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我從來處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三章

    天刑大陸沒有臥龍崗,但是齊景的家鄉有,所以齊景不是天刑大陸的人。

    至少靈魂不是。

    齊景從來沒有糾結過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個名為天刑大陸的地方。正如齊景對劍奴說的,他確實從來沒有想過要出人頭地。穿越前是這樣,穿越后依然這樣。齊景一直以來最大的愿望僅僅只是好好活下去而已。因為害怕,所以齊景才想要好好活下去。因為害怕,所以齊景才害怕失去,所以才每天用精血飼養劍匣。也是因為不想失去,所以齊景現在站在了歸元劍宗掌刑閣的門前。

    門口的歸元劍宗弟子在見到齊景之后沒有任何阻攔就讓齊景走了進去,當然眼睛里還是少不了嘲諷。自從第一次在歸元閣中失敗之后,齊景就沒少見過這種眼神。天刑大陸實力為尊,手中的劍身體里涌動的真元才是在天刑大陸里最有力的話語權。齊景五年前武體四階的修為,五年后的今天依舊還是武體四階的修為。這足以讓少宗主齊景成為歸元劍宗內最大的笑柄。

    伸手推開大門,齊景直接邁步走了進去,環顧了一眼四周,然后在角落里輕輕坐下。昏暗的掌刑閣里彌漫著一股暴躁的味道。原本嘈雜的掌刑閣在見到齊景進來之后瞬間安靜了下來。不過里面的人馬上又看到劍奴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寸步不離地跟在齊景身后,于是眾人均是松了一口氣,馬上又再次嘈雜起來。

    “既然景兒也在這里,那我就也就索性把話講清楚。我們歸元劍宗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一個修為僅僅只是武體四階的人做我們的少宗主。更何況,他還根本就沒辦法得到一柄屬于自己的法劍認可!”

    一個穿著青色法袍的長老站起來指著齊景開口道。身后幾個人馬上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絲毫沒有顧忌齊景的存在。

    “咳咳咳……景兒好歹是宗主的親生兒子,這件事我看還是從長計議為好。”

    馬上一個身穿大紅袍的長老輕輕咳嗽了一聲,微微反駁道。不過馬上又有人輕聲嘀咕道:“是不是親生的,我看未必吧。”

    頓時又是一陣哄笑聲在歸元閣中響了起來。齊景臉色如常,右手輕輕撫著身后冰冷的劍匣,微微顫抖。

    “住口!”

    李成儒馬上站起來,一雙倒三角眼緊緊地瞇著,厲聲喝道:“這等事情豈是能亂說的!退一萬說,就算是景兒不是宗主的親生兒子,我們這不該就這樣廢了他的少宗主位置!”

    “李長老宅心仁厚,我可沒這么大度!”

    說話的人也驟然站了起來,指著角落里的齊景肆無忌憚道:“當年的事情我們暫且不提,但是他四次入歸元閣四次失敗,按慣例本應該逐出我歸元劍宗。我們繼續留他在宗門已經是大恩德,但是這少宗主位置關系到我們歸元劍宗的前途,萬萬不能繼續讓給他。”

    “這……”

    李長老一時詞窮,有些為難地看了眼齊景,躊躇道:“道理是這個道理,但是……”

    “少宗主的位置有能者居之,自然是要選年輕一輩中修為最高者擔任。當年宗主也是靠著一身霸道修為才奪來的宗主位置。我想就算是宗主現在在場,他也沒什么好說的。”

    李長老苦笑著搖了搖頭,對齊景抱歉地笑了笑,然后重新坐下,似乎已經無力反駁。

    坐在角落里的齊景冷眼看著前面的眾位長老在各執己見,臉色淡然似乎在話題的同自己沒有絲毫關系。坐在齊景附近的人大多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除了齊景以外,最差也是武體六階的修為。在離齊景三個位置的前面,一個臉色倨傲的年輕人抱胸而坐,赫然是武體八階的修為,邊上更是討好地圍了許多年輕弟子。

    齊景對他不陌生,李傲水,李成儒長老的獨孫,同輩弟子中修為第一。方才李成儒拼了老臉在那唱雙簧,為的就是想替李傲水謀一個少宗主的位置。

    突然齊景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在李傲水的右手邊,一個穿著白色衣裙的年輕女子正低著頭同李傲水不知道在說寫什么,滿臉的甜蜜。似乎注意到齊景的眼神,胡靈抬頭卻剛好看到齊景。兩人目光對視,胡靈馬上低下下了頭,對李傲水不知道說了句什么。于是李傲水倨傲地轉過頭,瞥了眼齊景,伸手將胡靈緊緊擁在懷里。

    齊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不久前胡靈似乎也這樣在自己身邊依偎過,不過現在看來自己第四次進歸元閣失敗之后,對方已然找到了更好的選擇。

    “當初選景兒當少宗主的原因大家都知道。既然這樣,我不管景兒現在是什么修為,在宗主回來以前,景兒的少宗主絕對不能罷免。”

    一直閉目養神的石長老終于開口冷冷道。隨即不再說話,再次閉上眼睛自顧自地調息起來。

    地位僅次于宗主齊南山的石長老開口表明態度,場面一下子有些冷場起來。許多原本支持李成儒的長老們紛紛低語起來。二十年的時間不短,但是卻沒有長到讓這些人將那件事情忘記掉。于是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沉悶,許多人開始明智地選擇了沉默。

    “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二十年了,我想是時候該忘記了。”

    李成儒終于沉不住氣,站起來反駁道:“畢竟現在的歸元劍宗不是二十年的歸元劍宗,二十年后的歸元劍宗也不是現在的歸元劍宗。歸元劍宗的宗主需要有足夠的實力,僅僅這一點,景兒就已經不能滿足了。”

    “你說要忘記二十年前那件事情!?”

    閉目養神的石長老猛然站了起來,全身真元涌動似乎隨時都要爆發出來。眼睛更是死死地盯著李成儒,寒聲道:“你再說一遍!”

    “我再說一遍又如何!二十年的事情只有你和宗主在場,誰知道真相是什么!那個女人的真正身份我們都不知道,甚至連這個雜種是不是宗主的骨肉你也不知道!我有什么不敢說的!”

    李成儒被石長老激起了怒氣,與石長老針鋒相對冷聲道。

    “我是誰的骨肉不用你來操心。而且既然我現在還是少宗主,那你就沒有資格來討論我是誰的骨肉。或者換一種說法,如果你想讓你的骨肉坐上少宗主的位置,這種法子實在是拙劣了一些。”

    齊景緩緩站起來身,長長的劍匣似壓著身子似乎有些重,甚至將齊景的脊背略微壓彎了一些。齊景直起身子,看著李成儒認真道:“修為與實力有關,但是實力卻不一定與修為有關。就好像現在這樣,我的修為不夠保護我少宗主的身份,但是我的實力卻足夠讓所有想打我主意的人失望。”

    齊景的實力是身后的劍匣是身后的劍奴是身后的齊南山,李成儒自然知道。正如齊景所說的,自己確然沒有更好的辦法。

    沒有更好的辦法,并不代表沒有辦法。

    “哈哈哈……想不到齊南山居然還有一個如此妙的兒子!可惜可惜,他現在卻已經看不到了。”

    突然一聲霸道的笑聲從遠處直沖進掌刑閣中,大門瞬間粉碎。接著一只黑色的棺木重重地摔進掌刑閣中。

    棺木打開,里面赫然是宗主齊南山。雙目緊閉,握劍右臂齊肩而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_20093-m
我的異界APP
作者 c大儒
   這隻是一個從零開始的種田文,一個沒有汙染的純淨世界,一個APP開始的故事。   甚至陳...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