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帶著仇恨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四章

    “應天雷!”

    “宗主沒死!”

    石長老第一時間從位置上掠起,長袖一擺,化成一道勁風向那個霸道的聲音轟去。下一刻石長老已經出現在了棺木前面,右手在胸前飛快地結出幾個手印狠狠地打在齊南山胸口上。片刻之后又從芥子環中取出幾枚丹藥塞進齊南山嘴里。半晌之后終于松了口氣,慶幸笑道:“還好,有救!”

    “死與不死沒什么差別,反正都是一個活死人了。”

    一個魁梧的身影從破損的大門處緩緩走進掌刑閣中,長發虬須,身后背著一柄霸道的紅色長劍,赫然便是歸元劍宗的宗主佩劍純陽劍。極有耐心地看著石長老施救,應天雷隨即冷笑道:“不愧是石長老,齊南山傷成這樣也能被你撿回一條命。但是你能救下他們的命嗎?”

    石長老順著應天雷的手指方向看去,掌刑閣門口赫然躺著二十具門派弟子尸體。應天雷看著棺木中躺著的齊南山溫暖地笑道:“被逐出歸元劍宗二十年,換他們二十條性命也不吃虧。二十年前我說過,遲早有一天我會回來的。”

    “他到底是你師兄。”

    石長老嘆了口氣,欲言又止,終究還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二十年前我離開當歸山的時候就已經說清楚了,我沒有師兄他沒有師弟。我今日來是為了二十年前說過的話,我應天雷一直以來都不會比他齊南山差!現在結果很明顯,我站在這里,站在當年逐我下山的當歸山上,手里拿著純陽劍!而齊南山躺在棺材里,變成了一個活死人!”

    應天雷的聲音越大越大,像是這伏旱天里的驚雷,一下一下敲擊在在場所有人的耳朵中。然后直上云霄,在天空中翻滾。

    “宗主重傷成為活死人!不可能,宗主明明就是凝神境界的修士,怎么可能會被打敗!”

    “這人是誰!怎么會奪了宗主的純陽劍!”

    “宗主的手斷了,就算是醒過來也是一個廢人了!”

    “嘖嘖嘖,我看齊景這個小雜種以后還有什么資格在宗門里囂張!”

    “一定不能讓他們兩個這么好過!”

    “連掌門信物都丟了,還當什么宗主!”

    齊景低頭站在棺材邊緣,看著昏迷不醒的齊南山,按著劍匣的手握得越來越緊,甚至要深深扣進劍匣中。方才應天雷的話一字不落地全部都落在齊景的腦海中。雖然自己并不屬于這個世界,但齊景對于這個叫自己景兒,手把手教自己修煉,甚至是準備將歸元劍宗的千年基業交到自己手里的那個中年人還是有著不少的感情。自從齊景記事以來就一直沒有關于母親的印象,而齊南山在齊景心目中就同時扮演了父親和母親兩個角色。雖然是堂堂的一宗之主,在門派中更是向來以霸道冷酷示人,但是齊南山對齊景卻一直都關愛有加,甚至堪稱溺愛到了極點。就算是齊景一直停留在武體四變,他依舊還是沒有給自己半點壓力。反而是為了讓自己的宗門中的日子好過一些,經常下山尋覓靈藥企圖要找出齊景修為不能進步的病根。但是現在,這個叫齊南山的家伙現在卻便成一個沒有任何反應的活死人。

    “你就是齊景,齊南山的兒子?”

    應天雷將視線轉到齊景身上,冷笑了一聲開口道。

    齊景抬起頭,臉色平靜,眼睛盯著應天雷認真道:“你是左手用劍還是右手用劍?”

    應天雷一愣,卻沒有想到齊景會突然問出這個問題,于是下意識回答道:“雙手劍,如何?”

    “難辦了點,不過既然這樣,那我就只好將你雙手斬斷了。”

    齊景又看了眼斷了右臂的齊南山,認真道。然后在應天雷身后,一陣鐵鏈撞擊的聲音響了起來。接著佝僂著身子的劍奴緩緩走了進來,看到應天雷之后微微愣了一下,不過還是輕輕咳嗽道:“少爺說要你的手。”

    “是兩只手。”

    齊景認真地補充道。

    “放肆!”

    應天雷身后突然傳來一聲怒叱,接著一道火紅的劍光化成一道流光向齊景刺去。齊景阻止住要出手的劍奴,右手一翻,勢大力沉的劍匣出現在手上,對著那道火紅色流光狠狠砸去。

    “轟!”

    厚重的劍匣狠狠地砸在那道紅色流光上,一股巨大的力道順著劍匣直接傳到齊景體內。僅僅只是武體四階修為的齊景只覺得胸口一悶,一股腥味涌了上來,接著整個人往后倒飛出去,重重地撞在身后的墻壁上。

    “起碼是武體八階修為!”

    齊景吐出一口鮮血,重重地咳嗽了一聲。雖然方才劍匣替自己卸下了大部分的力道,但是剩下的這一股力道就已經足夠讓自己重傷倒飛出去。而反觀對方,僅僅只是倒退了一步,臉色如常。

    “看來還是修為不夠!如果我現在是武體六階的修為,剛剛受傷的就會是他了!”

    齊景掙扎地爬起來,身子依舊還是倚著棺木。吐了口口水惡狠狠道:“你沒吃飯嗎?輕飄飄的像撓癢!”

    “哈哈哈,齊南山養了個兒子倒是有趣。”

    應天雷毫不在意地大笑了起來:“父親不行,想要在兒子身上找回場子?簡直是異想天開!看來齊南山這二十年來還是沒有長進,自己不如我,養個兒子也不如我兒子!”

    此時眾人方才注意到應天雷身后站著一個身材瘦小的少年。穿著一身干凈的素色衣服,長長的劉海覆在額頭上,從殘月一樣的眉毛上覆蓋下來,將墨玉一樣的眼睛遮去一半。面如桃花的臉上滿是驕傲的表情,居高臨下地看著齊景。身子后面卻背著一柄像純陽劍一樣火紅色的巨劍。像一朵巨大的火焰壓在肩膀上,幾乎比他的人還要大上一分,使得他嬌弱的身子顯得更加瘦小。如同一朵嬌小而且驕傲的山茶花,隨時都有可能被那火焰染成灰燼。

    看起來倒是比女娃娃還要干凈十分。

    聽到應天雷的話之后,應青霜倨傲的臉抬得更好,手中紅色長劍遙遙指著齊景,似乎隨時都會一劍刺出。

    “少爺的場子,自然有老奴來找回來。”

    劍奴佝僂著身子緩緩走到齊景前面,滿是皺紋的臉盯著應天雷道:“當初小姐說你肯定會回來找麻煩,讓我到時候饒你三次。現在是第一次,所以還是別逼我出手。”

    “她說讓你饒我三次?她真的是這么說的?”

    應天雷臉上突然浮出一絲欣喜,不過馬上又變得陰冷了起來:“我知道你很強,但是你終究還是老了。既然老了,那這些鐵鏈就有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話音剛落,一個像是幽靈一樣全身籠罩在黑霧中的影子出現在應天雷身旁,雙手手指極長而且白,指甲彎曲指向手心,似乎在手心里握著空氣。

    饒是石長老,都在空氣中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劍奴滿是皺紋的臉微微皺了起來,身子退后將齊景護在身后。

    “哧!”

    一陣沙啞的聲音在黑衣人的身邊響了起來,旋即無數黑色的霧氣涌了上來,如同黑色的火焰一樣匯聚成一條大龍向劍奴轟去。劍奴身子微微弓起,身上的鐵鏈發出“沙沙”的聲音,向火龍絞去。

    “咦?”

    黑色火焰觸碰到鐵鏈之后瞬間便化成了點點火星消散在空氣中。黑衣人似乎有些驚訝,臉上籠罩著的黑色霧氣消散,露出一張慘白而且蒼老的臉。若有所思的看著劍奴,右手突然在身前伸直,五根修長的手指朝地上猛然一把虛抓下去。

    “陰尸宗的人!”

    劍奴臉上一凜,護著齊景往后面掠去。陰尸宗雖然不能同天一大陸上的“二宗”媲美,但也是一等一的修真勢力。特別是陰尸宗的功法術法都極為歹毒,天刑大陸上甚至有“寧折一千劍,不遇陰尸鬼”的說法。

    只是想不到應天雷從歸元劍宗叛出的這段時間里,居然和陰尸宗的人扯上了關系!

    兩只黑色的羊頭怪隨著黑衣人的動作在劍奴兩邊幻化出來,然后一齊向劍奴攻去。與此同時黑衣人身前黑色的火焰再次涌動,化成一條大龍朝劍奴席卷而來。

    “雕蟲小技!”

    劍奴冷笑一聲,鐵鏈在身前驟然繃直,往兩只羊頭怪轟去。而體內真元卻是在身前凝出一道劍罡,正面迎上黑衣人。

    “不好!”

    劍奴突然一個激靈反應過來,手中鐵鏈驟然加速,朝身后的齊景護去。

    晚了。

    身前兩只完成偷襲的羊角怪在鐵鏈的絞殺下粉身碎骨。而懷抱著劍匣的齊景再次往后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昏迷不醒。

    懷中抱著的劍匣開始微微發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58-m
重生做皇帝
作者 此生落落
  【火爆新書】重生做皇帝!   天下是朕的,天下的女人都是朕的!   且看華夏第一特種兵,重...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