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陷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棋子山在城郊西北十里的位置,其實只是連綿不斷的丘陵,遠望去象一個個巨型的渾圓圍棋子擺放在大地上,在江南這種地貌非常多見。

    俗語說天道玄遠,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也是我命不該絕,那兩位混帳竟然真的把我帶到那片泡桐林附近。

    正是在這里,我見到了一位美麗的姐姐,她膚白似雪,明眸櫻唇,約莫十五六歲的年紀。

    很抱歉,我在事發的那天還只是個渾小子,肚子沒多少墨水,也只會用這幾句簡單的俗話來形容。

    我只是心里覺得這女孩子長得很好看,想多看幾眼,但看多了又覺得很不好意思,不禁臉上發燙,想要低下頭去。總之,以我當時的審美觀看來,她已是美若天仙了。

    不過那姐姐出場的方式卻不太雅致,簡直是有失觀瞻,她是被那兩位混帳從一只麻袋里放出來的,她手足竟被繩索緊縛著。

    那姐姐身著淡紫色衣衫,青絲斜挽,眼角含淚,顯得楚楚可憐。那時不知怎的,我胸中微薄的英雄氣概不禁噴涌而出。

    我大聲斥責道:“快把這位姐姐放了,你們這樣欺負一個女孩子家算甚么好漢……”誰知話還未說完,我眼前頓時金星亂冒,而且其數量還委實不少,左邊臉頰火辣辣地疼,立即紅腫了起來。

    原來那長著鷹勾鼻的混帳狠狠搧了我一個耳巴子,其聲清脆響亮之至。

    那濃髯環眼的漢子見我被打頭暈眼花,不禁哈哈大笑,對鷹勾鼻道:“賈三兄弟,不必跟小孩子一般見識,這一點我張五強過你!”說罷,又接著大笑。

    至此,兩個混帳的大名我終于知道了。我心里暗暗咒罵:“賈三、張五,一對王八。”

    說句實話,我當時真想馬上對他們還以顏色,可是我人小力薄,甚么武功也不會,基本上是手無“捆”雞之力。

    再額外啰嗦一下,可能我那時讀書太不用功,“捆”和“縛”這兩個字我一直沒有弄明白,當時心里是這么想的,后來才知道應當是“縛雞”,大抵雞比較狡猾,是捆不住的。

    由于明白“好漢是不吃眼前虧”的大道理,我暫且忍氣吞聲,幻想著是被龜兒子打了。

    那位姐姐見我因她被揍,眼神中仿佛流露出些許感激之意,這使得我暫時忘記了疼痛。

    我更加覺得這個耳光挨得非常之有意義,至少讓這樣一位美麗的姐姐因此而感激我,哪怕只是一下下的感激。

    在我見義勇為未遂之后,那兩個混帳命令我這位神仙姐姐的肖像畫下來,原來抓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早說嘛,何必動粗?

    我迫于無奈,只得老老實實地照做了。我心想:“就算是練習繪畫罷,何況是畫一位大美女,多好的福氣啊。”當然,我那時的見識之淺陃,以為這位姐姐已是天下第一的大美人。

    隨著后來我閱歷漸多,才知道她不過中上之姿而已。不過這也令我在為她畫像的時候,心里突突亂跳,耳根發熱,手上有點微微打抖。

    這次繪畫過程不同以住,我感覺時間是過得如此的漫長,額頭和手心也不停的滲出微汗。好在我那時對男女之事絲毫不懂,以為夏天就是這個德性,天氣熱,出一點汗就好了。

    正當我努力投身于藝術創作之中,那位姐姐的美麗輪廓也逐漸躍然紙上,此時忽然聽到身后竊竊私語,賈三、張五他們好象在商議什么事情。

    幸虧我天性膽小,自幼逢年過節很不喜歡鞭炮之類的物事,往往避而遠之,因此我的聽力還算相當靈敏。順帶宣傳一下,鞭炮的聲響太大,而且爆炸之時具備一定危險系數,奉勸天下的小孩子們還是少玩為妙。

    我放慢筆速,假裝凝神作畫,其實豎起兩只耳朵,全神貫注于偷聽他們的說話。此番真要感謝佛祖,這些對話竟然全讓我聽見了,原來賈三、張五在商量待畫像完成之后,要不要把我宰殺了。

    這是多么令人發指的邪惡想法!我幫了他們如此重要的大忙,現在卻反過來要殺我,唉,這是啥世道?于是我才思涌現,忽然記起《詩經》里有這么一句悲涼的詩句:“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我后腦勺又升起一陣涼意,心中只覺無比悲憤,暗罵道:“媽拉巴子,想殺人滅口,沒那么容易。”

    關于“媽拉巴子”這句罵人的話語,是菜市賣豬肉的鄭屠戶常說的,我以前嫌這話粗俗,不愿意也不屑說,因為我總覺得自己是一名畫師,雖然沒有甚么尊貴的社會地位,好歹算得上是一個雅人罷,但是現在危在旦夕,眼見得小命不保,卻是不管那么多了。

    因為我當時再不說。恐怕以后也沒機會了。我心中在飛快的盤算對策,我對自己說:“待這幅肖像一完成,我就將要一命嗚呼,所以我要畫得盡可能的慢,要想出好辦法,不要慌張。”

    于是我做了幾個深呼吸,幻想自己的心緒逐漸平靜,如同一泓如鏡之秋水。

    算這兩個混帳沒有運氣,因為這地方我實是熟悉不過。我很清楚,目前我所處的這個位置離我和阿牛挖掘的那個陷坑不太遠,甚至說是很近,只有三丈開外。

    那個陷坑看起來如同林間空地的一部分,上面有落葉、塵土、甚至還有鳥雀留下的淡淡腳印,布置非常巧妙,一般人是很難發覺。

    它深七尺、闊五尺,足夠容下賈三、張五這兩個混帳,何況坑底都布滿了竹子和木頭削成的尖刺,掉下去也夠他們享受一陣子的。

    我必須想辦法他們落到陷坑里,無論他們的結果是死是活,我都有充分的時間可以逃跑。想到這里,我又不免躇躊起來。

    我心想,假若我就這樣的跑了,那個美女姐姐怎么辦?要不要救了她,然后一同跑路?嗯,這個再說罷,要是那兩個混帳掉到坑里受傷嚴重,我再來一次“英雄救美”也無妨。

    我心念甫動,隨即生出一計。我忽然放下畫筆,開始捂著小腹呻吟起來。張五聞聲而來,眉頭一皺,罵道:“小兔崽子,你咋了?”

    我臉上立即浮現出高度逼真的痛苦表情,并且很真城地告訴他們,我需要去出恭。

    誰知道他倆簡直是文盲之至,對“出恭”這種文雅的詞匯竟然沒曾聽見過,一下子都愣在那邊。

    于是我又耐心地解釋道:“出恭其實就是拉屎了。”他們聽罷大笑,賈三又照我屁股上踹了一腳,我便順勢滾倒在地上,樣子妝扮得很是狼狽不堪。

    我哼哼嘰嘰的繼續演戲,口中卻嚷道:“哎喲,我的屎都要被踢出來了!”

    他們見狀笑得更加歡暢了,看樣子我當時的表演水平還真不錯,盡管后來回想起此事頗覺不雅,但是對一個小屁孩子來說,也就這么點能耐了。

    賈三、張五揮了揮手,讓我趕快去,但示意不許走太遠。于是我便曲腰弓背,繞到那個陷坑的后面草叢里,脫褲子蹲下。

    那姐姐見我如此行為,只好轉過頭去,閉了眼睛不看。

    我心想:“若要覓機逃走,只好出此下策。這位不知名的姐姐,你千萬不要怪我,我并非市井流氓,這樣做也是形勢所迫。人生即是如此無奈!有時候必須逢場作戲,無論自己樂不樂意。”

    我蹲在草叢里,兩個屁股蛋給青草扎得癢酥酥的。我仰望天際浮動的白云,口中噓著長氣,心中總算有了一種久違了數個時辰的安全感。

    此刻我已距離他們約莫有兩丈多遠,更何況在我的身前還擋著一個如此精心構建的陷坑。現在只須等待恰當的時機,就可以大功告成。

    其實說句心里話,這回若不是要爭著逃跑,我還真的愿意安靜地蹲在此處,醞釀和享受一下出恭的感覺。

    我蹲了一小會兒,便假裝換個地方繼續,當然又不免蹭遠了一些。這時那兩位混帳便罵了起來,叫我別走那么遠。

    我答道:“沒辦法,臭得緊!”然后又挪了個位置,同時順便將褲子悄悄拉起,把腰帶扎好,隨時可以準備溜之大吉了。

    過了少許時間,我又開始演戲,忽地驚叫:“哎呀,不好!我踏到自己的屎了!”他們聽見我的這句略帶夸張的驚呼,都一齊笑得彎了腰。

    于是,我趁此良機撥腿就跑,其速度之迅捷不亞于村狗夾著尾巴逃躥。等他們發覺情狀不對的時候,我又已逃出數丈開外。

    果然如我所料,賈三、張五急忙追趕過來,然后是“轟”的一聲大響,他們象野豬一般落到陷坑里。

    這下真的是慘呼不斷了,想必他們雙腳正在盡情享受那些用竹子和木頭削成的尖刺。

    我當時無暇品味成功的喜悅,只想自己一個人倉惶逃走,但是從身后的聲音判斷,那兩個混帳好象傷得不輕,并沒有立刻爬上來的意思。

    于是我大著膽子繞了回來,急奔到那位姐姐身邊,費了好大的氣力,用最短的時間為她解開了繩索。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令我有些震驚,因為我從來沒有想到那位姐姐的手段竟然是如此狠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174538_22_207-m
兔子必須死
作者 一夢黃粱
  自從一隻賤兔子來了天庭後,天庭各大神仙居住地就拉起了橫幅:防火防盜防兔子。   同時,食...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