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采藥奇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如果已經看過《神醫》的朋友,這第一卷的修改版可以不用再看:) 

    因為改動的并不是很多,當然如喜歡的話也可以再看一下,雖然改的并不是很多,可是還是有一些變動,希望大家可以喜歡修改之后的神醫。謝謝! 

    風之天下 

    ※※※ 

    很多故事在開始之前都會有一段介紹,而我的經歷對我而言雖然是真實的生活,可是對于大部份在看著這本書的朋友眼里,卻無疑是一個故事,而且可以說是一個離奇的故事,所以我想我應該對自己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若要介紹,首先應該是生活的地方吧,雖然這和以后發生的事情沒有太大的關系,可是多少有著那么一點聯系。 

    用城里人的話來說,我應該算是鄉下佬吧!因為我是在鄉下出生,也在鄉下成長,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沒有出過省城,所以算起來像我這樣的鄉下佬是非常地道的。 

    這些年來,在我們這個所謂的鄉下,生活是越來越好了,雖然說不上什么一年一個樣,可是大家口袋里的錢的確是越來越多了,樓房也是越蓋越高了,特別是這幾年發展下來,我們這個最先富起來的鄉下已經不比其他的城市差了。 

    在我三歲的時候母親就已經過世了,我是父親一手帶大的,在我十七歲那年,父親也因為一場意外去逝,而我根本就沒有什么親戚可以繼續讓我讀書,所以不得不在那個時候從學校退了學。 

    不過還好,由于我們家可以算得上是世代行醫,老爸在這十里八村的也有點名氣,所以給我留了一些錢。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在我小的時候因為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家,所以每次采藥都會帶上我,使我練就了一身爬山認藥的好本領。雖然老爸的醫術我沒有學到多少,不過對于草藥由于從小就幫著老爸采藥曬藥,所以知道一些,而我也就憑著這點三腳貓的醫術,開始了我的山醫生活。 

    由于以前我放假的時候,常常會跟著父親去賣藥,所以很多老爸的老顧客在我成為山醫之后,看在老爸和他開的藥方上,倒也都很照顧我,所以我當時的生活才穩定了下來。 

    就這樣迷迷糊糊地混了三年,這三年中我雖然有讀點家傳醫書,可是由于沒有什么人教我,所以懂的并不多。以前老爸教我的時候,都被我用各種理由給推托了,現在想想也實在后悔。好像人都是這樣的,在可以輕易得到的時候,人們往往都不會珍惜,失去了才想要苦苦地去尋求。 

    十七歲之前我一直都在外面讀書,十七歲以后在村里的時間也不多,一般不是在山上就是在別的村子里賣藥,真正在村子里的時間并不多,村里我熟悉的人并不多。除了幾戶鄰居和一些老一輩的人之外,大多數的村里人我并不認識。 

    …… 

    “說了這么多,你所謂的故事是不是應該開始了?”有朋友說。 

    “怎么你們不想了解我嗎?我還有很多想告訴你們啊,比如我的名字、年齡、長相……。” 

    “※◎★……我們想看故事,不是想看老太婆的裹腳布……。” 

    這樣啊!那好,介紹就到這兒,免得真的成了老太婆…… 

    早上剛剛接到了隔壁村的張大嬸的電話,她的七葉迎陽草就快要用完了,叫我幫她再送一些過去,可是我翻看了一下存貨才發現,我上次采到的那些七葉迎陽草居然已經賣完了,所以今天我又得準備進山了。 

    我居住的村子靠山而建的,那座山我不知道在中國地圖上能不能看到,因為它的范圍雖然大,可是由于并不很高,加上沒有任何古跡,所以沒有什么名氣。 

    不過也有人說,“山不在高,有仙則靈……”山里是不是有神仙我不清楚,不過有一點我非常清楚,那就是這山里的草藥很多,種類多得數不清。 

    我之所以知道得這么清楚,原因很簡單,便是我祖上是世代行醫“江湖郎中”,而且還在這座山邊連住了好幾代,所以對于山上的草藥方面的東西,我想不了解都不太可能,更何況我平常的時候就是靠幫著鄰近村落的人看看病,賣點山草藥來維持生活,所以對于這座山里草藥的認識,我不敢說無人可及,不過比得上我的還真是沒有,最少我是沒有聽過或是見過。 

    之所以這么說,原因也很簡單,可能是山上有特別多奇怪草藥的關系吧,在這山里稍稍深入一點的地方生活著一種非常奇怪的巨毒昆蟲,由于它們會對任何進入它們勢力范圍里的生物進行攻擊,所以進山采藥的人到了這些毒蟲的勢力范圍之后就不敢再行深入。 

    而在這些以草藥維生的人中,我可能是唯一一個膽敢深入這座山的人,這到不是因為我的膽子比他們大,而是因為我有一種祖上傳下來的秘方。 

    每次上山之前,我都會帶上一種這座山上特產的草藥,那些毒蟲對于這種草藥所散發出來的氣味非常敏感,只要帶著它,那些毒蟲就會離你遠遠的,我就是靠著這個秘方深入山里采一些別人采不到的草藥。所以我敢說比我更了解這座山的人沒有幾個,由于我采的藥在一般人那兒買不到,所以我的生意一向不錯,最少賺到的錢足夠我生活。 

    想起張大嬸的毛病,我不由搖了搖頭,張大嬸的病也真是奇怪,老是感覺到胸部疼痛,可是去大醫院又看不出什么病。 

    為了這個怪病她可以說是跑遍了全國各地最有名的醫院,就連外國的醫院也都看過,可就是沒有一家醫院可以對張大嫂的病說出一個名堂。最后,一家美國的醫院居然做出一個心理問題的診斷。幸好她的兩個兒子都在外國做生意,所以她家算是這附近十里八村最有錢的人,要不然早就已經被這病給拖垮了。 

    不過她現在可是我最大的客戶,自從那次我去她們村子賣藥,她急病亂投醫找我買藥,而我正好因為一次意外在山上找到了一種山上特有的叫做七葉迎陽草的植物,而這個七葉迎陽草據我家傳的那本醫書上所說對鎮疼很有療效,當時我也找不到別的什么藥適合她的,所以就把這種剛找到的草藥賣給了她。 

    沒有想到她喝了我的草藥之后,居然一個月都沒有犯病,這對她來說可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在她認為自己的病全好的時候,怪疼再次發作。疼痛過后,她連忙把剩下的草藥給煎了,經過幾次之后,她知道這種草只可以讓她的病緩和下來,并不能真正的冶好她的病,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讓她驚喜不已。 

    從那個時候起,她就成了我最大的主顧,光在她身上所賺到的錢就已經比我賣別的藥所賺到的錢還要多了。 

    所以接到她的電話說七葉迎陽草沒有了之后,我想就不想地就準備進山。算起來自從我上次進山到現在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幾樣比較少的草藥手上早就已經沒有了,確實也應該再進山一次了。 

    穿過那遍被毒蟲所控制的地帶之后,我又費力地翻過了一個山頭,七葉迎陽草是一種很奇怪的植物,每棵草都長有七片葉子,在早上太陽剛上山的時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葉子反射出來的金光,時間一過去就和一般的青草沒有多大的分別了,而這種草只生長在一個山谷之中,我那次要不是無意中掉下山谷,也許這藥永遠都不會被人知道。只是讓我不解的是,寫了我家傳的那本醫書的祖先是怎么知道這種草的,難道他也像我一樣掉下過那個山谷? 

    原本讓我掉下去的山谷,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是熟得不能再熟的地方了。幾乎每隔兩、三個月我就會來這兒一次,每次能找到的七葉迎陽草的數量都很少,因為只能在早上的時候才可以找到它們,而且在它們旁邊生長著一種有劇毒的草,樣子長得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要不是早上的陽光,根本就沒有辦法分別它們之間的不同。所以采這種草的時候只能在早上很短的一段時間內仔細地找,萬一搞錯掉的話,那可是會出人命的。 

    順著丟下去的繩索,我很快地到了谷底,在這兒除了那片長有七葉迎陽草的草地之外就看不到其他的植物了。 

    兩邊都是懸崖,都很陡峭,我上次就是在那片懸崖中采一株草藥的時候因為腰上的腰環松了,加上踩到了一顆有點松動的石塊,所以掉下來的,不過我當時的運氣還不錯,綁在腰上的繩子救了我一命,由于腰被拉傷,一時之間爬不上山崖,所以才在谷底休息了一個晚上。 

    沒有想到第二天,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眼前的草地上金光閃閃,那些草在陽光下居然發出一絲絲的閃光。 

    這么特別的情況很容易讓我把它們和只在書上看到過的七葉迎陽草聯想到了一起,馬上就伸手采了幾株。等到太陽升高之后,看到已經沒有了閃光的七葉迎陽草,我清楚這應該就是書上所說的可以止痛、去瘀的七葉迎陽草了。 

    這時我的腰正痛得厲害,所以連忙把手上的幾棵吃了下去,沒有想到昨天晚上還痛得直不起來的腰,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里居然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了。不過這時我反而不急著出谷了,想看看在這個山谷里是不是可以找到更特別的草藥。在谷中轉了一圈之后,我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在有七葉迎陽草生長的地方,陽光普照,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四周,可是過了這片草地不遠的地方,居然被濃霧籠罩著,雖然在這樣的山谷里有濃霧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像這樣一動不動,連風吹地都沒有什么太大反應的濃霧就非常奇怪了。 

    我在嘴里含了解毒丸之后,站在濃霧的邊緣,由于這霧非常的濃,所以除了灰白色的霧氣之外,我根本就看不到什么,當時由于害怕這兒可能有什么毒物,所以沒有敢深入,后來幾次來這兒,也都因為沒有時間而不敢進入。 

    這次我算得上是有備而來,所以來到山谷的時間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早,差不多下午兩、三點鐘時候就已經到了谷底。扎好了簡陋的帳篷之后,我拿出一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工具,向著濃霧走去,以實現我已經想了很久卻一直沒有去實踐的事情。 

    剛一進入霧中,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這兒的霧好像和別的地方不太一樣,不只是終年不散,而且對于視線的阻礙好像也特別厲害,就像現在這樣,我如果不是把手放到了眼前,絕對看不到自己的手指,更別說腳下的路了。 

    我打開了特意帶來的防霧燈,黃色的光線雖然在一般的霧中可以及遠,可是在這兒好像沒有什么大用,只是稍微使我可以看清楚一點點。我拿出了一個指南針,看準方向向著迷霧中深入。 

    雖然有藥草和解毒丸防身,一般的毒蟲不會靠近我,可是在這種從來沒有見過的霧中我可不敢大意,精神繃得緊緊的,雖然看不清楚,可是我還是不斷地向著四周看去。 

    隨著我的深入,霧越來越濃了,陽光這時早就已經看不到了,而防霧燈的光線也已經不足以讓我看清楚腳下的地面,就這樣一腳深一腳淺地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后。眼前的霧總算比剛才要淡了少許。 

    我不由激動了起來,這樣的情況說明我可能很快就要走出這片霧區了。 

    強行按下激動的心情,我慢慢地向前摸去。終于眼前一亮,我已經站在濃霧的周邊,霧氣在我身后不斷地翻滾著,它們好像有自己的地盤一樣,絕不越雷池半步,就好像上幾次我在另一頭看到的那樣,雖然不斷地翻滾,可是卻不會擴散開來。 

    這種奇怪的現象也是促使我這次進來的原因之一。武俠小說看多了,看到這么特別的情況,我很容易就聯想到了什么天材地寶。一想到武俠小說中那些吃了天材地寶之后功力大進的主角,我就全身都激動了起來。 

    我小心地打量著四周,幾乎所有的武俠小說中,有寫到絕世靈藥的地方,都會伴隨著絕毒的毒物。雖然武俠小說中的東西不知真假,可是小心一點總是沒錯。 

    看清楚了四周的環境之后,我不由一陣泄氣。迷霧之后不同于我想像的那樣有著什么天材地寶,甚至連棵草都看不到,更別說什么防了半天的毒物了。周圍二、三十米的范圍之內一絲霧氣都看不到,二、三十米之外卻只能看到不斷翻滾的深霧,就連天空也是一樣。 

    我現在就好像身在一個由霧氣組成的山洞中一樣,不過奇怪的是,那些霧居然沒有阻擋陽光的照入,我現在雖然不能看到太陽,可是卻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四周。 

    沒有想到花了半天工夫進來居然什么也看不到。不死心的我在周圍搜尋了起來,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東西,哪怕是一棵可以賣錢的草藥也好,花了那么多錢買了身上的裝備,我可不想空手而回。 

    找遍了四周之后,我失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來這次真的要血本無歸了。真是不甘心花了這么多錢,居然一無所獲。我乾脆躺了下來,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再回營地。 

    咦……那是什么?我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山壁,在我這個角度,居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山壁上刻著幾個字,雖然不清楚這幾個字是什么意思,不過是字沒錯。在這種地方刻字?我不由跳了起來,充滿我腦海的是一些武俠小說中看到的奇遇情節。 

    怪了,字怎么沒了,就在我站起來想看清楚是不是真的有字的時候,那些字居然從山崖上消失了。我靈機一動,再次躺了下來,果然不出我所料,山壁上的那些怪字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的心情越來越是激動,這些字不知是什么人刻上去的,居然非得這樣躺著才能看到。看樣子這兒可能真的會有什么好事發生。武俠小說中的一些奇遇的情節不斷地在我的腦中閃爍著。我興奮地跑到了山壁前,敲打了起來。 

    令人失望的是,我想像中的那些事并沒有發生,差不多找遍了四周的崖壁之后我只得到了一個結論。這兒并沒有我想像中的機關。這時天已經快黑了,我不得不放棄了這次搜索。 

    第二天早上,我采了足夠李大嬸用上幾個月的七葉迎陽草。回了村子,把藥送給李大嬸換了錢之后,我把這次賺到的所有錢找了一些門路買了zha藥,再次進了山谷。這次我根本沒有停留,帶著zha藥直接回到了這塊奇怪的山壁。 

    雖然我沒有學過爆破,可是我也看過不少這方面的書,以前只是對這些東西比較好奇,由于zha藥是政府嚴禁的東西,所以從來沒有試過書中看到的是不是管用。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我把買到的zha藥擺好,盡量的使它們在石壁的中間集中起來,設好足夠長度的引線之后,我用有點顫抖的手,點燃了手上的引線。 

    “轟”的一聲巨響,夾帶著一群不算很大的石塊對著我飛了過來。由于爆炸的技術不足,加上錯誤的估計了爆炸的威力,下場自然是很慘。幸好這些飛石雨中沒有大顆的,要不然這次我非得把命給留下來不可。 

    雖然身上很痛,也知道身上現在正在流血,不過我完全沒有顧及這些,我的好奇心早就已經大過了我身上這些傷痛了。 

    由于現在我是站在霧中看不清楚zha藥爆炸的結果,所以我用盡我留下不多的力氣,向著山壁跑去。 

    眼前一亮,我已經穿出霧區。剛才放zha藥的地方現在成了一個大坑,在山壁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有一個洞口。 

    我興奮地跑了過去,腦中全是武俠小說中的奇遇情節,在這么隱蔽的地方說不定真的可以找到什么武功秘笈。 

    洞口不是很大,我勉強爬了進去。好不容易進洞站直了身子后,洞頂離我還有一段距離。空氣還不錯,沒有那種長久不通氣的沈悶。 

    我慢慢向前走去,手里拿著防霧燈,這盞燈是我為了進迷霧區而特意買的,用的是長壽電池,據老板說這是進口貨,花了我三百多元。不過現在看來還算是挺值得的。 

    我不斷地朝洞內深入。這個洞非常的平整,應該是天然的,不過似乎加工過,要不然地面不會那么平整,沒有什么歧道。一路上雖然有些轉折,不過大概的方向并沒有亂,依我的估計,現在我最少已經在山腹之中了。真是不明白,以古代人的能力,怎么能做到這么大的工程?雖然說這兒絕大部份是天然形成的,不過如此大的工程對于古代的人來說也是不可想像的。 

    黃光被眼前出現的石壁給給擋了下來,山洞好像已經到了盡頭,我向左右一看,發現左右兩邊各有一道石門,兩道門都很高,至少也有三、四米高吧。和我剛才進來的那個山洞成一個丁字形。在防霧燈的照明之下,可以看到兩扇門上都清晰地刻著一些花紋,我仔細地研究起兩扇門上的花紋,想看看上面刻著些什么。 

    左邊的門上刻著一個人,他的一只手上拿著一把像草一樣的東西,而另一只手上拿著一支像針一樣的東西,在那個人的下面還躺著一個人,看樣子好像正要把針插入躺著的那個人身上。 

    而另一邊的門上卻刻著兩個不同的人,手里分別拿著刀和劍,左邊的人的身后刻著一只猛虎,正對著右邊那個人身后的那條龍仰頭長嘯,而右邊的那條龍在上方遙遙地對著地上的那只虎,張牙舞爪。 

    我遲疑了一下,試著向那扇門推去。本來我打算推不開的時候再找找機關的,沒有想到那扇門居然被我輕輕一推就推了開去,而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跌了進去。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出現在我眼前是一個不算很大的房間,在房間的四周鑲著四塊水晶,七彩的光線從這些水晶中散射了出來,使得整個房間好像是由七種顏色組成的一樣。 

    和我原本想像的不同的是,這兒并沒有什么飛升后留下的骷髏。也沒有像一些武俠小說中寫的那樣擺滿了武功秘笈,除了那些通過水晶之后,變成彩色的光線之外,只有在房間中央擺著一個水晶柱比較特別一點。 

    我不由自主地向著水晶柱走了過去,這時我才看清楚那根柱子居然是由一片一片的水晶堆積而成的。最上面的那片上面刻著一些不知是什么時代的文字。 

    我的心臟不由自主地急速跳動了起來,以前看過的那些武俠小說中的情節不斷地跳出了我的腦海,并且把那些情節和現在的情況結合了起來。我用顫抖的雙手,小心地把放在上面的那片水晶拿了下來。 

    和我想的一樣,下面的水晶上刻的不再是那些我看不懂的字,而是刻著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圖像。 

    一時之間,我的心緒翻騰,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武功嗎? 

    圖片上的男人盤坐著,身上刻著很多的細線,只看了一眼我就清楚這些線條都是人體的奇經八脈。我的心這時已經快從口中跳了出來,我居然真的在這兒找到了只有在武俠小說中才能見到的武功秘笈。 

    我強行按下激動的心情,小心地把那片水晶拿了起來,仔細端詳。雖然我的醫術不怎么樣,不過對身體中的經脈多少也有點了解,我發現這些刻在水晶里的經脈居然有很多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有些甚至和我學過的完全不同。不過我對于這片水晶盤里所刻的經脈并沒有任何的疑惑,經脈這東西本來就是從古代傳下來的,這么多年來傳錯了或是傳丟也也并不奇怪。 

    在那些線條上還有著一些箭頭,從小看武俠小說出身的我自然明白那是行功的線路。勉強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了一點之后,我試著按水晶盤上的圖案坐了下來。閉上眼睛想試試看是不是能依照那些箭頭的方向修練出內息。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我放棄了努力,我也清楚修練真氣不是這么簡單的事情,而且這事也不能急躁。雖然這半個小時并沒有讓我練出真氣,倒讓我那激動的心情平靜了下來。 

    我把堆成水晶柱的圓盤全給分了開來,數了一下,一共是十九片圓盤,其中有九片上刻著圖案,十片刻著那些看不懂的文字。 

    我站了起來,眼光向著四周搜尋了起來。如果一切都按照書上所寫的那樣的話,這兒應該會有一些可以增強功力的藥才對。 

    四四方方的房間里除了我擺在地上的那些水晶片之外,什么也沒有,而那些七彩的光線這時好像比我剛進來的時候暗淡了很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4 74 m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作者 來一塊錢陽光
  薛安一去三千年,修成無上仙尊,可等回到地球後,卻發現自己多了兩個雙胞胎女兒。 “粑粑,這條... (馬上閱讀)
Sys 82 822 m
帶著空間去重生
作者 薔越
  08年大學畢業的趙小敏已經在家宅了三年了,畢業之前對網絡上鋪天蓋地的穿越時空的重生小說嗤之... (馬上閱讀)
1003514304 82 827 m
重生之妙妙的幸福攻略
作者 旎旎
  袁妙因緣際會回到了童年,前世的她親人緣薄,只有母親真心待她,長大後雖是追求者眾多,可最後挑... (馬上閱讀)
3642951 4 74 m
至尊醫道
作者 蔡晉
  仙尊之子附身天才醫生,以醫入道!成就醫道至尊。    (馬上閱讀)
Sys 1 62 m
奧術年代
作者 羽林都督
  我是法師西維,我為奧術代言。<br><br>   這是一個英雄輩出波瀾壯闊的時代;<br...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