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盤古傳承 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大殿正中供著一個丈高的銅像,長發長須,一身道袍,一幅仙風道骨得道高人的模樣。銅像側面擺了張桌子,坐著一位黑發長須道士,道士后站立兩人,一位年輕弟子,正是剛在在大殿門口講話的年輕道士。另一位,卻是姬丹。姬丹看見趙政,一臉譏誚。

    趙政對姬丹的不屑視而不見,走到桌前鞠了一躬,“趙政見過兩位仙長。”

    “嗯,”,坐著的長須道士點點頭,指了指桌上擺著一塊拳頭大小的五彩圓石,“上前來,兩手握住五行石。”

    “是。”,趙政答應一聲,雙手握住五行石,只見五行石似活了般,變得通紅。只覺一股火熱從掌心傳來,灼得手掌生痛,趙政吃痛,眉頭一皺,卻不敢放手。一會只覺似有根火熱的細針從掌中的五行石刺入手掌,沿著手掌心向手臂游去,趙政痛得冷哼一聲,眉頭冒汗。

    好在這絲熱針到了手腕處便停住不動,趙政松了口氣,偷眼向長須老道望去,卻見他眉頭緊鎖,看不出喜怒。

    長須老道盯著五行石,見它除了剛開始時變得通紅,后面再無一絲變化,不禁嘆口氣,“可以了。你出去吧。”,他轉過頭問后面的道士,“后面還有人嗎?”。

    “稟師叔,他是最后一個參加測試的。”,后面的道士躬身答道。

    “嗯,這次的測試就到止吧。”,長須老道說完即起身往殿后走去。

    趙政見狀,知道自己也被淘汰了。心中一空,抬眼向年輕道士望去,卻見他淡淡說道,“別傻站著了,回去吧。”。隨即不再搭理趙政,向大殿門口走去。姬丹緊緊跟上,路過趙政身邊時,輕輕說了句,“廢物!”

    趙政失魂落魄地向殿外走去,身后傳來年輕道士的聲音:“此次測試已全部結束,都回去吧!”

    姬丹跟在旁邊,輕聲問道:“清風師兄,那個五行石是如何能測出資質的?”

    清風一笑,“每個人生而就有經脈,但個人體質不同,經脈通暢情況不一,就似河流,有些河床通暢無比,有些河床上堆滿泥沙,有些則是完全堵塞。五行石內含最精純的能量,雙手握住五行石,石內的能量會自行沿著經脈行走,五行石內的能量行走得趙久越長,經脈就越暢通,資質就越好。反之,則是經脈堵塞,無法修練。”

    清風親熱地拍拍姬丹的肩,“小師弟能讓石內的能量走滿一柱香,實為近年來所測弟子里天資第一啊。”

    姬丹掩飾不住滿臉得色,沖清風施一禮,“還要多謝師兄照拂。”

    清風感慨道,“以小師弟的天資,過不了幾年,師兄就要你來照拂啦。”。姬丹連稱不敢。

    見最后一個測試的趙政也走了出來,廣場上的人群一陣騷動,此次測試,就一個姬丹被錄取,其余一百多人全部被淘汰。趙興迎上趙政,拍拍他的肩膀,“修仙本就看機緣的,我們既與修仙無緣,也不必太過灰心。”

    趙政點點頭。回頭看向大殿,卻見一幫人正圍著姬丹向他恭賀。眾人自是知道,自此以后,自己和姬丹的身份自是判如云泥,即便姬丹去見趙國君王,趙王也得以國賓之禮待之。

    年輕道士對姬丹道,“小師弟,你和你朋友們一起下山去吧,和家人告別一下,三日后再回觀來。”

    “是,清風師兄。”,姬丹作了一揖。在眾人簇擁下向山下走去。

    趙政趙興二人走到半山腰的涼亭處,相視一笑。

    “進去歇息吧?”,趙興說道。上山的時候,正是在這里和趙常姬丹打了一架,趙政還一腳把姬丹踢倒在地。只是現在姬丹卻是一飛沖天,成為仙人弟子,身份尊貴異常。

    二人入得涼亭,不禁輕嘆口氣,人生際遇無常,莫過如此。

    “現在姬丹要是再辱罵你,你還敢踢他嗎?”,趙興笑道。

    “就算仙人辱罵于我,我定誅仙!”,趙政惡狠狠地道。

    “好大的口氣,敢在我玉虛山上大言不慚要誅仙!”,山路轉角處走過一群人,為首之人正是姬丹,“信不信我現在先誅了你?”

    “姬丹,你敢?”,趙政怒道。

    “有何不敢?我現在打殺了你,趙家可敢說一句話?”,姬丹傲道。

    身后的趙常趙史等人站了出來,“快點給小爺們磕頭認錯。”,十幾個就要沖向涼亭。

    “快跑!”,亭子外面已經被圍住,趙興拉著趙政跨過涼亭,慌不擇路,向山里面沖去。

    玉虛山因為玉虛觀的存在,被劃為趙國圣地,整個玉虛山區都無人敢在此打獵開墾,也因此,整個玉虛山除了玉虛觀自己開辟出來的一條從山腳通往山頂的大路,其它區域全是最原始的森林,荊棘密布,綠樹蔥蔥,人跡不至,當真是飛禽走獸的天堂。

    二人慌不擇路的悶頭向山林深處跑去,姬丹等人在后面追了一柱香功夫,眼看兩人漸漸消失在綠幽幽的密林里,停了下來,不敢再追。

    “怎么辦?”,眾人見姬丹停了下來,趙常問道,這群人現在隱隱以姬丹為首了。上山之前,姬丹還是燕國留在趙國的人質,眾人中的任何一個,都能隨意呵斥他,現在,雙方的身份完全反過來了。

    “不用追了,進到這片森林里,不被蛇咬死,也會被老虎吃掉。我們回去吧。”,姬丹不以為意的說道。渾然沒將趙政兩人的生死放在心上。以他現在仙門弟子的身份,也無需顧慮這等凡人的生死。就是趙家知道是自己逼死了趙興趙政那又如何?難道他們還敢找上玉虛觀來報仇不成。

    趙政被地上的樹藤一絆,仆地摔倒,他翻了個身仰面朝天,已經沒力氣爬起來了,他喘著粗氣,低聲吼道,“姬丹!此仇不報,我趙政忹來人世!”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跑出多遠了,身上衣服被一路的荊棘樹樹撕成一條一條的布條勉強掛在身上,臉上身上一條條血跡。最讓他驚慌的是,他和趙興走散了。

    看著頭頂上密密的樹葉,樹林太密,陽光透不進來,密林里光線昏暗,無法通過天色確定現在的時辰。

    隱隱地趙政聽到不遠處傳來水響聲,他爬起來順著響聲走過去,繞過幾棵大樹,便看到一條小溪沽沽流過。趙政大喜,捧起水就喝。

    一頓飽飲后,趙政終于冷靜下來,現在當務之急是要走回去,可是他已經完全找不到來時的路了,密林之中也無法辨別方向。他想了想,沿著小溪逆流而上。他想來,水自然是從高處流下來的,走到山頂,自然能找到玉虛觀從而找到出山的路了。

    走了三柱香的功夫,入目之處還是密密麻麻無窮無盡的樹林,趙政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好在是沿溪而行,餓的時候就蹲下來喝口水,可是這種以水充饑,卻使饑餓感來得更強烈。長這么大,趙政還是第一次餓肚子。越是走,越是覺得饑餓難耐,渾身酸軟無力。

    趙政突地停了下來,一動不動敢,前方小溪對面一頭黑熊正在溪邊埋頭喝水,趙政心頭發寒,兩腿發軟,他屏住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就驚動對方。

    驀地趙政肚子傳來一陣“咕嚕”聲,在這幽靜的密林里,這兩聲咕嚕在趙政聽來猶如雷鳴,他暗叫一聲“不好!”,轉身向最近一棵兩人抱的大樹跑去。果然,黑熊聽到這邊的動靜抬起頭望過來。一見趙政,當下撒開四肢趕了過來。

    趙政肝膽欲裂,跑到樹前,不及多想,就往樹上爬去。待他爬到兩人高時,黑熊已追至樹下,看著樹上的趙政卻又夠不著。急得在樹下團團轉。

    趙政怕它跳起來,不敢停留,一個勁往樹上爬,好在這棵樹夠大,黑熊眼看趙政越爬越高,怒吼一聲,一巴掌拍在樹上,趙政頓覺樹身一抖,嚇得連忙抱緊樹干。

    突然趙政只覺頭頂一痛,似被利物敲擊一下,他痛得“啊”地一聲,抬頭看去,眼前伸手可及的樹叉上一個鳥巢,里面站著一只灰色大鳥羽毛立起,怒視自己。剛才頭頂似乎就是被它啄了一下。

    趙政大怒,“扁毛畜牲!連你也來欺負我么!”,他心頭火起,惡向膽邊生,一把向大鳥抓去,大鳥居然不躲避,鳥頭連連向趙政啄來。混亂中,趙政頭又被大鳥啄了幾下,一下差點被啄中眼睛。他忍住痛疼,一把抓住大鳥脖子,狠狠向樹下摔去。

    大鳥撲棱撲棱急扇翅膀,穩住身形飛到樹頂,這次卻是只在樹上盤旋嘶聲尖叫,不敢再靠近趙政,趙政見狀,也不去理會它。湊到鳥巢邊看去,只見里面6個鳥蛋排成一個圈,圈中間是一個半個巴掌大小的圓形灰色陶片。

    “難怪這死鳥這么拼命,原來以為自己是來掏鳥蛋的。”,想到此處,趙政原諒了這只護子心切的大鳥,他想起了招魂儀式上那些嚎啕大哭的白發蒼蒼的母親,心中一酸,盡管肚子餓極,也不去碰這幾個鳥蛋。

    “它在窩里放塊陶片做什么?”,趙政伸手想去拿陶片,卻覺額頭一陣癢,隨手摸去,手上一片血跡。“死鳥!下嘴真狠哪!”,趙政罵道。伸手把陶片拿到手上。

    陶片入手清涼。就和家里普通日用的陶器沒什么兩樣。

    “咦”,趙政輕咦一聲,因為他看到手上的血沾到陶片上,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這陶片會吃血?”,趙政大驚。

    正在驚慌間,趙政突然聽得腦袋“轟”地一聲大響,似乎什么東西裂開的聲音。他驚駭地發現,自己似乎渾身無力,不能動彈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