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只小狐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常言道,物極必反,返璞歸真。

    其實這兩個成語沒有什么關系,若非要加上一個關系,那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但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成語卻被楊穎硬生生的混在一起來形容眼前之景。

    即便是繁華如京都也敵不過冰冷的空氣,呈現出一片頹廢蕭然之景。

    也對,在滴水成冰的日子里,除了像自己這個神經病,誰會沒事往大街上跑,除了家里日子實在過不去,誰愿意在街上擺攤,如果有條件,只怕是人都恨不得給家里點上十個八個的火爐取暖。

    飽暖思**是人之常情嘛。

    楊穎裹得跟個團子一樣窩在馬車上,揭開車簾一角,露出一雙黑漆漆的眼睛看著大街上的場景,再次哀嘆一聲,物極必反啊,物極必反,夏日里的京都,是那么的繁華,那么的熱鬧,但看近日,除了冷冰冰的空氣,就剩下時不時刮過的跟刀子一樣的風,讓人恨不得將頭縮到肚子里去,大街上連一片襯托蕭條氣氛的落葉都沒有,就算有也只怕早都被風給刮沒了。

    鷺鷥坐在楊穎身旁,見楊穎放下簾子,連忙將手爐遞到楊穎手中,看了看楊穎臉色問“郡主,咱們還去不?”

    “去,為什么不去。”楊穎抱著手爐,舒坦的嘆了口氣,斜斜的靠在釘著厚厚的毛毯的馬車內壁上。

    “真不知道天這么冷,你怎么就眼巴巴的往外跑。”鷺鷥不滿的嘟囔了聲,見楊穎沒有理會便不再言語,即便楊穎從沒有看低過她,待她如親姐妹,但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總不能楊穎給鼻子她就上臉吧,這點自知者明她還是有的。

    楊穎靠在馬車上昏昏欲睡,鷺鷥從馬車上拿出一條毛毯蓋在楊穎身上。

    馬車分內外有兩層,皆由浙江圓柏制成,圓柏堅硬異常,除了強弩,任何弓箭都不足為懼,車廂內有夾層,可裝熱炭火、冰塊,即便外面寒風陣陣,車廂也能溫暖如春。

    車內放一臥榻,以供楊穎隨時休酣,車廂內的桌子凳子皆釘死在車廂底部,以防止突然情況碰傷楊穎,腳底鋪了一整塊虎皮,虎目圓睜,似乎對把自己鋪在一個小女孩的馬車上很不滿,用死不瞑目來抗議。

    但楊穎是誰啊,靠山王獨女,隋煬帝親封的平安郡主,榮寵無限,即便是隋煬帝的寵臣宇文化及跟楊穎說話也要再三思量,更何況連人微言輕都算不上的老虎皮了,所以它這輩子一不能瞑目了。

    感覺馬車輕輕一晃,楊穎便睜開眼睛,揉了揉眼窩,隨手將毛毯丟到地上,問鷺鷥“到了?”

    鷺鷥對楊穎丟被子的行為不以為意,楊穎脾氣古怪,對你好時恨不得把你捧在心窩里,討厭你時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她同楊穎相處數十載,自是熟識楊穎的脾性,一邊收拾被楊穎丟在地上的毯子一邊回話“回郡主,到碎玉軒了。”

    “嗯!”楊穎起身,任由鷺鷥替她撫平衣服上的皺褶,隨著簾子的掀開,一股冷風撲到楊穎臉上,楊穎有種恨不得將頭塞到肚子里的沖動,這天冷的快趕上南極了,你說你一亞洲地方你冷成這樣你還讓南極怎么活啊。

    “鷺鷥,把披風拿出來。”十三見楊穎一臉菜色,便知是不習慣馬車外的氣溫,替楊穎披上披風,楊穎的臉色才緩了一些,但還是有些發白,如同冬日的大白菜,白中帶綠,綠中帶白。

    楊穎任由十三替自己系好披風上的帶子,便火急火燎的跑進碎玉軒。

    見楊穎好像身后有鬼一樣的狂奔,十三被逗得笑了出聲,鷺鷥雖然沒有出聲但也抿住了嘴,一幅忍俊不禁的模樣。

    冬日生意本來就不好,更別說現在風跟刀子一樣的隆冬,碎玉軒的老板沒想到會有人來,本想隨便打發一個伙計敷衍了事,反正一年到頭,自己也不差這幾個錢,但一看到來的人是楊穎,連忙從桌上爬起來,吩咐伙計去沏壺好茶,各色茶點流水一樣的流到桌子上。

    碎玉軒老板臉上帶著討好的假笑站在楊穎身后寒暄,“郡主大駕光臨,小店蓬蓽生輝,呵呵呵呵~”那笑聲要多假就有多假,楊穎的嘴角抽了抽,斜了一眼老板,然后世界一片安靜。

    喝了一口茶,味道沒有自己平時喝的好喝,咬了口糕點,也沒有自己平日吃的好吃,模樣也不夠精致,便悻悻的住了手,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角,扭過頭直奔主題“聽說你這里有一管暖玉簫。”

    “……”碎玉軒老板還想跟楊穎在客套一下,誰知人家直接開門見山,讓他連客套的機會都沒有,如果店老板知道什么叫做吐槽的話一樣會瘋狂吐槽,你他娘的也太不懂規矩了,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步驟啊,做生意要一步一步的來,有你這么直接的嗎!

    可惜店老板不知道什么叫做吐槽,只好干笑兩聲說“小人這就去取。”

    不一會兒店老板就那一個紫檀木盒子出來,楊穎認得那是紫檀木還是因為自己還不是這個楊穎的時候自己一個室友向她炫耀說她家爺爺的爺爺曾經給她家留了一套紫檀木家具,如果沒有發生特殊時期,沒有燒搶砸的話,她家現在就是百萬富豪神馬巴拉巴拉的。

    楊穎被她念叨的腦仁子生疼,便吼了一句“你想當百萬富翁也的有那套紫檀木家具啊,都被弄沒了還念叨它有什么用,有種你讓他沒特殊時期啊。”

    她室友每種,所以從次走上了厭惡特殊時期的路,也間接的走上了討厭毛爺爺的不歸路,因為如果沒有毛爺爺,就沒有特殊時期~……

    看著室友的兜里裝著毛爺爺,每日里用著毛爺爺,楊穎內心十分糾結,很想對她室友喊一句沒有毛爺爺便沒有新中國,沒有新中國,就算你家有一套紫檀木家具,沒人買也也沒用。不過念及她室友已經被幾百萬一下沒了給刺激,便沒有更深入的打擊她,但她上網將紫檀木好好的查了一下,所以碎玉軒老板把盒子一拿出來她就認出了那是紫檀木。

    腦袋飛快的運轉,想算出這一個盒子要是擱現代能值多錢,但然腦袋轉的快但奈何不給力,楊穎只得作罷,打開盒子,一管玉蕭躺在盒子里,隨手拿起來,觸手溫熱,竟還是紫玉,暖玉她見過不少,但皆為白色的,沒想到竟有紫色的暖玉,看來還真的是寶貝,楊穎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將紫玉蕭放回盒子對碎玉軒老板說“這個我留下了,你自己去王府領錢吧。”

    碎玉軒老板沒想到楊穎會這么干脆的拿走紫玉蕭,不由的嘆了口氣,也只有靠山王敢這么寵女兒,換做任意一個人,只怕早就傾家蕩產。

    從碎玉軒出來,楊穎上了馬車直接去碧韻,楊穎喜歡在碧韻里吃飯,所以在碧韻里有一個專屬雅間,不僅僅是碧韻的東西好吃,而是碧韻的景色很美,從三樓看下去可以看到京都最美的景色。

    不過現在是大冬天,樹杈光禿禿的跟锃光瓦亮的腦門一樣,雖然不會閃亮,但還是挺搶眼的,只不過楊穎出門都是在碧韻吃的飯,也就懶得改。

    坐在馬車的楊穎靠著車壁想,這輩子,加上上輩子也找不到了像楊林對她這么好的人了吧,前世老爸對她也很好,很寵她,但卻沒有到楊林這種地步,楊林對楊穎的好幾乎到了溺的地步,哪怕是楊穎要殺人放火只怕楊林也只會微微皺眉的說“讓十三去放火,別把自己傷著了。”

    楊穎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楊林便請旨從宮中調出御廚為楊穎做飯,幸好楊廣也很寵楊穎,不然憑楊廣小心眼的性子,才不會那么容易就答應楊林的要求。

    人常言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楊穎感嘆,自己到底是走了狗屎運呢還是自己走了八輩子的狗屎運,到底是多大的一灘狗屎才能讓自己找一個這么好的**!自己真是慧眼如炬啊!

    楊穎狠狠的將自己恭維一番,吃完飯,楊穎便催著十三回去,即便屋內暖和,但也沒有自己的小窩好,楊穎打定主意,從今天到這個冬天結束,她也不會出小窩半步。

    人生沒有狗血,只有更狗血,楊穎沒想到就是從三樓到門口這么點距離,她竟然被**了,而且她旁邊還站著鷺鷥這么一個大美人,這個男人竟然沒有**鷺鷥而**自己,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蘿莉控。

    想著自己是一個披著蘿莉皮的老女人,楊穎抖了抖,甩落一地的雞皮疙瘩。

    那男人見楊穎上下打量自己,臉色平靜,沒有絲毫羞澀驚恐,很不滿意的啞著嗓子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楊穎是個好孩子,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秉著誠實的孩子有糖吃的觀念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老娘不知道。

    那男子沒想到竟碰到了一個軟釘子,臉一下子從白變紅,在從紅變黑,黑黑紅紅的,仿

    佛冬日里的醬菜,精彩紛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95677_80_806-m
神醫農女:悶騷夫君喂不飽
作者 小小牧童
  什麼鬼?她竟然從23世紀大神醫,變成了異世山村小農女!
  祖母狠毒無情,伯娘刻...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