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宇文成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哼,不識抬舉,我乃宇文大公子宇文成龍。”宇文成龍說完隱隱帶著得意,取下腰上的扇子,故作**的扇了幾下,估計是有些冷,又臉色不自然的把扇子插回腰上。

    “你就是那個天寶大將軍宇文成都的大哥,宇文成龍?”

    宇文成龍與宇文成都一母所出,但管宇文成都,武功蓋世,打遍天下無敵手,更是被楊廣封為天寶大將軍,反觀宇文成龍,雖為長子,但卻一事無成,除了宇文大公子的稱呼,什么封號都沒有。

    與他交好的公子哥看重的均是他宇文大公子的身份,自然不會提起他的不痛快,但楊穎沒有顧忌,想起一出是一出,張口就說,宇文成龍被楊穎氣的臉色發紫,惱羞成怒的朝身后的家丁喊道“給我把這個不識抬舉的臭丫頭抓回去,我要好好的收拾她。”

    楊穎被宇文成龍的那句臭丫頭給氣著了,狠狠的瞪了宇文成龍一眼,奈何電力不給足,宇文成龍沒有感覺到她的怒意反而哈哈一笑“現在知道害怕了,哼~”

    楊穎……

    真不知道宇文成龍那眼睛是不是長出來出氣的,她哪里有害怕的樣子啊,這不叫害怕,這叫做憤怒憤怒你懂不懂,你丫的文盲,活該被宇文成都壓在頭上一輩子。

    宇文成龍見楊穎只是看著他卻沒有開口求饒,楞了一下,臉色更加難看,楊穎估計是自己沒有求饒讓他沒有自豪感引起的中二癥狀。

    “臭丫頭,等你落到大爺手上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宇文成龍磨牙道,那模樣很像馬上要吃開胃點心的大魔王。

    當然,楊穎不是點心,即便十三沒有在她身邊,她也絲毫不畏懼宇文成龍,宇文成龍與宇文成都雖都是宇文家的孩子,但是武力值那真真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高雅一點就是宇文成都是翱翔九天的鯤鵬,宇文成都是讓人踩在腳底都惹人嫌棄的泥巴。

    很快,宇文成龍知道了后悔二字是怎么寫的,就在他那群家丁快走到楊穎跟前的時候,不知道從那里冒出了一個男人,就在眨眼間,那群家丁都躺在地上呼天喊地,呼爹叫娘。

    “給我抓住他,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讓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楊穎摸摸下巴,一幅**良家少女的**樣。

    十五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大跨步走到宇文成龍面前,像抓小雞一樣拎著宇文成龍的領子將他拎了起來,丟到楊穎跟前,為了防止宇文成龍狗急跳墻,還點了宇文成龍的穴道,宇文成龍全身上下就只有兩眼珠滴溜溜的轉,賊眉鼠眼的。

    家丁見宇文成龍落在楊穎手里,雖然心中畏懼十五強大的武力值,但奈何宇文成龍是主子,他們是奴才,要是撩了宇文成龍獨自逃命,只怕他們小命難保,只得躺在地上硬著頭皮說“放下我家少爺。”

    宇文成龍的那群狐朋狗友見有人吭聲,連忙幫腔,“放開成龍。”

    “……”楊穎面無表情的掃了喊放開成龍的那人一眼,那人立刻噤了聲,楊穎低頭看了一眼宇文成龍,只見宇文成龍兩眼珠滴溜溜的轉,加上難看的臉色,更顯得賊眉鼠眼,楊穎默哀,就這副老鼠樣,怎么取了成龍這個名字。

    原來不但好白菜被豬拱了,好名字也被豬給拱了。

    “你可知成龍兄的父親是誰?若你識相,就快快放開成龍兄,我在他面前替你美言幾句,饒你一命。”

    “京都姓宇文的人不多但也不少,我管他爹是誰呢!”楊穎撇嘴,還真以為你爸是李剛啊,就宇文化及那老東西見了她還得恭恭敬敬的行禮喊她一聲郡主呢,更何況是宇文成龍這個要能力沒有能力,要品級沒品級的人了,弄死他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當然楊穎是好孩子,一心向佛,從不殺生。

    “宇文兄的父親是宇文國公大人,若你識相,就速速放開宇文兄。”那人見楊穎臉現懵懂模樣,便出言相勸“宇文國公素來親厚,只要你肯認錯,他不一定會為難你。”

    楊穎撇嘴說的比唱的好聽,若宇文化及待人親厚,那宇文成龍耳聽目染怎么沒有一點親厚傾向,反而出言不遜讓自己好看,撇嘴“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上梁不正下梁歪,宇文成龍都這副德行,想必宇文國公也不怎么樣。”說完便不在理會那群人,對十五說“帶走,我倒要看看宇文國公還能為難我不成。”

    十五像拎小雞崽一樣拎起宇文成龍,那群公子哥見楊穎要把宇文成龍帶走,臉色突變,為了討好宇文化及,咬牙攔住楊穎,語氣陰森“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楊穎抬頭回瞪過去學那人語氣“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十三等了許久未見楊穎下樓,一上樓便看到楊穎被一群人圍在中間,十五手上多了一個男人,見楊穎無事,便走到楊穎身后,低聲問道“郡主,這是?”

    “有人**我。”楊穎努嘴看向宇文成龍,宇文成龍聽到了十三剛才那句郡主,臉登時變得煞白,大隋能稱作郡主的只要那位平安郡主了,沒想到自己陰溝里翻船,竟**到平安郡主頭上,難怪她聽到宇文國公的名號不為所動,若不是被十五點穴,宇文成龍定會抱著楊穎大腿連連求饒,當然現在是大隋,抱大腿是非禮行為。

    那群公子哥雖然跟宇文成龍廝混,但也不是蠢笨之人,跟宇文成龍一樣,憑一聲郡主也猜出了楊穎身份,那群人的臉跟調色盤一樣,不停轉換顏色,到了最后,齊齊向楊穎告罪。

    楊穎也不在意的揮揮手讓他們離開,那群人立刻爭先恐后的跑下樓,宇文成龍沒想到那群人竟丟下自己跑了,兩眼瞪得老大卻沒有辦法。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夫妻都是這樣,更何況那群烏合之眾的公子哥,只怕他們剛才心中根本沒有想過宇文成龍吧。

    “郡主,他怎么辦。”十三掃了宇文成龍一眼,見他腰上別的那枚玉佩上的宇字。

    十三心思活絡,此人衣著不菲,京都能穿起這等衣服,姓中帶宇的也只有宇文國公家的公子,宇文二公子任職要職,常年代在軍中,那么此人便是那不成器的宇文大公子~

    “帶回去,對了,”楊穎扭過頭眼帶警告的看著那群家丁,磨牙道“回去告訴宇文化及,我與宇文成龍一見如故,請他去靠山王府小住幾日,今日之事,你們務必一字不差的告訴宇文化及,不然,呵呵……”

    那群家丁早在聽到郡主兩字時就兩股戰戰,再看到楊穎特意放出來的王霸之氣,連連磕頭“郡主饒命,郡主饒命。”

    見那群家丁都一副沒出息的樣子,楊穎撇嘴,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宇文成龍的手下也跟他一樣是軟蛋,欺軟怕硬。

    回去的時候,楊穎舒舒服服的坐在馬車上,宇文成龍就沒那么好命,被十五架在馬背上,再加上十五的有心,等到了靠山王府,宇文成龍只覺得骨頭架子都被十五顛散了。

    一到王府,楊穎就笑瞇瞇的走到被十五丟在地上的宇文成龍面前,伸手拍拍宇文成龍臉頰,見宇文成龍沒有說話,便讓十五替他解開穴道。

    十五剛解開穴道,宇文成龍便連連求饒,語氣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郡主,饒命,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有眼無珠,有眼不識金鑲玉,還望郡主大人大量,饒小人一命,小人以后愿鞍前馬后……”

    一段話下來,楊穎聽的腦仁子疼,也沒了逗弄宇文成龍的心思,便吩咐十三“給我堵住嘴打三十板子,然后丟回去。”

    宇文成龍作威作福慣了,哪里挨過板子,一聽到要哎板子立刻臉色發白,嘴唇抖擻,,板子剛舉起還沒落下,十三就聞到了一股尿騷味,看了宇文成龍一眼,十三嘆氣,此人跟宇文成都真是一個天一個地,吩咐打板子的人速戰速決,安排好送宇文成龍送回去的人,便去向楊穎復命。

    十三進來時楊穎正坐在椅子上逗弄如意。

    如意是只白狐,是老八送給楊穎的生辰禮物,雖是狐貍,但極具靈性,楊穎極為喜歡,親自喂養。

    “完了?”見十三回來,楊穎拍拍如意腦袋問。

    十三便將宇文成龍聽到要打他板子臉色如何變化,如何沒出息的尿褲子的事情說了一遍。

    楊穎聽到宇文成龍尿褲子的時候嘴角抽了抽,嘆了口氣,魯迅先生說真正的勇士要敢于面對淋漓的鮮血,宇文成龍還沒見血內就尿的一塌糊涂,可見他不是勇士是個孬種。

    十三見楊穎臉色未變,末了還有些不放心的問楊穎“郡主將宇文成龍打了,還大刺刺的送回去,若是宇文國公向皇上參郡主一本,……”

    楊穎擺手,笑道“宇文化及才不會找我的茬,別說是我打了宇文成龍就算是我殺了宇文成龍他也不敢說什么,畢竟是宇文成龍不對在先,更何況,你覺得廣哥哥會因為我打了一個大臣的兒子而與我生疏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22041_80_806-m
第一賢婦
作者 亦函
  做得管家理財的賢內助,做得打架罵街的潑悍婦,女兄臺男閨蜜可以兼顧;
  喜歡男人...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