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背著劍匣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

    夜很黑,像齊景身后的劍匣一樣黑。天上的星星很亮,像齊景現在的眼睛一樣亮。

    齊景盤膝坐在床上,赤裸的上身青筋暴露,盤虬如臥龍一般。漆黑的劍匣依舊還是縛在身后,似乎與齊景血肉相連。齊景眉頭緊皺,眼睛卻沒有閉上,甚至在黑夜中一對眸子愈發明亮。在齊景蒼白的皮膚下,一縷一縷的本命精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經脈中穿行,然后隨著齊景的后背匯聚到身后背著的劍匣中。每次一縷真元溢出,齊景身子便忍不住顫抖一下,緊閉牙關的嘴巴也不由地發出一聲悶哼。

    一個時辰以后,緊皺眉頭的齊景突然重重呼出一口氣,隨即右手一撐床面,直接一躍而起。全身骨骼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關節錯位聲音。微微感受了一下體內的識海,齊景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苦笑,自言自語道:“看來昨天的修煉又白費了。再這樣下去,那群家伙怕是要趕我出門派了。估計就算是父親回來也沒用。”

    齊景自從記事起就背著這只黑色的劍匣。往年歸元劍宗的老人們最喜聞樂見的事情就是年幼的齊景拖著一只比自己身體還要大的劍匣罵罵咧咧的在門派中穿行。而身為歸元劍宗宗主的齊南山往往是一邊被還剛滿十歲的齊景指著鼻子罵老王八蛋,一邊還滿臉諂媚地說服齊景把劍匣背上,而且每次還不忘給齊景肚兜口袋里塞進幾顆糖果。齊景吃了糖依舊還是沒有給過齊南山好臉色,每次都是蹬鼻子上臉。在門派中從來都是以雷霆手段示人的齊南山每次都是樂呵呵的接受,讓學狗叫就學狗叫,從來不帶一點兒遲疑的。

    齊景不喜歡劍匣。事實上這只外表看起來沒有任何出奇之處的劍匣,不管是誰看到都提不起半分興趣。劍匣長四尺三寸,重三十斤。就算是一個成年人整天背著也有些吃力,更別說是齊景。當然這并不是齊景不喜歡劍匣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自從齊景開始學習修煉以后,每天凝聚到體內的真元都會盡數被劍匣吸收。不僅僅如此,劍匣每天還會將齊景本命精元吸收許多。

    整整十年的滋養,尤其是在這五年里,因為這個齊景修為寸步未進。說是被劍匣噬血削骨也不過如此。事實上這正是齊景現在的修為甚至是身體素質遠不如門派中其他同齡弟子的原因。

    將衣服穿好,齊景推開門走到院子中。一直候在門口的劍奴悄無聲息地走了上來,左手掛著毛巾,右手卻端著一只黃銅色臉盤,里面水溫恰好。待齊景梳洗完畢,劍奴適時將手中的一卷《山河志》在齊景身前桌子上攤開。然后又垂手站在齊景身后,低眉順目。

    “方才李長老派人來傳話,說讓少爺起來后去掌刑閣一趟。”

    等齊景慢慢看完書,劍奴方才在齊景身后輕聲開口道。雙手又馬上將齊景身前桌子上的《山河志》撤走。這次放上的卻是一部《大道德劍》,屬浩然正氣,是天刑大陸修真大派儒門的入門術法之一。雖然不是什么高深的術法,但是對于修為只是武體四階的齊景而言卻再合適不過了。

    “果然是要準備廢除我少宗主的位置了嗎?”

    齊景從容看完一章,方才合起書冷笑道。自從自己第一次從歸元閣空手而歸之后,齊景就知道必然會有這一天。雖然現在的歸元劍宗僅僅只是天刑大陸上的不入流勢力,但是也不會允許一個修為僅僅只有武體四階的少宗主存在。盡管自己的父親是以鐵血手腕見長的宗主齊南山,但是門派中的其他勢力卻未必會買齊南山的賬。更何況現在齊南山外出未歸,等他回來以后怕是早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如果少爺不高興的話,老奴便去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

    劍奴微微佝僂著身子站在齊景身后輕聲道:“其實依老奴看,這個勞什子的少宗主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當年當歸老人才驚絕艷,現在的這些徒子徒孫連一點皮毛都沒摸到。單單靠歸元閣里這幾柄劍幾卷書,想要在天刑大陸上出人頭地那幾乎是異想天開。”

    “什么才叫在天刑大陸上出人頭地?”

    齊景難得聽到劍奴說這么多的話,于是轉頭看著劍奴含笑道。

    “當年的當歸老人竹杖芒鞋,倒騎毛驢一劍駕長虹,算是出人頭地了。又聽說有大梵音寺有血僧人為修妄念佛,在九千里黃河上鐵索橫江,整整三年無一人敢過,這勉強也算是了。或者是大荒門的開山女始祖……”

    劍奴似乎來了興致,一口氣開口道。不過注意到齊景的眼神,似乎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了,于是恭聲順言道:“老奴話多了。”

    “不多,我倒是盼你多說點才好。”

    齊景哈哈一笑站起身來。劍奴忙上前給齊景披上一件黑色的袍子。齊景看著不遠處來來往往的歸元劍宗眾弟子自嘲道:“可能你不信,我從來沒有想過我一定要出人頭地。在我看來,在這歸元劍宗里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倒也不錯。頂著一個少宗主的光環,時不時還可以調戲一下新入門的女弟子。有一個護短的父親,有一個深不可測的保鏢老頭子,不瞞你說,這種日子可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不過現在看來別人似乎一直都不愿意讓我這樣過下去。少宗主的光環我雖然不怎么在意,但是既然是我的,我總不能讓別人奪了去。”

    聽到齊景說有一個“深不可測的老爺子”,劍奴溝壑縱橫的臉色擠出一絲欣慰的笑意。不過馬上又聽到齊景后面半句話,于是佝僂的身子驟然拔高,全身氣息磅礴如烏云蓋頂,甚至連身體里的鐵鏈也沙沙作響,如同一只驚蟄的螭龍。

    “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當然可以搞定。你的身子終究還是不如以前了,每出一次手,這跟該死的鐵鏈便會在你的身體里縛緊一分。我可不想在我打開劍匣以前,你就被這鐵鏈給勒死了。更何況這到底還是歸元劍宗宗內的事情,如果你插手反倒更加不好。”

    齊景輕輕拍了拍劍奴的肩膀笑著道。原本氣息磅礴的劍奴頓時放松下來,咧開滿嘴黃牙道:“老奴不礙事。”

    “我本是臥龍崗散淡的人,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

    齊景轉身往掌刑閣方向走去。長長的劍匣背在身后,同黑色衣服一起相得益彰。

    劍奴走在最后,看著齊景的背影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齊景背劍匣十年,十年間每天夜間被劍匣噬血,以精血養劍魂。其中苦痛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絕對無法忍受。而齊景以一個十歲的孩童身,每夜如此從不間斷。一夜折磨之后,白天卻依舊面色如故。有如此堅韌性子的人,又怎么會僅僅只是一個光會調息女弟子的大紈绔。

    “小姐,小少爺今年二十,已有了您的三分氣魄。再過二十年,如果老奴還在的話,就帶著小少爺殺回劍閣去。”

    劍奴有些寂寥地自言自語道。體內的鐵鏈似乎有所感應,驟然繃直,如同一柄長劍一樣劍指西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579_21_8-m
通天武尊
作者 夜云端
  他是絕世煉丹天才,因生來不能修鍊武道,遭到自己最親近的女人背叛殺害,轉世重生於一個被人欺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