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純粹,多美。當,還以為愛情很美;當,還以為愛能很純粹;當,還以為一輩子并不遙遠。

    (一)

    第一次見到凌墨,是在新生晚會上,在這之前,我也師姐們聽說過他,他是學校標準的風云人物:帥得一塌糊涂的外表,環抱讓人妒忌的才華,自己組建的樂隊已經在城市里小有名氣,市里有不少酒吧都爭著想請他到自己店里駐唱。

    我帶著大大的好奇心,等到晚會的最后一刻,想一睹他的風采。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單單是外表就足以吸引無數人的眼球,

    那天晚上,他帶著他的樂團演唱了一首當時還不算很多人知道的歌曲,卻是我最愛的歌。我就是這樣被他迷倒,僅僅是因為他演唱了我最愛的歌。

    就這樣,我被他深深吸引住了。

    晚會結束后,我硬是粘著當時作為新生主持的雅馨,巴著她參加了晚會的慶功宴.我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見到他,只是希望越大,失望更大.

    果然不出意料,雅馨成了各個男生搭訕的對象,而我被擠著擠著,擠到了一旁。我的眼睛也一直搜尋著凌的身影,結果,凌沒有出現,而我也被冷落在一旁。

    自知沒趣,我便起身回宿舍。

    鼓著一包氣,有些委屈,見不到凌又被冷落,實在不快。我自顧低著頭走路,卻猛然撞到一個黑影上。

    “你看沒看路啊?”揉著自己的前額大罵道,還沒顧得上看撞上了誰。

    “對不起,學妹。”那聲音有些熟悉,也充滿了歉意。

    我驚訝地抬起頭,借著昏暗的燈光,那張輕易就把我迷倒的臉清晰地出現在我眼前,心跳突然加快,臉也很熱,話也是結結巴巴的:“凌……凌學長?”

    “你沒事吧?”凌關切地問道,他比想象中親切,不像在臺上酷得要人命。

    “沒……沒事。”我急忙低下頭,生怕被他看見我倏然通紅的臉。

    我們就是這樣相遇了,有些青澀,有些浪漫。

    也許是因為我緊張的樣子很笨拙,惹的凌笑了:“我叫凌墨,大二的音樂系。小學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抬起頭,傻傻地指著自己。

    “難道這里還有別的人嗎?”凌笑起來真的很好看,額前的劉海被風揚起,一雙明眸像如黑鉆石般,閃爍著晶瑩的光芒。

    “路……路冉……冉冉。”我真想干脆立刻挖一個洞跳下去。

    “是路冉,還是路冉冉啊?”凌墨不知道是真聽不懂還是假聽不懂,不過后來他解釋是故意逗我玩,和我多說幾句。

    “路冉冉。”

    “這么晚了,還在學校里瞎晃啊?”凌墨笑笑,“快回宿舍吧。”他指了只他的手表。

    “謝謝學長關心。”我僵著身體,點點頭。

    “我們很快再見面的。”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他的溫度從掌心穿越到我的皮膚上,流竄到我的心臟,仿佛觸電般,整個人感覺到一陣的酥麻,“再見了,小師妹。”他帶著笑容轉身離開。

    “學長,等一下。”

    凌墨停下,回過頭,看我:“怎么了嗎?”

    “你……你唱的那首歌很好聽,”我僵硬地豎起拇指:“很好聽。”

    “哪首歌呢?”他似乎不太懂我在說什么。

    “《南國的孩子》”我回答,“真的很好聽。”

    “謝謝你的賞識,我也很喜歡這首歌。”燈光下,他的嘴角勾起很好看的弧度,“希望下次有幸在為你演唱一次。”

    “不……不客氣。”

    凌墨離開了。

    我很久很久都沒有反應過來,如石像般杵在校道上。直到,兜里的電話響起,我才逐漸清醒過來。

    “喂?”

    “聲音怎么跟死魚一個樣啊?”施以承問。“在哪里?”

    “在……在,”我環顧四周,一時沒弄清方向,“我在學校啊。”

    “我當然知道你在學校啊,問題是你在學校哪里呢?”

    我走前兩步,在一次環顧四周:“飯堂附近。”

    “ok,你到飯堂去,我買了芒果芝士蛋糕,我在那里等你。”

    “芒果芝士蛋糕?”我情不自禁地大叫道,“施以承,我太愛你了!我請你喝維他奶。”

    “路冉冉,你能淑女點不?一說到吃就起勁,你剛剛不是像死魚一樣的嗎?”施以承又忍不住教訓我起來,“還有,我請你吃二十多塊才一小角的芒果芝士蛋糕,你就知請我喝兩塊多的維他奶,你好意思么你?”

    “我有說過請你喝兩塊多的紙盒裝嗎?我打算請你喝一塊多的玻璃瓶裝。”我肆無忌憚地大笑,如果死不要臉可以分等級,我早就是東方不敗級了。

    “路冉冉,你再不過來,我就連你那份都吃了。”聽得出,我又一次把施以承氣得牙癢癢的。

    我立刻乖乖地掛了電話,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到了飯堂。到飯堂后還不忘到小賣部買了兩支冰凍的巧克力維他奶。

    (二)

    當我拿著兩支維他奶笑嘻嘻地出現在施以承的面前時,他循例地翻給我一個大白眼,然后不屑地扔出一句:“虛偽!”

    我依然不要臉地坐到他身旁,毫不客氣地打開裝著蛋糕精致的盒子,看見確實是芒果芝士蛋糕,才畢恭畢敬地把維他奶遞到他面前,說一句:“請慢用!”

    他又給我翻一個白眼。我也懶得理,只顧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你剛剛去哪里了?”施以承喝了一口維他奶。

    “我……我就隨便逛逛啊,”我心虛地低下頭。

    “隨便逛逛?”施以承的聲音提高八個度。

    “是呀。”我含糊地說,頭幾乎埋進了蛋糕里。

    “你!撒!謊!”施以承篤定地說道,“每次你撒謊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說話結結巴巴的。”

    我承認,施以承有一雙厲害的雙眼,總能夠看穿我。在他面前,我想偽裝也偽裝不了。經過十年的相處,他對我完全了如指掌。

    “你還是如實交代吧。”施以承側過臉看著我。

    本來,我的心情因為芒果芝士蛋糕恢復了正常,但被施以承這么一提,臉上又熱辣辣的。我乖乖地把剛剛的事情全盤告訴他。

    “所以……你覺得自己喜歡他嗎?”施以承認真地問,“就因為一首歌就喜歡上他?會不會太偶像劇了?”

    “喜歡?”我托著腮幫子想了想,“喜歡是一種什么感覺啊?不過你的想法很狗血。”我別過頭盯著施以承,祈求在他口中得到答案。

    “我怎么知道?”施以承說,“還有,不要用這種矯情的眼神看著我,看得我毛骨悚然。”他順手把我的臉推回了正前方。

    “從初中開始你就沒少收過情書和巧克力啊。”施以承的魅力其實一點都不輸凌墨,在初中到高中,他就是學校的風云人物,讓人妒忌的容顏,優秀的學習成績,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的英姿,都足以惹得一大片女生為他尖叫,為他傾倒。一年下來,我的巧克力基本上都是他的粉絲們間接供應的,而他喜歡吃巧克力的說法也是我偷偷傳出去的,喜歡吃巧克力的人其實是我。

    “你還有臉提這件事,要不是你,我會每次收的都是巧克力嗎?”說起這件事,施以承總含恨看著我,“不要岔開話題,你到底是不是對那個凌墨有興趣?”

    “你怎么比風車轉的還要快啊,”我本來想打太極回避這個問題,誰知道施以承一瞬間就把它搬回了臺面,“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對他有興趣啊?”我到底無法忽略剛剛那一剎那酥麻的感覺。

    “算了,我只想提醒你,像凌墨這種一堆女孩子圍在身邊的男生,你還是不要想比較好。”

    “你不也是一堆女孩子圍在身邊,”我輕蔑地瞟他一眼。

    “我跟他又不一樣,”施以承說:“記住我的話,不要胡思亂想就對了。”

    “什么想不想的,你胡說什么啊?跟我媽的口氣一樣,”我小聲地咕噥。

    愛情預設好的結局,最終會上演。而你,就像飛蛾看見火焰般,明知道會灰飛煙滅,卻無畏前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