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受詛咒的殘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劍,和通緝犯,兩者并沒直接的關聯。

    但是一柄擁有了自己的思想,不斷蠱惑宿主墮落,試圖掀起大陸劫難的詛咒之劍就沒那么簡單了。一直以來,光明教廷從沒中斷過對這名特殊的、特級通緝犯的抓捕,但是它實在太狡猾了,比貍貓還懂得匿藏,比獵鷹還懂得在某個時機點出手。

    只要鉆進某個宿主的體內,就能掩蓋住氣息,逃過圣光的探查,然后漸漸侵蝕宿主的大腦,最終剝奪理智,干出些令人驚呆的瘋狂事件。直到大約300年前,這柄狡猾的詛咒之劍終于在圣山落了網,被當時的教皇大人親手按在火刑柱上,面臨著混形俱滅的落幕。

    它真的很聰明,的確,就連教皇都如此感嘆。

    那一瞬間,如同壯士斷腕,這柄不詳的猩紅長劍“呲嘎”一聲,自己碎裂了。自劍柄處起,一分為二,一半在火刑柱上損滅,另一半化為殘劍逃出圣山,卻再也成不了氣候,這些年來一直勉強逃竄著光明教廷的抓捕。在那劍身上,一截染著的烏漆,就是當年被按在火刑柱時所烙下。

    而今天,它竟然如此離奇的,出現在了夏楓的城堡里,太意外了。

    “哦,我的天吶!”老羅蒙揉了揉眼睛。

    “它想干嘛?”夏楓一臉警惕。

    接著,兩人對視一眼,很默契的點點頭,嘴里共同喊出個字:“跑!”

    夏楓撒開腿,發了狠的往大門跑去,自從住進城堡后,他還是頭一次這么渴望迎向門外的世界。偏偏賊老天作怪,剛他倆不動時,那柄猩紅殘劍倒也安靜,現在夏楓與老羅蒙落荒而逃,它也跟著動了。明明沒手沒腳,速度卻出奇的快,眨眼功夫就趕上了兩人。

    它是在追著夏楓。

    心跳聲,如此的清晰著,能感覺到自己的氣息越發漂浮。夏楓已經盡力了,視線中,紅芒漆紅了地面,是從背后照來的。夏楓艱難的,以一個極其夸張的,不協調的扭曲姿勢,本能轉過腦袋看去…入眼驚恐的一幕。

    那柄殘劍,正在刺著自己的后背,并不痛,一點點的一點點的鉆進去了。

    “嗞。”

    很快,殘劍完全進入體內,紅芒也消失了。夏楓軟著身子癱坐在地,腦袋好比爆炸過后思緒一片狼藉,這到底都些什么狗屁事?旁邊老羅蒙早看的心驚膽戰,他不是沒想阻止,實在是毫無辦法,這會兒看著夏楓老淚縱橫了:“啊…我羅蒙,愧對福林家主。”

    心里頭念叨著:完了,完了,福林大傻瓜,要變成福林大瘋子了。

    恰恰這時,城堡外突然喧吵不堪,

    “敵襲,敵襲!”

    “攔住她!”

    “敵襲,都過來幫忙!”

    “啊,她沖過去了…”

    夏楓腦子一個激靈,總算是聽清楚了“敵襲”兩字,這下又驚得從地上蹦了起來,蒼白的臉色,難免心力憔悴了。困惑,這種平常時候,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又一件離奇出現。老羅蒙抹去鼻涕眼淚,捂著腦門,一聲長嘆:“我的少爺,今天絕對是您的受難日。”

    “我已經發現了。”夏楓咽了口唾液。

    一道“嘭”聲,只見眼前的城堡大門被撞飛了,旋轉一個嚇人的弧度落地,夏楓與羅蒙趕緊避開。是馬蹄聲,在大廳內回蕩著,當那些從外面掀帶進的塵土飄散后,夏楓完全瞇開眼睛,看清了來者。還好,只有一人一騎,夏楓首先想到。

    咦,還是個女的?這是夏楓的下一秒的念頭。

    老羅蒙驚訝,小聲嘀咕:“這,這女人…銀十字劍,她是圣光騎士。”

    圣光騎士?

    夏楓心里立馬發毛,只要是個正常人,在遇到了這種情況下,絕對會把剛才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聯系到一起。“我成了替死者”,夏楓嘴角一陣苦澀,看向那位騎在白馬上的圣光女騎士,銀紋甲銀十字劍,身瘦腰細,有著一頭淺金色的半長發,臉龐白皙,五官偏向東方人的特征。

    夏楓看她年齡,琢磨著在十八、九歲左右,賣相很不錯,可現在還哪來的心思欣賞。再看看自己,好像也沒什么變化,那柄殘劍剛才真的有進自己體內么?

    “奇怪,消失了?”女圣光騎士嗅著鼻子,一圈打量下來,目光落到了夏楓身上,問道:“你是這一帶的領主?”

    夏楓點頭。

    這會兒,外面那些城衛軍也進來了,他們雖然厭惡福林大傻瓜,但畢竟有著保護責任在身。說得難聽點,如果福林大傻瓜真被弄死了,那他們就真別提前途了,一個個乖乖等著陪葬吧。或許意外,或許已是意料中,這些城衛軍走在最前面的已經是肥臉的柯莫夫了。

    夏楓心里有數,朝柯莫夫點點頭,贊許他的能耐,而柯莫夫也不是笨人馬上理解,俯身彎腰,在情勢下算是受禮了。緊接著,他上前把夏楓護在背后,抬劍指著女圣光騎士喝道:“大膽女人,竟擅闖領主大人城堡,還不快下馬受罰!”

    …其他士兵一陣臉部發青,他們剛才可都是見識過了,這女人實力強著呢。

    “哼,我乃光明教廷,審判長之下第三屠魔騎士團,第一大隊隊長寧莉。”她報上了身份,這下城衛軍變得更加敬畏,柯莫夫神色凝重,看向夏楓請求示意。夏楓干咳兩聲,瞥向她,盡量柔和聲音:“不知屠魔團的女隊長親自前來,有何貴事,難不成我領地內有異端出沒么?”

    “你心里明白。”寧莉細瞇起眼,冷聲道。

    夏楓被她盯得心慌,趕緊咬下舌頭,強迫自己鎮定,一聲大笑:“哈哈,女騎士不僅人長得美,連玩笑也開得如此幽默。我福林家,一身正氣蕩然,從不行茍且之事,更不談會有與惡魔瓜葛的異端之行。”

    老羅蒙瞄了他眼,隨即半合攏眼皮,繼續一副老管家模樣。

    寧莉再道:“領主你或許正氣昂然,卻不難保,會有某些邪物主動鉆縫。”

    “你這是什么意思!”夏楓皺起眉頭,聲音不悅。

    寧莉也把眉頭皺起了,她見夏楓模樣,也就十五歲左右,卻不料城府還挺深。難不成,真是自己判斷錯了,他確實沒被那殘劍侵襲?

    不,不會錯的。

    “自我出圣山,來外游歷半年來,途徑蘭德帝國,早聽說了福林家的威名。果然,是個人才輩出的家族。”她嘴里說著,認真的看向夏楓,奇怪的是,這領主表現倒是正常,為何他后邊的士兵卻都在紛紛偷笑。不管這些了,寧莉撫摸著手中銀十字劍,索性把話說開了:“前些日子,我在游歷中察覺邪氣,前往一看,竟是辛洛斯.受詛咒的殘劍在作怪。這該死的邪物。”

    呼!眾人臉色皆變,夏楓故作倒吸了口涼氣,問道:“這柄不詳的殘劍,莫非是受到女騎士抓捕,一路逃竄到我的領地來了?”

    “正是。”寧莉點點下巴,一直觀察著夏楓的表情:“經過我幾天幾夜的追趕,終于在今天中午橫穿葉菱城后一路追至這里,它的氣息卻突然消失了。恐怕現在,這柄受詛咒的殘劍,已經寄留在某個人的身體里了。”

    說道這,她忽然冷聲一笑:“比如,領主你。”

    “這該死的邪物!”夏楓捶胸跺足,眼睛一掃身后士兵,出著大氣:“聽見沒,聽見沒,那柄受詛咒的殘劍,很可能就在你們當中誰的體內。本領主希望那個人,不要害怕,勇敢的站出來,讓女隊長帶著回圣山綁在火刑柱上,一把圣火和邪物一起燒成煙!背上福林家的榮耀,得歷史的贊揚。”

    不少城衛兵聽得背后發涼,生怕自己被誤抓,剩下些細心的人,倒是以一種很古怪的眼神看向夏楓…福林大傻瓜,不是直到七歲才會完整說話,而且為人內向,沉默寡言的么。

    而這時候,寧莉女圣光騎士的耐心,似乎已經到極限了,她翻落馬背,走到夏楓的跟前。夏楓皺了下鼻子,挺香的,不是香水,是那種從體內散發的,也就是少數妙齡女子才特有的體香。總之,這個女人,她終于開門見山了:“殘劍的氣息,是直到城堡內才消失的,而正如你所見,當時城堡內的人只有兩個。”

    “然后呢。”夏楓微皺眉毛,假裝副聆聽的模樣,他明白重頭戲還是來了。

    寧莉瞥了眼老羅蒙,又重新看向夏楓,說道:“辛洛斯.受詛咒的殘劍,它的寄宿方法很簡單,如果對方不自愿,它可以挑那些還沒領悟斗氣或魔力的普通人,強行入體。當時城堡內只有兩個人,你旁邊穿黑禮服的人雖然年老,但實力至少在五階碎星階,殘劍不可能會去找他當目標。剩下的,只有還沒領悟星力的你了,尊敬的領主,我看你的模樣,實力恐怕連三階灼技期都還沒到吧。”

    夏楓后背發麻,冷汗濕透了衣服,想反駁,卻又說不出話。索拉大陸上,把那些追求肉體力量的武者,一共分為十個階段:鍛體期、淬骨期、灼技期、點星階、碎星階、滅星階、造月階、半月階、大滿月階、圣域。

    而的確,夏楓身子骨不好,加上練武又不勤奮,至今只有二階淬骨期的實力。對于老羅蒙,夏楓早知道他是有點伎倆的,擁有碎星階的實力根本就沒什么好意外的。驚訝的是,眼前這個叫寧莉的女人,她這么簡單一看,就能得出這種結論。

    那么她的實力,絕對不會比老羅蒙弱,天殺的啊,這女人是妖怪么,她才十八、九歲啊!其實夏楓真正緊張的,是到時候就算想來硬的都不行了。

    這時,寧莉緩下神色,顯得沒那么冰冷了:“遇到這種事情,確實讓人難以接受,我同樣也感到無比憤慨。但為了消除邪物,讓今后更多的人免受苦海,年輕的領主,我希望你能隨我回到圣山。我寧莉在此以圣光起誓,必定極力懇求裁判長大人,保留你的性命。”

    “胡說八道!”老羅蒙一揮袖子,睜眉豎眼,夏楓從未見他有如此兇煞過:“邪物?什么受詛咒的殘劍,它從未出現,而我與領主也從未看見過。哪兒來的妖女,打著屠魔騎士的口號,妄想從領地之內,殺害堂堂福林家的夏楓三少爺!哼,我看你是大羅家派來刺殺的藏姬吧,如果以為拿了柄銀十字劍就是光明教廷的人,那么你大錯特錯了。”

    旁邊柯莫夫等的就是這時候,一手抬劍指寧莉,呵斥道:“要真是屠魔騎士,會可能單獨前來么,游歷的借口,誰他嗎不會說?”

    寧莉寒上面霜,嬌喝聲,手中的銀十字劍,覆上厚厚的光系斗氣。

    嘩!光芒,耀眼。

    逼得實力不濟者連連后退,她確實是教廷的人…

    由于太突然,夏楓直接一屁股摔倒地上,抬起頭,正見寧莉在朝自己冷聲道:“既然你不敢與我回圣山,必然已邪物入體,那么我也只好強行帶你回去了!”

    “放肆!”老羅蒙話音剛落,就從邊上一個城衛兵手中奪來長劍,泛起火紅斗氣,頓時夏楓就感覺在面前放了座烤爐。兩者對比,老羅蒙劍上的斗氣,雖比寧莉稀薄不少,但卻顯得沉穩許多,畢竟都是習武大半輩子的人了。

    劍影交錯間,夏楓都沒看清楚,就見老羅蒙與寧莉已經換了個位置站著,不過老羅蒙的腳晃蕩了下才站穩,到底還是遜了一截。城衛軍沒敢上,只以圓陣圍著寧莉,倒是柯莫夫大喝一聲,劍上也泛起斗氣:“就憑幾句話,連點證據都沒有,就想把領主大人抓去審判,賊他娘的,就算是紅衣大主教來了…那位福林家主也不會答應!”

    柯莫夫把話說得很快,而且他在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揮劍砍向早有防備的寧莉。這也造成當兩劍相碰,緊接著他被寧莉一屁股踢到三米外再站起身時,嘴里剛好把最后幾個字含糊念完。這讓柯莫夫感覺丟臉了,紅紅的,他粗著脖子鬼叫聲,又要一副如狼似虎的架勢朝寧莉撲去。

    “住手吧。”冷不防,夏楓下令道。

    柯莫夫轉身,并沒把劍收起,他粗眉大眼的,看著夏楓氣急道:“領主大人,就讓俺去收了這妖女吧,放心,屬下干得過她!”

    夏楓擺擺手,在諸多雙詫異的目光中,朝寧莉走去:“就算你們今天把她打退了,不用多久,也會來第二個寧莉,第三個寧莉,甚至第五、第六、第七….而且,還會越來越強。”

    “少爺,哎!”老羅蒙急得跺腳,說他夏楓傻么,其實也不是真傻。但你說他不傻么,都這種時候了,竟然還說出這種消極士氣的話,明顯著打算去送死么。

    整個城堡大廳內,此時心情最好的莫過于寧莉了,等她把這叫夏楓的領主攆回圣山,那么她就是這幾年來屠魔騎士團內立下功勞最大的了。等到明年圣選時,她寧莉坐上屠魔騎士團里副旗本的位置,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她瞥了眼眾人,說道:“看來,還是你們的領主深明大義。”

    話落,她伸出右手,想拉著夏楓一同上馬。

    “不好意思,看來你理解錯了,尊敬的屠魔女騎士。”夏楓止住腳步,面帶微笑,在寧莉越發冰冷的眼神下,挺起了胸膛:“在下意思是,我夏楓既為男兒,當站得正,走得直,沒有邪物入身,就不必大老遠的隨你回教廷的圣山接受審判了。”

    “你還想再狡辯么?難道你是愿意被那邪物控制,變成一個世人憎恨的惡魔,無法控制自己,整天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茍延殘喘的活下去么?”寧莉臉色不善。

    聽到這話…

    夏楓收斂了笑意,黑眸眼珠,直視著她的眼睛,三秒后突然高喝道:“大丈夫生在亂世,就該帶三尺劍立下不世之功;如今我壯志還沒實現,又怎么能輕易去死!你如果不相信,完全可以在城堡內鋪床而睡,監視我體內到底有無邪物作祟。如果有,我自然挺頭,你當斬!”

    寥長一段話,語力亢沉,氣場逼人,猶如一柄大錘震到在場每個人心臟窩里。特別是,那些名福林家的,一天到晚抱怨懷才不遇,前途受阻的城衛軍。他們,錯愕地看向夏楓,這張臉龐上,有股堅毅之氣在流動。

    這,真的還是他們的白癡領主,全帝都有名的福林大傻瓜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9514_21_73-m
天道圖書館
作者 橫掃天涯
  張懸穿越異界,成了一名光榮的教師,腦海中多出了一個神祕的圖書館。只要他看過的東西,無論人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