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戀情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同學們——”一個頭發雪白,只有頭頂略微露出些肉色的小老頭兒,扶著黑框眼鏡,掃了一眼會場下面穿戴整齊正襟危坐的學生們,中氣十足地說:“我作為西都大學的校長,在這里,對你們順利完成學業,即將走向工作崗位,表示最衷心的祝賀。”

    掌聲如潮。

    只有一個學生沒有鼓掌,他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目光呆滯地望著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同學們,你們是帝國的棟梁之才,你們將在帝國的各個行業中發揮你們的才能,使帝國更加繁榮昌盛。帝國將以你們為榮,你們是帝國的驕傲!”老校長講到這里時激動地放下手中的講稿,雙眼炯炯有神地掃視著全場。

    會場再次掌聲如潮。

    “同學們——”老校長語調轉為輕松,“每年都要開畢業典禮,每年都要講一番老生常談的話,講得我都煩了,講了三十年,能不煩嗎?所以有些話我就不講了。”

    會場下面有些輕微的贊許聲。

    “但有一番話我還是要講。只有這番話我永遠不會煩。每當我講到這番話時,我都會激動得顫抖,我都會感到心潮澎湃,我都會為之老淚縱橫。三百多年前,在帝國草創之初,太祖皇帝就在這西都城里對即將出征的將士們說了這番話。這番話激勵著他們走向邊疆,走向戰場,激勵著他們與異族入侵者殊死搏殺。多少個枕戈待旦的夜晚,多少次破釜沉舟的戰斗。每當他們感到害怕、恐懼、怯懦、彷徨、無助的時候,他們就會想起這番話。然后,他們就會變得勇敢、自信、堅強;內心充滿光明、希望、激情和力量。今天我把這番話講給你們聽,你們要牢牢記住!”

    老校長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然后突然充滿感情地高聲朗誦道:“‘我深愛著我的祖國和人民,就像我深愛著我的母親,我不能讓她遭受羞辱和欺凌,我要用生命和鮮血捍衛她神圣的尊嚴!’”

    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老校長等掌聲漸漸平息,接著說:“同學們!雖然現在國家還算太平,但我們要居安思危,要保護好這來之不易的和平,要加倍努力,使國家變得更加繁榮富強!同學們!你們重任在肩,努力奮斗吧!”老校長講到這里時,用力揮動著手臂,眼中淚光閃動。

    學生們都激動地站了起來,不停地鼓掌。

    那個發呆的學生好像被嚇了一跳,也連忙站起來,跟著鼓掌。

    “想什么呢?”旁邊一個學生附在他耳邊悄聲問。

    “沒想什么。”他也悄聲回答,“老校長的演講可真是激動人心啊。”

    “嘿嘿,是嗎?”旁邊的那個學生壞笑道,“激動人心的事情還在后面呢。”

    老校長雙手在空中一按,同學們紛紛坐下,會場頓時安靜下來。

    “下面,我們要表揚一批品學兼優的學生,他們經過四年的努力,最終以優異的成績從帝國最偉大的學府畢業了,我們將予以表彰,他們是……”

    學生們的神情有些懈怠,因為要表彰的人是誰,他們早就知道了。

    只有那個一直神不守舍的學生的神情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一個個學生魚貫走上臺,從校長手中接過獎品和證書。當一位身材高挑,容貌清麗的女孩子走上臺時,這個神情緊張的學生突然兩眼放光,嘴唇微微張著,呼吸有些急促,兩道目光緊緊抱著那個女學生,一絲一毫也不放松。

    坐在他旁邊的那個學生看了他一眼,輕輕嘆了口氣,無限悲憫地說:“可憐的人兒啊,好好看看吧,看一眼少一眼了。”

    那個女學生領了獎品和證書,轉過身對著大家鞠了一躬,就匆匆下了領獎臺,消失在人群中。

    那個緊盯著她看的學生眼神中滿是失落。

    散會了,同學們陸陸續續走出會場。那個曾經神不守舍的學生一邊往前走,一邊在用眼睛尋找那個女孩兒的倩影。

    那個一直坐在他旁邊的學生緊緊跟在他身后,對他說:“葉楓同學!你應該追上去,向她表示祝賀,并且對她說:‘慈雨同學,我暗戀了你四年,如今就要各奔東西了,再不說可就來不及了啊,可就要抱憾終生了啊。我要跟你說,我愛你,我想娶你為妻,我要與你牽手,與你同眠,與你偕老。我們的恩恩愛愛,不僅要天天說,還要天天做,我們要子孫滿堂,多子多福……’”

    “梅林格!閉上你的臭嘴!不要跟著我!”那個叫葉楓的學生憤然擠開人群,向前走去。

    那個叫梅林格的學生聳聳肩,解嘲地笑笑,自顧自走了。

    西都大學是帝國規模最大的學府,有七百多年的歷史,曾經培養過許許多多的人才,包括三百年前英明神武的太祖皇帝陛下,包括現任的宰相。

    但西都大學并不是一所貴族學校,這一點和東都皇家學院不一樣。東都是帝國的首都,而西都只是陪都。東都皇家學院無論規模和設施都不比西都大學差,但由于它是一所貴族學校,能上得起這樣學校的家庭不是富商巨賈就是達官顯貴,所以培養出來的學生的質量就不能有充份的保證。上西都大學不需要高昂的學費,但要經過嚴格的篩選和考核,能考上西都大學的都是帝國各個地區頂尖的學生,而今天能走上領獎臺的那就更是頂峰的頂峰,他們畢業后都會被調到帝國的權力核心——東都去。

    葉楓在學校的成績平平,他沒有資格去東都,而只能回到他的原籍——美拉梅公國。

    帝國草創不久,疆域就已經很大。太祖皇帝忙于掃蕩中原地區的各股殘余勢力,同時也為了邊疆的統帥便于指揮作戰和籌集糧草,便在帝國的南北邊疆地區分封了大大小小八個王國和公國,南部三個,北部五個。這八個王國和公國的領主擁有相對獨立的軍政大權,他們的職責便是幫助帝國鎮守邊疆。帝國廣闊的北部邊疆生活著兇猛彪悍的游牧民族,他們的騎兵行蹤飄忽,來去如風,很難征服。帝國的南部邊疆全是熱帶雨林和丘陵地帶,那里地形復雜,氣候惡劣。中原地區的人到那里征戰,還沒有打仗,許多士兵就由于水土不服,死于瘴癘之氣,所以這兩個地區零星的戰事一直不斷。在中洲大陸的中央,星月帝國直接管轄著關中平原和河漢平原這兩塊大陸最肥沃的土地。在那里,帝國建立了直屬中央的十七個行省。太祖皇帝當初設想的是,帝國控制著最肥沃的土地,養著最龐大最精銳的軍隊,而邊疆諸侯被分割得既多又小,讓他們自治,既能有效地抵御外族的侵襲,又無法構成對中央的威脅。這種體制表面上很穩定,實際上隱藏著禍患,最大的隱患就是:常年真刀真槍浴血廝殺的軍隊和常年不打仗只是出出操,走走軍列,演演習的軍隊的戰斗力是不一樣的。

    太祖皇帝還制定了另外一個控制諸侯國的辦法。他規定,諸侯國的各層官吏都要由中央直屬行省中的大學培養,學習先進的中原文化和忠君愛國的思想,并由中央委派到諸侯國中去擔任要職。

    葉楓在西都大學畢業之后就要回到他的出生地任職,除非他受到嘉獎被東都的中央行政機構看中。

    美拉梅公國是北方五個諸侯國中最小的一個,但由于扼守著霧山山脈的狼關,控制著帝國最重要的運輸大動脈——北征大道的中段,所以這個公國,無論從政治、經濟和軍事的角度講,地位都十分重要。而且由于靠近河漢平原,人口和經濟都不算差,同時也是受中原文化影響最深的一個諸侯國。

    美拉梅公國在帝國的西北部,而葉楓心中喜愛的姑娘卻要去東都,一東一西,關山萬里,不知今后還有沒有機緣重逢,也許一別就成永訣了,葉楓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得起來。

    由于臨近放假,校園里的人很少。那個女孩兒走在校園寬闊的林萌大道上,剛開始還非常淑女地往前走,也許是因為心情太好,或者是因為校園的樹葉太美麗,她走著走著,步履突然變得輕盈起來,一邊走,一邊跳著夠樹上的葉子,嘴里還唱著歌兒。她的姿態是那樣優美,她的步伐是那樣輕盈那樣有韻味,那是十七歲少女獨有的韻味。這種韻味讓葉楓醉得快癡了,竟站著不動,呆呆地望著她苗條的身影,望著她輕輕飄動的裙裾,一直望著她消失在林萌道盡頭的拐彎處。

    葉楓見倩影從視野中消失,連忙跑了過去,他跑得如此匆忙,生怕心愛的女孩兒從此再也見不到了。

    那女孩兒哼著歌兒往前走,突然覺得身后有人,便警覺地往旁邊一閃,問了句:“誰?”

    葉楓猛地剎住腳步,羞赧地說:“是我。”

    那女孩兒微微仰起頭,迎著樹葉縫隙間露出來的細碎的陽光仔細打量跟前這個男孩兒,眼神中充滿了疑問。

    “我是商業貿易系的,我叫葉楓,咱們以前認識的,你怎么忘了?”

    “噢,想起來了,咱們以前是認識的,我出去實習了半年,就忘了。你看我這個腦子,你和蘇曼是好朋友吧。咱們還一起出去郊游過呢。”

    葉楓點點頭,臉上雖然保持著溫和親切的微笑,心里卻恨不得大哭一場。

    “有事嗎?”那女孩兒微微一笑。

    葉楓非常喜悅非常陽光地說:“慈雨同學,今天能獲獎,真是太好了,祝賀你。”

    叫慈雨的女孩兒忙說:“謝謝你,葉楓同學。”

    沉默了一會兒,慈雨見眼前這個男孩兒沒有要走的意思,便接著又問:“還有事嗎?”

    葉楓憋得臉通紅,語無倫次地說:“啊,這個,事是有一點兒,……可是,……這個……。”

    慈雨見葉楓手足無措的樣子,淺淺一笑,像她這樣品學相貌都如此出眾的女孩兒這種情景見得多了。

    “你有話要和我說,是嗎?”慈雨小心地問。

    “是的。”

    “那咱們邊走邊說吧。”

    “好的。”葉楓心花怒放,仿佛陰霾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陽光。

    慈雨悠閑地走著,腳步依然那樣輕盈。

    葉楓說:“你要去東都了?”

    “是啊,聽說要去行政院,至于具體哪個部門現在還不清楚。”慈雨語氣中自然流露出一種自豪感。她應該感到自豪,小小年紀就能到帝國的首腦機關工作,這是多少年輕人夢寐以求的啊。

    “那就是說,咱們今后再也見不著了?”他好像自言自語,語氣十分悲涼。

    慈雨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這話聽起來就像他們兩個曾經情深似海,現在就要天各一方般地難舍難分似的。可慈雨并沒有這種感覺,她的感覺是:見不著就見不著唄,那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她嘴上并沒有這么說,而是客氣地說:“你可以去東都找我玩啊。”

    葉楓笑了笑,他不是傻子,東都豈是說去就能去的,他聽出了這只是一句客套話,而且對自己剛才那句話的冒失暗暗感到后悔。

    葉楓鼓足勇氣,小聲地說:“從今一別,不知什么時候才能相見了。我想送你一件禮物,留做紀念可以嗎?”

    “可以啊。”慈雨非常爽快地答應了,然后有些犯難地說:“可我沒有給你準備禮物啊?”

    葉楓笑了,爽朗地說:“沒關系,你能收下我的禮物,就是給我的最好的禮物了。”

    慈雨一愣,心想,這個葉楓不僅長得帥,也挺會說話的,身邊應該不缺漂亮女孩子啊,為什么盯上我了呢?

    葉楓從挎包里掏出小巧精致,包裝精美的禮盒遞給慈雨。

    慈雨接過了,說了聲:“謝謝。”然后大方地伸出手來與葉楓握手道別,并祝他前程似錦。

    葉楓握著她的纖纖玉手,仿佛在夢里一般,半天沒有松開。

    慈雨輕輕掙脫了他的手,向他揮手告別,然后輕盈地跑了。

    在葉楓眼里,她就像一只蝴蝶消失在香氣彌漫的萬花叢中。

    要多美有多美!

    葉楓一邊往回走,一邊用左手輕輕撫摸著那個幸福的右手,右手的手心里還殘留著那種溫潤的感覺和淡淡的清香。而這種感覺和香味將永遠留在他的心中。

    葉楓這時候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剎那即是永恒。

    葉楓這時候還是幸福的,她被慈雨的友好態度所迷惑,心中還暗藏著對這段感情的一點點希望。他并不知道,慈雨的這種友好態度是她的教養和善良決定的,跟愛情無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