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死亡之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夜,同樣在三更半夜,烏云遮住了月亮,沒光。

    “……一、二、一,一、二、一,立正……”洪亮的操練聲從殯儀館方向傳出……幾名醫護人員拿著手電筒到處亂掃隨聲趕到,發現殯儀館的藏尸間一片狼藉,藏尸柜的抽屜全部都打開了,尸體一具一具整齊的靠墻排列。里面溫度很低,讓人軀體及心里都發寒,還有一具具尸體身上發出的特殊氣味。換一個位置,如果在這個封閉的地方,能動的是他們,不能動的是我們,會是怎樣的情況?幾名醫護人員小心翼翼的拿手電筒對著尸體一具一具的照,那一張張已經定格了的扭曲的臉,身上還散發著寒氣……突然“啊!”一具“尸體”跳了出來……

    武名好像看到了自己,他正朦朦朧朧的往樓梯上爬,一個臺階,兩個臺階……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興趣去數那些樓梯,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走到辦公樓的頂樓,那里視野非常的開闊,但是他沒有心情欣賞風景,他爬過圍欄,那不到一米的圍欄,天很黑他看不到這三層的距離有多高,好像它就像是無底的深淵,又好像它是一個邪惡的黑洞,它在吸引著自己,就像在說:“跳下去吧。”而武名不知道自己會欣然的接受,他張開雙臂,就像張開一扇翅膀,往深淵里飛去……

    就在著地的那一瞬間,他感覺不到身體的疼痛,那是一種心痛。武名隨即驚醒,時間已經是早上7:00。這是夢但是不是好夢。

    開心的是在如此簡陋的環境工作,伙食是有很有保障的,食物的豐盛讓武名覺得難以想象。

    武名就在剛才見過那個人,大伙都叫他老張,是這里的廚師。他的身材很嬌小,也許男人不該用嬌小形容,但是武名找不到更好的字來形容他,可能因為原來生活不夠營養的原因,他長得很矮,就約一米五多,七十來歲的樣子,臉上很多刀痕,已經分辨不出原來的樣子。他不講話,但是拿勺子的手非常有力,也許有些人天生就是當廚師的料。雖然面目猙獰一點,但是他做的菜真的很好吃。難怪小玉也說,自己是來了這里才幾年都被養的體態豐盈的,也難怪有李有財那體型。不知誰曾說過吃飽了就不想家嘛,更何況武名沒有家。

    今天食堂里的氣氛有點沉重,可以預示可能有事情正在發生發生又或是已經發生了。

    在熟悉的人中,武名看到小玉。她表情木訥,雙眼通紅,兩眼袋也顯浮腫,顯然是哭過了,但她明顯還在強裝笑顏。

    武名坐過去,不敢問她一句話。

    李有財這時也坐了過來。

    “……小武啊,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我們的好同事李劍在昨天夜里,準確說應該是今天凌晨,過了。”李有財聲調壓得很低,似乎怕別人聽到。

    而事實上武名感覺到也許整個食堂好像只有他最后知道這個消息。當然不盡然是,好像就在昨天就有“人”已預示這一切,武名這時想起那個叫大力的講過關于“替死鬼”的話。

    武名更奇怪昨夜發生如此大事,自己竟然可以穩若泰山般睡覺,一點知覺也沒有。而自己在沒來這里之前能一直保持著敏感的神經。

    雖然和李劍彼此感情不深,但武名還是為他感到惋惜的。

    “怎么好好的就……”武名說。

    “從三樓頂上跳下來了,應該是自殺的。”李有財說,“本來這三樓不算高,但是地下是水泥路,還有半夜三更的……應該是出血過度了。不知之前的事你了不了解,但現在你就是為數不多的業務骨干了,盡量把事情的影響壓到最低,等會公安局的秦月心同志會來取證,你去接待一下,幫我處理好這一件事,以后好多事情還要靠你了,好好干。”

    不知李有財所講的“以前的事”到底指哪些事?武名邊點頭邊想,那句“應該是自殺的”聽了讓他有點不舒服,你說一個人平白無故為何就選擇自殺呢?至少從武名和他接觸的那一面就覺得他不會。他應該算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吧。還有李有財說的“三更半夜”后的那個停斷,此處省去了多少字不得而知,也許睡得死死的不會是他自己一個人。

    “那他的遺體在哪,怎么處理?”

    “在你們宿舍后的山洞就是醫院的太平間,遺體就在那里了。”李有財大口的吃了一口,咀嚼聲很大,然后繼續說,“他也是孤兒,怪可憐的。你看他也沒有親人,等公安了解完情況你就通知殯儀館收走火花了,儀式能免則免了吧,盡量把事情的影響壓到最低。”

    李有財說完依然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表情很麻木,他吃的東西比別人的都豐盛。

    李有財吃完便走了。

    武名看著小玉,對她有點憐香惜玉起來。

    “你哭了,為李劍?”看著小玉,他還是猜到一點眉目。

    小玉不語,強忍的淚水啪啪往下流。

    “你是他女朋友?”

    “小聲點,你剛來這醫院的情況你不了解。”小玉遞給他一個鏈墜——里面是她和李劍的合影,低聲說,“這里是好事不出門,丑事傳千里的,你看我現在跟你坐在一起,明天就會有人講我們在談戀愛了,說不定后天就會有人講我們結婚了。我和李劍一直都在避嫌,可是好好的怎么就自殺了……”

    “節哀順變。”武名拍拍小玉的手,不知如何安慰她。也不忍心再打擾她的心情。

    “我是堅決不相信他會自殺的。”小玉拭去眼淚說。

    “我雖然和他不熟,但是和他見過面后,他很上進,很樂觀。我也覺得他不會選擇這樣的方式的。”

    “就是為人處世比較古板,不怎么說話那種。”

    “對,這也是他給我的第一感覺。”

    “但是他很務實,很勤快,更主要的是他很愛我。”

    “我能感受得到。”

    但既然她講到她不相信李劍是自殺的,結合自己對這件事的理解和一些奇怪的預見和看法,武名不解的問:“我聽說之前的兩位院長也和他一樣的方式跳樓自殺的……”

    “具體我不清楚,但是也和這次一樣,我都睡得死死的。只是后來才聽說,他們也從三樓跳下,失血過多……”小玉淚水啪啪往下流,“后來,他們的死因成了謎了,好像也沒有人再關心這樣的事。他們只關心自己,都是一群自私家伙。”

    “你說的這群家伙包不包括我?”

    “我也不知道。”

    “那你為什么會選擇相信我,跟我講你和李劍的事呢?”

    “不知道,反正覺得你和他們不一樣。”

    “又或者說如果你不選擇一個傾訴的對象,你怕自己會受不了,撐不下去了。”

    “也許是吧,他說過的,要我好好的活著。”

    “這是不是說也許他知道自己會出事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

    “感謝你信任我,等會我會去處理李劍的后事了,你想不想見他最后一面?”

    “不了,我只希望把他最美好的一面留在心中。”

    “我會好好的處理的,到時我把他的骨灰交給你處理吧。”

    “謝謝你。”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但一個生命就這樣結束,而又臨急臨忙的處理和到最后時刻才找到為之善后的人,這難道就是這個孤兒的命運?

    假如換成是自己,不知會不會找到一個為自己流淚的人?武名心想。至少這一點武名覺得李劍是幸福的。

    武名曾經也會幻想自己有一天會想死去,也許就在不遠的將來,但是他想象不出來那是怎樣的情形,是否是暴尸荒野?有無為他送葬的人?他會不會還能夠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事情?而一切是個未知數。

    武名這時算發現了,這里所有人對李劍這事的態度就正如李有財的態度,大家甚至連假惺惺都懶得表達。

    至于死者,到最后也只不過成為他們茶余飯后的談資而已。如此武名又會在心里為這些死者鳴不平。

    也許因為這樣,所有李劍選擇沉默,選擇少說話多做事,選擇地下般的戀愛吧。

    但他對前任領導的死為何反應較大呢?依他這樣的性格會自殺嗎?武名這時想起了大力——那個病房里見過的大漢的話,顯然李劍就是“替死鬼”無疑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軟,化,物
作者 得了吧
  各種各樣的腦洞,短篇小說。   日更,遇事最遲一個星期必更。   半科幻,腦洞向。   軟...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