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吧事非(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用了,我自己搞定。”想起杜開成鄙夷的說出那句“也不過是個二手貨”時,錢舒心眼中閃過一絲徹骨寒心的疼痛,以及濃濃的恨意。

    察覺到錢舒心情緒的轉變,米悠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試圖繞開話題:“恭喜錢姐,又可以過單身貴族的生活了,白富美、優雅、高貴,不知道又要惹多少男人流口水呢。而我,剛剛告白,還是第一次告白就以失敗告終呢。”

    哀怨的說完這句,米悠又瞪了仍在和吧臺前美女拋媚眼的隋宇末一眼。

    收到米悠灼烈的視線,隋宇末抿了一口酒,“拜托,姐姐,那是一個小白臉好不?你還在上學,哪有錢養他!”

    “哦?”錢舒心好奇的轉移了心思,因為從小到大還沒聽米悠說過喜歡誰。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小白臉?是嫉妒他長得比你帥嗎?!”米悠喝完酒把杯子歪放在桌子上,聽到隋宇末再三說自己喜歡的林凱之是小白臉,不免有些氣憤,“你都有那么多女人投懷送抱了,干嘛還去挑他的不是,損他的名譽!”

    看著米悠面前空蕩蕩的酒杯,隋宇末與錢舒心對視一眼,各自挑眉聳了聳肩:完了,這丫頭醉了!

    錢舒心抬起桌下玉足上的高跟鞋蹭了隋宇末一下,“喂!你干什么了讓澀妹這么惱恨你,怎么能這么不相信澀妹的眼光!咱家小米看上的男人能差嗎?”

    “我沒有!”隋宇末一臉的痞笑,絲毫沒有悔過之意,“那男的長得文文弱弱,又清秀的跟小女生一樣,擺明了就是個受嘛,我這么跟色妹說也是為她好。再說他都拒絕她了,還管我損不損他。”

    “你再說一遍!”雙頰泛紅,米悠“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椅子摩擦地板發出刺耳的聲響,“你怎么可以這么貶低我喜歡的人?你濫.交的那些女人我發表過一次意見沒?從小到大你對我接近的男生都是指指點點論東論西,你又不是我親哥,憑什么這么管我?!我喜歡什么樣的男生那也是我喜歡,他是跟我過又不是跟你過,你管他是不是小白臉呢!!”

    隋宇末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就連對面的錢舒心此時臉上也流露出了不置信以及難言的情緒。米悠竟然沖隋宇末這個大少爺發火了!!雖然以前也總是小打小鬧的吵吵罵罵,但也是開玩笑的過去。即便醉酒,米悠也從不會如此氣勢洶洶的指責。眼前這一切都表明,米悠是真的喜歡那個人。

    這個人究竟有什么特別?!錢舒心突然勾起了很大的興趣。

    “色妹,不,咳……小米,你別生氣啊,我只是隨口說說,你喜歡就喜歡,我也沒真說他不好,只是開個玩笑。要不,明天我幫你去追他以補償我今天的錯誤?”雖然知道酒醒后的米悠肯定不會記得今晚他如此損林凱之的事,但隋宇末還是干咳了兩聲去緩和氣氛。開玩笑,雖然米悠是不記得,但誰能保證作為同樣有女人八婆特性的錢舒心,這個幾乎從小和米悠穿一條裙子長大的女人不會跟她重復今晚的事。

    胃部傳來翻滾的嘔吐感,米悠揉了揉了胸口,嘴角抿緊,“不要你追,我自己會追,只要你以后別打攪就行!”

    “澀妹。”知道米悠有沾酒必醉,醉酒必吐的惡習,所以錢舒心便道:“難受了趕緊去趟洗手間吧,二敗就交給我了,我來訓他。”

    米悠捂著胸口點了點頭,轉身挪開椅子就向洗手間的方向走。

    他們已是“黑吧”的常客,所以并不擔心醉酒后的米悠會出什么事。在她離開后,隋宇末臉便沉了下來,目光灼灼的看著對面仍一味喝酒的錢舒心,“你準備怎么辦?”

    錢舒心有一搭沒一下的看著舞池里跳舞的男男女女,面露嘲諷,“怎么辦?我能怎么辦?我!錢舒心!在眾多男人心中驕傲、優雅、高貴的一個白富美就這樣被甩了!而且,我根本就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被綠的,對方究竟是什么樣的一個女人!我就這樣被綠了!我錢舒心就這樣被甩了!!”

    “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就像是一個很可笑的小丑!我甚至不敢去求證對方是什么樣的一個女人,我只知道杜開成說她比我賢淑,比我謙容,比我體諒,我甚至只能從他那簡單的信息中得到她還只是一個學生的信息,其它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什么都不知道。”錢舒心語氣雖然無波,但言辭卻是句句刺進自己的心肺。

    “更可笑的是,他竟然笑我是二手!!他媽.的竟然笑我是二手!!!”錢舒心笑的臉直發疼,拿起酒瓶對嘴吹了起來。

    “夠了!”十指握拳,骨骼吱吱作響,伸手一把拽過錢舒心手里的酒瓶,“他就是一個垃圾男人,你清醒點,他根本就不是你要的男人!”

    “不是我要的?那誰是我要的?難道是整天無所事事,不務正業,天天泡在女人堆里的你嗎?隋!宇!末!!”

    “不是。”被指到痛處,隋宇末躲過錢舒心逼人的視線,“對不起,那晚若不是我喝多了……”

    *……*……*……*……*……*……*……*……*……*……*……*……*……*……*……*……*

    她不是故意指責二敗哥,只是憋得難受,雖然從小到大錢舒心和隋宇末都像對親妹妹一樣的照顧著她,但總歸還是隔了那么一層關系。她沒有爸爸,老媽說她爸爸在她出生后沒多久就死了,為什么死?她媽媽卻從來不說。

    十三年前,米露雅拖著才九歲的她飄泊到這座城市,到處奔波著找工作,為了高薪甘愿放低身段做起了家政,也就是現在隋宇末的家。機緣巧合之下,隋母田園園見到了在隋家大院外等媽媽的米悠,因她的乖巧可愛,所以認了她做干女兒,后來又深入了解到了米悠媽媽米露雅是國內一流院校的本科生之后,讓她到隋氏企業去做了會計。

    不得不說上天真的很垂憐她們母女,米露雅感謝田園園給的這份工作和對她們如此的厚待,所以一直都很勤奮的工作,以至于現在在隋氏企業已經獨當一面的從基層會計做到了區域總監。

    而米悠則在干媽田園園的安排下,從小到大都和她的閨蜜李佳芝的女兒錢舒心一個學校,至于大她們三歲的隋宇末則永遠的都高她們三屆。

    九歲,原本是花一樣的季節,應該純的像張紙一樣,可是作為單親家的孩子,她已經歷了太多的人情冷暖,那顆純白的心也磨得有些邊邊角角。所以在媽媽米露雅終于不再帶著她四處漂泊而在此處安定下來之后,她便學會了努力和討好,她隱藏自己的一切需要,使自己變得沒有欲望。因為即使想要,也沒有用。而在經歷過那么多的人情冷暖后,她的媽媽米露雅竟然只知道拿錢來補給一切,可笑的是她還認為那是米悠想要的。唯有田媽媽,總是一味的真心在關注著她,所以米悠才甘愿一直做田媽媽眼中乖巧、可愛、純真的干女兒。雖然,田園園也只是隋父的第二任妻子,隋宇末的繼母。

    就因如此,一向以“錢姐”自稱的錢舒心一直戲稱她是個青澀的丫頭,叫她“澀妹”,而整日玩世不恭、尋花問柳的“富二敗”隋宇末卻說“澀”同“色”,堅持叫她“色妹”。

    只是,想起那一身素白,米悠內心深處便涌出一股暖流,她說不清那是什么,但她知道她想要,想要親近那個對她不屑一顧的林凱之。她總覺得,在他身上,她可以得到她一直渴望的一樣東西。

    胃部再次傳來強烈的嘔吐感,米悠快走兩步轉身進了洗手間,扒著馬桶便吐了起來。

    然,當她胃部清空虛脫的扶著墻站起,手背擦拭著額頭的細汗半磨蹭的轉過頭,朦朧的雙眼迷迷糊糊的看到剛進入洗手間的身影解開褲帶掏出一樣東西時,超百分貝的聲音沖破喉嚨、刺穿耳膜。

    “啊……!搶劫!!”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3_831-m
空間重生:校園全能商女
作者 竹鴿X
  師傅叛變拿她當替罪羊,被迫自爆,元嬰出逃卻被被空間縫隙吞沒!   再次醒來她來到了二十一世...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