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似曾相識燕歸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就在爺仨推杯換盞之際,一個俏生生的聲音從外面響起:“我說今個又聞到了酒香,原來劉叔又來我家討酒。”話音未落,一個武生公子模樣的青年挑簾進了飯堂。

    劉黃裳聽了這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開心的笑了,“你爹的學生多,每每都提溜著好酒前來拜見,他自己不愛酒,存起來又怕你偷喝,當然時不時的就將你劉叔叫過來清理一頓。”

    “您這凈壇使者。。。。。。”武生公子剛要接著往下開玩笑,看到坐在旁邊的潘興漢,吐了吐舌頭,將后邊的話咽回肚子。

    潘興漢仔細打量這位年輕人。只見他身穿武生服頭戴逍遙巾,蜂腰寬臀身材苗條,走起路來既似懶貓散步又如弱柳扶風,瓜子臉尖下鄂,彎彎的眉毛圓圓的眼,英武中透著一點陰柔的嫵媚。

    武生公子用追蹤到獵物般挑釁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著面前這位強壯英俊的年輕武官,似乎在尋找對手弱點,算計從哪個部位下手,才能將其制服。

    劉黃裳看到互相打量的兩個年輕人,稍一停頓,馬上瞇縫起笑眼,別有用意的說道:“這位就是我跟你說過幾次的潘興漢潘將軍。”然后掉過頭來含含糊糊的對潘興漢介紹說道:“這位是袁大人家里的袁。。。袁。。。”

    還沒等磕磕巴巴的劉黃裳‘圓’上來,武生公子瀟灑的對著潘興漢行了一個武生之間的抱拳禮,吊著嗓子,用仍顯尖細的聲音自我介紹道:“本公子姓袁,叫袁弘延,歡迎潘將軍來我家做客。”

    潘興漢趕緊站起來,用剛學會的禮節,對如同準備斗架的母雞一般站在自己面前的袁弘延還了一禮,“多有叨擾,看袁公子這身打扮,也是我輩中人,以后可要多親多近。”潘興漢怎么看,怎么覺得這位袁公子的做派有些別扭,和朝鮮那位女扮男裝的郡主有的一比。不過,在現代社會早已看慣那些女性化的男孩子,疑惑剛起,又風逝而去。

    “好啊。聽劉叔說你打仗有一套,有時間,咱們比劃比劃,看你這個久經戰陣的將軍厲害,還是我這個悠閑公子更勝一籌。”得知潘興漢的身份,袁弘延似乎更有興趣,恨不得找個寬敞地方馬上就試吧幾招。

    袁黃咳簌一聲,瞥了仍不錯眼珠盯視潘興漢的武生公子一眼,厲聲說道:“就知打打殺殺。不規規矩矩呆著,成天風風火火成何體統!”

    這位袁公子正要挨著潘興漢坐下,聽到老子訓誡,遲遲疑疑的挺起正在落坐的身腰,不情不愿的扭到袁黃身邊,撒嬌般的捶打著袁黃后背,“爹爹不勝酒力,就少說兩句,還是由孩兒陪劉叔與潘將軍二位大人暢飲一番。”

    “行了,行了!”吹胡子瞪眼的袁黃被這位一攪擾,立刻失了威風,冷哼一聲,無可奈何的任其自便。

    得到首肯,袁弘延坐到父親袁黃身邊,張羅著陪兩位客人喝了幾盅酒,覺得氣氛沉悶,“劉叔無酒沒興致不成詩,有酒不吟誦幾句又難受。將我爹剔除在外,咱爺仨飲酒做賦,行行酒令喝酒才得暢快。”袁公子邊說,邊用眼角不懷好意的瞄著潘興漢。

    “咦!那哪行,興漢排兵布陣有一套,讓他吟詩行令,是搟面杖吹火一竅不通。你這孩子,沒安好心成,想把人家灌醉。要行令,你和我單挑。”

    袁公子看到自己的伎倆被劉黃裳拆穿,眼珠子嘰里骨碌的轉動幾圈,看了自己老爹一眼,正尋思著如何說動袁黃做潘興漢行酒令的替身,剛要開口,卻被打住,“興漢一會和我還有正事,沒工夫陪你瞎鬧。”袁黃說完這話,怕這位自己管不住的主又興妖蛾子,不管劉黃裳是否盡興,趕緊召喚下人上飯,強制結束這場酒宴。

    本來想熱鬧一番的袁弘延被老爹剎了車,不由得氣悶,撅著嘴,隨意的扒了一口飯,告辭離開。

    吃過飯食,三人回到書房。袁黃仔細詢問潘興漢開拓守御管理薊州長城北部燕地的具體做法后,閉目醞釀片刻,揮毫潑墨提筆立就,一篇名為《開拓守御轄制燕北疆土策論書》新鮮出爐。

    大事辦成,惦記槍騎兵營事務的潘興漢陪著兩位老上司說了幾句閑話,告辭離開。

    ————————————————————————————————

    “老和尚,此子如何,可入你的法眼?”二人剛將潘興漢送出,返回客廳,劉黃裳就亟不可待的問道。

    袁黃嘆口氣,說道:“此子年輕有為,胸有謀略,人也良善,確實不錯。只不過膽子忒大,心氣太傲,恃才無羈。萬一栽了跟頭,我怕連累丫頭。再說,你知道紅嫣的脾氣,她不點頭,我同意也是白搭。”

    劉黃裳撇了撇嘴,對袁黃這番話不以為然,“你什么都好,就是太過小心,樹葉掉下來都怕砸了腦袋。遇到這么好的年輕人,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這個世道不膽大,咋能夠挺門立戶光宗耀祖!要想讓丫頭同意還不容易,反正她成天耍刀弄槍的,將其打發到潘興漢的軍營,隨便讓她折騰。等到二人有了情義,我再撮合。”

    “你敢,女孩子家家,沒名沒份的,讓她到軍營里跟著潘興漢混,讓別人知道了,我這老臉往哪放!”袁黃吹胡子瞪眼。

    “我是不敢,你家丫頭真的跑去了,可別往我身上賴。好賴不知的老古董!”將正事說完的劉黃裳嘟嘟囔囔的告辭回家。

    袁黃世家出身,書香門第,頗有才學,對義理和科考很有見地,在文人學士中具有很大的影響力,編著了很多心得書籍,在文人中廣為傳誦。作為訓誡教子的《了凡四訓》,更是成了書香人家教育后代如何做人的經典。

    袁黃生有一子,受其父親影響,也是頗有才學,進士及第后被朝廷派到廣東任縣令。老來得女,夫人又生了袁紅嫣。人老了,都疼愛最小的孩子。袁黃在外做官,再加上這個小女兒從小被嬌寵,就像沒有上籠頭的野馬,不愛紅裝愛武裝。

    袁黃老家浙江,當年,與著名抗倭將領戚繼光有些交集,兩家走動的頻繁。戚繼光的夫人刀馬嫻熟,武技精湛,是戚將軍的得力賢內助。戚老夫人相中了袁黃的這個假小子,將其收為義女,留在身邊,把自己的武藝傾囊相授。

    可憐袁黃一生接受儒家教育,禮法家規極其嚴格,對于這個無法無天的女兒卻無計可施。找個婆家嫁出去,又怕女兒惹禍,被夫家休回,壞了名譽,敗了門風。名門大閥,望而卻步,小門小戶又不敢提親,所以,女兒都二十多歲了,高不成低不就,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家,樂得丫頭逍遙自在。

    第二天,潘興漢把奏章遞交給兵部有司,收拾一番,準備回轉通縣軍營。剛走出客棧,迎面碰上了等候在外,一身戎裝牽著兩匹戰馬的袁紅嫣。打過招呼,袁紅嫣拍了拍其中一匹馱著大包小包的戰馬,指著其中一個書箱對潘興漢說道:“這是我爹帶給你的書籍。我爹說了,讓你沒事好好讀讀。”

    “多謝厚愛,請袁公子轉告老大人,就說我潘興漢一定不辜負大人一番心意。”潘興漢向袁紅嫣抱拳行禮,客套一番后,走到對方戰馬身邊,就要動手卸載書箱。

    “我爹還說了,讓我隨你一同去軍營,督促你讀書識字。”袁紅嫣擋住準備卸箱子的潘興漢,麻利的蹬鞍上馬,不待對方答應,就催馬上路。

    潘興漢看著袁紅嫣遠去的背影暗暗搖頭。書香世家的公子哥,到軍營還大包小包的帶著一大堆物件,他哪吃得了軍卒那種苦,真是麻煩。本想不帶他,可又礙不過袁黃大人的情面,只得任他所為,騎上戰馬,隨后追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061389_5_22-m
如意小郎君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雙料碩士,魂穿古代。   沒有戒指,沒有系統,沒有白鬍子老爺爺,連關於這個世界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