的天價合同,依舊保持著只殺“該死的”準則,做著一個“腦殘”獵人該做的事。

    他一直保持著自由獵人的身份,唯一和組織的聯系,就是雪這個經紀人。

    所以在雪眼里,洛飛成了一個另類——一個在內褲外穿的另類!

    而正是這樣一個異類,讓雪第一次覺得好奇了。

    不過她忘記了,對于一個女人來說,好奇只是淪陷的開始,也是一劑無可救藥的毒藥。

    因為人類情感中的有些東西,是無論如何是壓抑不住的,不管你做的是哪一行。

    而雪在對洛飛日漸傾心的同時,也慢慢的體會到讓自己正在心動的,不是他那雙永遠清澈的眼睛,也不是他那讓人無法摸透的實力,而是她絕對不愿意承認的一點。

    那就是他那條“腦殘”底線!

    讓一個獵手經紀人承認某個人的“正義感”吸引了自己,那絕對是對整個世界的諷刺……

    不過這一切,都即將宣告結束。

    因為洛飛接下了四級任務,而且他已經言明完成之后就退出。

    根據雪的經驗,不論洛飛有多強大的個人實力,在被譽為“死亡任務”的四級任務前面,一切都會變成浮云。

    所謂的四級任務,不僅難度極高,而且還必須承擔一個誰都不愿意面對的后果——只要任務無法達到“完美”級別,哪怕是完成了所有的暗殺行動,只要留下一絲蛛絲馬跡,組織就有權采取行動,把接手任務的獵人從世界上抹去,以避免危害到組織的利益。

    這一點,雪很清楚,洛飛也很清楚。

    “組織”的龐大和強勢,像雪這樣的一級代理人和洛飛這樣的賞金獵人,已經能夠初窺端倪……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347_4_151-m
明星爸爸寶貝妞
作者 沉入太平洋
  「妞妞。」「嗯?」
  「你愛不愛爸爸?」「愛!”
  「有多愛?」「...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