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節 飛天秘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江初尋迅速地給自己換了一套女裝,又在臉上搽上厚厚的胭脂水粉。看著鏡子里面一個青樓老鴇般紅艷似猴兒屁股的臉,江初尋滿意地點點頭。

    又拽過一臉檢討表情的石中凡,“你這個形容卻不好打扮……要不,你就扮我的男寵吧?”看著石中凡那張偏于陰柔俊美的面龐,江初尋靈機一動。

    其實,若是尋常兄妹,江初尋自然不敢這么對著石中凡說,但是他倆一照面,石中凡就是一幅憊懶模樣,雖然認了兄妹,江初尋卻并不太適應這一角色。及得說完,想到二人的關系,不禁地臉紅了一紅。

    不過,石中凡并沒看見,反而是一臉嚴肅地道,“好。”江初尋愕然地看著他。其實,方才江初尋的那一番話對他很是觸動,自己就是一個長在深宅宮門里的鳥雀兒,人情世故雖歷了一些,也不過是一些臺面下的算計罷了,再者他也是一個得寵的王子,也吃虧不到哪去,哪及得上外面世界赤裸裸的利益算計、真刀真槍。

    自己這么一幅形容,怎么能變得強大,保護好妹妹?何況他又不是傻子,這么久的相處,自然知道妹妹并沒有一絲兒仙法,定是遇到什么不測,現在不過一介凡人,一個弱女子,恐怕連自己也不如。

    現在自己就是妹妹的仰仗,莫談是扮男寵,即便是扮龜奴也會毫不猶豫的。邊答應還邊找了一套鮮亮的服飾就往身上套,也拿過胭脂盒子,開始往臉上抹。

    石中凡誠然是沒扮過男寵的,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青樓里面的戲碼總是見過的,紅粉樓里還砸了好幾千兩銀子呢,做起這面皮功夫自然是水到渠成。

    看著石中凡那張嬌嫩鮮艷含羞帶怯含情脈脈的面龐,江初尋欣慰的發現,他終于有一門餓不死的本領了,倘若以后沒銀子,不拘是青樓還是胭脂坊都可以把他賣了作抵押。

    想到這里,臉色緩了緩,心里亮堂了些,欣慰地道,咱們這樣出去,一時半會兒肯定發現不了,除非那死人生前極好這口,不然,你這弱柳擺風的,看著肯定不像做得了殺人的事兒。

    于是,這兩個弱柳擺風都欣慰地弱柳擺風地出了客棧,掌柜的愣愣地看著他倆,滿堂的賓客也愣愣地看著他倆,忽然,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罵道,“媽呀,這是活生生的斷袖啊!”

    江初尋莫名其妙地對石中凡道,“我看著像個男的嗎?”石中凡默了一默,無比艱難地道,“我看著比較像一個女的。”說完了瞪她一眼,咬牙道,“想笑就笑吧。”“撲哧,哈哈哈……”

    江初尋望著眼前氣定神閑仿佛一切皆在運籌之中的男子,很是悲催的想到,待會兒一定要先將石中凡推上去,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搜魂大法還是下油鍋啊,沒準是一刀一刀的凌遲?

    男子倒是很通情達理的道,你們為何要將我叔父殘害,還要毀尸滅跡?男子還未說完,石中凡就已經沖到了男子的面前,撲通跪下,抱著他的腿就使勁搖,“這一切都是我干的,跟我妹妹無關,仙師饒過我妹妹,要殺要剮我一個人承擔。一人做事一人當。妹妹,你還愣著做什么,快跑啊!……”

    江初尋無限憂愁無語的看著一個勁兒地嚎啕的石中凡。男子被他搖得不耐煩,使勁一腳將他踹飛。罵道,“你們誰也別想逃,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江初尋看著他以看螻蟻畜生般的厭惡冷冷的目光掃視著自己二人,第一次產生了一種絕大的憤怒。即便當初在長眉谷中,一些兔子對自己的厭惡與敵視,也是建立在平等對立的立場上。而就是眼前這個同是人類的人,卻以一種絕對輕賤的目光對他們視若無物,難道修仙者就不是人么?難道修仙者就不是爹生父母養的?修仙不也是從凡人之軀開始的?修仙修仙,修的不就是一顆凡心?把凡心修成仙心難道就是絕本忘源?

    江初尋以為,她既然有幸來到這個修仙世界,自然是要修仙一番的,豈能空入寶山不取寶?至于能不能夠或是修到什么境界,那倒不重要。既然有此想法和打算,自然便要了解一番修仙的生活的。她雖然還不怎么有機會了解,但見到一個修仙者也是好奇敬畏加探究的。然則,這一番探究卻頗是不美妙啊。

    不過,眼前實力懸殊,江初尋便把怒火壓了一壓。好奇問道,“你怎么就認定我們兩個和你有仇?”自個兒和這個不著調的哥哥誠然看上去是與眾不同的,但這份與眾不同決不至于成為殺人犯的標志吧?

    男子打量了一番江初尋,冷冷一笑道,“我叔叔誠然是個斷袖,而且喜好著女裝的。”轟隆隆——真是天要亡我啊!

    忽然地上的石中凡騰地跳起來,憤怒道,“既然我們殺了你叔父,必然和他有仇,既然有仇,勢必是認識的,既然認識,又怎能不知他好女裝,既知他好女裝,我們又豈會著女裝?所以,你叔父的事根本與我們無關!”

    江初尋驚喜地看著石中凡,好一段精妙絕倫的辯詞啊!天衣無縫,邏輯嚴密、假設正確、推理正確、結論更是無比準確啊!想不到他是這么一個天才啊!

    男子又冷冷一笑,“哼!狡辯。既然你們沒干壞事,何以要逃?又何以急著承認?”

    石中凡道,“你堂堂一個仙師在后面追,我們害怕豈能不逃?!我們又沒承認殺人,不過是我們兄妹逃難在路上偷了人家兩只雞,哪知道你一個仙師不過被偷了兩只雞居然千里迢迢地趕過來追殺我們,也忒不慈悲了……”

    男子也不再笑了,一拂袖,江初尋就感覺好像有一把刀貼臉皮而過,生疼而恐怖,等到睜開眼時,眼前一面大水鏡倒影著一張清雅的面龐,江初尋又看看石中凡,他正愣怔著撫摸自己的臉皮。看來,他們今天多半在劫難逃了。唉!江初尋抬起頭,認真地看著男子的眼睛,“我們沒有殺你叔父,只是偷了他的尸體。”

    男子仿佛聽到一個笑話一般,道,“你是不是還要說,你們是打算偷尸體作掩護,混出嘉平城?只是正好偷的是我叔父的?”“確然如此。”

    “一派胡言,你是叫石中凡,南楚十三皇子,是也不是?”“不錯。”“那你就是她自小被帶上靈機門修仙的妹妹了?”江初尋遲疑了一下,方點點頭。男子怒喝道,“趕快拿出來,否則,我便要用搜魂大法!”

    二人莫名地看著他,“什么?”“少裝糊涂,自然是那人身上的東西。”

    二人更糊涂了,什么叫那人?“他不是你叔父么?”“哼,好狡猾的小丫頭。你以為假扮成這般模樣,自以為他是個斷袖,誠然兇手自然不敢扮作斷袖就可以騙過我去?”“那韓云自以為隱去修為扮作凡人我就找不到?你個小丫頭竟敢覬覦我的東西,怎么樣,吃苦頭了吧?竟連一身修為也廢了。”

    江初尋看著這個自說自話的男子,自覺這事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圍。看來這個人絕對不是找自己報仇而是索寶來了。誠然自己身上是沒有寶的,而他既然注定索不到,就必然會殺自己滅口的,當然即便索到也是要殺自己滅口的,區別只在哪個更快些。

    江初尋看了看身后云煙飄渺的深淵,想著當初甫聽到淺龍淵這個名字時為什么會牢牢地記住呢?而在方才逃亡的時候為什么會不自覺地往這兒跑呢?

    難道自己下意識里就知道,萬一沒法善了,就方便往后一跳?

    大概每一個深淵里都曾經跳過幾個被困在淺灘上倒霉催的龍吧?是以,這個取名的人深諳上天幽深曲折的想法,取了個特應景的名兒?上天的想法果然幽深曲折,現在就有兩條還未化龍的蛇,困在邊邊上。

    江初尋偷偷向石中凡打了個手勢,然后欣慰地對那正準備施刑的男子道,“哎呀,仙師,原來你找的是這個啊,那個人我們的確沒殺,不過你要的那個東西我們或許拿了,你看看,這些都是我們從那人身上搜出來的”,邊說著邊把一大堆東西拋向那男子。

    那男子袖手一抖,便開始查看那些東西,“我們兩個,你看,都是一窮二白的主,沒有什么值錢的物件兒,仙師,你不會打劫我們吧,我們倒是時不時地打個劫,但十有九是不成功的,你看,我們都淪落到偷死人的東西了,不過,死人的東西應該不算偷吧……”

    江初尋一邊絮絮叨叨地分散著男子的注意力,一邊又把一些小物件兒零零碎碎扔向男子,男子也不管,獨獨抱著其中的一個物件兒皺眉琢磨著。

    那東西自然是江初尋這個本體的,當初江初尋收拾時,就發現了這個奇怪的物件兒。

    那是個透明的盒兒,盒子上用一種奇怪的絲線刻著幾個大字,那種字體江初尋卻不認識,但是奇怪的是她腦海中卻極其自然地知道它的意思,當時想,或許是原主人留下的印記或是這個身體的本能反應。

    不過后來她尋著一個機會偷偷拿給別人瞧,發現不管什么人,但凡看過就明白,那是四個鐵畫銀鉤的“飛天秘錄”。江初尋看著那個神秘的盒子,莫名生出一股邪惡之感,遂把它丟開了,決定這種東西還是少接觸為妙。

    那男子明顯也被這東西引得入魔了,但凡弄不明白的東西,在人們的印象里,都是神秘而珍貴的,這男子這時大概也被勾起了一種極難忍受的好奇心,根本就沒發現懸崖邊上的二人。

    就是這個時候了,江初尋一把拽住石中凡一躍而起。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84 30092 m
重生學神:封少嬌妻,有點凶!
作者 藍白格子
  穿成未來世界從天才變廢材的戰五渣? 不好意思,制機甲、配藥劑、做美食、高醫術、當學神都是小...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