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糾結的傳承記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薛冬糾結的望著這一片白茫茫的空間。

    什么都沒有,到處都是白色的,而現在的自己,正不上不下的漂浮在這個空間里,說漂浮也不盡然,因為腳下雖然是望不到盡頭的一片白霧,卻像是踩在實地上一樣,只是看起來薛冬呈大字型飄在虛空中,實際上還是挺安全的,不會擔心掉下去。

    雖然沒有什么危險,但是長久的擺著這個姿勢,薛冬也會覺得累呀,剛想動一動手腳,卻悲劇的發現自己像是被擠壓在一個狹小的人形玻璃罩內,根本不能大浮動的擺動,也無法改變這個讓薛冬郁悶無比的姿勢。

    說起為什么會發生現在這種情況,還要從薛冬騎著她新買的小電動車,出了車禍開始說起。

    早上薛冬的媽媽塞給薛冬2000元RMB,叫薛冬買一輛小電動,薛冬很高興的接過一疊紅色百元大鈔就出門了,開始還好開心好嗨皮的逛著電動車一條街,結果選來選去,每一輛薛冬看上的電動車都超過了媽媽給的價。怎么辦,好憂愁呀,薛冬想著,難不成媽媽最近嫌棄自己亂花錢買零食吃,故意用這種方法好讓薛冬把自己存的私房錢花掉?恩,很有這種可能,以自己媽媽精打細算的性格,非常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呀。

    啊,太奸詐了,薛冬好郁悶呀,想著每天都要擠公交車到媽媽開的小店上班,有時候早上去得太遲了,媽媽還會碎碎念,心里就無限渴望擁有一輛自己的代步工具,在磨了媽媽大半個月后,偉大的母后大人終于開恩決定給薛冬買一輛小電動了,難道因為這區區的幾百塊差距而回去跟太后理論嗎?

    雖然薛冬一點也不怕媽媽的嘮叨神功,甚至有時候都敢跟媽媽對著干,可是她現在在縣區呀縣區,不是在媽媽的小店那種小鎮呀,為了幾百塊又跑回去跟母后大人曉以大義?

    好吧,薛冬,你就認了吧,媽媽就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堅決反對你吃零食的行動派,每個月想著法子克扣你的工資的奸詐老板。

    于是薛冬在痛并快樂著的心情中,在賣電動車的老板樂呵呵的刷卡中,自己墊上了500元RMB,選中了一款紅色的小電動車,唉~怎么覺得老板的笑,跟自己媽媽一樣那么奸詐呢?

    薛冬雖然是第一次騎電動車,可是心里一點也不怕,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咱平衡可是相當好的。按照老板教的步驟,薛冬屁股坐在電動車上,兩只腳在地上劃拉著,還好讓老板把底座調低了一些,不然這腳都夠不著地面了,右手輕輕轉動右邊把手加一點點油,結果電動車“呼啦”一下就往前沖了,直接沖出人行道,沖進了車來車往的車行道。

    來不及反應掐左手的剎車,薛冬驚呼一聲就已經撞上了一輛正在緊急剎車的寶馬車門,由于慣性作用,薛冬直接人就往寶馬車上載了過去,再要暈未暈之時,感覺自己的大腿被電動車頭拉出好長一條口子,還來不及看一眼,眼前就是一片黑暗。暈前唯一一個念頭便是“妹呀,老板不是說稍微轉動右邊把手一點點,讓電動車加一點點電,就可以緩慢前進了嘛,結果前進是前進了,可不是緩慢呀,而是飛速......呀”

    再次睜開眼睛,薛冬就處在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了,開始的反應還以為自己死了,以為陰間就是這個樣子了,結果,隨之而來像是放電影一樣紛沓而至的記憶表明,自己現在正在自己所創造的混沌世界里。而自己身上帶有盤古血統。

    “盤古是中國古代神話故事中開天辟地的神。在天地還沒有開辟以前,世界就像是一個大雞蛋一樣混沌一團。有個叫做盤古的巨人在這個“大雞蛋”中一直酣睡了NNNNN年后醒來,盤古憑借著自己的神力把天地開辟出來了。他的左眼變成了太陽,右眼變成了月亮;頭發和胡須變成了夜空的星星;他的身體變成了東、西、南、北四極和雄偉的三山五岳;血液變成了江河;牙齒、骨骼和骨髓變成了地下礦藏;皮膚和汗毛變成了大地上的草木;汗水變成了雨露。盤古的精靈魂魄也在他死后變成了人類。所以,都說人類是世上的萬物之靈。”

    當然,這是大家所知道的盤古傳說,可是真正的盤古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族群,他們漂泊在虛空中,生來唯一的能力就是創造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他就是神,一個盤古族人可以創造一個或者多個世界,依照能力大小而定,而創造了一個世界之后,盤古并不是就可以甩手不管了,他們的能力來源,便是這個被創造出的世界,世界泯滅,盤古便會枯竭而死,世界繁榮昌盛,盤古便有了能量來源,從而體內能量從虧轉盈,為了發泄掉體內多余的能量,防止自己不會因為能量超過身體負荷而暴斃,盤古只有開創新的世界,從而宣泄自己過剩的能量。

    薛冬所在的這個世界,便是薛冬的祖輩開創而來,當時的盤古開創了這個世界后,偶爾救助了一只為躲避仇家飄蕩在虛空中的半蛇妖,半蛇妖躲在這個盤古的這個世界中,為了感謝盤古,引來生機,創造了人類。

    原本薛冬的祖輩開創這個世界只是為了宣泄體內過多的能量,他自己擁有一個良性發展的世界,可以給自己提供充盈的能量,但半蛇所造就的人類繁衍越來越多,漸漸將薛冬的老祖宗的注意力慢慢拉到了這方世界中,他由一個旁觀者,觀察著人類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到慢慢的融入人類的社會,最后干脆放棄自己原本的一方世界,轉而著重發展這個擁有人類加入而顯得生機勃勃的世界。

    薛冬的祖宗渴望變成人類,開始學著像人類一樣生老病死,經過無數個世紀,跨過無數個朝代,當他意識到自己原本那個良性循環的世界已經由于自己的疏忽而開始枯萎的時候,他已經沒有能力脫離這方天地,從而轉動自己的能量了,而人類與半蛇卻在不斷的獲取盤古的能量,這促成了盤古的迅速衰老,這就像是在做生意,原本投資了兩個產業,一個賺錢一個還沒有開始賺錢,還能維持收支平衡,現在兩個產業都開始虧錢了,那資產就跟流水一樣嘩啦啦往外流。

    薛冬的老祖宗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為了開源節流,他本想與半蛇商量,讓半蛇離開這方天地,重回虛空,可這半蛇也是烈性子,她深深的覺得自己連累了盤古,又不舍得自己所創造出的人類,于是撞向天柱,封鎖盤古與另一方世界的聯系,以自己生命為代價,為盤古修生養息創造時間。

    說來,薛冬的祖宗也是有情有義,自己都這樣了,其實可以殺掉所有的人類,和其他生靈,慢慢發展現在這個世界,經過千萬年的恢復,還是可以存活下來的,可是在虧得越來越多,賺得永遠也填補不了這巨大的虧損的時候,他選擇了跟半蛇一樣的途徑,用自己的身軀化為這世間最后的能源,為人類贏取了萬年的時間茍延殘喘。

    薛冬這時候才知道,如果根據傳承而來記憶推理,自己這一族是盤古與人類雜交而來的品種,雖然傳承了盤古一族創造世界的能力,可是也需要不斷的吸取這個世界的能量轉化己用,而盤古身軀所化得能量已經快要用完了,如果人類還是這么肆無忌憚的破壞這方世界,那么很快,天門會被破壞,能量會外泄,這個世界即將崩潰。

    到時候自己跟家人就會綁定在這條船上,一同毀滅。也不知道自己是受了什么刺激,覺醒了創造能力,雖然是個什么都沒有,連自己自由活動都不能的一方世界,但是這方世界能源的后繼無力,也同樣會讓自己焦頭爛額。

    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路由兩條,一條是殺光所有的人類和動物,以及一切吸收大過付出的能量體,以延緩世界能量的過早消耗,憑著剩下的盤古能量,應該可以支撐自己創造另一個良性循環的世界,前提是自己投資準確,不會造成另一個不良循環。另一條是努力改善現在的世界,尋找可以增加良性循環的能量鏈,努力達到收支平衡,從而吸取自己需要的能量,創造出自己的小宇宙,便可以脫離這方世界,去自己所在的世界成為一方主宰。

    這兩條路,貌似都那么的不靠譜,第一條,全球人類不知道有多少,還有那么多的動物,殺到手軟都不知道要殺都多少光年以后,選擇投毒的話雖然可以造成大面積的死亡,可是這個世界的生物體可以變異的,拿感冒病毒來說,每一次流感過后,都能產生多少變異病毒呀。到時候弄出不老不死的怪物就完蛋了,到時候人類沒死光,倒把自己折騰死了就得不償失了。第二條,自己只是一個平凡到極致的普通群眾,想要改善世界,談何容易,就拿保護這方世界的結界來說,也就是人類所說的臭氧層,南極上空的臭氧變得越來越稀薄,并形成一個空洞。臭氧空洞逐漸擴大,人類為了這事兒糾結了多少年,都沒有有效的辦法,自己一個平凡小女生,又能有什么辦法。

    薛冬越想越糾結,沒有這些記憶還好,有了這些傳承記憶,薛冬就不可能再做回原先那個單純而簡單的平凡小女生了。而根據傳承記憶推測,盤古能量耗盡,估計也就這幾年之內的事了,到時候臭氧層也就是結界消散,太陽的紫外線直射而下,人類長期曝露再紫外線的輻射下,DNA引發變異,所引發的連鎖反應后果不堪設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羽翼

1
羽翼
發表時間 2014-04-25 10:29

想說介紹還可以,之後發現....本就沒完結,該算棄文
好險~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25159_82_823-m
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 孤孤
  重生回到六七年,啥?穿衣吃飯都要票?在這個混亂的年代,蘇茹發誓絕對不要再餓肚子!
<... (馬上閱讀)
1005832779_86_869-m
重生逆襲:末世軍婚太撩人
作者 東葉暖酒
  (末世種田,甜寵 1V1)
  一睜眼,蘇書發現自己重生在末世來臨前兩個月。重生...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重生民國春歸
作者 孔詞
  前生,她用八年同甘共苦、相知相守,換來他謀劃許久的殺妻滅子,魂斷他鄉。幸喜老天有眼,賜她重... (馬上閱讀)
Sys_82_823-m
家有土豪
作者 金水玲
  溫雅被天上的餡餅砸中了,不僅開啟了一個元素空間,還得到了一個重生的丈夫和五個可愛的寶寶。 ... (馬上閱讀)
Sys_84_841-m
鳳行末世
作者 小蔥拌黃瓜
  這是一個奇幻的世界,一個屬于你的王國。她,代號“死神”的傭兵之王,一朝穿越淪為弱者。然而,...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