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婚禮的祝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天后,江怡酒店,呂廣和江依柔的結婚宴席就在這里舉行。

    這不是市區最豪華的酒店,只以美麗的江景取勝。一條名為向海江的寬大河流在酒店門前穿過,蜿蜒向東海,兩岸春波碧草,風光旖旎,別有一番韻味。

    穿著淺藍色曳地禮服的江依柔,正與呂廣一桌一桌地向參加婚宴的客人敬酒,耳中充斥著客人們那些關于“早生貴子”、“百年好合”、“白頭到老”的祝福語。

    某婚慶公司的幾個員工正全心全意地做著他們的工作,攝影的、看顧場地的、幫她整理衣服的……其中一個圓臉,笑起來特別可愛的宋姓女員工,正是江依柔在呂廣公司門口看見的美麗女孩。

    江依柔和呂廣的婚禮是小宋到婚慶公司上班后接的第一筆大生意,因此格外的緊張,總擔心通過電話無法清楚表達客戶的意見,所以一遇到問題就愛往呂廣的公司跑,待他親自確認過后才敢下定單。那天也是去找呂廣洽談婚禮事宜的,正好趕上呂廣要去挑選結婚戒指,她便順路跟隨前往了。

    專門擺喜宴的龍鳳廳內坐滿了客人,熱鬧的宴席,豐富的菜肴,每個人的臉上都因為酒足飯飽而顯得紅光滿面的,就連呂廣也喝得滿臉通紅,看起來快到極限了。

    反觀江依柔,從頭到尾都只露出淡淡的笑容,既不感動,也不激動,更不緊張,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在進行結婚儀式的新娘子。

    其實并非她喜歡在大喜日子里裝酷,也不是她對這場婚禮完全不在意,而是她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一顆心懸在半空落不到實處。

    也許是因為呂廣吧,他這幾天變得非常奇怪,和以前的他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自從求婚成功后,呂廣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拉著她跑到民政局登記,將她真真正正地變成了呂太太。然后讓她當“撒手夫人”,由他親自包辦了一切婚禮事宜,包括請婚慶公司、送聘禮、選婚紗、定酒席……所有熟悉的、不熟悉的、親近的、不親近的親朋戚友、同事同學都被他寫在了請客名單上。

    就連他那遠在北方卻從來不聯絡的父母,也提前請來了過來,安排在江怡酒店住下。為此,呂家父母第一時間就接受了江依柔,因為他們都把呂廣的轉變歸功于這位新媳婦。

    正因為呂廣的表現太好了,好得讓她有點接受不來。不過也多虧了他的體貼,這三天是她這段時間以來睡得最安穩的日子,居然不再做噩夢了,可以一覺睡到大天亮。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睡太多,腦袋昏昏沉沉,反應沒有以前靈光了。

    突然,大廳內的氣氛有些怪異,客人們同時停止了他們的動作,一起望向大門,喧鬧的大廳頓時變得鴉雀無聲,靜得連一根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都聽得到,

    大門外本來有兩個負責接待來賓的婚慶公司員工,也往大廳內探頭探腦的,不明白熱鬧的大廳為什么突然靜了下來。

    人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大門入口處站著的一位身材高挑,容貌艷麗,不過二十出頭的女子身上。而她,正盯著龍鳳廳內那對大大的喜字出神。

    那女子太過惹眼,太過靚麗了。大眼、高鼻、小嘴、尖下巴,完美無暇的妝容,剪裁貼身的大紅禮服,配合她手上拿的紅色手包,腳上的紅色高跟鞋,整個人猶如一道燃燒中的火焰,強烈吸引著大廳內的每一道目光。

    紅衣女子看了好一會才收回視線,輕輕撩撥一下額邊的碎發,用嫵媚的眼神緩緩掃過大廳內的每一個男人。被掃到的男人立即像被電到了一樣,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

    什么叫做“風情萬種”,她就是最完美的體現。

    江依柔不認識這名紅衣女子,可以說從來沒見過這個人,不明白她為什么會出現在自己婚禮上。抬起頭想問呂廣時,意外地發現呂廣正瞪著那女子,臉色時青時白,眼神復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難道他認識那名紅衣女子,甚至是和她之間的關系并不單純?江依柔疑竇叢生,好不容易才浮現出來的一點點真實感,瞬間消失無蹤。

    站了許久,或許是客人們對她投來的注目禮讓她滿意了,紅衣女子下巴微揚,邁著貓一般的步子款款走向一對新人。

    她邊走邊審視江依柔,暗暗對比著倆人之間的差別。當她看到江依柔身上穿著廉價的淡藍色禮服時,嘴角露出了輕蔑的微笑。當她再看到江依柔無論是身材、樣貌還是氣質上都無法與之相比,相形見絀時,輕蔑轉為滿滿的自信,將目光定格在呂廣的身上,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江依柔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在向她襲來,她卻毫無反抗的能力。

    讓人意外的是,紅衣女子走到呂廣面前站定,然后朝江依柔伸出右手:“你好,我叫方蓉,是呂廣的同事,恭喜你們了!”

    “謝謝!”江依柔伸出手,暗自在心中罵自己多疑,原來她也誤會方蓉的意思了。

    不成想,方蓉不等江依柔握住自己的手,馬上將手轉了方向,轉到呂廣面前:“祝你們百年好合!”

    相比之前敬酒時的談笑風生,呂廣現在的表現非常奇怪。

    他沒有立即對方蓉的道賀表示感謝,反而戒備地看了看她的手,遲疑了好一會才象征性地輕握她的指尖,晃了一晃便放開:“謝謝,有心了!請到主桌上坐下喝一杯吧。”整個過程中,他一直努力回避方蓉的視線,左顧右盼。

    主桌上原本坐滿了人,但因為敬酒環節,伴郎伴娘都跟在新人的后面隨時準備擋酒,只留江家、呂家父母坐在那說話。方蓉的出現讓他們停止聊天,瞪大眼睛緊張地望向這邊。

    “不了,一會還要趕飛機,在這敬你一杯吧!”方蓉優雅地、神態自若地接過呂廣手中那杯斟滿了酒的酒杯,一飲而盡。

    她的動作讓呂廣本來通紅的臉更紅了:“你不是還要趕飛機嗎?”這句話,已無異于逐客令了。

    方蓉“咯咯”地笑著,突然將空酒杯丟開,上前熟稔地挽住呂廣的手臂,整個身子偎進他的懷里:“是呀,不過要帶你一起走。”

    “方總,大庭廣眾的……”方蓉態度的轉變讓呂廣尷尬極了,忙著用手推開粘上來的方蓉,以眼神向身邊的江依柔求助。

    江依柔卻一臉的漠然,如同看連續劇似的,靜靜地看著別的女人在她面前和新婚丈夫調情。

    當方蓉偎進呂廣懷里那一刻,她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情竟然變得踏實了。

    如果一個人在短短的半個月之內經歷了從天堂掉入地獄,再由地獄爬上天堂的過程,等到她再次掉入地獄時,就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更何況經過小宋那件事之后,她發現自己堅強了很多。她有沒有誤會呂廣,呂廣有沒有背叛她,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明白到,以呂廣的條件,身邊出現其他女人是遲早的事,今天不出現,明天也會出現,早到總比晚到要好。

    “怕什么,反正你也沒打算真的跟她結婚。要不是臨上飛機前接到你的電話,求我一定要來救你,我才懶得管你。怎么啦?反悔啦?那時候還說以后不會再見我了,說得多堅定啊,現在沒有我來救你,我看你怎么辦,總不會假戲真做吧?”方蓉邊說,邊用嫌棄的目光掃向江依柔。

    在她看來,江依柔根本不配當她的對手,即使是假結婚,也不配。

    原本坐在主位上的兩家父母悄然離座,一臉嚴肅地來到江依柔身邊,以無聲的行動來表達他們的立場。

    經過兩天的相處,四位老人的關系已經非常融洽了,甚至興致勃勃地討論起將來江依柔所生孩子的名字。這個半路殺出來的方蓉雖然美麗又有錢,卻絕不會是安穩過日子的人,她敢把呂廣搶走,他們第一個不答應。

    江依柔繼續發怔,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沒有任何反應。

    呂廣聽了方蓉的話,表現得更奇怪了,反問她:“我什么時候給你打電話?”

    “前天晚上啊,你不記得了?”

    “不可能,我根本沒有你的號碼。”

    “死鬼,又裝傻!”方蓉笑得更開心了,親昵地用手指點了一下他的鼻子,然后從手包里拿出一臺紅色外殼的手機,打開屏幕舉到呂廣和江依柔的面前。“你看,這不是你的號碼,是誰的?”

    手機上顯示一串數字,確實是呂廣的電話號碼。

    想不到呂廣不但不承認,臉色反而變得更難看:“怎么可能,我三天前已經把號碼停掉,卡也抽出來交給小柔保管了。”

    話音未落,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臺紅色手機突然自己啟動起來,如同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操作著,緩慢地關閉了通話記錄,彈出相冊功能,翻出方蓉與呂廣的合照,然后在屏幕上一張張顯示出來,清清楚楚地映入江依柔及四位老人的眼中。

    無數的照片中,每一張都是呂廣和方蓉笑容燦爛地摟抱在一起,背景或在山邊,或在海邊,或在床上……

    江依柔還能保持冷靜,四位老人卻是大受刺激,不由自主地站到了一起,你扶我,我扶你,相互攙扶著讓彼此有個依靠。江父的情況尤其嚴重,臉色慘白,冷汗直冒。

    父親的不適終于讓江依柔不再魂游天外,她第一時間伸手扶住他,讓母親在他身上拿出藥丸備著。旁邊一個客人見狀,立即把座位讓給江父坐下休息,自己則退到一邊繼續興奮地看好戲。

    方蓉在邊上冷冷地看著,邊收回手機邊不屑地“嗤”了一聲:“難怪你說江家老頭動不動就喜歡裝病,他父女倆還真不是什么好東西。”

    “你說什么?”呂廣確定江父沒有大礙后,站起身面對方蓉,臉上青筋爆突,看起來幾乎就要發作

    “你說的,一看見這個姓江的賤貨就惡心,要不是因為她得罪了你,你根本看都不會看她一眼。”方蓉沒有發現呂廣的臉色已猙獰,繼續以不屑的語氣說道。“不過為了徹底地擊垮她。讓她淪落為笑柄,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做人,最好的辦法當然是你在婚禮上拋棄她了。要不是你說的計劃這么好玩,我根本不會讓你追她,更不可能跑來這里見她了,這么丑,這么賤……”

    “混賬東西——你——”呂父終于動了真怒,上前狠狠抽呂廣一個耳光,氣極敗壞地質問他。“你快說,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如果說兒子玩心比較大,在外面認識了方蓉,她氣不過跑到婚禮上搗亂,他這個做父親還能接受。可事實卻是兒子特意安排她來破壞婚禮的,這事做得實在太過分,太不厚道了。是什么樣的深仇大恨,才會這樣處心積慮的安排,拿人生大事當成報復江家女兒的手段啊?

    本來一心想看好戲的人們再也忍不住議論起來,個個都顯得義憤填膺的,對呂廣和方蓉怒目而視。

    “爸,我……”

    呂廣正準備解釋,江依柔突然尖叫一聲,哭喊著撲向在坐椅上往后倒下的江父:“爸——你醒醒——媽——媽——藥——藥呢?”

    原來江父氣急攻心,兩眼一翻便昏迷了過去。江母也是又氣又怒,但丈夫的昏迷讓她更為著急,一緊張,原本準備的藥丸也掉到地上,不知道滾到哪里去了。

    頓時,整個大廳亂成了一鍋粥,找藥的找藥,急救的急救,打電話的打電話,教訓兒子的教訓兒子……

    有人已經悄悄退場了,萬一喜事變成喪事,那可晦氣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42717_82_824-m
重生寵婚:吻安,老公大人
作者 云太后
  重生回到九十年代,葉一寧想做的是發家致富奔小康,外帶開啟狂虐渣的模式!

...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