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更新 115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春節假期結束,黨校要按時復課,楊陸順與周益林聯系得知地區有專車送他們到黨校,不過南風到春江黨校只需要兩小時車程,所以他們決定初八趕早去學校。而楊陸順只能初七就動身去春江。

    何斌還是依照白利民的指示充當楊陸順的司機,對此楊陸順沒拒絕,兩人初七下午動身去了春江,還住在隨園賓館。

    對于徐心言,楊陸順有點把握不準,他不知道心言在電話里的表白是一時沖動還是積薄而發,但不論怎樣,他都不想因為兒女私情影響前途。可從男人虛榮心來說,他并不介意有個漂亮女人喜歡他,倒還有點自我感覺良好,偷偷掐下指頭,居然有好幾個女人多少對他有好感,這說明他是個優秀男人,至少是個不討女人嫌的男人。

    好在開學后楊陸順的擔憂成了多余,徐心言似乎并沒把電話里的情緒帶到黨校來,稍微改變的是她的裝扮時髦了點,性情似乎也開朗不少,不再象從前那樣憂心忡忡愁眉不展,而是嘴角抿著笑意,添了不少女人味,與人相處也隨和了很多,但對騷擾卻依舊嚴厲。從周益林處得知,心言主動參加了地區機關的春節舞會,并沒象往年那樣只照顧男友而忽視單位集體活動。

    楊陸順沒了擔憂可又有了點失落,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應該是男人的通病,但也只能悶在心里不敢露出半點。

    初十張民輝傳達了個好消息,說地委組織部何部長請吃飯,地點就在省委招待所也就是隨園賓館。這個消息確實讓楊陸順幾個很興奮,到黨校學習這么久,何部長是第一位熱情關心他們幾個學員的常委領導,即便孫書記王專員等地委領導到省里出差開會,也只是他們知道后集體前去匯報學習情況,還沒有領導主動過問的。而且何部長是組織部長,他的關心側面應該能體現地委主要領導的關心。

    臨近中午,何部長的司機親自開車來接,又讓楊陸順等人激動不已,張民輝還開玩笑地說:“心言,你應該換身更漂亮的衣服去見部長。”徐心言微笑著說:“在部長眼里應該只有部下,而沒有男女之分。”這話不無道理,女為悅己者才容嘛。

    楊陸順等人跟隨著司機進了包廂,里面空調開得很大,迎面撲來的暖氣驅走了寒冷,而何部長滿臉微笑更讓他們有如沐浴春風。何部長年紀四十有五,但職業使然有點老相,楊陸順曾遠遠見過幾次,都是神情嚴肅,渾不象今天面帶微笑,就顯得很是慈祥親切了。張民輝成杰英周益林徐心言都是地區機關中人,對何部長的敬畏遠沒楊陸順大,所以自若得多,楊陸順未免就有點拘謹。

    何部長并不是一個人,身邊還有個帶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看年紀也就四十出頭,書生氣很濃,舉止得體象個領導,果然何部長介紹說是省人事廳最年輕的副廳長,姓易名杰,還特意聲明他們就是同在黨校進修才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張民輝等人見還有領導,就知道這次請他們吃飯并非主要,只是猜不透領導真實用意,忙不迭與易廳長握手。當易杰與徐心言握手時,何部長重點做了介紹:“這位女同志就是徐心言了,大學畢業后就擔任團干部,目前在南風團委任組織部長,工作開展得非常有聲色,而且年輕,才二十八歲!”徐心言糾正道:“何部長,我今年二十九歲了。”

    易杰呵呵笑道:“老何,你對徐部長評價這么高,干脆調去你組織部嘛。”他很有領導風度,與徐心言握手既親切又不失禮貌,渾不象某些領導抓住漂亮女同志的手就搖個不停,更齷齪的是還有領導會加上左手,邊說話邊摩挲,眼睛直勾勾地盯人家胸脯。

    寒暄完畢,組織部辦公室的侯主任建議楊陸順等人脫去厚重的外套,大伙正有此意,室內溫度本就比較高,加之內心激動,背心里都多少冒出了點毛毛汗。包廂里的女服務員很殷情地替客人掛外套,楊陸順脫下外套見服務員來不及接,就自己走去墻角衣架自己掛,沒想徐心言微笑著很自然地接過他的外套,在掛上衣架前還順手撣去衣領上的頭發,這個動作令楊陸順有點砰然心動,心言細微地行為象極了體貼的妻子。

    侯主任招呼大家就坐,張民輝成杰英也自然地把何部長身邊的位置讓給心言,美其名曰委托心言給領導服好務,何部長笑呵呵地說:“我們畢竟都是南風的,只有易廳長是客人,今天心言的任務是陪好易廳長。”易杰還要謙遜,徐心言在機關工作多年,領導意圖還是能領會,便大大方方坐在了易廳長身邊。

    何部長見心言服從調配,很是滿意,說:“今天只有徐心言一位女士,就讓女士點菜吧。你點什么我們吃什么,大家沒意見吧?”部長發話了誰能有異議?侯主任馬上把桌上的菜單遞向心言,示意服務員準備記菜。

    徐心言暗暗好笑,知道領導早就訂好菜了,只是故做大度而為之,微笑著說:“何部長,您的口味我多少了解點,可易廳長我才第一次見面,我見識少,萬一點的菜不合易廳長的口味,那就罪莫大焉了。何況易廳長是省上領導,熟悉情況,還勞煩易廳長動動口,讓我飽飽口福好嗎?”

    易杰呵呵笑道:“何部長,你發球、徐心言二傳,到了我手上也沒得推了,就學鐵榔頭干凈利落地扣球吧。”在大家的歡笑聲中,易杰沒停頓地在菜單上點了又點,那服務員下筆匆匆,也不知道是真記假記,反正都象那么回事。

    何部長征詢了下其他人意見,見大家都贊同,又對心言說:“心言部長,點菜你推了,那我們這桌人喝點什么酒呢?”

    徐心言這下沒二傳,笑咪咪地說:“何部長易廳長都是整天操心國家大事的領導,這頓又是午餐,那我建議領導們適當喝點葡萄酒,既祝了興還滋補身體,我們幾個下午也都要上課,更不適合喝得滿身酒氣了。葡萄酒是紅色的,也是我們幾個的美好心愿,祝福何部長易廳長在新年的工作中紅紅火火!”

    何部長呵呵直樂地沖易杰打眼色,易杰也興奮得癯白的臉上泛起了紅光,望向心言的目光也熱切起來。

    楊陸順身為基層縣的干部,在這樣的場合下最多只是瞄個機會敬何部長易廳長的酒就再沒說話的機會了,而且大家的話題總也繞著心言在轉,即便有岔開,何部長也會趕緊的導回來,親切熱情得令張民輝成杰英周益林暗暗誤會是不是何部長想老牛吃嫩草了。徐心言一直應付得很得體,對于意外獲得領導的高評價沒有得意忘形,如果表揚她工作堅持原則,她就謙虛地表示和周益林有不小差距,如果肯定她在組織工作上文章材料出色,就表示和楊陸順水平相差甚遠,如果說她在機關能團結同志上下關系處理恰當,她則認為張民輝成杰英值得她學習。不僅沒降低自己,反倒讓其他人都感激得很,雖然不見得心言的話何部長就會放在心里,但總讓他們覺得面子有光。而何部長易廳長就認為心言這女同志很不錯,思想境界也蠻高,應對得體、高雅而不高傲、入俗而不庸俗!

    楊陸順在一邊默默關注著心言,他沒完全沒想到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同志有如此的應對能力,他在縣機關工作近十年,見過太多形形色色的女同志了,要么在領導面前扭捏作態要么就是諂媚獻俗,哪象心言這么不亢不卑清雅不俗的呢。以前心言那孤獨柔弱只是一種偽裝還是拋開心中負累展現全新的心言呢?楊陸順琢磨不透,只是心中曾經的小妹妹越來越遠,取而代之的是敬而遠之了。

    楊陸順就感覺有點憋悶想透口氣,借口去衛生間出了包廂,外面冰涼的空氣使他頭腦清醒,長吁口氣后踱到樓梯口點起了根香煙。

    “咦?陸順你在請客吃飯呀?”

    楊陸順聽到這富有女人味道的語音就知道是柳江,轉身笑著說:“啊,柳姐,是我們地區組織部長請客,我乘機撮頓好的。又喝了不少吧?”

    柳江露齒一笑說:“習慣了,要是一天不喝上幾杯我還不自在呢。陸順,你們組織部長請客,專門犒勞你們黨校學員呀?干脆你結帳算了,難得有這機會跟帽子批發商喝酒,要不要我去敬你們部長一杯呀?”

    楊陸順說:“哪里是領導專門犒勞我們喲,我看是領導找人陪酒湊熱鬧才對,我們部長主要是宴請人事廳的易廳長。你要是跟易廳長熟,去敬杯酒也成呀。”

    柳江略一思索道:“易廳長?是不是易杰,斯斯文文的樣子?”

    楊陸順說:“就是易杰易廳長了。”

    柳江咕地一笑說:“跟你一起的那個徐什么的妹子肯定也在吧?我看不是你們部長請客,大概是做媒人的。啊,也是,那個徐妹子快三十了沒結婚,人又漂亮又在機關當干部,正好易杰就想找個有賢惠女人續弦呢。”

    楊陸順一驚忙問:“柳姐,到底怎么回事?”

    柳江說:“這個易杰的愛人得乳腺癌死了一年多了,家里還有個十來歲的兒子,他才四十出頭,當然想再組建一個家庭了,何況他是副廳級干部,老婆一死不曉得多少人上門求親呢,不過這個男人很疼愛兒子,當然想替兒子找個善良賢淑的后母了。”

    楊陸順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何部長是給老朋友相親的,轉念一想心言已經二十八、九歲,要想再找個年紀適合沒結過婚的小伙子簡直不可能,按南風等地風俗,城里女子稍微漂亮點工作單位好點的基本二十三、四歲就結婚生子了,即便拖到二十五、六歲要找個未婚男子也還有得找,但要說二十八、九的男人還沒結過婚就罕見了,想心言這樣的情況,要找年齡相配的男人真難,除非是離婚或者死了老婆的。要說易廳長這樣四十出頭卻只看得三十多歲而且身居高位的男人未免不是心言的好歸宿,而且還有何部長熱心牽線搭橋,看剛才易杰對心言的態度,加之肯定也知道心言曾經的往事,怕是不動心也難啊!就訥訥地說:“是啊,確實是個好對象呢!”

    柳江忽然擠眼一笑,沖楊陸順身后揚揚眉毛悄聲說:“陸順,那不是徐家妹子么,她怕是在找你呢。”

    楊陸順轉身一看,果然心言拿著他的外套走了過來,微笑著遞給楊陸順卻對柳江說:“我說楊支書去哪里了,原來在跟柳經理聊天呀,你看看他,這么大個人了也不曉得照顧自己,包廂開了空調是不冷,可走廊上氣溫很低呢。”

    柳江笑著說:“是啊,楊主任,快穿上衣服免得感冒了,你那桌飯菜我會通知服務員記在你帳上。你們聊,我還有事先走了,徐小姐再見!”

    徐心言目送柳江走了,才幫楊陸順拉抻著衣角說:“呵,看不出你蠻會找機會巴結領導嘛,我說去個衛生間這么久,原來是搶著結帳啊。”

    楊陸順臉上一熱說:“嘿嘿,也不是巴結,其實我結帳也好侯主任結帳也好,不都是公家掏錢啊。你怎么也出來了,不陪易廳長聊天了?”

    徐心言也是臉一紅說:“什么陪不陪的,在單位上免得了呀?我、我是見你沒穿外套,怕、怕你著涼......”

    楊陸順心里有點慌:“這點冷算什么,你怎么就拿我的衣服出來呢,影響不好吧?”

    徐心言酡紅著臉,眼睛望著鞋尖一踢一踢地解釋道:“我是在穿自己的大衣時,悄悄拿的,他們應該沒發覺。”

    楊陸順心里一熱,感激地說:“那真謝謝你了,我、我先進去?”

    徐心言說:“腳在你身上,你要走就走,問我做什么?”

    楊陸順看她一臉嬌羞,差點伸手去摟,可想到柳江的話,本想說點什么但毅然大步離去,等他進了包廂,張民輝等人正陪領導聊得起勁,只有周益林側臉看了看他,楊陸順卻有如做賊心虛般沖周班長嘿嘿一笑,脫了外套掛起,朝侯主任招了招手,侯主任早就吃好,端起茶杯踱到楊陸順身前,楊陸順悄聲說道:“侯主任,我剛才已經結帳了,您看是不是還要準備條好煙給易廳長呢?我沒什么經驗,請您拿個主意?”

    侯主任剔著牙,心說這基層干部心眼還是蠻活泛的嘛,也不客氣,說:“哦,那就謝謝你小楊,易廳長嘛是應該安排條好煙,這樣,你跟司機一起去,就給易廳長準備兩條精品玉沙吧,易廳長是比較正直的,但跟我們何部長關系很好,想來也不會有意見。”說完還伸手拍了拍楊陸順的肩膀,笑得也親熱起來。

    楊陸順就跟著司機再次出了包廂,到了服務臺拿了八條精品玉沙煙,那司機也沒二話,提著煙就去了外面,不用說是把煙放進車尾箱,可楊陸順身上哪里這么多現金,只好給經理室去了個電話,叫王林經理轉告服務臺記帳。不過再進包廂時,何部長就朝他點了點頭,侯主任把他拉一邊悄聲說:“小楊,何部長這頓飯吃得很滿意。”

    飯后何部長并沒放徐心言走,說有點工作要談談,張民輝成杰英雖羨慕卻也無奈,告辭返回了黨校,在車上成杰英實在忍不住半開玩笑地揶揄楊陸順:“楊支書,你手腳蠻快嘛,我們還沒來得及反應你就全包了。也太不夠哥們義氣了吧?”

    楊陸順賠笑著說:“你們三位都是地區機關的紅人,跟部長哪天不見上幾面呀,我在下面除了開大會遠遠一睹領導風采,就再沒其他機會了,也算關照下基層同志好吧?”這話恭維較多,顯然是不愿得罪人。

    張民輝笑道:“杰英開你玩笑的呢,我們當然關照你這基層的哥們了。唉,菜都是好菜,就是酒沒喝好,不盡興啊!”

    楊陸順如何不清楚他的用意,趕忙說:“那還不好說,晚上我請你們三位地區領導喝酒,還是隨園,喝我們春江的五星特曲!”

    下午上課前徐心言匆匆趕到了教室,臉色并不很好,楊陸順暗暗關注著,總覺得她心不在焉,或許何部長留下她談話說明了來意,就不知道心言是如何回答的。楊陸順急于知道心言的態度,卻又不好直接去問,想想她還關心自己,應該會主動告訴自己替她拿拿主意吧?可惜心言一直沒找他商量什么,開始他還有點郁悶,但也想得開,畢竟能與易廳長組建家庭總比其他離婚男人或者大齡青年要好得多,也算是心言的幸福歸宿。

    幾天后袁奇志劉建新回了春江,主要是打點公司遺留的業務還全面轉向海南,沙沙也帶著旺旺應袁總邀請到春江過元宵節日。對于沙沙母子到春江來過元宵節,他從心里是很愿意的,主要是他目前還少不了劉家的支持,就算省委劉書記不能給他任何關照,但黃曉波卻是不能不交好,要與黃曉波關系好,少不得需要劉建新從中撮合,而要與劉建新的所謂哥們關系處得長久,就一定少不了袁總,以前他怕與袁總見面舊情復發,可自打旺旺拜了她做干媽后,袁總就似乎把心思全掛在了旺旺身上,與沙沙的姐妹感情更是好得不得了,既然人家袁總都放下了,他一個男子漢還有什么放不下的。

    可沙沙出現在黨校,就讓楊陸順覺得很丟臉,穿著上并沒什么,就是沙沙化妝太濃,她皮膚本就不錯偏生還要用增白霜涂得磣白,白就白吧,還要打上腮紅,加上鮮艷的口紅,楞象個不正經的女人了。其實南平縣里都這么化妝的,只是楊陸順在黨校見慣了略施脂粉的女干部,所以才覺得不雅。

    那天下午沙沙帶著旺旺在教室后門張望,惹得里面不少女學員議論,楊陸順在專心聽講沒注意,上課的教授不高興了,說:“外面是誰的家屬,趕緊帶走,不要擾亂課堂秩序!”楊陸順扭頭一看,臉臊得猴屁股一樣,在學員們的哄笑中灰溜溜地領著沙沙逃出了黨校,進了隨園賓館的房間就喝令沙沙洗去脂粉,即便是素面朝天也比濃裝艷抹好看得多。

    沙沙坐在車上看市區里的女人,也覺得自己的妝太重,很是虛心地接受了六子的批評,不過她看著鏡子還是有點不滿意,指著那些黃斑說:“六子,粉薄了遮不住啊!”楊陸順苦口婆心地說:“遮不住就不遮了,女人做了母親難免會損失點容貌,俗話說有得必有失,你不是有個心肝寶貝兒子么,那些沒斑的女人哪有你這媽媽幸福嘛。”沙沙一想也對,抱著旺旺心呀肝呀地一陣好叫。

    不過元宵晚上三家人一起吃飯,沙沙的表現還是讓楊陸順覺得丟臉。晚上楊陸順一家三口、黃曉波一家三口、劉建新袁奇志兩口子在紫竹園吃飯。要說氣質高貴是袁總莫屬,而黃曉波的愛人莫紅紅則有股子領導派頭,確實也是領導,省殘聯服務處處長,正處級暫時放一邊,她分管的殘疾人用品用具供應站、省殘疾人假肢裝配中心是肥得流油的了,這也導致了莫紅紅官小脾氣大、眼高于頂的官僚習氣,當然她是看人給臉色,對劉建新袁奇志肯定是親熱無比,但對沙沙這樣的鄉下女人,少不了要仰起腦殼鼻孔里出聲了。

    沙沙是什么人,眼睛最是毒辣,知道六子有求于人,理所當然地委屈自己了,在飯桌上少不得奉承話連篇,少不得把莫紅紅的閨女夸成一朵花,不惜貶低自己的心肝寶貝旺旺。這些都讓楊陸順臉上無光,明明知道沙沙是為了他好為了這個家,可他還是希望沙沙能象徐心言一樣不亢不卑地做人。

    袁奇志是蘭心惠智的人,說到交情,她自然會把心里的砝碼傾斜到六子這邊,也就可意在話語中把沙沙當最好的姐妹,莫紅紅見袁總與沙沙感情好,也只得放下處長架子,維新地跟沙沙姐妹相稱,不過沙沙始終屈于另外兩個女人之下,倒也讓莫紅紅覺得沙沙人確實不錯,多少看在袁總劉少的面子,勉強接納了沙沙做姐妹。

    (本文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710206 4 12 m
生活系遊戲
作者 噸噸噸噸噸
  【一份賣相不好的宮保雞丁】   從江楓無意中發現自己居然可以看到自家老爹炒出來的菜的備註... (馬上閱讀)
Sys 80 806 m
八卦群夫
作者 玉娘
  前世:   “你這是,八夫卦!”算命先生斬釘截鐵地說道。   “八夫掛?!搞什么,難道... (馬上閱讀)
Sys 86 862 m
調教美男系統
作者 夕留
  一個S系暗黑女主和一個邪惡的調教系統相遇,   我們的目標:推倒各色美男!任你冷酷邪魅腹... (馬上閱讀)
Sys 80 806 m
三夫四侍
作者 睡妖如果
  安遠,不要為我流血   姐姐,不要因我為難   母皇,不要為我停止腳步   皇舅,不要再為... (馬上閱讀)
Sys 86 862 m
好女多逑
作者 畫里禪空
  前世,她說:「我楊仙嬈,生生世世不與人共夫!」   今生,那月脂說:「可不可以不要共妻?...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