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揀果子換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棗兒的話讓夏大郎面色一僵,遂急急的安撫棗兒:“你別聽那幾個臭小子胡說,那就是些罵人的混話罷了,你別放在心上。”

    夏大郎的話說得含含糊糊的,棗兒側頭想了片刻,問道:“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我的八字不好,生來克親?阿娘出事那會子,那些三姑六婆一直沖我指指點點,說甚么阿娘的病是被我克出來的……”

    棗兒的話讓夏大郎眼里滿是心疼,恨不得把那起子愛嚼舌根、揭人傷疤的三姑六婆再狠揍一頓,說出來的話更是擲地有聲:“哪個敢胡亂嚼舌根、說你八字不好?!你八字好著呢!早年就有路過我們村子的高僧替你掐算過,說你這八字旺夫旺子,是個有福氣的人!”

    夏大郎這么一說,棗兒心里更加不解:“那他們怎么說我……”

    “那些三姑六婆說的話有哪句能信?你別把她們的話放在心上,成天胡思亂想、自找煩惱,”夏大郎說著指了指前方、將話題岔開:“那不是阿舅嗎?”

    原來棗兒兄妹說話間已經走到海邊,才剛剛走到金家那條船邊,就見舅舅金守福擔著兩個圓木桶迎了上來,一見棗兒兄妹二人便卸下擔子,滿臉擔憂的問起金氏:“我聽說你們阿娘又犯病了,現下好些沒?”

    夏大郎答道:“已經清醒過來了。”

    金守福聞言如釋重負,拿了網兜往木桶里一攪一提,手上很快握了一條甩著尾巴的海魚,再熟練的抽了根柳條串了魚嘴兒,打了個結遞給棗兒:“正想著送條魚給你們阿娘補補身子,你們來了正好自個兒把魚拎回去。”

    金守福是金氏唯一的兄弟,一家五口都住在泊在海邊的漁船上,平日里靠出海打漁為生,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種海物。

    棗兒和金守福一向親厚,見金守福把魚遞給她故意縮著手不肯接,只笑嘻嘻的纏上金守福,搖著他胳膊撒嬌:“阿舅順道幫我們把魚拎到家里去成不?我們還要去揀果子呢!”棗兒說著惦起腳尖往漁船上張望:“大表哥他們呢?阿舅快把他們喊下來,去晚了可就只能揀爛果子了!”

    金守福自家沒有閨女,對棗兒這個外甥女一向都稀罕得緊,棗兒一發話他立時沖自家漁船吼了聲:“元寶你們幾個兔崽子還不快滾下來?”

    大漁船須得停在水有點深的地方才不會擱淺,金守福一家想要上岸,就得先從大船上放下一塊小竹筏,再用竹竿撐著竹筏劃到岸邊……眼下金元寶、金銀寶兩兄弟正撐著竹筏往岸邊劃來。

    棗兒心里惦記著那滿地的野果子,一見兩位表哥上岸、閑話都顧不上說一句就拉著他們往后山趕,幾人趕到時已有三兩個孩子在揀野果了,把棗兒急得立刻給幾位哥哥分工:“我們分頭行事,東西南北四角我們各去一角!”

    說完棗兒搶先行動起來,拖著竹筐一路走去,見到野果便揀起來丟到筐里,夏大郎等人也緊跟著分頭行動,臨走前夏大郎不放心的叮囑棗兒:“阿妹你仔細些,身子要是吃不消就坐下來歇歇,果子沒你身子重要。”

    “阿哥放心,我曉得輕重。”

    棗兒答話時動作可是一點都沒放慢,這回被臺風刮落的野果比往常要多,還有一些原本埋在土里的竹筍也被刮得露了頭,把棗兒樂得見牙不見眼,舉著一把小鋤頭、一見到筍頭便挖,不多時拖著的竹筐便裝了一半……幾人分頭揀了小半天,各自的竹筐就都裝得滿滿的,讓他們很快就按原路返回。

    四人一打了照面,棗兒一見那滿滿四竹筐的東西便十分興奮,拉著幾位哥哥一鼓作氣的跑下山,打算把揀到的野果等物賣給貨郎———這些鄉間野果城里的果子行是不收的,只有走街串巷的貨郎會低價收購,收回去簡單的加工成蜜漬果子或腌果脯等,自個兒再挑著到別處叫賣。

    棗兒幾人才跑到村口,就見身穿著藍褂子、肩搭大口袋的李貨郎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棗兒見了急忙拉著夏大郎鉆進人群里,把背上那筐果子往李貨郎跟前一放,甜甜的喚了李貨郎一聲:“李大叔,這些果子您瞧瞧能不能收!”

    棗兒雖是鄉間長大的丫頭,但卻生得粉雕玉琢、白凈秀氣,加上棗兒一向嘴甜會哄人,李貨郎不過是和她打了幾次交道就十分喜愛她,一見她送來四筐野果,立時樂呵呵的全都收下:“能,我瞧著這里頭還有不少夏筍和蘑菇……就在以往的價錢上再多給你十文錢,可好?”

    往常棗兒一筐子野果能從李貨郎這兒換得二十文錢,如今一筐能換得三十文錢,四筐可就足足有一百二文錢,都能這換成一分銀子了!

    這筆買賣怎么算都是棗兒占了便宜,把棗兒喜得眉眼彎彎,小嘴兒越發像抹了蜜般甜:“成,李大叔您回回都多給我好幾個錢哩,聽您的我準不吃虧!”

    李貨郎被棗兒哄得笑容滿面,爽快的摸了一吊錢出來,從上面捋了一把下來,數了一百二十個塞給棗兒,塞完又切了一小條麥芽糖,用油紙包了送給棗兒解饞。棗兒甜甜的道了謝,收好那包麥芽糖又向李貨郎討了根紅線,將那一百二十個銅板子兒串了起來,小心翼翼的貼身藏好。

    辦完正事后,夏大郎三人匆忙趕去村頭的私塾上學,棗兒閑來無事便索性跟在李貨郎身旁打轉,饒有興趣的看他如何做買賣———只見李貨郎身前擺著兩只大竹筐,竹筐里裝滿各式各樣的小玩意兒,有孩子們最喜歡的紙糊燈籠、風車、泥人兒并磨喝樂等玩具;

    有一些從富貴人家管家那兒淘來的二手貨,還有一些半舊不新的衣裳和麥餅、麥芽糖等小吃食。

    除此之外,李貨郎肩上還懸掛著一根竹扁擔,扁擔兩頭用紅繩串著各式各樣的東西,有婦人用的各色頭花首飾,有樣式新奇、花色不一的絡子,還有紙墨筆本等東西。

    棗兒把李貨郎賣的東西打量了一遍,目光最終停在那些頭花首飾上頭,默默的在心里拆分了幾遍,覺得這些頭花首飾扎法都不難,只要拿在手上仔細的研究一番,棗兒自信她就能依葫蘆畫瓢的扎出來,甚至還能扎出一些新穎的樣式———棗兒在前世可是DIY各種小飾品的高手呢!

    心思輾轉過后,棗兒覺得她誤打誤撞又摸出一條掙小錢的路子,躍躍欲試的指著那些頭花首飾問道:“李大叔,幫你扎這些頭花能不能掙錢?”

    “怎么不能?看扎的頭花難不難,簡單的扎二十個給十文工錢;難一些,扎出來較為好看、好賣的,二十個能給二十文工錢呢!”李貨郎本就經常賒些珠子、軟銅絲、假花等材料給有手藝的婦人,借她們的巧手做成成品,驗收時再按件給工錢。

    棗兒一聽掙的不比揀野果少,葡萄似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挑了朵做工最為復雜的頭花問道:“要是扎出來的樣式新穎不常見,還比這朵還要好看呢?”

    “樣式新穎不常見的稀罕著哩,那些大戶人家的婆子、丫鬟最是喜歡———你嬸子每回一送些樣式新穎的頭花過去,她們就搶著掏錢要買下這獨一份兒!”李貨郎簡單的和棗兒講了講頭花的行情,又隨口給棗兒許了個高價:“要是你扎出來的頭花稀罕好賣,大叔每個給你二十個錢當工錢!”

    棗兒等的就是這句話,當下便拿自個兒的小手去拍李貨郎的大手:“行,我們拍掌成交!李大叔可要說話算話哦!”那人小鬼大的模樣把李貨郎哄得眉開眼笑。

    棗兒見李貨郎笑吟吟的允了,便蹲下身從一兜材料里挑了些能用上的賒了回去,打算閑暇之余扎幾個頭花換錢……

    棗兒一抱著材料回到家,就撅著小屁股把藏在床底下的小陶罐扒了出來,將先前賺的一小吊錢扔了進去,再掂了掂小陶罐的重量,覺著比前幾日重了不少才心滿意足的將它藏回床底,再一抬頭見差不多到做午飯的時辰了,便轉身進廚房忙活起來。

    夏家并不富裕,棗兒做飯時只敢從米缸里勺了一碗不露尖的糙米,洗凈倒進鍋里后加了大半鍋的水,又扔了把洗干凈的野菜進去,才將鍋架在灶上。

    棗兒塞了幾塊干柴并干樹葉到灶膛里,起了火取了根竹管架在灶膛口,對著灶膛使勁的吹氣,吹了一會子就聽得灶膛里的干柴“噼里啪啦”的燒了起來。

    見灶膛里的火漸漸旺了起來,棗兒才從墻角扒出十來個紅薯扔進灶膛,再拿了根樹枝攪拌了下、把它們全都埋在柴火底下,這樣才能一邊煮粥一邊把紅薯悶熟了———夏家四房人加到一塊兒,大大小小也有十四、五口人,一鍋稀粥加那十來個紅薯遠遠不夠一大家子吃,棗兒還得在做些麥飯才行。

    閩地之人雖喜吃稻谷、吃不慣北邊人喜歡吃的小麥,但這小麥卻比稻谷要便宜不少,因此每年夏家收了糧食都會勻出一部分換更多的小麥回來屯著,平日里用小麥做些麥飯來填飽肚子,否則光靠稀粥和紅薯墊肚子,下地沒揮兩下鋤頭就餓了。

    這麥飯做起來倒也簡單,棗兒先把已經泡了一宿的麥子撈出來晾干,再放到石臼里搗,搗到麩殼脫去、麥仁出露,才攤籠屜里架到大鍋里蒸。

    趁著大灶小灶都在煮東西的功夫,棗兒把金守福送來的魚撈了出來,先把魚兩面的鱗片刮了,又開膛破肚把魚拾掇干凈,最后將魚頭斬下劈半另擱在海口大碗里,切了幾塊豆腐下去,又撒了蔥姜等作料,打算做碗清燉魚頭湯。

    忙完這些棗兒點了點正在做的幾樣吃食,見午飯有稀粥、麥飯、番薯并魚頭湯,便不打算再費柴火、油鹽做別的菜了,只惦著腳把高高懸掛著的竹籃托了下來,抓了幾片魚鲞裝了兩碟子,又從腌缸里取了兩瓣子咸菜,細細的切了一碟子打算用來就粥吃。

    飯得了夏家人也全都回來了,眾人都是干了一早上的農活、肚子早就餓空了,一上桌就狼吞虎咽的扒著飯菜……

    二房的吳氏向來愛占便宜,一上桌就搶先把那碗魚頭湯挪到自個兒跟前,專挑魚肉勺走一大碗,往夏五郎面前一擱,語氣理所當然:“我們小五正在長身子哩,得多補補!”

    ***新書求包養,請大家不客氣的大力包養瑞雪吧~記得收藏投票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60793_80_803-m
錦繡田園:靈泉農女種田忙
作者 風染夏涼
  季家只有季晨曦,沒有季非夜。
  代替姐姐被祭天的她意外開啟了季氏的傳承,穿越到... (馬上閱讀)
2623019_80_804-m
佳婿
作者 夜惠美
  這是草根某男和兇殘某女聯手掀翻高帥富,裂土封疆的鐵血奮鬥故事。這是草根男用一生的信任,寵愛...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閨甜
作者 顏令嫵
  一朝穿越,容韞和來到了偏僻酷寒的燕北村莊,舉目四望,她只是一個和哥哥相依為命的小孤女。 ... (馬上閱讀)
3485486_80_804-m
盛世謀妝
作者 月下無美人
  云州有女,名薛柔,容顏清婉,卻性猛如虎,成慶二十年,此女自云州入大周盛京,攪起各方混亂之局... (馬上閱讀)
3453347_80_803-m
妙味
作者 李飄紅樓
  人稱「料理魔神」的西餐女主廚蘇妙才穿越便被兜頭灑下一盆狗血:家業破產,爹爹病故,未婚夫捲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