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螳螂捕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五章螳螂捕蟬

    白衣人就這樣一路跟蹤著楚朦,看她去了另一家首飾鋪子,跟那掌柜舌吐蓮花般的侃價,最后終于以十兩銀子賣掉了那根銀簪。這邊才出首飾鋪子,那邊又去了藥鋪,走出藥鋪,又尋到了北大街最大的一家錢莊順豐錢莊,將包裹里沉甸甸的銀子兌換成銀票,歡喜的彈了彈那幾張銀票,寶貝似的塞進貼身的衣兜里。

    楚朦小心謹慎的樣子,讓身后躲在暗處的白衣人不禁啞然失笑,別人不知道那些銀子的來處,他可是一清二楚,坑蒙拐騙偷,她可真是厲害!

    不管在哪個時空,現代還是古代,錢財,永遠是能夠讓人安定踏實的奠基石。正如這會子身上有了將近二百兩,楚朦心情舒暢多了。唯一有點小不悅的就是身后那個鬼鬼祟祟的白衣人,小半天了饒是這樣不緊不慢的跟著,有點騷擾的嫌疑。目光閃了閃,楚朦拐進旁邊一條幽深的窄巷子。

    這條小巷子很長很深,越往里面光線越黯淡,楚朦進得巷子便放開步子以最快的速度在巷子里七彎八拐,最后在一個拐彎的地方縱身一躍,爬上那道窄窄的木梁,整個人像蝙蝠一樣悄無聲息的倒掛在橫梁下。

    整個身后巷子不遠處,傳來腳步聲,雖然白衣人刻意放得極輕,但還是難逃楚朦的耳。

    十步,九步,八步、……兩步,一步,好!

    白衣人蹬蹬的追到這處拐角,卻意外的發現失去了楚朦的身影,正站在下面詫異,這時候頭頂突然刮來一股勁風,一個人影敏捷的從上面的橫梁跳下來,直接一腳踹向白衣人的后心窩。

    “啊……砰!”白衣人低呼著往前一撲,直接撞上斑駁的巷壁,額頭頓時就冒起一個又紅又腫的包。

    “賊子,敢跟蹤我!”楚朦冷哼一聲,身形一動,捉住白衣人的臂膀就是一扭,來了一招標準的擒拿,動作矯捷利索。

    那人夸張的嚎出一句,“啊,痛!”

    楚朦不理,加大力度,冷喝:“說,你是誰?跟著我到底有何陰謀?”

    “誤會,實在是誤會。”他迭聲道,雖然被制服,但卻感覺不出一絲慌亂,“女俠高抬貴手,且放了小生,容小生細細道來。”

    這般輕易便制服了他,也不見還手,說話還這這般文縐縐的,莫非是個書生?

    “你說。”楚朦不放,手指力度微微松了松,但還是保持著擒拿的姿勢,扭著他讓他面壁道來。

    “此事說來話長,非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而且此地黯淡無光,實在不適宜消除誤會。小生不想在這里道,不如,我們去外面道?”他又開始泛酸水。

    “長話短說,廢話少說,快說!”

    “哎,女俠,小生真的不是故意冒犯,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女俠這般英姿颯爽,又使得一手拳腳功夫,定然大人有大量,還請給小生一個澄清誤會的機會。”

    楚朦蹙了蹙眉,“你,是讀書人?”

    白衣人點頭如搗蒜,“女俠慧眼。咦,只是小生一直未曾將正面露于女俠見,不知女俠如何得知?”他依舊被楚朦鉗制著保持面壁思過的姿勢,聲音卻很瀟灑自諾。。

    楚朦輕哼了聲,“無知無畏無懼,又酸又憨又愣又傻氣的,不就是你這樣的讀書人么?”

    白衣人朗聲笑起來,微嘆一口氣,道,“學海無涯,書囊無底,小生不過略知一點皮毛,還算不上真正的讀書人。”

    “略知一點皮毛,便能酸成這樣,你是一塊讀書的好料。”

    “多謝女俠夸贊,小生愧不敢當。”他很厚臉皮的將楚朦的話理解成贊賞,習慣性的想要舉雙手作揖,卻發現臂膀被楚朦緊緊鉗在身后動彈不得。

    “呃,女俠好大的手勁,小生真是自愧不如!不知女俠高姓大名,家住何地?家里高堂何在?現又在哪高就?依女俠這樣的好身手,若是能去衙門口當差做個威風八面的女捕頭,那可真是問荊城一方百姓的福氣,不知女俠意下如何?……”

    白衣人反剪著雙手面對著黑嗷嗷的斑駁石壁,竟然還能搖頭晃腦的口若懸河,真是個奇葩。

    “住口!”楚朦眉頭再次蹙起,她什么人都能對付,唯獨橡皮糖那類黏糊糊的人,最讓她頭痛,“我現在讓你就你跟蹤的事情給個說法,你再胡扯一氣,休怪我打暈你扔進護城河!”

    “好,小生這就閉嘴。”

    “走,跟我去外面,我且要看你如何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楚朦押著他雙臂推搡著往外走,他夸張的微勾著脊背,在前面踉蹌而緩慢的走著,還一面扭頭提醒身后的楚朦,“地面崎嶇不平,女俠注意腳下。”

    “少羅嗦,快走!”

    “是是,正在走,正在走……”他唯唯諾諾。

    等到完全走出長巷,明亮的光線乍然從四面八方射過來,楚朦抬手擋了擋不適的眼睛,等到她放下手的時候,那個被押解著出來的白衣人,已經衣冠整齊的轉過了身,正笑吟吟的望著她。

    楚朦瞳孔微微收縮了下,剛才在巷子里一直看到的是他的后腦勺,等到出來了才發現,這個泛酸水的書生竟然還是一個俊朗無雙的美男。

    他的發質正好,墨發流水般隨意的披散在肩,幾縷細細的發絲垂到額前,在微風里輕輕的飄啊飄,陪著他那雙狹長明亮的鳳眸,給人聰慧的感覺,一點都不酸儒。

    他高大頎長的身軀包裹在云朵一般飄逸的白袍下,纖塵不染,好像隨時準備飛升的謫仙。

    當然,除卻他后背,楚朦印上去的那一抹清晰的黑腳印。

    謫仙突然雙臂一伸,對楚朦長身一揖,行了一個大禮還一邊文縐縐朗聲唱道:“小生姓龍,名星。大家都喚我龍星。方才在巷子里,多謝女俠高抬貴手。初次見面,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女俠多多海涵。龍星再拜!”說著又是一拜,烏黑的墨發垂下來,遮住了白玉的容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