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消失的化妝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片片楓葉飄飄揚揚從樹上飛下,如一只只紅色的蝴蝶翩翩飛舞,依諾站在樹前看著這飛舞的楓葉,一瞬間仿佛有種誘惑讓她去接一片來,緩緩的舉起右手去抓一片落葉,而這落葉卻俏皮的從她手邊飛過。她一愣手就停在半空,而楓葉又落入她手,仿佛剛才只是一個玩笑。依諾有一瞬間覺得手中握著的不是楓葉,而是一團火,能讓人心靈跟著顫動的火。

    突然眼前的一切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片黑暗。除了手中那微熱而又發光的楓葉,周圍是無盡黑。而那微弱的光讓依諾在黑暗中也不是那么害怕了。遠處傳來若隱若現的歌聲,依諾一愣一瞬間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前面有人。

    她深吸一口氣向前走去,寂寞的大理石上答答的鞋聲格外響,與這靜格外不符。借著微弱的光依諾看到前面有一個房間,她快步走過去,走到門前她看到門上標著14,數字的下面是一片楓葉的模型。歌聲在這里格外清晰,但依諾到門口才聽清是什么,以前默涵學跳舞的時候曾經放過這首關于櫻花的歌,名字卻不記得了。

    站在門前她有些猶豫,沒有了剛才見到它時的興奮。而這門仿佛看出她的猶豫,居然自己開了。依諾一瞬間的想法是快跑,可是思維往往與行動不在一線啊。音樂更清晰,依諾借著屋內微弱的光看到是一個老式的唱片機在放著音樂。燈光里似乎還有一個人。

    “有人嗎?”

    著這聲音猶如驚雷一般,在這黑暗之中響起。燈光緩緩的將女孩的身影顯現,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女孩赤著腳隨著音樂翩翩起舞,舞姿很是優美,連她這不會跳舞的都覺得賞心悅目。“當當當”三聲鐘聲響起女孩的舞蹈隨之而停。依諾這才注意到房間里還有一個古老的鐘,指針已經指向12點了。只是這鐘上居然還有日期10,6,。依諾一皺眉,這個日期是學校校慶之日,學院每個學生都知道。將目光略一轉,她嚇了一跳,因為女孩的腿和腳已經變成白骨。絲絲寒氣從四周而來,依諾打了個寒顫。再抬頭卻發現女孩的手臂也成了森森白骨。這時女孩開始緩慢的轉身,依諾只覺得心已經到嗓子眼兒了,恍惚間又覺得有什么從女孩臉上脫落,直到她完全轉身,依諾嚇的連連后退,因為他發現那脫落的東西居然是女孩臉上的皮膚。左臉的皮肉已經脫落完了。右臉的正在脫落。

    突然間她覺得那個女孩正向她走來,“啊”驚叫一聲她轉身就跑,只是覺得身邊似乎有什么,一回頭那個女孩正用那殘破的臉對她笑。。。。。。

    瞬間從床上坐起來,額頭冷汗直冒,她緊緊的抓著被子想平復心中的恐懼,略一低頭發現手中居然還握著那片楓葉,條件反射的將楓葉扔了出去,這時衛生間的們突然開了,依諾恐懼的看著那門。從里面走出個人--是默涵。默涵走出來見依諾恐懼的眼神,慌忙跑過去,關切的問“怎么了?”

    二

    見是默涵,依諾的心平靜下來。“沒。沒事,只是做了個噩夢。”

    “沒事就好,如果還是有些怕你就和我一起去演播廳吧。”默涵建議道。

    “不了,我一會兒去看書。你自己去,等到校慶的時候我在看。”依諾說完下床想衛生間走去。默涵見她沒什么是就站起來準備離開,卻見到地上的楓葉,便將它撿起來。楓葉在手中轉了一圈,“依諾,怎么也開始隨便丟東西。”看著手中的楓葉,默涵眼中閃光驚喜的光。轉著手中的楓葉,她露出了甜美的笑。

    當依諾從衛生間出來默涵已經離去,依諾也沒在意,因為默涵每天都會去排練,而她早已習慣了。從桌子上拿起詩詞全集,便出去了。卻并為注意那片楓葉已經不見了。

    秋天的早上已經開始泛涼了,依諾坐在湖邊的躺椅之上,翻閱著手中的詩集。她和默涵有不一樣的愛好。默涵喜歡音樂,舞蹈。而她喜歡的是詩集文學。

    不知過了多久,依諾只覺得鼻息間的草香變成了早餐的味道。她只能在心里嘆息明知不可能卻依舊忍不住想要靠近。“餓了吧,先吃早餐吧。”溫潤的聲音從背后響起。同時一份早餐也遞了過來。

    “不忙嗎?”依諾接過早餐問道。默涵作為學生會成員這兩天忙的昏天黑地,而作為主席的卓凡卻一點也不顯。“有一幫好手下我現在什么也不用擔心,只等校慶到來了那天了。”卓凡笑道。溫和的笑容讓人倍增溫暖。依諾有些無語,碰到這樣的主席,每個學生都德崩潰吧。

    “明天星期六,還是要回家?”卓凡問道。

    “默涵明天不是留下來排練嗎?”依諾沒有回答的問道。

    “是啊,那你呢?”

    “我要回家。”

    卓凡正要說話,悅耳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依諾一看是蘇雨辰的號微一皺眉,接了起來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蘇雨辰焦急的聲音:“依諾,你有沒有見到默涵,默涵不知道去哪了?”

    “她不是去排練廳了嗎?”依諾疑惑的說。

    “她和我置氣,不知道跑到那了?”

    依諾和卓凡同時皺眉,學院里很多地方在來學之際便被告知是禁地,去不得,建校以來就沒人敢去。若默涵不小心闖入那。。。

    卓凡拿過手機:“雨辰,你現在去教導處拿監控室鑰匙,然后查看默涵的去處。我和依諾再去排練廳看看。”

    掛了電話,卓凡對依諾說;“走吧,去排練廳看看。”

    “恩。”依諾點頭同意。

    兩個人從排練廳找到演播廳,又一間一間化妝間的找,直到最后一個,還是沒找到。

    “也許默涵在別處,不要擔心。”許是看到默涵的失落,卓凡安慰道。

    依諾看著化妝盒一愣,一般臨走之際的同學都會將所有東西恢復原位。而這個。。。依諾走過去打開盒子,卻見一片火紅的楓葉躺在盒子之中,依諾一顫,她記得她把葉子丟在宿舍了,而如今居然在這里。。。。

    三

    “怎么了?”卓凡有些擔心的問。

    “默涵來過嗎?”依諾似乎在自語,又似回答卓凡。卓凡略有疑惑,見依諾盯著那楓葉,他奇怪的拿起楓葉觀看。

    “不要”依諾慌忙打掉那片楓葉。眼神中充滿恐懼,仿佛那片楓葉是個惡魔。“依諾”。卓凡有些疑惑。

    “不能碰,不能碰。。。。”依諾喃喃道,身體顫抖的后退著。

    “依諾”卓凡將她拉入懷中。“沒事,我們不能碰,什么事都沒有。”他輕輕的在他耳邊低語,依諾眼中的恐懼逐漸退去,伸出手回抱他。貪婪的吸取他身上的陽光。

    卓凡的唇角微微揚起,他的依諾開始依賴他,這是好現象。“咚!”門被推開,她看到室內兩人,依諾慌忙從卓凡懷中離去。“呃,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你們繼續。”黎曉依撓撓頭道。

    “有事嗎?”卓凡問道。心里卻多少有點怨她,想讓依諾再次著般依戀他,不知要等何月。下次以定要好好懲罰她。

    曉依只覺得一顫:“學校監控室鑰匙不見了,雨辰在教導處大鬧。”卓凡一皺眉。率先向外走去,走了一步,又回頭看向依諾,依諾一愣拿起楓葉,“走吧。”她平靜的對卓凡說。

    曉依跟在后面總覺得這次得罪了這個“溫和”的主席。她甚至感覺到惡魔在想她招手,她打了個寒顫。

    教導處,卓凡已經制住暴走的雨辰,”不早說要鑰匙干什么,我當然不能給啊,還有啊,你們不用去監控室,我這就有。’主任說著已經打開電腦。幾個人圍了上去。監控里默涵去了化妝間,而化妝間里是不允許有監控的。

    “可是化妝間沒見默涵啊。”黎曉依疑惑的說。

    “主任,學校建校時的規劃圖能看嗎?”依諾問道。

    “這個,沒事,等我給你們拿去。”主任推了一下眼鏡說。

    “依諾,你這是?”卓凡疑惑的問。

    “化妝間應該不止12間。有可能少了一間。”依諾說。“你的意思是默涵在那個我們沒有見到過的化妝間里。”卓凡吃驚的說。“可能。”依諾回答。

    “天哪,這怎么感覺。。。。。。”黎曉依有些后怕,卻又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

    “今天發生的事誰都不準說出去。”卓凡面色沉重的說。“這兩天不要讓其他人進化妝間,丁印你去安排。”

    “好。”丁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回答道。

    “圖紙找到了,你們看。”

    雨辰慌忙奪過來攤在桌子上,“天哪,不是一間,是兩間。”黎曉依震驚的說

    “主任,這是怎么回事?”卓凡指著圖中多出來的兩間問。

    四

    “這化妝間不是一直都是14間嗎”主任疑惑的問。

    “可自打我接觸以來一直都是12間。”黎曉依聲音有些顫抖的說。“不可能,誰能平白無故讓化妝間少兩間,一直都是14間,我再糊涂這個不可能記錯。”主任擺擺手說。

    蘇雨辰抓過圖紙,飛快的跑了出去,眾人一愣,也隨他出去,“哎哎,我說你們小心點別把圖紙弄壞了啊!”主任在門口大喊,看著他們跑遠的背影,“唉,這群孩子真有我年輕時的瘋狂啊!”一邊感嘆一邊回味自己青蔥般的歲月,仿佛一切就在眼前。。。。。。

    當眾人趕到化妝間時,蘇雨辰正瘋狂的用拳頭捶打著墻,“蘇雨辰,你瘋了。”卓凡將它拉過來。“是,我是瘋了,碰到默涵的時候我就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依諾站在墻邊,將手貼在墻上,似乎感覺到一個生命體的跳動“著墻有古怪,和普通的情似乎不一樣。”依諾說

    “這好辦,用電鉆唄。”黎曉依說道。“好了,丁印你和曉依去發布那責消息,依諾,你門也該上課了,你也回去看看吧。”卓凡吩咐道。

    依諾點點頭,她必須和老師說一聲,課上,依諾心不在焉的聽著老師講課,不止蘇雨辰擔心默涵,她更擔心,她和默涵是姐妹,只是卻從不被人知。打小母親就不讓她們以姐妹相稱,默涵和她從小關系就好,她不知道如果有天默涵不見了,她該怎么辦,沒有默涵那個沒有溫度的家,她更不知如何度過了。

    下課后,依諾正準備去演播大廳,顧貝貝卻攔住她的去路。顧貝貝是班里的學習委員,人長的很好看,和默涵并稱兩大班花,只是與默涵極不對脾氣,兩個人經常較勁。“怎么不見藍默涵,莫不是連這點也受不了?”顧貝貝笑著問道。

    依諾微皺眉,她只顧著找默涵,卻忘了問默涵失蹤的原因,不過現在看來應該和顧貝貝有關啦。

    “她有事回家了。”依諾繞過她就要走。“怕是躲起來哭去了吧。”顧貝貝臉上竟是得意的笑。依諾回頭看著她“有本事比過默涵再說吧。”說完轉身離去,顧貝貝氣歪了臉。的確她一直和默涵比卻什么都輸她一截,她當然不甘心。

    依諾趕到化妝間,卻見蘇雨辰頹廢的坐在地上,“打不開嗎?”依諾問道。

    “不行,能試的辦法我們都試了,還是不行。”卓凡說道。“蘇雨辰,我要知道默涵和顧貝貝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依諾語氣極其平靜的說

    卓凡知道依諾一定會問,“諾諾,我們出去說吧,讓他一個人靜靜。”

    依諾看了他一眼,向外走去。卓凡緊隨其后。

    學校花園的曲折路上,依諾靜靜的向前走著,聽完卓凡的敘述她已不知如何回復。她知道蘇雨辰喜歡默涵,只是他和顧貝貝從小一起長大,所以也無法對顧貝貝狠心,顧貝貝要的最后一吻又偏偏讓默涵看見了,愛情容不得一點瑕疵,默涵的性子她也知道。生氣是肯定的,生活中總有那么多的巧合,巧合到讓人哭笑不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97458_82_823-m
奮鬥在饑荒年代
作者 采蘭贈芍
  二喬看著自己的微信界面,蒙特內格羅羊:「我是水藍星人士,我們這裡剛剛經歷了末世,你呢?」<...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