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璧之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沉璧師姐死了。

    此時正值殘冬,清心河上鋪了一層厚厚的冰凌,冰層之下,隱隱約約是沉璧已被泡得發白的臉。璇璣朝河岸走了幾步,凝起一道氣訣,冰凌應聲破開,河水霎時分成兩半朝兩岸退去,露出一小片淤泥堆積的小道來。墨璽在旁邊皺了皺眉頭,伸手拉住她的衣袖喚了一聲師妹,璇璣轉頭之間已是赤紅了雙眼。

    她九歲被父母送上了山,第一眼看見的不是師父,而是師姐。師姐當時也還是個十歲的女童,在半山腰上收集晨露,遇上她們一行,知道是來拜師,歡歡喜喜的把她們引上了山。師姐當時在觀里年紀最小,又是為數不多的女弟子,乍一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娃,心里自然親近,幾日相處下來,覺得師妹性子沉靜,越發顯得親密無間,后來又添了一個叫墨璽的小師弟,三個人就經常在一起玩耍。師姐原是京城書香門第的小姐,后因獲罪于君王,全家株連,原本要被充為宮妓,被父親當時的好友用人替下,送到上清真人的門下來。雖然已是道姑,但師姐骨子里還是書香門第的性情,別的師兄弟門在練劍畫符的時候,她卻常常以刺繡為樂,璇璣和墨璽的衣領內側都是大片大片的牡丹,道袍本就雪白,勾勒太重,總是透出一點點粉色的影子來,與師兄弟們比劍之時,靈力鼓蕩,裙角飛翻過來,笑得師兄弟們直打跌。師父看見,也不過問,笑了一聲便走開了,說是師姐本就是紅塵中人,與道無緣,不必苛求。

    沉璧的紅塵劫數終是在十六歲的時候到了。

    洛陽牡丹艷絕天下,京城一年一度的牡丹花會,枝葉搖動間,下山游玩的她遇上了騎馬而來的探花郎。那是一個年方弱冠的少年,身穿紫云長袍,頭上戴著折翼冠,英姿勃發的臉上滿是春風得意的神色。少年下了馬,微微躬身行禮道,在下京城趙顯,敢問是何家名媛,竟抵得過這一城魏紫姚黃?師姐一襲素衣,也不多言,只是微微一笑。趙顯連花都沒顧得上摘下,將師姐抱到馬上,帶到瓊林宴上,請求皇上賜婚。皇上也是個風流人物,居然當下就允了。后來查到女子乃是上清觀里記名的道姑,并未曾真正出家,便帶了聘禮上山,師父也沒有為難,只是吩咐將那些個物品散給山下的百姓,將師姐的名字從名籍中劃了去。上清觀終究是清修之地,趙顯不能從觀里迎親,所以迎親的儀仗都留在了山腳下,只一頂小轎抬上山來,師父吩咐不許觀禮,璇璣和墨璽便偷偷潛入沉璧的房間,送了一幅百年好合的大字。璇璣原來跟著師姐學過幾日刺繡,打算繡一幅牡丹花圖,無奈天賦所限,針腳太差,被墨璽大大嘲笑一番,不好意思拿出手,就拿墨璽的大作添了幾筆,權當是兩人合送了。沉璧當時言笑晏晏,襯著圣上欽賜的夔紋鳳袍,當真是傾城之色。

    璇璣沒料到,這是最后一次見到師姐。

    未過幾日,京城到處傳言,昔日的探花郎妻,已是今日的牡丹妃子,趙顯媚于皇帝,稱沉璧是天上牡丹花神下凡,凡人難以消受,顯欲將此女獻于真龍天子。皇帝其實在瓊林宴當日便看上了沉璧,趙顯此言一落,皇帝順水推舟,將她納入了后宮,號為牡丹妃子。趙顯官升三級,做到了瓊林侍講,從一品,掌管天下科舉事宜。沉璧當時并未出面,大家也不知她愿意不愿意,就權當她愿意了。這事因為涉及皇家體面,因此私禁外面的人胡言亂語,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事情在京城很快的流傳開來,茶樓酒館添了不少的談資,以前的佳話變成了笑話,街頭的小娃子結伴而過,嘴里還在念著,“天地玄黃,宇宙同荒,昔日素女,今日瀟湘。天街盡處紅如雨,笑煞當年探花郎!”

    師父對這件事有所耳聞,但是璇璣和墨璽的修行正在關鍵時期,因此未告訴他們知曉。

    這幾日連降鵝毛大雪,山下守門的玉樸師弟上山稟告說在山下發現了師姐,身上帶著血跡,恐怕是用隱身符逃到山腳的,師姐強行進山,被攔下,打傷了幾個靈力低微的小弟子,玉樸一路追趕,師姐途經清心河,快到奉仙殿的時候突然停下,一縱身投下了河水。玉樸大吃一驚,連忙下河去救,河面卻突然結了冰,師姐就這樣被封在了冰層之下。

    璇璣將沉璧身上沾滿血跡的狐裘脫下來,又用白羅裹住,抱起來一步一步的走上河岸。

    身邊的弟子都一臉的憤慨,暗暗將拳頭都握了起來。上清觀幾十個道士,上清真人道號玄華,是玄字輩的掌教。下面一共有五位玉字輩的大弟子,分別是沉璧、璇璣、玉樸、墨璽和靈玦。沉璧雖是大弟子,但師父并未傳她法術劍招,只點透一些粗淺的符咒用法。師姐也對成仙悟道不感興趣,只當做自己寄居在道觀。她年紀最長,性情溫柔嫻靜,對師弟師妹也是照顧有加,因此在山上很得人緣。上清觀是清修之所,弟子們熟習心法,心性本就淡泊,但看到師姐慘死,心中的恨意就被激發了出來。

    “師父。”墨璽發現徐徐而來的玄華,抱拳行了個禮,身邊的弟子紛紛抱拳行禮,璇璣抱著師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玄華一襲白色道袍,頭上束著逐云簪,清朗的眉宇間隱有凝重之色,走到璇璣面前說,“放下吧。”

    璇璣默然。

    玄華用拂塵在璇璣面前劃了一道,沉璧的身體從璇璣的手中浮了起來,又緩緩降落在河岸之上。

    “師父,師姐還有救么?”璇璣開口道。

    “你不是不明白,沉璧魂魄不全,真元已散,怕是無力回天了。”

    “師姐為何魂魄不全?凡人死去,三日內魂魄尚未離體,師姐新喪,三魂五魄就只存了一魄。”

    “此事你不必知曉,這本來就是沉璧的命數,天命不可違。”

    “難道師父就這樣任師姐無辜慘死?”

    “我說過了,這是她的命數,非人力不能更改。”

    璇璣咬唇不語。

    玄華看著眼前的弟子,目光流轉,“你想為她報仇,是也不是?”

    “從小師姐就一直照顧著我,像親生妹妹一樣。”

    “璇璣,茲事體大,非你能力所及。”

    “師父!”

    “不必多言。沉璧的尸首就地下葬,在墳塋上立一塊石碑,不必刻字。另外,墨璽,你帶弟子用符箓將此地通通圍住,從今以后,任何弟子不得擅闖。”

    “璇璣,你天生靈力頗高,但遇事容易執迷,以后要多多靜思為要。這幾日你就在后山的靜心洞里清修罷。”說完玄華轉身就走了。

    河岸沙質綿軟,沉璧的墓穴很快挖好了,山下買辦的弟子抬來一副木棺以及一些線香紙錢,師弟們將沉璧的身體置入棺中,合上棺木,又在棺身上貼了幾道防水的符咒,小心的蓋上了土。

    石碑上果然沒有刻任何的字,墨璽偷偷在墓碑的右下角畫上一個陰陽符,表明墓碑的主人是一個道家的弟子。墓前供了一碗清水和幾個饅頭,弟子們都依次上了一枝香。香煙裊裊,沿著墓碑盤旋,似是為了墓主人無聲的慟哭。

    天色漸漸的暗了,弟子們做完晚修,都回房打坐去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偷偷從奉仙殿里潛出,來到清心河岸沿上。

    “出來吧。”

    寂靜的河水涌動起來,忽然在河面上凝起無數冰凌,像利劍一樣朝著岸邊之人激射而去。

    玄華不慌不忙,在面前飛快劃了一個虛陣,冰凌紛紛落進陣里,消失于無形。

    “哈哈。”河面上突然出現一個男子,席水而坐,正似笑非笑的看著玄華,“十幾年不見,你的修為又長進了。

    “你也不遑多讓。”

    “找我有何事?”

    “是你拿走了沉璧的三魂四魄?”

    “不錯。”

    “還回來。”

    “呵呵,我并未強迫她,這都是她自愿。”

    “還回來!”

    “道長一個出家之人,脾氣干嘛這么大,”男子換了一個姿勢,笑道,“其實沉璧不僅交出她的三魂四魄,連她身上的龍氣也一并交給了我。”

    玄華一臉驚愕,“難道她已經?”

    “她已經有三月身孕。腹中胎兒原本是帝王命格,卻因為他的母親,做了這水中的亡魂。”

    玄華怒不可竭,身形一晃,點水而行,轉眼間已到了男子的面前,手中幻出的飲霞劍刺穿男子的胸口,男子嗤笑一聲,在玄華面門打出一掌,玄華便直直飛了出去。

    “我現在有龍氣護體,一把小小的飲霞劍能奈我何?”男子說著將劍身拔出,又在劍上貫了一道靈力,劍身頓時粉碎。

    玄華落在岸上,吐出一口鮮血,男子又打出一掌,沉璧墓碑上的陰陽符上發出刺眼的亮光,將男子的掌力擋了下來。

    男子一愣,隨即苦笑道,“她如今只存一魄,卻還是想著護你。也罷,就饒你一回。”說完身形消失在河面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4-m
絕色丹藥師:鬼王妖妃
作者 蕭七爺
  她,慕如月,華夏醫學世家傳人,因被仇敵所害,一朝穿越成神武大陸慕家那被人毆打致死的廢柴小姐...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