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胡仙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凄厲厲”

    空中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一道水桶粗細、紫色天雷挾著蟒蛇般金色閃電從天而轟,似要將這菩提洞一朝毀于灰燼。

    佛子眉頭一皺,心中暗驚:

    大乘雷劫初始當為五行之雷,五行威能依次而落。第一道劫雷代表水之威能,應該落下的第二道劫雷絕不可能是紫色天雷。

    紫色天雷應該代表陰之極,在渡劫中,應該是最后一道劫雷。難道因為老衲前身是金剛尊者,劫雷威能就比普通修真更為兇悍強大?

    不敢再有半分耽擱,急忙撤了對鬼車施壓之力,催對全身法力,專心致志抵抗紫色雷劫。

    鬼車正是走投無路,佛子施加給自己的壓力突然消失一空,連忙從口中吐出一個如意乾坤袋,運念一動,袋口白光一閃,一只七尾銀狐閃電般從中射出。

    銀狐見到廣目天王法相,遍體銀毛倒豎,眼中狡黠一閃而逝;七條長長白尾糾纏在一處,擰似一支銀箭,口中一聲嬌叱,白尾中詭異射出一點黑光,徑直沒入專心渡雷劫的天王法相體內。

    紫色天雷乃是陰之極威能所化,威能異常強大;本源之力因與佛子金剛佛功相悖,天生勢同水火:

    一道天雷之后,竟又連續擊下二道紫雷,三道天雷混成一團,在混元珍珠傘上化為五爪雷龍,口吐雷火閃電。

    佛子開始還能抵抗,漸漸感覺不支,混元珍珠傘也稍顯偏斜,偶有雷火之光已能竄入法相。

    一心抵御雷劫,并未發覺妖狐存在;那點黑光細如微點,小若芥子,偷偷沿著法相前胸,鬼魅地向上火速流竄:

    所經之處,法相漸漸化為金色光點,赫然被這道黑氣割裂成份。

    七尾銀狐就地翻滾,瞬間化為妙齡女郎:

    約莫十八九歲,生得一張狐媚的瓜子臉,皮膚細致;個頭兒雖是不高,腰如細柳,體態婀娜;身穿藕荷色銀線上裳,下擺蓮花百褶裙,露出一雙雪履羅襪的小小腳兒,玲瓏織美。

    “老賊禿,奴家精元所煉‘子母連心蠱’,就是大羅金仙中了也須一時三刻方能化解;奴家知你神通光大,倒要看你還能捱住多久?”

    女子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掩嘴嬌啐,玉面遮不住的得意。

    佛子這才知她出現,連忙用神目掃視法相內自身元嬰:

    元嬰此時盤膝坐于天王法相顱內,雙手不停結出各式法印,佛陀金身變成迷你小像在他身后繞動旋轉。元嬰神色凝重異常,左胸上若隱若現一個黑點,勃勃跳動,慢慢有變大之勢。

    說時遲那時快,天王法相上半身只余淡淡虛影,下半身也化為金色光點,顯然佛子法力再無法支撐,法相即將潰散。

    知曉積重難返,再無回天之力。心頭一橫,元嬰雙手合十結成無相三法印,體內竟又飛出一個體型更小的元嬰,與金剛佛子樣貌相同,眉間緊鎖。

    小元嬰虛空一抓,將蠱蟲所化黑點從原先元嬰軀殼中抓出,在手中捏得粉碎。

    抬起一腳,將受創大元嬰踹出法相,隨手卷過佛陀金身,迅雷般飛出法相頭顱。

    廣目天王法相隨之戛然而碎,金色光點四散而去,叮當一聲,赤色玉簫和著受創元嬰掉落在地。

    氣勢洶洶的天雷,也在佛子元嬰分體時消弭無形,他自行跌落境界,所以大乘雷劫也就煙消云散。

    鬼車身形一松,附體赤龍已隨法相消失;梟首一動,赤色玉簫飛入體內,通體猛然爆出赤色火焰;煞那間,剛剛被觀音度世輪折損的六只梟首竟又露出虛形。

    “老賊禿納命來!”

    鬼車睚眥盡裂,不惜耗盡最后真元,燃出幽冥地火,沖著佛子元嬰狠絕撞去。

    佛子元嬰眉頭一皺,隨手一點,受創元嬰如毒蛇般從地上竄起,化為一道凌厲金光沖向鬼車。

    鬼車心中頗感不妙,正欲退后躲避,眼前元嬰竟在身前自行爆裂,巨大能量剎那席卷全身:

    在危機時刻,佛子孤注一擲將元嬰自爆。

    無奈之下,鬼車妖嬰施法裹住妖丹、鉆入赤色玉簫。

    轟響過后,煙塵四起,昊羽蕭卻被妖狐女子抓在左手。

    “冤家,老賊禿憑地心狠手辣,竟借著元嬰自爆暗中逃走了,端是可恨之極。”

    女子左手把玩著無主的如意吞天鏡,右手暗運真念死死鎖住赤色玉簫,讓蕭青山難受無比。

    “心肝兒,你先放老夫出來,你我再從長計議,到時攜手追上這老禿驢,再將他吞魂噬魄,挫骨揚灰。”

    蕭青山聲音從昊羽蕭中傳出,此蕭乃是他的本命法寶,如今被這妖狐運念所控,自身真元又損失慘重,兇焰不禁弱了幾分。

    “冤家,平日里你對奴家頤指氣使,呼來喝去;奴家不禁要委身與你,日日還要受你折磨,端得辛苦;若非主人要靠你驅使‘真仙醉’,奴家恨不得將你扒皮噬骨。老匹夫,如今爾妖體被毀,元嬰分神也丟了六個,境界跌落數重;換做你是奴家,會平白錯失良機嗎?”

    胡仙兒開心地抿嘴啐道。

    “胡仙兒,你個臭婊子!老夫神通你又知曉幾分?速速放老夫出來,你我相安無事!若是不然,小心花蜜未嘗,毒蜂已蟄。”

    蕭青山氣急敗壞言道。

    “那日主人言及,這‘如意吞天鏡’最擅攝取妖獸精魂,奴家心底甚是好奇;如今機會大好,奴家倒是要試上一試。”

    蕭青山只覺眼前所有都變為虛無一片,腦中一陣眩暈,就被轉入一個莫名的白色漩渦中:

    在那里,似乎看到了許多妖獸臉孔,或猙獰、或狂躁、或憤怒、或哀傷、或咆哮、或不忍、或茫然;漸漸的,神識益發模糊不清,也變為了那白色漩渦中的一個妖獸,被封印其中。

    “冤家,奴家心急忘與你說,主人算準此趟你定是有去無回,所以早就許我自行處理一切。如今佛子重傷逃走,你的萬年妖丹和昊羽蕭,就算陪你這老鬼的小小利息。”

    胡仙兒將妖丹和昊羽蕭放入如意乾坤袋,又將袋子放入儲物手鐲。

    沉思半響,從儲物手鐲中慎重掏出一個紫色錦囊,用雙指從錦囊中夾出一張紙條,仔細掃看其中內容,心中震撼萬分;隨即將紙條吞入腹中,化為烏有。

    又在洞內反復用妖識掃尋蛛絲馬跡,以免有所遺漏;耳聽菩提洞洞門“嘎啦啦啦”一聲巨響,似有波波強大佛修氣息傳入。

    連忙屏氣凝神,將妖息化為虛無;回復七尾銀狐之身,將妖軀縮為一寸大小。

    再施法用隱身紗罩蓋于全身,提心吊膽地藏于香案之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36212_22_18-m
正版修仙
作者 葉恨水
  聯盟曆666年,政府要員自神祕遺址內挖掘到一個來自遠古時代的殘破伺服器,苦心破解後得悉在遠...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