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群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一會,一干人等已經走到房前,進入大廳。房上的老者輕輕卸下一塊瓦片,里面的景象登時陷入眼簾。其間忽必烈坐在大廳正中的太師椅上,兩側坐了幾位蒙古官員,而貴賓席則坐著幾個武林人物打扮的怪客。只聽忽必烈開口說道:“本王深夜召集各位前來,乃是為了兩件事。”說罷,環視了一下眾人,繼續說道:“第一,是請各部落可汗共同商議征討海都一事。”側座的幾個蒙古官員各自站起躬身道:“謹遵大汗發落!”忽必烈面無表情,右手微拍,示意眾人坐下,接著說道:“其二,本王要給各位引薦幾位江湖好手,這幾位也必將助我大蒙古一統中原!”遂指向身旁一個番僧道:“這位乃西域少林第一高手,苦智禪師。”那番僧起身向眾人施禮。眾人向其望去,只見他六十多歲,身高七尺有余,長得面黃肌瘦,但雙目卻炯炯有神。項中所套銀色鋼圈極度顯眼。

    “想必大師就是當年力劈南少林十八銅人,被稱作金剛羅漢的西域少林達摩院首座苦智大師吧。”說話之人聲如洪鐘,眾人尋聲望去,只見苦智對面的一個四十多歲屠夫模樣的胖子邊摳腳邊問道。不等苦智答話,忽必烈微笑道:“白先生所言不錯,苦智大師與本王早年甚有淵源,這一次肯出山輔佐本王實為我大蒙古第一幸事。”那胖子聽后用手摳了摳鼻子,咧嘴笑道:“果然是大師,失敬失敬,嘿嘿嘿。”苦智面無表情,只雙手合什當做還禮。忽必烈笑道:“白先生與苦智大師都是當世豪杰,大家不必客氣。”望了眼那胖子,又轉頭望向眾人,繼續說道:“這位就是江湖人稱千手屠夫的白一氓白先生。”眾人聽后臉上均微微變色,這白一氓乃武林一大魔頭,殺人無數,且不問緣由。武功更是深不可測,江湖中不知有多少好手死在其平板菜刀之下。白一氓向來隱居在漠北關外,因此在場許多人均第一次見他。座間之人雖都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好手,但初見白一氓仍不免有些心驚。白一氓單腳杵在椅子上,拱手笑道:“大汗抬愛,大汗抬愛,諸位好,諸位好,嘿嘿嘿。”

    忽必烈繼續介紹道:“這位是九龍頭陀,這位是苗族高手羅力剎,這位是湘西趕尸門高手,活死人鞠寒子。”說罷另外三人起身對眾人行禮。這三人之中除了九龍頭陀之外,另外兩人名頭均不是特別響亮,但忽必烈既能請動苦智禪師和千手屠夫,且能與這二人平起平坐,想來那羅力剎和鞠寒子武功自也差不到哪去。眾人仔細觀察這兩人,只見羅力剎皮膚黝黑,身材高大,腰間佩戴一把三齒鬼頭刀,頭上戴的銀色頭圈閃閃發光。再瞧那鞠寒子,手持趕尸杖,一副趕尸人的模樣,臉色雪白,病怏怏的活似個僵尸。

    “接下來這位是丐幫五袋弟子竇海光,竇先生。”最后忽必烈指了指末席的一個中年男子,那男子趕忙起身抱拳與苦智等一一施禮。眾人望去,只見他衣衫襤褸,三十歲上下,國字臉型,下巴微翹,鼻孔朝天,人中處有一顆大黑痣,上面的一戳毛顯得格外顯眼。丐幫名頭武林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幫中亦是高手如云。輩份越高,武功自然也就越高。幫中輩份除幫主及各大長老之外,其余弟子均按腰間所配布袋為輩份考證。布袋越多,這輩份自然就越高。這竇海光年歲不大便已成為五袋弟子,已屬難得,但畢竟幫中跟他同一級別之人實是太多,故而眾人并不將他放在眼里。只是礙于忽必烈的面子,不便顯得太不尊重對方,因此也都一一起身與其還禮。只是那羅力剎性格耿直,還禮之時哼了一聲。竇海光瞥見卻只作不見,嘿嘿傻笑與其抱拳行禮。

    見幾人均已相識,忽必烈說道:“適才本王已說過今日召集各位前來的目的。這第一件事是商議征討海都一事,這第二件便是為幾位武林豪杰互相引薦。其實本王還有另外一事,那便是要在各位之中選出一位德才兼備的好手,封為我大蒙古國師,率領眾位統一中原武林。”說罷,看了看在座各人,見眾人表情各異,苦智閉目沉思,白一氓咧嘴傻笑,鞠寒子陰沉著臉默不作聲,九龍頭陀與羅力剎則規規矩矩地坐著雙目前視,唯獨那竇海光低頭不知道想些什么。忽必烈撫了撫胡須,微笑不語。

    許久見眾人不說話,場面甚為尷尬,一旁的哲勒別接口道:“大汗說這國師需要德才兼備,我看苦智禪師最適合不過了。”忽必烈微笑道:“哦?”還未等他說完,羅力剎突然開口說道:“這老和尚如此瘦弱,風一吹都要倒了似的,他有什么本事讓我們聽他的!”這羅力剎本就是個渾人,性格直爽,又不了解中原乃至西域武林的情況,是以第一個站起來表示不服。

    “阿彌陀佛,羅居士所言正是,這國師之位老衲是萬萬當不來的。”苦智起身向忽必烈行禮道。在場眾人均第一次聽他講話,這幾句話說得中氣十足。每個字說出來抑揚頓挫,慢條斯理,聲音雖然不大,卻又力道十足。武林行家一聽便知非幾十年功力可達此境界。羅力剎不明此中奧妙,見苦智這么說倒以為他怕了,哼了一聲,神色之間充滿不屑。眾人見他如此這般,均暗自好笑,心想:此廳間恐怕屬這渾人武功最低了,恐怕有無內力都還是個問題。

    鞠寒子出言相譏道:“咳咳……那想必這位羅老兄定是武功高強,咳咳……德才咳咳……兼備之……咳咳……人了。咳咳……”他說話語調陰陽怪氣,再配上其一副僵尸相,當真如其綽號活死人一般,直叫人脊背發涼。這鞠寒子的名字倒真是起得和其本人甚是匹配。

    羅力剎本就性格火爆,如何受得了這般嘲諷,當下便反唇相譏道:“不敢當,但再不濟也總比你這癆病鬼要強上一些。”他見鞠寒子剛才一句話里就咳嗽七八聲,而且面黃肌瘦,嘴唇煞白,就如病入膏肓的癆病之人一般,是以抓住其短處這么說道。鞠寒子倒是不生氣,慢悠悠地回道:“敢問可否請羅老兄賜教幾招呢?”

    “正要領教!”

    此話正中鞠寒子下懷,他本意便是想拿這羅力剎在忽必烈面前賣弄一番。一見對方應允,便立刻答道:“得罪了!”說罷便一躍飛出身去,伸出右手做了一招黑虎掏心式。這一招乃初學武功之人的入門招數,實是再尋常不過了。然則鞠寒子使出來卻有說不出的凌厲。他上來便使這一招乃是想讓羅力剎接不住,當眾出丑。明眼人一看便知這招實是靠著極精深的輕功克敵制勝。白一氓忍不住大叫了一聲:“好輕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