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懲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楊穎一路通行無阻,給公公說了聲就在外殿等楊廣。

    不一會兒楊廣就從內殿出來,走到楊穎跟前摸了摸楊穎腦袋,笑著說“我前幾日問叔父你最近怎么沒有進宮,叔父說你懼冷,不愿出門,怎么今日想起來進宮了。”

    楊穎自然聽出楊廣語氣中的調侃,親昵的挽住楊廣的胳膊笑道“我這不是想廣哥哥了嗎?而且,穎兒犯了錯,前來請罪。”

    “可是你打了宇文國公家公子的事!”楊廣沒想到楊穎前來請罪,摸楊穎腦袋的手頓了頓,混不在意的說“不過是一個官家公子罷了,別說你打了,就算是殺了他宇文化及也不敢說什么?請什么罪。”

    “早上宇文國公向我請罪,說他疏于管教,穎兒思前想后,宇文國公為大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我卻打了他的公子,若是廣哥哥對我沒有懲戒,難免讓他心寒,只怕以后不會像以前那般盡心,所以穎兒請廣哥哥懲罰我,以免寒了臣子的心。”

    楊廣拍拍楊穎的腦袋,語氣孤傲“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不關穎兒的事。”說完給身邊伺候的公公使了個眼色,拉著楊穎坐下“穎兒是我的妹妹,只能為了一個臣子之子而委屈穎兒,莫不是穎兒覺得廣哥哥對你不夠好!”

    “哪有,除了爹爹就屬廣哥哥對我最好了,嗯,還有美娘姐姐,對了,十三,把東西拿過來。”楊穎沖十三招招手,十三便將裝紫玉暖蕭的盒子放到桌子上,然后站在楊穎身后繼續充當背景板。

    楊穎將盒子打開,見楊廣在看紫玉暖蕭便說“上次聽美娘姐姐說她一到冬日便手腳冰冷,我昨日在碎玉軒買了這個暖玉簫,正好借花獻佛,送給美娘姐姐暖手。”

    “還是你貼心。”說道蕭美娘,楊廣的眼中多了溫柔之色,楊穎更加得意,自己這個馬屁算是拍到了楊廣的心坎里。

    自己跟蕭美娘的關系本來就好,更何況自己還送了一個這么貼心的東西,自己如此示好,蕭美娘肯定會在楊廣面前給自己說好話,到時候看看是宇文化及的耳旁風厲害還是蕭美娘的枕邊風厲害。

    楊穎笑的很得意,楊廣讓人將紫玉暖蕭給蕭美娘送去,兩人做了一會便見剛才出去的那個公公手里拖著一個托盤,楊廣讓他放下托盤,揭開托盤上遮蓋的紅的,里面全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一看就是小女孩喜歡的。

    楊穎欣喜的看著楊廣“這是給我的?”

    “這是唐國公送來的貢品,我讓人挑出這些,你看有沒有喜歡的?”

    “這顆珠子是?”楊穎見托盤上放著一顆拳頭大的珠子,流光溢彩,一看就不是凡物,楊穎欣喜的看著楊穎,這顆莫不是夜明珠。

    “回郡主,這顆是夜明珠。”東西都不是楊廣挑的他當然不知道,他身后的小太監極為有眼色的給楊穎講解。

    楊穎點頭,順手把夜明珠遞給十三,讓他拿著。

    再挑了一會,楊穎總共拿了四五個東西,還給楊廣討要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小匕首,陪楊廣蕭美娘用過午飯,這才心滿意足的拍拍圓鼓鼓的肚皮回王府。

    解決掉了潛在問題,楊穎很happy的過上了好吃好喝豬一樣的生活。

    第二日宇文化及本想給楊廣吹吹耳旁風,奈何楊穎先下手了,他還沒開口楊廣就對他說“昨日平安郡主進宮向我請罪,說她打了你家公子,怕寒了你的心。”

    宇文化及被楊廣的話嚇得腿軟,連忙跪在地上三呼萬歲,連連說不敢。

    楊廣見宇文化及這幅恭順模樣,滿意的點頭,然后把昨日楊穎挑剩下的那些小玩意隨手賞了幾個,便讓宇文化及走了。

    宇文化及被楊穎搶了先,吃了個暗虧,氣的又摔了好幾個瓷器。

    當然,這事楊穎不知道,就算知道也只會端上小板凳拿著點心鼓掌看戲。

    楊穎最近很忙,因為老八就要回來,老八被楊林派出去做事三個月,楊穎幾乎是盼星星盼月亮,伸長脖子的等老八,終于皇天不負苦心人,三月只剩下七天,而老八也沒有辜負楊穎的熱情期盼,提前完成任務。

    楊穎讓鷺鷥將老八住的院子打掃干凈,讓廚房的人將食材準備好,只等老八前腳進門后腳做飯。

    楊穎從大清早等到大中午,等的屁股都麻了也沒見老八的影子,便也不等了,除了廚房的人繼續等消息,楊穎是該干嘛干嘛,拿著點心逗弄如意。

    老八一進屋子看到的便是楊穎手上拿著塊糕點舉得老高,如意眨巴著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那塊糕點,不時的跳一下咬那塊糕點,那小模樣哪里是狐貍,簡直是小狗。

    看著自己養大的藥狐在楊穎面前跟只小狗似得,老八有種慈母多敗兒的感覺。

    “喲,老八回來了。”楊穎抬起頭幽幽的看了老八一眼便低頭繼續逗弄如意,如意被楊穎逗得急了,見老八回來,一轉頭跳到老八身上,討好的舔老八的臉。

    老八嫌棄的抓著如意的尾巴將它丟到桌子上,楊穎見老八毫不憐香惜玉的將如意丟到桌子上,心疼的將如意抱到懷里,將糕點塞到如意嘴邊上,讓如意慢慢吃。

    “沒有老八,郡主的日子還那么的悠閑。”老八坐在椅子上跳著二郎腿,喝著鷺鷥給他泡的茶,那小模樣,要多滋潤就有多滋潤。

    “我這不是等你等的累了,誰知道我剛進屋一會你就回來了。”

    “老八知罪,不該讓郡主你等這么久。”老八拿起一塊綠豆糕拋到嘴里,語氣悠閑,哪有半點內疚。

    “對了,你上次說要給我帶禮物,拿來。”楊穎張手討要禮物,小模樣看的老八頗為好笑。

    老八從胸口掏出一塊玉牌,遞給楊穎,玉牌觸手光滑,帶著一絲涼意,更難得的是玉牌上雕刻的那個女子與楊穎相似,竟是照著楊穎的模樣雕刻的。

    楊穎把玉牌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就丟給鷺鷥,這么冷的玉牌還是夏天拿來玩比較好,就跟大冬天玩雪一樣,雖然爽,但是冷啊“玉牌上的女子跟我長的那么像,該不會是老八你照著我的樣子自己雕的吧!”

    老八沒有否認,笑著說“聽說你把宇文國公的大公子打了,怎么回事?”

    楊穎沒想到這事傳的這么快,頗有種越演越烈的趕腳,便將那日的事一五一十,沒有添油也沒有加醋的說了出來。

    聽完楊穎的話,老八眉梢挑了一下,“你就這么放過他了?”

    “哪有,我還在他的藥膏里加了東西,疼死他。”

    “果然是婦人之仁,若是我,在他藥膏里加一味東西,更會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楊穎一頭黑線的看著老八那副你果然還是太善良的模樣,頓時也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善良了。

    老八醫術無雙,自古毒醫不分家,所以老八不但醫術極好,毒術也是一流,而且給你下了毒你也沒感覺,分明是老八延緩了治療,你還會覺得他的醫術真的是太好了,如果這時候有錦旗的話,你一定會給老八送個妙手回春、醫療楷模什么的錦旗,典型的坑了人那人還不自知,反而對老八感恩戴德的典型。

    在楊穎親眼看到老八將一人整了,那人反而對老八贊譽有加之后,楊穎的腦海里頓時浮出了腹黑二字,并將那兩字牢牢的貼在老八的身上,老八就是腹黑啊腹黑!殺人越貨的最佳拍檔,簡直就是老八在手,天下我有。

    回憶完畢的楊穎見鷺鷥兩眼睛一直盯著老八看,感嘆一聲,誰家少女不懷春,然后戳戳老八的胳膊,用只有他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老八“你覺得鷺鷥怎么樣?”

    老八是個聽話的孩子,聽完楊穎的話就立刻轉頭看鷺鷥,然后在楊穎耳邊說“我怎么覺得她一直在看我!”

    “你難道不覺得鷺鷥很漂亮嗎?”

    “我怎么覺得她看我的眼光很奇怪!”

    楊穎……

    果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愛情的男孩子最討厭了,楊穎決定助鷺鷥一臂之力,在老八耳邊小聲的說“我覺得鷺鷥喜歡你。”

    “……”老八被楊穎的那句喜歡給嚇住了,立馬直起身子不跟楊穎說話,眼睛都不敢動一下。

    看到老八這幅模樣,楊穎便知鷺鷥是神女有心襄王無意了,真是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鷺鷥的一片芳心被老八當作了洪水猛獸。

    正好這時楊穎吩咐給老八接風洗塵的洗塵宴做好了,老八連忙借口吃飯,吃完就走,仿佛楊穎這里有鬼一樣。

    楊穎……

    不就是鷺鷥喜歡你嗎?至于嗎,至于嗎?沒見過市面的小屁孩子,哼~不得不說,楊穎傲嬌了!

    第二天一大早,楊穎就被鷺鷥叫醒,因為老八來找她了。

    楊穎對老八的來訪很氣憤,做為一個女人,即便她現在還小,但也是一個預備女人,必須保證充足的睡眠,否則很容易變老,萬一她因為睡眠不足問題而未來先衰,直接從含苞欲放的花骨朵變成了昨日黃花怎么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611079_80_806-m
絕世煉丹師:紈绔九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最強修仙者,卻穿越到了一個魔法與妖族橫行的世界,成了上有家族欺壓迫害,下有渣...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