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蒙冤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劉畫畫此時才感到真正的恐怖降臨了,那個一直緊抱著她的人忽地不見了,被氣流卷著轉了不知多少圈之后,只有她一個人在墜落,天地之間放佛只剩下她一個人。

    她閉上了眼,懼意密布心中,渾身不住的顫抖,想哭卻哭不出來。

    從高空墜落,因重力加速度的問題,會越來越快,很快她的臉就被吹得生疼,甚至以為眼睫毛都要飛走了。肌膚上敏感的觸覺早已麻木,體內卻蒸騰如火,焚燒了一切理智,只等待著最后落地那一刻死亡的來臨。

    她恨那個家伙,他自己想死,卻拉上她做墊背,這是多么無恥的行徑!若有地獄,她一定每日向閻王泣血狀告;若有來生,她一定在學會走路的頭一天就去他家放一把火。

    她正恨得怒火中燒,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知覺遲鈍的手腕,耳邊傳來蘇七的聲音:“把我們倆的背包綁在一起,就不會分開了。”

    女孩有些歇斯底里的叫道:“別碰我!”

    蘇七恍若未聞,繼續著手上的事,將背包帶與她的肩包帶系上死結,提心吊膽的向下看了一眼,道:“我們不會死的,下面是湖。”

    女孩道:“哪怕全是水希望也不大,何況兩湖濕地有一半的面積是陸地,你以為我瞎啊!”

    很奇妙的是,女孩罵著罵著竟主動將手搭在蘇七肩上。

    他們度秒如年的不知降落了多久,此時的地面已經可以清晰看到水域的不規則劃分,令人心寒的是,這一帶陸地的面積明顯比湖泊要多。

    身為秋橙市優才學院最優秀的學生,蘇七表現出了應有的才能,他指揮著劉畫畫的一舉一動,不允許有任何的抵抗。

    劉畫畫很快發現,每當他讓她深吸一口氣身子前傾時,隨著雙腿向后翹起,他們下降的方向居然輕易就改變了。就這樣不斷的調整身姿,他們準確的落在一片較大的湖泊內!

    雖然水面并不像平時那樣溫柔,入水時甚至被撞得生疼,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如同抽了十余個巴掌隱隱作痛。

    但他們完好無損的活了下來!

    蘇七冒出水面,奮力的游到女孩身邊,道:“同學,我們安全了。”

    劉畫畫灌了幾口湖水,咳嗽幾聲,秀眉陡立,俏臉含煞,伸出一根手指指定蘇七,瞇著眼發狠道:“從現在起,別再靠近我。”

    “你還在為剛才的事生氣嗎?”

    “我被你從三萬尺高空拽下來難道還要謝謝你?”

    “我真的覺得那個飛機有問題。”

    “我不想和你說話,你等著入獄吧。”

    劉畫畫上了岸,蜷著腿撥通了SCM的救援電話。這片一望無際的濕地,單靠行走同樣也是一種絕望。

    “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請立刻趕來。”她看了看手機上的坐標,道:“兩湖濕地,422,78。”

    蘇七憂心忡忡,擔心著飛機上的老師和同學。對于劉畫畫的憤怒并不在意,他的本意及行為都是救人的,沒有道理害怕。

    一小時后,一架藍色小型飛機落在湖邊,下來一男一女身穿醒目制服的救援人員,見蘇七和女孩都沒有受傷,笑著讓兩人登機了。

    “不要管他,就是因為他我才掉進湖里,他是殺人兇手!”

    她伸手攔住蘇七,死活不讓他上去。

    制服男神情一慌,立刻從腰間抽出一根電擊棍,按下按鈕,滋啦啦一條藍色電弧跳躍而出。

    “怎么回事?你們不是一起的?”他警惕的問道。

    “一個小時前我們還在飛往北川的航班上,雖然坐在一起,但我并不認識他,他神經兮兮的懷疑飛機出了故障,打傷了空姐,打開地門將我拉了下來,幸虧我們運氣好,不然我肯定被他害死了。”劉畫畫義憤填膺的道。

    “你報警了嗎?”

    “沒有,我忘了。”

    “她說的屬實嗎?”制服男拿電擊棍在蘇七眼前晃了晃,沉聲道。

    他一個救援人員是沒有資格審問公民的,但是如果女孩說的是真的,他有權將他移交給執法部分處理。

    “屬實,可我不是害她。”蘇七連忙說道。

    “不想被電暈的話就老實點。”

    制服大聲喝道,將蘇七推搡在最后排座位上,關上艙門,對飛行員道:“王哥,先去警署,這小子有謀殺嫌疑。”

    蘇七的表情有些怪異,很明顯‘罪證確鑿’,除非飛機真的墜毀,否則他很難擺脫謀害女孩的事實。那畢竟是數百人命,若為自由故,代價不可謂不大。

    “他如果真的有嫌疑,你最好現在就報警。”

    飛行員不冷不熱的道。他們的對話他聽到了,基于他十多年的飛行經驗,只用匪夷所思已經不能詮釋他內心的驚詫,他無法理解兩個從航班上跳下的青少年落在滿是水陸交融的濕地中卻毫發無傷,排除微乎其微的幸運,他們真的很不簡單。

    而女孩不加掩飾的表達了對男孩的憤怒,恰恰說明了他是個危險人物,處理危險人物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他交到別人手中。

    制服男撥通了報警電話,將事情原委如實稟告,警署那邊立刻就備了案,又聽說他們控制了嫌犯,便要求把他的公民號碼報過來。

    制服男讓蘇七將手伸出,蘇七木訥著臉配合的伸出手,對女孩道:“我沒有害你。”

    “你跟警官說吧。”

    女孩冷漠的道。

    “你的金屬環呢?”

    制服男突然驚訝的看著蘇七空無一物的手腕道。

    “什么金屬環?”蘇七更是一頭霧水。

    制服男擰著眉頭道:“你……你是露天區的人?”

    這句問話已經讓飛機上的人感到緊張,然而蘇七的回答則讓他們徹底嚇了一跳:“對。”

    連飛行員手中的控制桿都哆嗦的一下。

    “露天區的人怎么會出現在安全區?你想干什么?是不是要制造恐怖襲擊?”制服男高度緊張的問道,忽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事,懼怕的道:“你身上帶著炸彈嗎?”

    “露天區的人身上要帶炸彈嗎?”蘇七微微冷笑道。

    他自然清楚他們慌張的緣由,在一般安全區人們的眼中,他們這些露天區的人如同臭水溝中的老鼠,攜帶著病菌、混亂、危險……

    “去香江之前就有人告訴我這次有個來自露天區的團體要參加,沒想到就是你們?天哪,我竟然和你挨著坐在一起,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好讓我提早換座位啊,我換了座位也就不會被你拉下飛機了!”劉畫畫聯想起前事,兀自憤怒的道。

    “露天區不全是壞人,安全區也不全是好人。”

    說完這句話蘇七就暈了過去。

    制服男收回電棍,從腰間的袋里抽出一條細繩,捆住了蘇七的手腳。

    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在捆綁時,蘇七竟然醒了,很平靜的看了他一眼。

    電棍瞬間產生的高壓電流,即便是高端機器人也吃不消,他凡胎肉體的為何能這么快醒來?難道是電棍壞了?

    這樣想著,他再次將電棍送到蘇七身上,蘇七徹底昏迷。

    警署處理這件事很有效率,劉畫畫本以為要盤問許久,舉列一番證言,誰知那大腹便便的警官只問了一句:“你確定他要害你?”

    “不然呢?如果有人拉著您跳機,您怎么想?”

    “恩,好,你可以回去了。”

    女孩一怔,問道:“就這么簡單?怎么處理他?”

    警官嗤聲一笑,鄙夷道:“這種露天區的家伙最好處理,審判都不用,直接關監。他來到安全區本身就是犯罪。”

    女孩道:“可他是去參加香江科技會展的,他是個學生,過程你不需要問清楚嗎?”

    “露天區沒一個好東西,管他是不是學生。”

    “哦。”

    看著旁邊的兩個執法人員粗魯的架著蘇七,還一人踹了一腳,劉畫畫茫然的點頭,出了分區警署,打了輛車往機場去了。

    這里距北川還有一千多里路,路上她上網查詢,發現這里最早去北川的航班也要等到傍晚,她不愿等,便吩咐司機轉道去長途車站,幾乎沒有耽擱,搭上了一輛高鐵。

    蘇七醒來時腦中一片混沌,表情痛苦的哼唧幾聲,口干舌燥的能冒出火來,剛張口要水喝,頭上就被重重打了兩巴掌,聽一人呵斥道:

    “到了地兒再喝!”

    “我在哪?”蘇七聲若蚊蠅問道。

    “剛出了安全區,準備把你押送到秋橙市監獄。”

    蘇七心中苦笑,本來還想看看北川市呢,想不到連入監都不能留在安全區。

    他此刻方知,不光是露天區的人恨安全區,原來安全區對他們同樣恨之入骨。

    可是,你們因何惱恨被你們遺棄的人?

    監獄對蘇七來說并不陌生,從小學開始,他身邊就有同學因暴力入獄,他永遠不能忘記一個十歲的男孩將一柄水果刀插入另一個小男孩的肚子上,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親眼目睹暴力導致的死亡。

    隨后的每一年,他都會經歷幾次親歷死亡場面的洗禮,甚至多次去監獄看過要好的同學。

    露天區就是這樣,就連法律也是以暴制暴,不需要合理的解說。人們甚至不懷疑,如果警方的實力弱于暴徒,那么它早就不存在了。

    他大概了解那是個什么地方,無休止的勞作,獄友想方設法的欺騙、斗毆、蠱惑煽動……總之它不是一個讓人改過自新的地方。

    若說出獄后老老實實做人,只是因為不想再次受到凌辱,不想失去自由,心中的暴力、仇恨始終無法褪去。

    而今,他這個老師眼中的好學生要入獄了,他的人生會因此毀掉嗎?學校應該會第一時間把他除名吧?他將在監獄度過半生時光,表現良好的話,會提前十年出獄,可是在那樣一個沒有良知的地方,良好的表現何嘗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3-m
末日神秘商店
作者 廣寒宮門房
  一張傳奇級紫色技能卡讓荀易回到十年前末日之初。 這一次,他終於能昂首挺胸,底氣十足地踏入神...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