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濺朱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上突然飄起了雪花,路上的行人也將身上的衣物裹緊,跺著腳回家了。夜色漸漸降臨,街上的店鋪掛上了艷紅的燈籠,映亮了門口的匾額。

    一位老者匆匆而過,看了璇璣一個人慢悠悠的走在路上,走上前去遞給她一只燈籠,“呵,姑娘,下了這么大的雪,你怎么孤身一人在路上走,還是早點回家吧。”

    璇璣好笑的看著面前神色慈善的老者,禮貌拒絕道,“謝謝爺爺的好意,下雪路滑,燈籠還是您留著吧。”

    “恕老朽多問一句,姑娘可是家住朱雀街?”

    “不是,我只是去辦點事罷了。”

    “唉,真是的,誰家大人這么不經心,讓一個姑娘家在外面拋頭露面,”老大爺摸摸胡子嘆道,“姑娘,老朽實話與你說,前面便是朱雀街,是京城有權有勢的人住的地方,姑娘生的這樣好,到時候要是被哪位貴人看上,想要出來就難了。前些日子豆腐王的三姑娘被當今的瑞王爺掠到府里,第二天一早尸首便被從后門抬了出來,看上去真叫人不忍心啊!”

    “哦?真有這樣的事?”璇璣聞言苦笑一聲,“我還以為沉璧姐姐已經算是天下第一等可憐人了,真是愚蠢。”

    “姑娘在說什么?”老者以為自己耳聾眼花,沒聽清楚她的話。

    “沒什么,老人家,雪越下越大了,您還是早點回家吧,我也該走了。”

    “也罷,姑娘你小心就是了。”老大爺提著燈籠搖頭走開了。

    璇璣趁著老大爺轉身,心中默念口訣,手指在燈籠上一劃,燈籠里的燭光霎時明亮起來。

    趙府門口。

    “娘希匹的,天氣真他娘的冷,”看門的趙福一邊呵著氣向同伴抱怨。

    “是啊,這么大的雪,都把人凍成冰糕兒了。”趙慶使勁的跺著腳。

    “要我說,真是同人不同命,我們家老爺在暖騰騰的花廳里坐著,身邊圍著那么多漂亮小娘們,我們就要站在大門口挨凍,要是等我哪天飛黃騰達……”

    “算了吧你,你有老爺的運氣么?”趙慶嗤笑道。

    “這要什么運氣,只要有個美人兒老婆就行了,話說回來,要不是當今的圣上把夫人搶進宮做了什么‘牡丹妃子’,我還能時不時的看夫人幾眼呢。”趙福想起夫人進門的時候大家向她行禮,風吹起龍鳳蓋頭的一角,就只驚鴻一瞥,也讓他酥了半邊的骨頭。

    “你瘋了,這話也是你能胡說的!”趙慶連忙捂了趙福的嘴,看了看四周無人才放下心來,“被老爺聽見不得活剝了你的皮,你死就死,可別帶累兄弟我。”

    “看他娘把你嚇的,”趙福扒開趙慶的手,“老爺現在在花廳和那幫文人逍遙快活著呢,哪有空理我們兄弟。”

    “還是小心點好,前陣子有幾個洗衣的仆婦亂嚼舌根,被老爺叫人拔了舌頭給亂杖打死了。”

    “娘希匹的,”趙福聞言縮了縮腦袋,“怪不得人說,官做得越大心越是狠。”

    “好了,別說話了,仔細盯著吧。”趙慶說完,又重新回到位置上站的筆直。

    一陣突兀的冷風吹過,雪地上出現了兩行淺淺的足跡,轉眼間又被新雪覆蓋。

    璇璣收起隱身符,悄悄走在趙府的走廊里。趙府雖然占地很廣,格局卻是簡單。進門是一個主院,穿過主院里的抄手游廊,便是一間花廳,再往后是呈品字形分布的院落,大概就是趙府的后宅了。趙府內并不像其他的富貴人家一樣大興亭閣,一步一景,而是以院落作為軸心,在適合的地方添置一些雅致的草木,倒是顯得獨具一格,古樸大氣。

    走廊盡頭是一片小小的梅林,此時正值隆冬,嫣紅的梅花綴滿了枝頭,像是盛裝而立的少女,在黑夜中靜靜吐露著芬芳。璇璣穿過梅林,面前出現了一座燈火通明的大廳,廳內人影綽綽,不時聽見女子的鶯聲燕語,門口有青衣侍女魚貫而入,想必這就是門口那兩人口中所說的花廳了。

    璇璣站在輝煌燈火的陰影之下,聽著里面管弦嘔啞,男子和女子的調笑聲不絕于耳,心中的恨意陡然提升到了極致,像是要在靈魂上燒出一個洞來。她想起師姐泡在河中蒼白的面容,與臨嫁時一身紅衣的模樣一比,竟像是隔了半個人世。

    趙顯斜靠在坐在花廳的暖塌上,懷中坐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妖媚女郎,女郎柔軟的身體像蛇一樣盤在他的身上,纖纖玉手捻著一顆紫晶葡萄用唇哺入他的口中,他順勢就把葡萄給吞咽了下去。

    今日辦的這不是普通的宴席,而是京城中正在時興的“清涼宴”。

    所謂“清涼宴”,就是在寒冬中辦盛夏的酒席,酒席間的東西俱是夏日才有的新鮮果品,例如說荷塘中新采摘的嫩菱角,瓜田里剛熟透的碧玉西瓜,東西并不貴重,只是在寒冬臘月極為難得罷了。

    趙府花廳用暗紫色的羅帳一層一層的隔開,地面上鋪了柔軟的地毯,最里面設了取暖的地龍,大廳的四角擺了四個半人多高的紫檀香爐,里面燃著吐蕃進貢的上好的沉水香,待客的地方陳放著幾張黑楠案幾,上面擺著從南國送來的鮮花和瓜果,為了配合“清涼”二字,每只案幾上都放了一個水晶盤,里面盛放著納涼的冰塊,穿著絲綢彩衣的美貌舞姬,在大廳中央翩翩起舞。客人們坐在其中,倒是真有一種在盛夏之間飲宴的感覺。

    這次赴宴的賓客是在九月秋闈中高中的舉子,趙顯作為他們的主考官,自然而然的把他們歸入了自己的門下。如今他在朝中根基未穩,處處受到敵對派的打壓,如果不擴充自己的勢力,早晚會被那群人排擠出京城。這群舉子就是朝廷里的新貴,如果收為己用,將是大大的助益。

    趙顯視線落在席上的今科探花身上,和他當年仿佛的年紀,連春風得意的神情也一模一樣。只是這種神情,他還能維持多久呢?

    天地玄黃,宇宙同荒。昔日素女,今日瀟湘。天街盡處紅如雨,笑煞當年探花郎!,笑煞當年探花郎!

    趙顯神色一黯淡,仰頭將杯中的殘酒一飲而盡。

    “大人,再吃顆葡萄吧。”身邊的女郎嬌笑道。

    “滾開,”趙顯心里煩躁,把貼上來的女郎推到一邊,“一群胭脂俗粉。”

    女郎心里惱怒,面上卻不露一點痕跡,安靜的退回了原先的位置。

    一個綠衫女子從羅帳中款款走了出來。

    趙顯眼睛一亮,向她伸手道,“你,過來吧。”又轉過臉對身邊的女郎露出一個笑容,“你們歡情樓何時來了這樣仙子一樣的人物,以前怎么沒見過。”

    女郎回了一個迷惑的眼神,“我以前從未見過她,也許是剛進樓的姐妹吧。”

    綠衫女子在趙顯面前冷冷站定。

    “趙大人叫你過來,你沒聽見么?”說話的是一個善于逢迎的學子,看到女子無視趙顯的命令,開口呵斥道。

    “休得無理!”趙顯瞥了那人一眼,目光轉向璇璣,“我總覺得與姑娘似曾相識,我們以前是否見過面?”

    “我有個師姐,名喚沉璧。”

    “沉璧是你師姐?”趙顯一躍而起,眼中盡是驚異,“你是上清觀的弟子?”

    “不錯,我與師姐都出自上清觀掌門玄華門下。”

    “姑娘來此地意欲何為?”

    “殺你。”

    “殺我?你就打算這么殺我?”

    “我允你澄清。”

    “算了,看在你師姐的面子上,我就不為難你了,你走吧。”

    “我說過我要殺你。”

    “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璇璣不再說話,伸手拿出一幅畫軸,貫了一道靈力在上面,白光閃過,畫軸變成了一把長劍,劍光過處,鮮血從趙顯得脖頸中噴出,滴在案幾上的水晶盤里,在冰塊上開出層層的紅花。

    賓客看見趙顯被殺,一時間都慌了神,他們只是手不能提的書生,哪里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面,紛紛向四處奔逃。陪侍的女子也被面前的景象嚇得大聲尖叫,和賓客一齊向門口涌了過去。

    手中的長劍仿佛有了靈性,道道劍光閃過,轉眼間又多了十幾具尸體。

    “別殺我,我只是趙大人叫來陪客的,什么都不知道,”席面上只剩下趙顯身邊的女郎,此時她正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眼淚弄花了臉上精致的妝容,再也沒有剛才的嫵媚模樣。

    璇璣大驚,她原本只是打算殺趙顯一人,長劍居然脫離了自己的念力,肆無忌憚的四處殺人。

    “回來!”璇璣迅速將手指咬破,涂在一張符咒之上撒了出去,符咒打在劍身上,長劍又變成了畫軸,飛回了璇璣的手里。

    女郎看璇璣似乎沒有為難她的意思,手腳并爬的從門口逃了出去。

    花廳里杯盤狼藉,賓客的尸體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鮮血從他們的的口鼻流了出來,濡濕了朱紅的地毯。

    璇璣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抱著畫軸茫茫然的走出花廳,走到梅林的時候突然支持不住,軟軟的倒了下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重生校園女帝:裴少,慢點撩!
作者 梵舞伽藍
  她是修仙界第一女帝,卻沒想到新婚夜被人毒死。一朝重生到地球的高中生身上,親父不愛,繼母惡毒...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