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心中有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病房門是緊鎖著的,一個白衣男護工點著頭給他開了門,好像認識武名一樣。武名不知道他是不是昨晚捉病人的人其中之一。至少昨晚他們是順著燈光的,他們可以看到武名,而武名看不到他們。

    病房里面是各式各樣的病人,有躺著的,有坐著的,有笑的,有哭的,有自言自語的,又大聲罵人的,當然還有喊救命的……

    這時武名想起昨天那抓住他腳的精神病人。而自己的腳此刻還有點隱隱作痛的感覺,只是這里的新鮮感讓自己忘掉了痛楚。

    這大門緊鎖他怎能逃出去呢?想在病房里尋找他的蹤影,可是卻不知道他長得什么樣子。

    “小女孩,過來!”突然病房里有個彪形大漢突然對空大喊。

    彪形大漢這句話觸動武名的神經,小玉曾講過精神病房沒有小女孩的。

    再看那大漢,似乎有點似曾相識感,好像在哪里見過,武名覺得他有點像昨晚見過的出殯隊伍中的那個,又好像是昨晚捉住他的腳的那個人——當然武名見不到他的模樣。武名此刻總感覺自己看不到這個彪形大漢的眼睛,就像是一個失明人士,也許不是。

    此刻,武名自己曾經解剖過的小女孩和昨晚的白衣女孩的形象又浮現在腦海。

    “你在和誰講話?”武名問他。

    “跟你啊,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大力啊,我們在孤兒院見過面的。”

    精神病人總會胡說八道,許多話不能靠正常思維理解的,當然他也沒有正視武名,好像他沒有眼睛一樣。不像在跟武名講話,更像是自言自語。

    巧合的是,雖然在那年以后武名對于過去做了一個斷片式的忘記,但是那些人告訴武名,他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誰,父母也從來沒見過,他的記憶在那一年畫上一個回車號。他的人生前二十多年就是這樣隨波逐流的度過,而剩下了的生命,他想自己應該為自己活著。

    后來武名喜歡選擇這樣想問題。這么多年下來吧,他最早學會的應該就是感恩,要是沒有孤兒院的日子,要是沒有教授的那一把刀就沒有他的今天。

    在他有限記憶里以前根本沒有一個叫大力的人,或者是記不起來了。而對于他天馬行空的說法武名還是沒有理解他在表達什么。

    也許許多事情好像只是巧合而已,他們可能根本不認識。但是小女孩是武名來君山后的疑問,所有他并不打算放棄交談追問。

    “你看清楚了,我是武醫生,不是什么小女孩。”武名澄清說,“但我很想問你關于你剛才講的小女孩的事。”

    “小女孩?什么小女孩?”大漢問。

    “你剛才不是叫‘小女孩過來’嗎?”武名問。

    “沒有,沒說過。”大漢極力否認。

    “那你信不信這世界有鬼?”武名問。

    “我不信,可是我相信人們心中有鬼,所有我能看到鬼了。”大力說。

    “心中有鬼?”

    “對,不怕告訴你,這里面好多都是替死鬼,真的好慘啊。”

    “還有那個那個。”他指著病房外醫生辦公室說,“那個就慘了,他也是替死鬼,估計是活不了了……”

    “……上面那個就好一點,他是個大頭鬼。”大力指著天花板講。

    “替死鬼我理解,就是替別人死的,但大頭鬼是什么?”

    “當然是指使別人去死的啦。”

    “你說的小女孩是不是一個十歲左右白衣長發的小女孩?”武名本來感覺自己在接近這個答案。

    但大力只顧著自己講,不會正視他一下。

    “小女孩?什么小女孩?不知道,不知道……”

    大力搖著頭走到病房角落蹲下來,在地上指指畫畫,嘴里仍不停重復著‘“不知道”這句話。

    精神病人是這樣的他要是不說的話,你就是磨破嘴皮子也沒有的,這時需要的是耐心,看來等到下次再找機會問吧。但是下次是什么時候?

    思緒回來,武名心理又增添了疑問,這大力又是誰呢?自己為什么和他講這些不靠譜的事?

    “武醫生!”小玉在后面猛地拍了武名一下問道,“你在和誰講話啊?”

    武名轉頭看是小玉,笑著跟她打了招呼。

    “在跟一病人。”

    “病人?這里哪里有病人啊?”

    武名轉過頭一看,此刻他也確認自己眼前沒有一個病人,也包括病房角落里。

    “看來我撞鬼了,你信不信。”

    “我信——”小玉又笑了,“——才怪了,沒個正經。”

    他一直覺得她很美,很可愛。

    “對了,小玉,我們昨晚見到的那個病人怎樣了?”

    “心臟病發死掉了,李醫生為了搶救他忙了幾個小時了,結果還是沒有救活。”

    死掉了?難道他就是剛才所說的替死鬼?

    “這是幾點鐘的事情?”

    “具體沒記清,好像是凌晨5:00左右吧。”

    “他是個瞎子嗎。”

    “對了,你怎么知道?”

    “猜的。”武名說。

    昨晚的事他確定那個人是爬著在地上抓住他的腳的,因為如果他是站在,他至少能看到他的影子。他為什么要爬?因為他見不到東西,所有爬著走是最安全的。

    “那他半夜是怎樣從病房出去的呢?”

    “我,我記不清了。”小玉有點不好意識的回答,表情有點古怪。

    這到底什么回事?小玉怎么會有這樣表情?武名心想。

    “那他的尸體呢?”

    “應該在太平間吧。”

    “他的名字該不是叫大力吧?”

    “他沒有名字。”

    “不奇怪,我也沒有名字,后來要讀書了才用了‘武名’這個名字。”武名不想氣氛變成一場審判,武名暫且放棄了關于大力的問話。。

    “有什么意思嗎?”

    “就是‘無名’的諧音了。”

    “你的生活看來也挺不幸的。”

    “習慣了,知足就好。”

    生命就是如此脆弱,死亡好像少個解析。但當它來臨時,本就沒有機會解析。

    正如武名自己,聽說他十五歲就應該死掉,但是他沒有,這也沒有解析。為什么沒有解析,因為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他終究還是活著。

    和小玉結束交談。帶著疑問,武名急急忙忙就走出病房,趕緊在一大堆的病歷資料中尋找大力的資料。

    羅仁笑嘻嘻的看著他,而李劍則仍沒有回頭干自己的事。

    奇怪的是武名在一大堆的病歷資料里,根本沒有發現大力的病歷資料,就是那個死亡者,名字也不叫大力。這大力又是誰呢?他的后背頓時有一陣涼颼颼的感覺。

    這是什么回事?武名對自己的立場產生了懷疑,難道自己真的撞鬼了?自己來這一天遇到的都是什么?這不都來了一天了,為什么自己沒有見過比李主任更高的領導呢?李有財也沒向他提過院長、科長之類的事。反而遇到這些詭異的事。

    “武醫生,你在找什么嗎?”羅仁笑嘻嘻的問。

    “沒有,只是在熟悉一下病人。”武名不知該如何講剛才的事情。

    “對了,你不是也可以留在大一點的城市工作嗎,為什么選擇這里呢?”羅仁問。

    該不會是對武名剛才的冒失的回擊吧?有些人是知人口面不知心的,更何況他們還沒算認識。

    “不知道,為了理想吧?”武名笑道,表情就像羅仁剛才那么尷尬。

    “也許你會為自己的選擇后悔的。”

    “不會的,人應該有點信念才好。”武名嘗試順藤摸瓜的問道,“對了,羅醫生,來了這一陣子,我怎么沒見過院長?”

    “都死了。”李劍終于抬起了頭,搶著回答,“本來先后有過兩任院長,都從這棟樓頂跳樓自殺了。現在實際是李有財在當院長的。但他覺得這事邪門,所有就一直沒有掛上院長的頭銜。”

    都跳樓自殺,該不會還有其他的原因吧?如果不是剛才的遭遇,他也許不會這么想。這里也就是三層樓,跳下去至少不會說必死無疑,但他們還是死掉了,就像武名所想,這些少了個解析,但他相信自己總會知道真相的。

    這時武名才發現李劍長得眉清目秀的,和自己差不多年紀,表情很嚴肅。乍一看,好像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但是他的金邊眼鏡特別顯眼。

    李劍好像在這個問題上不想武名多談,以至于武名也認為這樣的事自己真的問的有點唐突。李劍的話其實又可理解為他對李有財有信任感,而對之前的領導無相應的感情,又或是這其中還有什么秘密。

    武名喜歡看別人的眼睛,不管活人還是死人。隔著李劍的金邊眼鏡,武名看到他的眼神是深邃的,還帶有遲疑。不知為何武名覺得自己讀不懂他。他們都是精神科醫生,除了一般醫學的知識,首先先得是一個合格的心理醫生,也許心理醫生和心理醫生的眼神交流本來就注定著偽裝;又也許那一層眼鏡玻璃隔絕了彼此的情感交流。

    結合此刻的氣氛,武名的意識里好像聞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也許殯儀館那邊又在燒尸體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