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撒瘋咬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北越,閩地鯉州府鄉下,白蒲村一戶尋常農家。

    初一這日一大早,天色還灰蒙蒙的,豆大的雨點便砸了下來,砸得夏家院子里幾只老母雞撲簌著翅膀四處逃竄,扯長脖子“咯咯咯”直叫,引得躺在里屋的棗兒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棗兒照例盯著床頂那架打了好幾個補丁的帳子看了好一會子,才分清這不是夢,記起她已經從現代穿越到北越王朝三個月,成為夏家八歲閨女夏棗兒這個事實。

    雨點落在瓦片上的聲響格外的清晰,棗兒很快就拋開思緒、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草草梳洗過后胡亂的扒了幾口飯,便拖著兩個竹筐并兩把小鋤頭去敲夏大郎的門:“阿哥,雨快停了,咱們得緊趕著些去揀果子,去晚了可就只剩下爛的了。”

    白蒲村村頭、村尾乃至后山都有不少野果樹,每回臺風一過地上就會落下滿滿一地的野果,村里的孩子都會搶著揀來換錢補貼家用。

    棗兒話音才落、木門便“吱嘎”一聲被推開,十歲的夏大郎接了竹筐左右各背一個,見妹妹身子骨單薄得似一陣風就能吹走,心疼的直把她往屋里推:“阿哥一個人去揀就行,你才剛剛大病初愈,快回屋歇著!”

    棗兒曉得夏大郎心疼她,但她一起去卻可以多揀一竹筐野果、至少能多換二十個大錢哩!這二十個大錢對棗兒一家來說可是十分重要———夏家如今還未分家,上下四房人都擠在一個院子里過日子,平日里的花銷都是由公中出錢。

    只是人多難免口雜、事事都得講究一碗水端平,前一陣子棗兒家不過是多請了幾回游醫,棗兒的二嬸娘吳氏便有些不樂意了,先是說哪有人三天兩頭請游醫、把藥當飯吃,后又說掏錢看病就是個無底洞、他們二房耗不起,非要棗兒家用自個兒的私房錢去請游醫……

    經歷了這件事后,棗兒便意識到私房錢的重要性,更是意識到她想要治好這個時空的娘金氏身上的怪病,就得自個兒多想些來錢的路子!

    因此棗兒也不和夏大郎多說,直接轉身跑了出去,一直跑到大門外才笑嘻嘻的沖夏大郎招手:“我們去喊大表哥他們一道,人多能多揀些果子!”

    不曾想棗兒一跑出去就和王金花撞了個滿懷,那王金花也是跑得氣喘吁吁的,像是要趕著去瞧甚么熱鬧般,一見和自己撞成一團的人是棗兒,臉色一變、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好像棗兒是讓人避之不及的毒蛇猛獸般。

    這王金花乃是村里有名的長舌婦,平日里最愛道東家長西家短,別人家沒事她都能硬掰出些事來說叨……

    棗兒對這樣的人沒甚么好感,打了個招呼便想繞過她離開,不曾想棗兒才剛一邁步、王金花就忍不住出聲:“棗妞兒,你娘又犯病了,眼下正在田頭上撒瘋呢!聽說把陳黑狗的耳朵給咬得血淋淋的哩!你還不趕緊去瞧瞧?!”

    王金花的話讓棗兒臉色一變,和身后的夏大郎對視了一眼,立刻拔腿往田頭跑去,一路上有不少鄉親對棗兒指指點點,對棗兒避之不及的同時,臉上無一不掛著鄙夷、嫌棄的神色,把棗兒弄得一頭霧水。

    棗兒一時也來不及多想,一趕到出事的那片稻田,遠遠的就見田邊圍了一大群人,個個都把脖子拉得跟鵝脖子一般長,墊了腳尖往田里看……

    棗兒人還沒靠近,就隱隱約約的聽到那群人在嚼舌根:“大海媳婦兒怕是真瘋了!那可是活生生的人耳朵喲,又不是豬耳朵、羊耳朵,她怎地像畜生那般一口咬下去?!”

    抄著手看熱鬧的張三立時接上話茬:“我看她八成是得了瘋狗病,才會像瘋狗那樣咬人!大海媳婦兒原本也是好端端的人,誰曾想這才三兩個月的功夫就成這樣了———你們瞧瞧那陳黑狗的耳朵,血都淌了他一身了,真真是嚇人!”

    張三一提起金氏原本是好端端的正常人,袖著手的李四立刻往前拱了拱身子,斜瞄了正往人群里鉆的棗兒一眼,壓低聲音說道:“還不是因為夏家養了那么一個臟東西?!定是那臟東西把大海媳婦給克瘋的!夏家大大小小有十幾口人哩!不曉得下個被那臟東西克瘋的人會是誰!”

    李四的話引出了陣陣附和聲,眾人更是齊齊后退了幾步,拉開同棗兒之間的距離,張三又努嘴補了句:“那陳黑狗要是不打荷花那寡婦的主意,也不至于落得這樣一個下場,真真是丟人!瞧瞧他那光著腚子的模樣多臊人,大海媳婦兒還眼都不眨的膩在他身邊,真真是不知臊!”

    有人帶著幾分同情接了句:“唉,她這不是瘋了嗎?瘋子哪曉得害臊?”

    一句接一句的閑話往棗兒的耳朵里鉆,讓棗兒滿心疑惑的同時,也讓鮮少發脾氣的夏大郎雙手攥得緊緊的,牢牢的把棗兒護在身后,一張臉因為憤怒而漲得通紅,一雙眼更是瞪得比銅鈴還大。

    但那群人話卻越說越過分,讓夏大郎終是忍不下去、猛地轉身往人群沖去,對那起子好嚼舌根的長舌婦揮舞拳頭,一雙因為憤怒而變得赤紅的雙眼把那群人嚇得四下躥逃。

    話最多的張三邊逃竄邊大聲鬼叫:“哎喲喂,大家伙兒快睜大眼睛瞧瞧,夏家大小子也像他娘那樣瘋了喲!他一定是被夏家那臟東西給克瘋的……”

    棗兒卻顧不上夏大郎那頭,那群長舌婦一散開,她一眼就看到金氏的身影,見她果然咬著陳黑狗的左耳朵不放,把光著腚子的陳黑狗疼得齜牙咧嘴、罵爹罵娘!

    金氏身旁還圍著二房的夏初娘,棗兒見她一面拿袖子掩著臉,一面躲躲閃閃的圍著金氏轉圈,想上前把金氏拉開,又被光著腚子的陳黑狗給嚇得畏手畏腳,好不容易狠下心、閉著眼顫顫巍巍的湊上去后,又不知該如何讓金氏松口,只能滿臉通紅的在一旁干著急!

    棗兒倒是能理解夏初娘的顧忌———金氏咬得那般緊,若是強行把她拉開,那陳黑狗的耳朵定會被她硬生生的咬下來!且夏初娘是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對一個光著屁股的男人多少有些顧忌,不敢靠得太近。

    可也不能任憑金氏這樣一直咬著陳黑狗……

    ***新書上傳請大家多多支持,順手投票、評論、收藏,小新人需要鼓勵(>_<)***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611003_80_804-m
天師上位記
作者 漫漫步歸
  昭和元年,出得一十三位大天師的百年術士世族張家滿門被滅;昭和元年,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青陽縣... (馬上閱讀)
2255806_22_44-m
極品仙府
作者 面紅耳赤
  穿越了,帶著游戲中的仙府穿越到了真正的修仙世界。   好吧,當時玩的是私服。   ……...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重生棄婦快跑
作者 一抹紫霞
  女王崔如眉前世被有毒閨蜜所害,竟意外重生到落魄棄婦柳依晴身上。珍惜機會改變生活可不能隨便說... (馬上閱讀)
2196278_80_804-m
御香
作者 薔薇檸檬
  聞香,品香,調香,香絕天下;種藥,製藥,煉藥,藥濟蒼生。
  凌舒綠重生後被迫寄... (馬上閱讀)
1422674_80_806-m
平穿花嫁娘
作者 似水靜陽
  新婚之夜被夫嫌,晾三年。小小院落,卑微生活,照樣過得雲淡風清,絕不自怨自艾討人憐。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