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尋找能量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薛冬滿懷無奈的想要退出這個白茫茫的世界,結果一陣天旋地轉之后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旁邊趴著自己的母親,薛冬無力的動動手,才又發現自己渾身上下打滿了石膏。

    “小冬?!”母親被薛冬輕微的舉動驚醒,立即抬起了頭,等反應過來隨即驚喜的站起來,彎著腰,兩手垂撐在薛冬的床沿上,靠近了頭仔細觀察著薛冬臉上的表情,發現薛冬沒有任何不妥后才慢慢的放下一顆吊在喉嚨邊上的心。

    薛冬看著媽媽這樣的舉動,心里一暖,眼眶不自然就熱了。

    媽媽雖然平時很摳門,但是還是很疼愛自己的,只是人老了,嘴巴總是不停的碎碎念,再加上父母離異得早,母親一個人維持一個家庭,性格難免有些怪異,有時候會讓人覺得母親把金錢看得很重,但是想一想,一個女人,男人靠不住,孩子總是不懂事,也只有錢能傍身左右還能給點安全感。

    小的時候,薛冬總埋怨母親不給自己買漂亮衣服,不多給自己零花錢,漸漸長大了,自己經歷多了,慢慢明白了人生很多無奈,也能開始理解母親的摳門了,自己出了車禍那么大的事,媽媽連她視之如命的小店都不看了跑來照顧自己,讓她有那么一點點小小的感動。

    “媽,你怎么跑來了,店里怎么辦?”雖然感動媽媽對于自己的重視,可是薛冬還是要現實一點,自己和媽媽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這個小店,平時薛冬表現的懶羊羊,可是對于店里的一經事物,比薛冬的媽媽還要上心,什么材料快沒有貨了,哪位顧客叫什么名字,她都門兒清。

    “沒事兒,你都出了這么大的事了,店里的生意我也沒心看了,我把小弟叫了過來,現在他在看店呢,一會兒我回去換他。”母親替薛冬掖掖被角,又看看吊著的點滴瓶,忙活了好一陣才坐下來回答薛冬。

    “小弟也來了?又沒多大點兒事,你把小弟叫過來干什么,他做事本來就辛苦,爸爸又是個嚴厲的,爸爸呢?他怎么沒來?”薛冬奇怪道,按說小弟都驚動了,她爸爸怎么可能不跟著一起來呢?雖然從小父母離異,可是薛冬的爸爸并沒有出現那種不管子女的事情發生,薛冬和弟弟薛夏從小到大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是爸爸負擔,小時候薛冬跟著爸爸長大,薛夏跟著媽媽生活,直到大了,薛冬才跟媽媽走得近了,而兩姐弟相當有默契一樣,薛冬跟媽媽生活,薛夏就跟爸爸一起住,有時候逢年過節,兩姐弟就分開了兩邊跑,不讓落單了父母任何一方。

    “哼,你爸肯定又被那個狐貍精纏住了,那個賤人現在指不定怎么得意呢?”母親一臉的憤恨,每次提起爸爸,總要把那個拆散了薛冬一家的女人罵一頓“不行,我要打電話罵死你爸爸,女兒都出那么大的事了,什么事情都要放一邊,居然來看一看都沒有時間”。

    “媽,算了呀,爸爸肯定又在忙了,不是小弟都過來了嘛,不要打電話啦”薛冬連忙說道,開玩笑,爸爸每天忙得跟個陀螺一樣,自己只是看起來很嚴重,醫生都說了不是很嚴重,要是讓媽媽一鬧,兩位老人又得折騰幾個月。

    勸了很久,又做了一大通保證,終于把嘮嘮叨叨的母親勸回了小店換弟弟來醫院。

    薛冬在媽媽走后,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按照推算,如果這個世界還沒有行之有效的改善能源辦法,那么結界消散很可能就在2012年12月,也就是距離現在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到時候太陽紫外線便會長驅直入改變人類基因。

    可是要如何才能有效的改變世界能源良性循環呢,自己現在躺在醫院里什么都做不了,比以前更加廢柴了,唉,好煩惱呀~!

    “能源,能源,沒有能源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唉,我好煩,我好煩,我真的真的好煩呀~~”薛冬一個人躺在床上,百無聊耐的開始碎碎念。

    “姐,什么能源,干嗎呢?”薛夏一進門,就發現自己的姐姐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開始念經,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些什么.

    “啊,小弟來了啊,快給醫生說說,這石膏能給我拆了吧,我要出院呀”薛冬看到薛夏進門,兩眼都開始冒光了。

    “開什么玩笑,你知道你這次摔得多嚴重啵,多大個人了,騎電動車還能撞成這樣,自行車你會騎吧,這電動車就跟自行車一樣......”薛夏一聽自家姐姐想要出院,立即急了,開始噼里啪啦數落薛冬。

    “停!斯多普!!”薛冬連忙喊停,這要是讓薛冬說下去,他能給你整出一本如何騎電動車的教程來。

    薛夏連忙住嘴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刺激姐姐的好,關于教訓的話,還是等爸爸忙完了回來再說吧,到時候,哼哼!又再醫院住了好幾天,除了不能隨意下床走動外,四肢的石膏已經拆得差不多了。

    “薛夏,你扶我起來,我要去上廁所”薛冬用沒有纏石膏的那只手碰了碰正在旁邊用手機玩連連看的小弟。

    扶著薛冬進了廁所后,薛冬就擺擺手讓薛夏出去了。

    薛夏出去的時候,把自己的手機電板和一個萬能充電器放在一遍的洗浴臺上說“姐,一會兒幫我充下電”。說完就關上洗浴室的門出去了。

    薛冬自己掙扎著上完了廁所,一跳一跳的跑到洗浴臺洗手,一看旁邊小弟的手機萬能充電器放在一邊,便想也沒想就往洗浴臺墻壁上的插座把充電器使勁往上一按。

    等到薛冬察覺到不對,一陣電流已經順著墻上的插座,充電器,穿過薛冬濕答答的手流淌進了薛冬的四肢百骸。連給薛冬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見,洗浴間內的燈暗了暗,又開始一閃一閃的明明滅滅。

    薛冬驚叫一聲,連忙一個哆嗦把手閃電似的縮了回來。

    “姐,怎么了,是不是摔倒了”薛夏的出現在門外,還帶了一絲焦急。

    “你這個糊涂蛋,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嘛,把充電器放到了一灘水上面,害我被電了一下”薛冬望著濕答答的充電器,和自己濕答答的手,又抬頭望望已經恢復了明亮的電燈,沖門外的薛夏使勁吼道。

    “啊,我忘記看了,姐,你沒事兒吧”薛夏本想沖進來看看姐姐有沒有被電傷,后來想想,自己姐姐這么中氣十足的吼叫,肯定沒事了。

    “滾蛋,一邊兒玩去!”薛冬不甚在意的打發走薛夏,皺著眉頭回憶起剛剛發生的事情。

    “電,能源,電能......”對,電也是能源,是能源就能被吸收,而且剛才自己被電流流暢過的身體,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適,反而覺得通體舒暢,就像做完全身按摩一樣渾身充滿了力量。

    于是薛冬故意澆了一些水在墻壁上的充電器上面,還淋濕了自己已經快干掉手,又將濕答答的手重新按上了濕答答的充電器。

    一陣陣舒爽的電能蜂擁進薛冬的身體,薛冬只覺得自己就像一個漩渦,不停的吸收這些電能,不夠,還遠遠的不夠,還要更多,更多......

    “姐姐,你好了沒有呀,這個破醫院停電了啊”薛夏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此時,洗浴間內的薛冬,并沒有注意到洗浴間已經一片黑暗,她的碎發一根根分散豎起,遠看就像一個刺猬,很有喜感,而她禁閉雙眼,身著白色的病號服,渾身有紫色的閃電流竄。

    良久,在薛夏的催促聲中緩緩將手收了回來。很好,醫院因為電流負荷太大造成停電短路,備用電源開啟后,又被薛冬將醫院的備用電源吸收得一干二凈,現在整間醫院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騷亂。

    很快,應急措施就開始啟動了,醫院方面安排病人開始疏散,薛夏背著薛冬跟隨醫護人員就撤離了黑洞洞的住院部。

    很多病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薛冬靠在薛夏的背上一路走過去,看到小孩子開始又哭又鬧,病人家屬扯著護士大吵大鬧,病人在一邊不停的叫著醫生也沒有人理會。

    整個一人間慘劇呀,看來這能源的過渡抽取也不好,很容易造成混亂,特別是醫院這種地方,如果醫生正在動手術,關鍵時刻,居然停電了,這不是間接謀殺嘛。所以很多醫院都有備用電源,一般情況下,備用電源是不會停電的,可是薛冬第一次吸取能量,還不是很會控制,所以將醫院的備用電源給抽取得干干凈凈,薛冬暗暗下決心,以后一定要控制自己,不可以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從而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羽翼

1
羽翼
發表時間 2014-04-25 10:29

想說介紹還可以,之後發現....本就沒完結,該算棄文
好險~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重生之神醫軍嫂
作者 月土月土
  現代女醫生阮清月,悲催的發現自己不僅穿回到了四十年前,要吃沒吃,要穿沒穿,還成了一個又醜又... (馬上閱讀)
1192037_7_240-m
異界全職業大師
作者 莊畢凡
  網絡遊戲中的倉庫小號,卻意外的進入了異界。

  他不但帶來了無數極品材料... (馬上閱讀)
Sys_82_824-m
重生逆襲之路
作者 浮世落華
  顧曉青慘死在丈夫付國強的家暴下,卻重生回到了十二歲的時候,那個時候姐姐還沒有被奶奶逼著嫁給... (馬上閱讀)
Sys_84_849-m
路邊撿到一隻貓
作者 夜如詩
  七月十五的雨夜,秦思思把一隻瑟瑟发抖的流浪貓撿回了家,從此,她的人生髮生了顛覆性的變化……...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寵醫
作者 以沫藍
  她,是首都醫科大學的博士生,精通中西醫,無論是腦外科、胸外科還是神經外科,她都信手拈來。 ...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