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秦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巍峨熊熊的骨架山,高達近百丈,最中間的一座山峰筆直挺拔,好似一柄擎天利劍直插云霄,讓人心中陡升寒意,除卻劍鋒之外,其余的山峰皆是瘦骨嶙峋,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具被掏空了的人的骨架一般,巍峨矗立在這,其上還時不時閃過慘白色的幽光!

    而且不知為何,凡是有人路過這座巍峨的骨架山,都會情不自禁的繞出數步,以遠離這座看上去很像人被掏空之后的骨架山,自山上竟時不時可以看到森然白光劃過,沒有人知道那白光究竟是什么,也沒有人知道在這座骨架山之上究竟有著何其恐怖的東西存在!

    只因為那里可以說是整個影蠻大陸西南邊陲的一處絕世兇地,甚至于其附近的村民都不知道這座骨架山是何時出現在這里!

    而就是此刻,在這本被所有人都視為禁地的這座巍峨骨架上之上,遠遠地看去,卻有一道堪比猿猴般靈活的身形在這座形似巨大兇獸獸骨所堆砌而成的山上靈活的攀爬著。

    隨著視線的不斷的與骨架山的拉近,才可看到,那是一道看上去有些瘦弱的身形,身穿淺灰色布衣,漆黑色的頭發的發沿剛好將一雙黑色眸子遮住,他的雙臂很長,微微一勾便可勾到下一處的山巖之上,五指微微彎曲,緊緊抓著山壁山巖,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只爬山虎,微風吹起,將少年臉龐前的黑色劉海微微吹散,這時候終于能夠看清這名少年的樣子:看上去年約十五六歲,一雙黑色的眸子很亮,就像是一汪永遠都不會死去的活水,充滿了靈動。

    而此刻,就是擁有這樣一雙靈動黑色雙眸的少年,雙臂齊展,好似猿猴舒臂一般,掛上了另一處山巖的尖處,隨之另一手放開,整個人就好似水中撈月一般,而就在其翻向另一座山巖之前,前一處處山巖的地方似乎被少年拿走了什么東西似的。

    少年的速度很快,眨眼功夫,已然攀過了數個尖峰,而當其每攀過一個尖峰,都會在上面停留少許,似乎是在搜集著什么東西一樣。

    良久之后,

    在這座骨架山的一處較為隱蔽的山坳處,一名少年此刻正背倚靠著山壁,微微喘著粗氣,略顯稚嫩的臉上此刻正掛著一抹難以消散的欣喜之色。

    “嘿嘿,這一次的收成真不錯,有著這些骨膏,家里的生計又可以維持很長的一段日子了”少年靈動的雙眸再度眨了幾眨,一絲狡黠,一絲得意在其黑亮黑亮的眸中一閃即逝!而在其手中赫然有著一個僅有僅有巴掌大小的青色葫蘆,葫蘆看上去似乎晶瑩透明,透過葫蘆可以看到葫蘆內部的情形,巴掌大的葫蘆內僅有幾滴左右的膏狀液體。

    奇異的膏狀液體呈現漂亮的乳白色,雖然隔著葫蘆,但是秦端稚嫩的臉上卻是顯露著輕松,愉悅之色。

    “不過也真是的,骨膏足足半年時間才可以在這骨山之上凝聚出一些,而且如果沒有一定的方法,想要得到這骨膏也是難上加難,嘖嘖,真不知道那個怪老頭子是怎么想到這個辦法的?嘿嘿,秦端,這一次,發了啊”少年嘴中喃喃著,眼中的狡黠和得意之色更甚!

    “嗷···嗚···”正值秦端心中得意之時,奇怪的聲音猛地自這座好似兇獸匍匐地上的骨架山深處傳出,聲音凄厲,仿佛要將人的靈魂鎖侵透一般。

    秦端靠著山壁的瘦弱身體狠狠的顫抖幾下,一雙黑眸之中閃過濃濃的恐懼之色。

    “糟糕,山鬼要發怒了,趕快走!”秦端暗叫一聲,原本靈動的黑色眸子開始滴溜滴溜的旋轉起來。

    嗖!秦端的速度極快,他將那青色葫蘆跨到了自己的身后,咚!的一聲,秦端的腳掌狠狠的一頓地面,原本看似瘦弱的身軀內似乎蘊含著無窮的能量,整個人竟然一躍丈高,隨即雙臂猛地展開,雙手猛地抓上了一塊山巖,借助身體突如其來的巨大沖力,整個人宛若一只靈活的猿猴般,再度攀上了這座充斥著死寂氣息的骨架山。

    嘩啦啦,山巖和山壁之上,登時有著無數的山石在秦端的腳下滑落,掉進深不見底的骨架山,而已然攀爬至骨架山顛處的秦端看著幽幽深不見底的骨架山,后背寒意叢生,隨即猛地轉身離去!

    “嗷···嗚····”奇怪的好似惡鬼哭訴的聲音再度響起,而在骨架山內原本看上去死氣沉沉的骨架,竟然開始泛起了慘白色的光芒,看上去頗為詭異,但是秦端卻好像習以為常一樣,看都不看其身后一眼,腳下及攀爬的速度只是越來越快!

    嗡!嗡!嗡!慘白色的光芒看上去開始越發強橫起來,而仿若未知的秦端只是在不停的加快速度,臉上有的只是輕松,很難想象,秦端那看似瘦弱的身軀內竟似蘊藏著無盡的力量,若是有一些影修之人在此的話,看到秦端瘦弱身體全速之后帶出的殘影,恐怕會驚訝的連下巴一同掉下來·····

    當秦端一只腳終于邁出骨架山的地界的時候,他的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一下,就好像是有一層屏障擋在了秦端面前一樣。

    “呃,又來”秦端低吟一聲,腳下及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不慢,整個人雙腿微曲,整個人的身子都弓了起來,眼睛微瞇,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蓄勢待發的獵豹。

    “嗷····嗚····”奇異中夾雜著凄厲的聲音不斷,好似一只又似數只惡鬼哭訴。

    嗡!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秦端的背后,絲絲微弱的慘白色光華似乎在其背后一點點凝聚,而正在蓄力的秦端的身體更是在那絲絲縷縷緩緩凝聚的光華之下漸漸后退!

    “不好,山鬼之爪!“秦端稚嫩的臉上首次流露出凝重之色。

    嘩!秦端話音剛落,慘白色光華猛地匯聚自其身后匯聚,一只比秦端身體要大出不上的慘白色骷髏爪在其背后驟然成形!

    “嗷····嗚···”惡鬼的起立聲中陡然出現了變化,似是興奮,又似低吼!

    “給我,破!”秦端面色漲紅,仿佛用盡了氣力一般,整個人猛地撲了出去。

    砰!秦端的拳頭一拳接一拳落在了其面前,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秦端的拳頭每一次落下,看似繁雜,但是仔細觀察卻會發現,秦端的拳頭雖然雜亂無章,但是卻始終攻在了其面前的那一處,從未移動。

    終于,咔嚓!好似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隨即一層肉眼根本難以分辨出的光幕就那樣在秦端驚喜的面容之下破碎。

    嘩!秦端一個狼狽的驢打滾趁勢滾除了骨架山的地界之內,很奇怪,秦端剛一踏出骨架山地界,原本籠罩在其身上的那層淡淡的陰森森的氣息也隨之消失不見。

    嘩!一直緊緊跟在秦端身后的慘白色骷髏手掌就在距離秦端不到半尺之距處猛地停止下來。

    咕嚕!看著盡在咫尺的骷髏手掌,秦端忍不住擦了擦額頭隱隱冒出的冷汗,心中也是一上一下砰砰的跳著。

    嘩啦啦!骷髏手掌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一根根的骨頭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隨即慘白色光華閃過,讓秦端心驚肉跳的骷髏大手隨之變成了一堆失去了光華的骷髏堆!

    “嘖嘖,最近山鬼發怒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秦端搖晃著小腦袋,裝出一副老成的樣子,但是還沒一刻鐘,便隨之苦下臉來“山鬼這一次發怒,下次想要進入這陰骨山可是就不容易了”

    “算了,回去找怪老頭,或許他有辦法!”秦端隨意的甩了甩手,似乎想將骨架山帶來的困擾給拋諸腦后,隨即猛地想起了什么,臉上又是一副自得之色,他的兩只帶著污泥的手好像變戲法似的,那個青色葫蘆再度落入其手中,隨意的搖晃著,看著乳白色的骨膏,秦端漆黑色的眼中漸漸出現了迷離之色!

    ps:求收藏!求推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121988_21_73-m
不滅龍帝
作者 妖夜
  騎最俊的馬,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女人,殺最可恨的人。
  身懷絕...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