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一身是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江初尋拍拍身上的灰土,整理一下儀容,摸摸身上,摸出一個錢袋,她早就發現了自己身上好幾個小袋子,不過因為形勢比人強,不得空,一直沒有打開。現在是時候了。

    她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先打開手中的一個,嘿嘿,里面果然是銀子,銀光閃閃,特別親切。雖然江初尋上輩子沒用過銀子,但只要是錢,看上去都是熟悉而親切的。江初尋很快和這些銀子熟起來了,算一算,加上銀票總共八百兩,雖然不知道此地的物價,但正常情況下,應該算一筆小小的巨款了吧?于是又把它們分放在三個口袋里。

    另外一些口袋卻是胭脂水粉什么的,還有兩本書,叫《南楚國志》,《仙略》。《南楚國志》?莫非這個身體是一個南楚國的人?南楚國又在哪里?江初尋頓時興奮了起來。自己在這個世界不可能一直漂泊著,人總得有點歸屬感。那自然首先是要找到家人,然后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兒。

    至于那什么修仙得道,都言之過早。倘若沒有資質機緣,那什么都是浮云。

    于是,江初尋把這本《南楚國志》貼身放在懷里,現在這可是個寶呀。

    做完這些,江初尋便循著大路而去。

    “還錢,再不還錢,老子才不管你是什么狗屁國的王子。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大伙說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對,對,這小子,看著人模狗樣的,最喜歡借錢不還了……”

    “什么南楚國王子,我還北定國的皇帝老兒呢!”

    “嘖嘖,這南楚國多半就因為有這樣的王子才亡掉的。”

    “看著也頗可憐的,就寬限寬限吧……說不定人家真是王子,有朝一日……”

    “狗屁,南楚國的皇帝老兒早死了,一個落魄王族罷了,招搖撞騙……”

    一個面容清俊的小公子坐在茶樓上,意態閑閑的看著下面的一幕鬧劇。

    眼看著事態愈演愈烈,那個債主招呼著一幫人就朝落魄王族招呼過去,那人拼命地往人堆里鉆,看熱鬧的又拼命往前擠,一時場面混亂,有人嚷道“你往哪里打,瞎了狗眼的”說著一拳朝對方轟去。如此這般,逐漸變成了一場群毆。

    那債主因為身先士卒便被擠在最中間,迫不得已之下,便抱著頭往別人胯下鉆。而那落魄王族卻早溜得沒影了。債主也不追債了,從別人胯下鉆出來后,長舒一氣,慶幸自己不用被別人打成豬頭,心平氣和地走了。

    落魄王族看到債主兒走了,一溜煙的就往成衣店跑。過了盞茶功夫,就極是衣冠楚楚地從店鋪里出來了,身邊還帶著兩個人,徑直朝對面茶樓走來,邊走邊對著那互毆的人群指指點點,品頭論足,十分恣意。

    江初尋十分復雜地看著朝茶樓走過來的落魄王族。其實這些天她已經把嘉平城來往的比較著名的南楚人摸清了一遍,能夠得上她當初那一身裝扮的身份的人,卻只有眼前這一個。

    這人叫石中凡,是南楚國上任老皇帝第十三個兒子。南楚國恰逢老皇帝他弟弟逼宮,現如今舉國內亂,這皇子出逃到了這南成國嘉平城。嘉平城雖臨近南蒼茫,但卻是一個凡人城池,雖也頗為興盛,但妖獸對凡人興趣不大,故而極少騷擾。且現而今妖獸與人類尚算和平相處,因此,此地一直太平無事。

    這十三皇子逃到此處飽嘗流落之苦,且他生來散漫不羈,金尊玉貴的公子王孫,用度吃穿自然大手大腳,坐吃山空,就向錢莊借貸,結果有借無還,因著他是皇室,總有幾分顧忌,然則次數多了兼著南楚盛傳老皇帝已死,那莊上便不再顧忌,勢必要讓這皇子知道什么是王子與庶民同罪了。于是乎,便有了這幕鬧劇。

    那十三皇子登上茶樓,四下一望,極是有眼色地發現許多人都嘲弄的望著自己。

    忽然,他發現有一個面容姣好的小公子一直低頭品茶,大為欣慰。便舉步過來,極為優雅地行了一個皇族禮,說道,“這位小兄弟,在下可否在此坐一坐?”“請便。”“小兄弟是在等人么?”“倘若我在等人,你怎么能坐在這兒?”“哦,小兄弟說的極是。在下石中凡,南楚國十三皇……”“大名如雷貫耳,幸會幸會。”石中凡嘴角抽抽,“小兄弟……”“我姓江。”“啊,江小弟,幸會幸會。”江初尋扶額。

    客氣了許久之后,江初尋毫不客氣地問道“你欠了人家多少錢被追著打?”“哦,我算算,我借了一座院子,地契是三萬兩銀子,租金是三千兩一年。我還借了兩萬兩作為膳食費用,兩萬兩作為車馬費,另外一萬兩備用行頭,我向賣鳥的秦老兒借了一對舍利翠兒,我欠了五萬賭債,上粉紅樓花了八千銀子……”

    江初尋盯著面前這位皇族,驚悚地發現,絕對不能和他扯上關系,要不然多半會被他纏死的。這簡直一身是債啊,恐怕賣了他都還不了債。于是,江初尋淡定地喝著茶,不再理會他了。

    這位皇族發現江初尋并沒在聽他的賬,甚感無趣。低頭想了想,忽然兩眼閃閃作神秘狀道,告訴你一個秘密。

    果然,江初尋猛抬頭把他望著,沒準他說的是什么皇族秘辛和藏寶秘密呢。江初尋充滿期待地想。

    “我來這里其實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我來尋人?”“哦”,江初尋興致缺缺的回道,還以為是藏寶密地呢。“我來尋我的妹妹。”皇族再接再厲。江初尋果然驚悚地望著他。嘿嘿,沒想到吧。皇族得意地道。

    “的確沒想到。”江初尋訥訥道。不會吧?難不成她的妹妹會是我?很有可能。“兩年前,我母妃收到妹妹的信,說是在南成國嘉平城,娘親去后,我就趕來了,可是我跑過來一問,人人都說沒有這么一個人。”兩年前?兩年前楚國還未內亂呀。

    “你妹妹?你妹妹小小年紀何以不好好呆在皇宮里,而到這南成來?”“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妹妹跟著仙人學仙法,將來自然是要成仙的。自然不會呆在凡人堆里。”“可是,這個南成國并沒有仙人啊,她來這里干什么?”江初尋很是疑惑。

    “哎呀,我怎么知道,仙人行事,自然不是我們可以揣測的。”“說的也是”,江初尋點點頭思索道。現在看來,這小女娃多半是他妹妹了,衣著華貴,多半是皇室;學仙法,才有可能進入南蒼茫;因為某種原因受了傷,才奄奄一息被小白撿到;而他又說是來尋妹妹的。江初尋越想越有可能,可是,她現在什么都忘了,那要怎么辦才好?

    這個落魄皇族明顯是個不著調的,自己一個小姑娘的,總不可能賣身青樓給他還債吧。但既然貌似占用了人家的身體,自是要了了這一番前因后果的。

    于是,她朝石中凡問道,“你妹妹可有在信中囑咐了什么要事?”“你怎么知道?”石中凡詫異地道,頓了頓,“她說皇叔懷有二心,要父皇早作籌劃,倘若不聽,必致禍患。”“就這個事?”“是呀,可惜父皇不聽。”“那她可還有說她過得如何?”“自然是有的,她說她拜得靈機門下青魚真人為師,在南成國嘉平城辦事,須三年后返回門派。”

    如此說來,這肯定是一件秘事,所以極少人知道了。而她又在此處失蹤,多半遭遇了不測了。只是這件事居然和南蒼茫有關?她既能拜得青魚真人為師,肯定修為也不錯的。

    她這幾日閑來無事,便把那本《仙略》略讀了讀,里面說修仙有十階,依次由低到高為練氣,筑基,金丹,元嬰,化神,合體,子虛,出塵,羽化,飛升。真人只稱金丹和元嬰修士,而化神以上的修士卻鮮少出世。因而真人的境界算得上極高的。

    那又是什么樣的傷使得她由一個修仙者淪落為一介凡人?她既然是靈機門的人,那要不要回去呢?仙凡相隔,又如何回去呢?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最強商女:韓少獨寵狂醫妻
作者 暖陽似火
  慕青是一名來自農村的窮苦高中生,某日,她撿到了一塊神奇的仙玉。從此改天換命! 坐擁空間仙泉...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