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領主計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空蕩的城堡內,氣氛寂靜。

    夏楓在交代完畢后,顧自己朝右側的雜物倉庫走去,打開門,一股有點年數的酸臭味撲鼻涌來。夏楓捏住鼻子,甩手就把爛攤子扔給了身后的老羅蒙:“里面這些雜物,無論你是打算挨個搬出去,還是一把火全燒了,總之到日落前,我要見到一間干凈整潔的用室。”

    當說完這段話時,夏楓的人已經站在門口十米外了。

    “少爺,您可真是位熱情而又貼心的領主,連睡房都在為那名士兵提前準備了。”老羅蒙輕聲說著,是挖苦呢還是真在贊美,這種事情夏楓根本就懶得去琢磨。

    夏楓大概的回復了句:“不,它即將成為的,是一間肅然的會議室。往后有關小鎮的勞力發展以及些難以避免的會戰,都將在這間會議室內做出探討。”

    “但愿在我老死前,能見到這一天。”老羅蒙翻了個白眼。

    就當作沒聽到,夏楓拿了幾塊白面包當午餐回到房間內,又一次展開了床頭那副織布軸卷。西部,地域情報圖,上邊詳細標明了各地關卡,以及附近有魔獸出沒的叢林與沼澤。自從來到白馬之畔小鎮后,夏楓把精力都放在了這張地圖上。

    白馬之畔,從嚴格意義上來講,是屬于大陸上的貧瘠地帶,但偏偏在千年前那年代卻盛產優質白馬。這完全沒有理由呀!夏楓起初滿帶疑惑,但漸漸的,當他把目光轉移到領地上方稍遠,那座長年累月匯聚于艾爾森林內的鏡明湖畔時…

    思緒就如同一團打亂的線球中,突然出現了一根線頭,夏楓輕輕一扯,整個腦袋豁然開朗。

    自己這座貧窮的小鎮,人丁稀少,礦物缺乏,每月收來的稅收都不夠買壺酒。它根本就是什么都缺,樣樣都缺,但其中最至關重要的夏楓一眼就看出,還是出在供水不濟這問題上,造成谷物莊稼收獲可憐,平地山谷更是鮮有綠草。

    人都快養不活了,還養馬?

    不過,一旦能解決了水的問題,憑著小鎮周圍一圈崎嶇迂回的山脈,再加上這一帶特有的活血野草,引進白馬匹配種后它們的繁殖能力以及戰力將大為驚人。試想一下,到那時建立起一支三千人數的精良騎兵團,清一色白馬銀凱在戰場上沖鋒將會是多么的華麗震撼,那么自己和金釵公主…想到這,夏楓忍不住陶醉了。

    不時傳出陣滿足的傻笑聲。

    而當美夢結束后,夏楓將要去面對的,是一系列異常艱巨的問題。

    多場無可避免的血戰。

    首先拋開人力、物力與財力不談,要從鏡鏡明湖底挖通一條通往小鎮的水渠,這一路可是跨過九里地,少說也要花上大半個月時間。也就是說,這份工程鬧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那些艾爾森林內的原住民,豈會乖乖在旁邊看著?

    二階魔心豪豬,三階的赤猴,四階的鬼爪山貓,這些習性落單的魔獸倒是還好應付。但萬一碰上的,是那種纏上就不死不休的疾風狼群呢,憑著手里那么點城衛軍,要想戰勝簡直難如登天。甚至,夏楓還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他們不幸惹怒了艾爾森林內的地精部落,在一場廝殺之后,敗得連城堡都被地精們給反端掉了…

    那些渾身綠油油的惡心家伙,向來不喜歡人類,還本身就具有嚴重的攻擊傾向。

    “總之,先得把外面這一百多人的城衛軍收編,接著才是想辦法擴展軍備,以重金招收附近地區的兵將。”夏楓卷起地圖,伸了個懶腰,自語道:“實在不行,再去趟領地旁邊的那個,什么三不管地區的葉菱城,找個傭兵團來助陣吧。”

    窗外,金烏開始染紅,觸碰著山谷的背脊,漸漸沉落。

    一下子沒留神,都已日落時分了,夏楓走到陽臺上,雙目靜靜凝望著夕陽落山。此時此刻,若有士兵看到他的眼神,恐怕接下來絕對不會,再敢用“傻瓜”這兩個字來形容夏楓。這是道滄桑的,歷經太多歲月才會有的目光,或許幾年來受到感染,這里面有了股他父親福林侯爵的味道。

    也只有夏楓自己才清楚,他的這位侯爵父親,其實從來就沒有虧待過自己絲毫。一個當眾耳光,換回了他夏楓的一條命,最后還以發配為名義,讓他夏楓順理成章的當上了小領主。坐擁有領地…白馬之畔,雖然鎮內貧困到極致,完全是家族在對自己的刁難,但要知道領地是可以發展的!

    “父親他,把我發配到這個地方,僅僅是巧合么?”夏楓皺起了眉頭。

    曾經千年前那位打出《天下布武》旗號,差點就一統了整片西大陸,馬上就要將劍尖指向東大陸的鬼謀將軍,他就是從這里以據點開始出發的。當然,這位強者后來失敗了,據說就自刎在白馬之畔的某一處山崖底下。而就在他死后的第二天,那些名喜極泣淚的君王們,一致在歷史上給他共同冠以了兩字:賊將。

    “從大皇,

    到賊將,

    不過在勝敗之間。”

    夏楓感嘆聲,揉了揉太陽穴,回房間翻起了月歷,他可不會把精力放在遙遠的故事上。6月16日...離入冬結冰,還有4個月不到的時間,在這之前必須把鏡明湖底的渠道全部挖通。否則,他將會浪費整個冬季,白白錯失領地的發展良機,寶貴的時間吶,一去可是不會再復返。

    而她,更是如此。

    “明年深秋,便是她遠嫁南蠻的時候了,我真的能如約定中出現挽回她嗎?”夏楓發著愣,手中的月歷,翻停在4303年6月2日這天。腦海中,浮現著宮前大道前,那陣馬車內明明哭泣的,卻硬撐著堅強語氣的聲音…夏楓深吸了口氣,雙手合上月歷,自顧自笑了聲:“有時候,傻瓜也是個不錯的幌子,至少能省去不少麻煩。”

    “吱嘎”一聲,夏楓打開門,走向城堡底樓。

    不得不說,老羅蒙雖然年紀大了,但做起活還是很麻利的,此刻展現在夏楓面前的,是一間干凈且打過臘的會議室,而不再是臭熏熏的倉庫。夏楓點點腦袋,很是滿意,但他卻仍不想讓老羅蒙坐會似得,又是使喚道:“羅蒙,辛苦你了,但現在你還不能休息,去外面把士兵柯莫夫叫來會議室。”

    那家伙可不是個普通士兵,夏楓先前可是看到了,柯莫夫在打斗中,他的劍上有泛起了光芒。這是斗氣,只有少數武者在將身體鍛煉到極致后,才從肉體里領悟出來的一股力量。這種有實力的人,夏楓明白,一定要好好拉攏了先,好為自己在今后賣命做事。

    正思緒著,忽然,剛要走開的老羅蒙的驚呼道:“少爺,小心!”

    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突然從后方傳來。

    夏楓本能的一個激靈,看向四周卻并沒見到什么東西,困惑下費解的問道:“莫非是外面的城衛軍嘩變了?”

    “不,我的領主大人,是我們倆遇到大麻煩了。”老羅蒙咽了口唾沫,把話說得很緩慢,以試圖壓制住聲音內的顫抖。夏楓臉色頓時凝重無比,他很難想像一名福林家的退役老兵,在又作為家臣經歷大風大浪幾十年后,還能有什么東西能把他嚇成這副模樣。

    很快的,連夏楓自己,都不敢接著想下去了。

    這座城堡大廳,泛白的魔熾燈光顯得刺眼,但夏楓的眼珠子,卻從始至終沒再眨過。他的視線中,出現了抹沉重的紅芒,隨著老羅蒙發顫的手臂,目光漸漸向上移動,向上移動…最終仰起了整個脖子,所看見的,是一柄猩紅卻染著烏漆的殘劍,竟懸浮在頭頂之端。

    幾乎是同時間,

    這兩個城堡內僅有的活人,蹦退一步,尖著嗓子恐慌叫喊:“天吶!光明教廷的特級通緝犯,辛洛斯.受詛咒的殘劍,怎么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579_21_8-m
通天武尊
作者 夜云端
  他是絕世煉丹天才,因生來不能修鍊武道,遭到自己最親近的女人背叛殺害,轉世重生於一個被人欺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