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跳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從目前還算穩定的機身來看,他不確定飛機一定承受不住負離子的侵襲,只知道內心深處滾涌而出的不安越來越頻繁,這感覺從未錯過,這感覺救過他的命。

    他問距他最近的一個空姐:“請問下面是哪里?”

    “蘇先生,下面是雙湖濕地。”空姐微笑道。

    蘇七忙道:“你告訴我海拔,濕地的面積,飛機的時速,還有高空風速好嗎?”

    空姐將幾個問題在‘腦中’整理一下,笑道:“好的,蘇先生。飛機剛剛進入兩湖濕地上空,海拔一萬兩千米;濕地面積39.77萬平方公里;飛機現在的時速降為六百公里;外面的風速我不知道。”

    “謝謝。”

    蘇七在腦中快速的計算著飛過濕地還需多少時間,得出的數字令他緩了緩心神,好在時間并不緊迫。想要大家聽從他的計劃,必須先站出來一些隨從者才行,于是他將目光落在了優才學院的張老師那里。

    “什么?你瘋了?我警告你蘇七,不要亂來,回去給我老老實實坐好,只是一點小故障,跳機?虧你說得出口。”

    張老師聽了蘇七的話,莫名其妙的失笑道。

    “在您面前我從不說謊,帶上同學們和我一起去貨艙,下面是濕地,跳下去是有一定幾率活命的。”蘇七面目認真的說道。

    “你發什么神經?不是我說你,你也快要是成年人了,凡事要鎮定,大家都安好的坐著,你跑來跑去顯得多不穩重。”

    張老師壓低嗓音,低眉順眼的看了看左右,道:“咱們來自露天區的事已經有不少人知道了,大家本來就嫌棄我們,你就別再添亂了。不過是暫時的切斷訊號嘛,無礙的,有危險機長會告訴我們的。”

    蘇七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畢竟他只是感覺危險而已,除了機身偶爾顫抖之外并沒有什么險情發生。

    他心事重重的回到座位,看著身邊正在用感光儀旁若無人看雜志的劉畫畫,心情始終不能安定下來。

    劉畫畫手上的感光儀竟然能夠自動調節光亮,釋放出一種令肉眼舒服的閱讀環境。

    蘇七顯得越來越焦躁,座位上點了把火似的不停的挪動著屁股,時而看著左右,那侵入骨髓的危機籠罩在心頭,揮之不去。

    “借你感光儀用一下。”蘇七突然站了起來,不由分說的奪過女孩手中的燈光,背上背包大步向客艙尾部跑去。

    劉畫畫怔了怔,隨即連忙打開安全帶,追著蘇七喊道:“還給我!那可是限量版的,上面有我偶像的雕刻簽名呢!”

    通往貨艙的門并未上鎖,蘇七輕輕一推門就開了,順著樓梯走下去,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見。

    感光儀亮了,雖是一片暖色的光芒,卻足夠將這里看清楚了。

    令蘇七較為放心的是,貨艙并不是分割式,而是首尾通透,一目了然的穿堂格局。

    而且貨物并不多,只有幾塊大件行李整齊的碼在角落,他很快就找到了那個兩米見方的地門。

    劉畫畫摸黑來到他跟前時,已經卸下了兩把副門鎖,只剩最后一把主鎖就能將地門打開。

    她將感光儀牢牢抓在手中,生氣的道:“你是哪校的學生,我要投訴你。”

    蘇七不由分說一把奪過來,攥在手里,帶著偏執的認真低頭快速拆卸著鎖芯。

    劉畫畫大驚失色,退后幾步,冷笑道:“先我還對你客氣幾分,你竟敢再次明目張膽搶我東西,好,我馬上就投訴你。”

    主鎖有多條半自動卡條,對缺少工具的蘇七來說并不容易下手,他幾乎將頭貼在地上,撅著屁股專心的將兩根多功能螺絲刀探進艙門縫隙的內部,對抗著那幾根卡條。

    忽然,身后驟然大亮,一道光束打在他身上。

    “蘇先生,你的行為嚴重妨礙了飛行安全條例,請立刻停止動作,跟我回客艙,聽候機長命令。”

    來的是劉姓女孩和一位機器人空姐,她之所以帶它來,是因為連她這個scm的忠實客戶也不知道,這些空姐日常用于服務,關鍵時候還可用于保衛。聽到她說有人搶她東西,空姐立刻跟著她來到了客艙,腹部打開一個小口,探出一個圓形鏡片,射出一道高強光束,再無剛才的和善,面無表情的道。

    蘇七完全不理會,繼續撬鎖。

    “蘇先生,接下來的一切是在您不配合飛行安全的前提下發生的,我胸前的攝影儀會記錄事情的經過,若您不慎受傷,將無權上訴,但有權索賠醫藥費。”空姐大步走來警告道。

    它是最新一代的智能機器人,有一定處理緊急事務的能力,并不是直接就要對蘇七大打出手,它仍是會看情況而定,如果它來到他身邊,他仍是不配合,它便不會再客氣。

    “將我的感光儀拿來就行,你不要打傷他。”劉畫畫跟著空姐走過來,提醒道。

    “知道了劉小姐。”空姐微笑道。

    蘇七緊閉著嘴巴,加快了速度,忽聽幾聲微不可聞的機簧摩擦,觸須般向后縮了回去,吭的一聲悶響,地門的三把鎖全部被毀,只需往上一提,便可跳下飛機。

    就在此時,空姐將手按在了蘇七肩上,五指發力,猛的向后一拽,一條腿伸在蘇七兩腿間,向上一抬,雙手一提將蘇七整個人拎了起來。

    蘇七到底是男生,被嬌小的空姐抱在空中顯得很不協調,像大老鼠抱個貓一樣。

    “你抓疼我了,快放手,你傷害人類就不怕被銷毀嗎?!”

    “這是我的職責,我必須阻止您。”

    空姐面無表情的抱著蘇七向樓梯走去。

    它抱得很緊,蘇七吃痛忍不住再次叫了出來,皺眉道:“你再不放手別怪我不客氣。”

    劉畫畫知道,但凡是機器人,哪怕是一個空姐,它的力氣也遠比人類大得多,出于一剎那的關心,說道:“你還是不要反抗了,不然它真的會傷害你。”

    空姐兩手圈著蘇七,怎么也不肯松手,就這樣在劉畫畫感光儀的照射下亦步亦趨的來到艙門前。

    “劉小姐,請你把門打開。”空姐禮貌的笑道。

    就在她伸手拉門環那一刻,蘇七猛地一躍,曲腿在艙門上一彈,借著這股力道,與空姐同時向后飛去,重重跌在地上。

    空姐雖倒飛空中,卻依然保持著環抱的姿勢,十指一絲也未松動。

    然而就在倒地那一瞬間,蘇七不知哪里來的蠻勁,咬著牙雙臂向外一撐,配合著摔在地上的震動,掙脫了它的懷抱。

    劉畫畫哪里見過這種激烈場面,心里正想著這個小子完了,空姐一定不會斯文的抱他了,很可能要采取一些更為強硬的手段。

    但是空姐還未站起來,那姓蘇的小子卻向她飛奔而來,拉著她的手腕向地門處跑去。

    劉畫畫有些害怕的一臉呆愣著被他拉走,看著他吃力的拉開地門,強勁的風撲面而來,將她衣服吹得極為飽滿,渾身都灌滿了風。她恍然一驚,恐懼的向后掙著身子,大呼道:“你要做什么?我不!不要!”

    蘇七拿起背包套在脖子上,將她抱在懷里,緊皺眉頭跳了下去。

    “啊——”

    貨艙里只留下了劉畫畫的一聲失了魂兒般的驚悚尖叫,下一刻便被蘇七抱著向下飛墜!

    空姐保持著工作的慣性,兩手交疊放在腹部,只依靠雙腿的力量輕松站立起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平靜的將地門關上,返回了客艙。

    兩人如同射出的子彈飛流直下,只是軌跡很快被氣流打亂,一會兒向左橫去,一會兒向右傾倒,有時還會倒栽蔥,總之是各種體位不停的變換著。

    蘇七一直緊緊抱著她,兩個人在一塊兒的地心引力更大,重力加速值多一些,能在一定程度上確保不會偏離的太遠。

    烏云區的面積比蘇七想象的要大,以他們飛墜的速度足足有幾分鐘才脫離開來。

    劉畫畫直到現在才敢睜開眼,向下望了一眼,立刻暈眩,喝了半斤白酒似的。下意識就將手勾住他脖子,閉上雙眼之前不甘的罵了一句:“為什么要害我?你渾蛋。”

    耳畔不住的往里灌著呼嘯的風,蘇七根本沒有聽到她說話。

    “飛機!你后面有飛機!”

    她的喊聲極大,蘇七聽得清楚,回頭一看嚇得毛骨悚然,大腦中自動羅列出幾條數據,每一個結果的中間值似乎都在預示著他們此時的墜落速度與飛機的前行速度出現經緯交叉,那一刻將會粉身碎骨,飛機也會受到巨大沖擊,將有不知多少人跟著送命。

    “把手給我!”蘇七瞪著眼睛,語速加快了一倍催促道。

    劉畫畫不敢有絲毫啰嗦,兩手一搭與蘇七十指緊扣。兩人的姿勢隨即發生了改變,由先前的垂直變為了橫直。很明顯就能察覺到下降的速度緩了一些,足以讓疾速的飛機在他們降落到機身上方十余米時超過了他們。

    下一秒兩人就落入飛機飛過的強大氣流中,只見一團團飛旋的氣流陀螺般盤旋在他們身邊,她的手被他抓的生疼,可是氣流太過強橫,還是將他們硬生生的吹散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1-m
機戰無限
作者 亦醉
  普羅米修斯,次元夾縫的無限要塞,一個只穿梭於機戰的無限世界。

  作為唯...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