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太皇太后為皇上充實后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母女二人這一靜養竟又是五、六年的光景。

    待到明德十四年,步玙璠也到了十四歲的年紀。

    “蜀葵,這一大清早的,誰在外面吵吵嚷嚷?”步玙璠被門外一陣細碎的說話聲吵醒,倚在床頭喚著丫鬟。

    “回大小姐的話,是蘭姨娘身邊的大丫鬟秋棠,說是奉了蘭姨娘的命向小姐借些梅花雪水沖茶招待貴客。”蜀葵輕掛起大小姐香床的暖帳說。

    “哦,更衣吧。”步玙璠頭也沒抬道。步玙璠磨磨蹭蹭地在蜀葵的服侍下更衣,又凈了面,端坐在銅鏡前拿紫黛畫眉。

    “大小姐這兩年愈發的清麗了,真真兒跟那畫兒上的仙子走出來似的。恐是宮里的娘娘們都比不上大小姐的美貌。”蜀葵嘻笑著拿起大小姐的一縷青絲慢慢梳起來。

    “鬼丫頭,嘴夠甜的。可你這個比較不成立,圣上還沒有大婚,宮里哪里來的娘娘們?”步玙璠伸手掐了蜀葵的胳膊一下一雙明眸含嗔說道。

    “沒得比較所以大小姐更是第一美人兒啦。”蜀葵厚著臉皮在大小姐的銅鏡里擠眉弄眼。主仆二人的笑聲從閨房傳到院里。

    房門口站著的秋棠等得心急如燎,向旁邊的小丫鬟問道:“大小姐平日里都是這個時辰起床的嗎?”

    “憐晴不知,平日里都是蜀葵姐姐伺候大小姐梳洗的。”小丫鬟不卑不亢的回道。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那主仆二人才嬉笑怒罵著出了閨房。一開門,守在門口的秋棠就急忙作了揖說道:“大小姐,蘭姨娘命奴婢來您這里借些梅花雪水招待貴客。”

    步玙璠不理會徑直走到院子的石桌前坐下,憐晴適時端上一盞熱茶。步玙璠輕飲一口,溫度剛剛好,不由眉眼一笑。

    “這死丫頭,看大小姐飲茶的舒坦勁兒,她怎么也不像不知大小姐何時起床的!”秋棠心里暗暗一罵,卻不敢吱聲,只用詢問的眼光看著步玙璠。

    “府上的貴客現在輪到蘭姨娘來招待了嗎?看來母親靜養多年竟不知這步府內已變了天地。”老爺、夫人都不在了么,輪得到她一個侍妾筵宴待客。

    “奴婢嘴笨,大小姐怕是誤會了,是蘭姨娘的長兄六科給事中李琦平大人來府探望,老爺許蘭姨娘沖泡御賜的新茶,蘭姨娘不敢怠慢,才命奴婢向大小姐討些梅花雪水,也好配得上御賜的新茶啊。”秋棠頗為自豪答道。

    “可真是不巧了,去年儲下的梅花雪水只剩了一壇,這不憐晴給我沖茶吃了嗎?蘭姨娘該早些來討的。”一抹愁云浮上步玙璠的雙頰,“怠慢了圣上御賜之物這可如何是好。”

    聞言,蜀葵嘴角微微抽搐,大小姐這戲演的,后院梨樹下埋的梅花雪水都夠她洗澡用的了。

    “既是如此,我也幫不了你了。回去稟了蘭姨娘說,今年冬天我會為她留兩壇梅花雪水的。”說著步玙璠扶了蜀葵的胳膊就要起身,“母親怕也是起床了,該去侍奉湯藥了。”便頭也不回向夫人院子走去。

    討得沒趣的秋棠望著步玙璠的背影只能干跺腳,又狠狠刮了憐晴兩眼才憤憤離開。

    步玙璠嘴角笑著,心中卻思緒萬千。當年為了這梅花雪水蘭姨娘幾欲害她性命,她怎能忘記?雖然沒有對任何人講過,但步玙璠心中自有計較,如果沒有人從背后打暈她,她怎會突然暈倒,還被埋在荷塘冰面的雪堆里?若不是菊青發現得早,恐她早就凍死在那雪天里了。即便一時半刻凍死不了,等太陽一出來,荷塘水面結冰融化,她也定會落入池塘之中。到了夜晚冰面會再次結凍,她的尸首便會冰封在那荷塘之中。來年春天,冰雪消融,荷塘中浮出大小姐的尸身,不要說抓兇手,恐怕誰人都會認為是這孩童貪玩落入冰窟的吧。

    步玙璠這樣想著,眼中煞氣愈發濃烈。蜀葵看了竟不寒而栗,她心中暗暗思索:“幾年前大小姐為給夫人取梅花雪水煎藥而被蘭姨娘設計陷害,竟一病不起,病好后突然轉了性子。雖然面貌如前一樣恭順和煦,言行舉止也讓人挑不出錯來,但眸子里卻常常透著陰冷,讓人覺得冰冷不可親近。”蜀葵苦笑著,“自那之后,雖然很多大夫都說梅花雪水對夫人的寒疾不會有所幫助,夫人也從未用這梅花雪水煎藥,但大小姐每年冬季仍舊自顧采集,嘴上說愛上了用它沖泡的茶水,恐怕實則是提醒自己時刻提防、不可輕信他人吧。”

    二人正各自忖度,不覺到了夫人房中。菊青拿了墊子放在夫人床前,步玙璠上去給母親請了安,又從菊青手中接過湯藥服侍母親喝下,然后抱著母親的胳膊半跪在床邊。

    “璠兒,起來吧,地上涼。”步夫人心疼地撫摸著女兒的額頭說。

    “不涼,有墊子呢。”每當有心事的時候步玙璠就這樣倚在母親的身旁,半跪著,不說話也不動彈。

    “昨日,你外祖父遣人來說甚是想你,讓你去楊府住些日子。”步夫人說。

    “那明日璠兒就稟了父親去外祖父那里住上幾日。”步玙璠答道。

    “外祖父已年邁,身為獨女,母親卻不能在身旁盡孝,璠兒在出嫁前可要多去外祖父府中小住,代母親堂前盡孝。”步夫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眸子升起一團水霧。

    “璠兒不嫁人,璠兒不僅要代母親堂前盡孝,還要為母親盡孝,侍奉母親一輩子。”步玙璠像個小地鼠似的腦袋往母親懷里鉆著。

    步夫人掩嘴笑著:“這孩子說什么胡話呢,女人早晚是要嫁的。”笑著笑著,步夫人臉色漸漸清冷下來說:“母親不圖你嫁得顯赫富貴,只求你一生衣食無憂、快樂常在。”

    感覺到母親清冷下來的語氣,步玙璠抬頭道怔怔地望著母親。

    步夫人把步玙璠剛才往懷里鉆弄亂了的頭發捋順了接著說:“昨日你外祖父傳話來說,太皇太后在早朝上已經下了懿旨要為皇上選后納妃,步府中的小姐們也在充#實#后#宮的行列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60793_80_803-m
錦繡田園:靈泉農女種田忙
作者 風染夏涼
  季家只有季晨曦,沒有季非夜。
  代替姐姐被祭天的她意外開啟了季氏的傳承,穿越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