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微黃,秋色。多少年后,你還是會懷念那個溢滿陽光的夏天和曾經干凈透明的夢,它們像搖晃在樹影下斑駁的陽光,晶瑩剔透。

    (一)

    飄蕩在夏天炎熱粘稠的空氣,終于被秋風吹得煙硝云散。郁蔥的綠葉仿佛一夜之間變成一片華麗麗的金黃色,風吹過后,漫天飛舞的落葉在即將結束的短暫生命中,再獻給世人她最燦爛的美麗。落在地上枯干的葉子,散發出一陣一陣干燥腐敗的氣息,被無數的腳步踐踏出深沉破碎的聲音,終于,有了蕭瑟味道。

    盡管秋天的景象落寞如此,卻影響不了學校里青春熱血的男生女生們為新一屆“系花”“系草”狂熱歡呼。

    我著剛買來的可樂悠閑地走在校園鋪滿了落葉的鵝卵石路上,氣泡還在口腔里快樂地跳躍著,不料一秒鐘后,卻被嚇得噴了出來。因為,出現在我面前的是穿得像是從韓劇走出來的男主角一樣的施以承。

    看著我噴了一地的可樂唾液混合的液體,施以承緊皺著眉,那樣子更像準備對女主角深情告白的韓劇男主角。好吧,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有被他的帥驚艷到。

    “施以承,你是要去哪里啊?”我上下打量著他,驚訝地問,順便把殘留在嘴角的可樂用手隨便擦一擦,“拍韓劇啊?”

    施以承還是剛剛一副死樣子盯著我,然后從口袋里拿出紙巾幫我擦了擦,嫌棄地說:“路冉冉,你什么時候才學會不邋遢啊?”

    我奪過他手中的紙巾,翻給他一個白眼:“五十步就不要笑一百步。”

    施以承學著我翻回我一個白眼:“我是男生,你是女生。”

    “切!歪理,”我又會翻回他一個白眼:“你還沒回答我,你穿成這樣是想干嘛?”

    施以承裝模作樣地理了理衣服的領子,自信滿滿地說:“你忘了嗎?我是建筑系的‘準系草’今天是各個系的‘系花’‘系草’的選舉啊。”

    “對哦!”我終于記起了這回事,“難怪一大早起來,雅馨就不見了。”我不屑地看著他精心配搭過的淺藍色的格子襯衫配白色的九分休閑褲造型,接著說:“得瑟吧你,建筑系里能看的雄性動物用十指都能算出來,其他都是戴著厚鏡片頭埋在圖紙里,腦子里裝著一大堆計算公式的典型理科男,你應該慶幸你不是在音樂系,在那個浩瀚的帥哥海洋里,我真不知道要到哪里才能把你撈起來。”

    “你的廢話怎么越來越多啊?”施以承又皺起他濃眉,伸過手臂勾住我的脖子,把我死死地卡在他的腋窩之下,說:“跟我走啦。”

    “死施以承,又來‘霸王硬上弓’這招!”我的慘叫著。施以承理所當然沒有管我叫得有多大聲,大義凜然地大步往前走。

    小聲點,丟人!”他拍了一下我的腦門。

    “丟人你還這樣?”我沒有理他,繼續尖叫:“你要帶我去哪里啦?”

    “幫我找個配飾,順便替我加油打氣。”

    “放開我拉,我又沒說不幫你。”我捶了兩下他的腰,我被他箍住脖子,能攻擊的只有他的腰。

    果然,施以承立刻放開了我,揉著他的腰說:“你知不知道腰對男人很重要!”

    我也揉揉自己的脖子說:“你知不知道,形象對女人也很重要!”,順便整理被他弄亂的頭發。

    “不是說會幫我嗎?”他說,“還不趕快走,比賽快開始了!”

    “我怎么覺得你越來越貪慕虛榮了,”我不滿地白了他一眼。

    比賽結束以后,我就一直死死盯著施以承。我明白,美的標準各有各的不同,但總體上應該是一樣的,比如白雅馨,她的美除了在廣義上膚淺的精致容貌之外,她還有著內在深沉優雅的氣質,她能當上播音主持系的“系花”,應該是意料之內的事。又比如杜航,外表好看得像一個王子,當然也能欺騙各種花癡女生,理所當然地當上建筑系的“系草”。我不懂的是,像施以承這種,要靠打扮才能吸引人眼球的男生,怎么會和杜航并列成為建筑系的“系草”呢?

    我摸著下巴疑惑地看著施以承,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反正不知道過了多少分鐘,施以承終于受不了,對著我翻了個白眼:“路冉冉,你看夠了沒,我知道我今天很帥,你也用不著看著么久吧。”

    “我只是……”我故作深沉地停頓一下,“只是想不通,把‘系草’的名銜放在你身上,怎么總覺得別扭呢?”

    “你妒忌我!”施以承肯定地點點頭:“一定是!”

    “什么?”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著了:“妒忌你?我還恨你呢!自我感覺也太好了吧,我覺得你能選上“系草”,絕對是因為我為你挑的領結好看,才博得女孩子的好感。”看著他領子上那個可愛的小領結,真的不得不佩服自己在服裝搭配上的眼光。

    “路冉冉,你屬螃蟹的嗎?”施以承又一個白眼,“還是,你終于覺得有壓力了,畢竟現在我被很多女生虎視眈眈。”施以承又一次沉浸在自己歡樂的世界里。

    “我還真想你快被那些豺狼虎豹給叼走。”我湊近他,小聲說道。一秒后,我后悔了,我忘了現在身處在飯堂,有多少女生的橫額還帶在身邊,就知道這里有多少剛看完比賽的花癡們。看來,我太小覷這次的比賽了,學校的傳統確實要牢記在心里啊!我突然感覺背脊發涼,附近傳來各種大同小異幾乎可以把我碎尸萬段或者剁成肉醬的凌厲目光。

    (二)

    在還沒被飯堂里的女同學們沖來把我明殺前,我立刻做了一個重要但愚蠢的決定,風風火火地拉著施以承沖出飯堂。俗語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祖輩說的話,真的不能不相信。在我才拉著他走出飯堂沒幾步,竟然碰上了凌墨。秋風適時吹過,揚起了他額前飄逸的劉海,黑鉆石般的雙眼,像黑夜里的星星閃爍著,紛紛的落葉在他背后回旋飛舞,仿佛一幅珍貴的名作驚艷了世人的眼睛。

    “HI,冉冉學妹。”凌墨停下來,微笑著向我打招呼。他的笑真好看,只是輕輕勾著嘴角,便足以傾倒眾生。

    “凌……凌學長,”我也停下來,手還是拉著施以承,當然,那一刻,我根本早就把施以承拋到九霄云外。

    “你男朋友嗎?”凌墨并沒有忽略施以承,他的目光放在了施以承的身上。

    “誰?”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凌墨指了指站在我身邊板著臉的施以承:“這位同學啊。”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驚覺自己正拉著施以承的手,便立刻放開,向凌墨解釋:“噢,不!他是我的好朋友,施以承。”

    施以承斜著眼睛看著我,同時也臭著臉。

    “哦,”凌墨用他那雙鉆石般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施以承,繼續擺出他勾人的微笑對著施以承說:“你好,我叫凌墨。”

    我不知道,對于施以承來說,凌墨的眼神是一種挑釁。

    “HI,”施以承雙手插進口袋,敷衍地回應道。

    我瞪著施以承,他并沒有看我,依然擺著一副臭臭的臉。

    “學妹,最近好嗎?”不知道凌墨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給我在這種危急的時候來寒暄。

    “挺好的,”我一邊應付著他,一邊留意著飯堂有沒有手持兇器的女人沖出來。這樣的情況我也不是沒遇到過,我和施以承總是出相入對的,免不了被誤會。

    但是每次我都會想好辦法應對,這次的情況來得太危急,我確實束手無策,唯一方法就是趕快逃離現場。都怪我自己不懂收斂!

    “你很趕時間嗎?”凌墨還是沒有放我離開的意思。

    “是非常!”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面前的人是我的“男神”凌墨,拉起施以承的手腕,匆匆地說:“學長,我們有空再聊。”便一支箭的沖著離開。

    逃到一處人煙比較稀少的地方,我才停下,氣喘吁吁的。

    入秋后,天空很早就被夜染黑了,在深沉的夜空下,突然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出奇地安靜。

    逃到一處人煙比較稀少的地方,我才停下,氣喘吁吁的。

    “你干嘛逃啊?”施以承疑惑地看著我,“你究竟怕什么?”

    “我當然怕啊,你真以為我有很大的能耐應付你的粉絲啊?高中的時候,我幾乎要自刮雙目,她們才肯相信我和你不過是好朋友,隨后還要幫她們把禮物和情書都帶給你,我才勉強地安全度過我的高中生涯。”我喘著氣說。

    “哦,原來這樣啊。”施以承好像事不關己一樣平靜。

    “什么這樣那樣的,原來小說里的情節都是真的,真的有瘋狂花癡這種生物。”我恐懼地說。

    “是哦?難為你了。”施以承說,“他就是凌墨?”校道里的路燈還沒有來得及亮起,我無法看清他此刻的表情,他的聲音突然變的很冷,幾乎沒有任何語調。

    “嗯,是呀。”我沒有太在意他的反應,心里突然想起剛剛被凌墨誤會的情景,真想一頭撞進豆腐里算了,“你說,凌墨會不會真的誤會你是我的男朋友啊?”

    “我怎么知道。”

    “要是他真的誤會怎么辦?”我帶著哭腔,一手扯著施以承的手臂,掐了起來,“為了你,我犧牲也太多了吧。”

    施以承痛得嗷嗷大叫,拼了命想甩開我:“路冉冉,你腦子進水了?為了一個剛認識不久的男生而虐待你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還不是因為你,你才是罪魁禍首,你不站在我身旁他就不會誤會了!”我掐變成了毆打,還是狠狠地毆打。

    “明明是你拉著我!”施以承繼續嗷嗷大叫。

    “我還不是為了救你,我不拉你走,你早被那些饑渴難耐的豺狼虎豹給分了。為了你,我還成了眾矢之的!”我說得大義凜然。

    “好啦,女俠,我謝謝你了行么?只要你不要再打我,你要我請你吃一個月的芒果芝士蛋糕加無限量供應的維他奶和可樂,我都愿意。”他捂著自己的手臂乞求著。

    “這不是一個月的芒果芝士蛋糕加無限量供應的維他奶和可樂可以解決的問題!”我更加激動。

    我持續毆打著施以承約摸大半個小時,直到雅馨給我電話要我立刻滾會宿舍我才停止我的暴力行為。為感謝雅馨半路殺出來搭救了他,施以承把一個月芒果芝士蛋糕加無限量供應的維他奶和可樂的承諾給了白雅馨。但他不知道,雅馨對這些瞬間增加脂肪的食物從來就是敬而遠之,所以最后的得益者,還是我。

    在愛情的路上,我們尋尋覓覓,跌跌撞撞,直到遍體鱗傷的時候,才懂得驀然回首,才懂得最愛你的人一直在你身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