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好一個尚家父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念頭,就算是高世天,也有些不相信,畢竟,穿越對于一個現代人來說,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對于穿越這個詞,只有在小說中才會出現,對于一個現實中的人來說,著實有些詭異。

    雖然,高世天看過不少穿越小說,但是,倘若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這實在沒辦法接受。

    所以,高世天懷著一種忐忑的心情,聆聽剛才所到的聲音,從這個聲音中,高世天的潛意識中判斷出,一個是男人的聲音,而另一個是女人的聲音,而且,是婦人的聲音。

    “好,李醫生,我兒子的事就麻煩你了,只要我兒子能夠平安醒來,我一定不會虧待你。”房間中站著一位婦人,婦人大約有著四十多歲左右,身穿一身華貴的紅色旗袍,面容端莊,氣質高貴,一般這種氣質只有身在大家門閥中才會出現,只有這用的家庭才會熏陶出這樣的氣質。

    那婦人的聲音再一次傳進古天的耳中。

    “高夫人,你這話就見外了,救人治病是我的職責,我也是履行自己的職責而已,你不必那么客氣。”語氣中,透露著討好與虛偽,雖然李醫生口中是這么說,但是,林憶雪還是聽出了李醫生的驚喜之意。

    以林憶雪的眼力,倘若看不透這些,那這些年也算是白活了,當下,林憶雪便嫣然一笑,道:“不管怎么說,李醫生也是就了我兒子,這個恩情,我們高家會記在心里。”

    “既然高夫人都這么說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李醫生笑呵呵的道。任誰都能看得出這廝鐵定是樂壞了,畢竟,在整個四川成都,高家可是名門,能夠讓林憶雪做出承諾,李醫生也是樂的承受,畢竟,這人情對他來說可是有不小的作用。

    “呵呵,李醫生,時候也不早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倘若我兒子有什么事情,我再派人府上請你。”林憶雪微微一笑,其中,逐客之意已經很明顯了,李醫生也不傻子,當然能聽的出林憶雪已經有逐客的意思了。

    當下,便命人準備筆墨,寫下藥方,便告辭退去,雖然李醫生是西醫,但是,對于中醫,李醫生也是有著極高的名氣,要不然,林憶雪也不會找他來給高世天看病,在四川成都這一畝三分地,能夠與他齊名的人,幾乎是少之又少,而且,為人有點小勢利眼,也只有像高家這樣的高大門閥才能請得動他這種人。

    雖然,李醫生有些小勢利眼,但是,醫術還真不是蓋的,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什么病是能夠將他難住的,不管是在西醫,還是中醫,他的成就還是很高的,在中西醫的結合下,在成都醫學界中,李醫生也是擁有了極高的名望。

    看著李醫生離去的背影,林憶雪的黛眉微微蹙起,美眸緩緩的看向躺在床上的高世天,眼中閃過一抹心疼和無奈之色。

    看著躺在床上的高世天,林憶雪黛眉深深的鎖了起來,手中的佛珠不斷的轉動起來,手中的轉動的佛珠,徒然停了下來,仿佛想到了什么,對著門外呼喚了一聲。

    “鈴兒,你進來。”

    房門咔喀的一聲,一位約有十六七歲的少女,俏臉上還有著一抹青稚之色尚未退去,清麗中帶著一抹脫俗,十足的美人胚,倘若在給她幾年,絕對是一個美人,當下,鈴兒款款的走進房間,看著林憶雪,神色間略帶著一抹慌張,高世天被打的事情,與她離不開直接的關系。

    所以,看到林憶雪,鈴兒神色不禁有些慌張,嬌軀也不禁有些瑟瑟發抖。

    看著神色慌張的少女,林憶雪不禁輕嘆的一聲,輕聲的道:“鈴兒,把這件事情的全部經過告訴我。”聲音中,前所未有的嚴肅和雜帶著一絲憤怒之色,兒子被打,那個做父母的不心疼,雖然高世天的傷勢并不足以致命,但是,也促發了林憶雪的底線,幾年前的事情,大兒子的死,一直是林憶雪心中的一塊心病,直到現在,她依舊不能釋懷。

    當下,林憶雪靜靜的聆聽著的鈴兒的闡述,鈴兒也將這件事情的經過娓娓隨來,在其中,說到自己被輕薄與高世天被打的時候,鈴兒的小臉上,露出了極度的憤怒之色。;

    聽到鈴兒的闡述,林憶雪的美眸微微瞇起,眼中射出一抹亮光,旋轉佛珠的兩只手指的骨節,已經微微有些發白,要是了解林憶雪的人,就會知道這是她憤怒到了極致的表現。

    “好,好一個尚家父子,當真欺我高家無人了么?”聽完鈴兒的闡述,林憶雪臉色陰沉的可怕,從鈴兒講述的過程中,這明顯就是一個局,專門為高世天設的局,也可以說是針對高家的一個局,只要不是傻子,略微有些精明人,都能看的出來。

    就在今天,鈴兒奉了林憶雪的命令,出門去購買一些東西,然后便要回府,結果,湊巧的是在半路中鈴兒正巧遇到高世天,說起來,鈴兒對于高世天還是有些害怕的,在眾人的眼中,高世天就是一個十足的紈绔大少,雖然還不至于欺男霸女,但是,勾搭少婦,敗壞別人名節的事情可不少干,所以,在成都,高二少的名聲可是不怎么好。

    說起來,高二少還真是挺失敗的,連自家的丫鬟都怕他,不得不說,高二少的名聲還真是不咋地。

    然而,就在兩人相遇后,兩人本是要回府的,但是,就在這時,尚宮出現了,出現的時機非常適宜。

    而就在尚宮出現后,見到鈴兒姿色非凡,便要上前調戲鈴兒,見到這一幕,高二少爆發了,在整個成都,敢在他面前調戲他家的丫鬟的,環遍整個成都,幾乎沒有。

    在高二少看來,尚宮這是在挑釁他,在成都敢挑釁他的人,在高二少看來,幾乎沒有,而如今,也不知道這個尚宮到底是吃錯了什么藥,竟然敢公然挑釁與他,但是,此時高二少哪里能想的到那么多,在高二少的字典中,敢挑釁他的人,那就只能躺著回去。

    雖然尚宮是成都市市長的尚庭的兒子,在成都也是少有人敢惹,可以說比起高二少,尚宮的名聲更臭,欺男霸女,無惡不作,簡直超越了高二少的光輝歷史,但是,在高二少的眼中,屁都不是,照打不誤。

    然而,高二少二話不說,拽起拳頭,當場就想著尚宮的身上招呼,尚宮當場就被高二少干的哇哇叫。

    突然,就在這時,尚宮的人趕到,見到自家的少爺被打,這些家丁當然不干了,二話不說,不管拳頭鐵棍,都使勁的往高二少身上招呼,這一切都是尚宮的安排好的,目的就是除去高世天,打擊高家。

    這明顯就是尚家這是在借調戲鈴兒之名,對高世天下手。

    “為了摧毀高家,當真是無不用其手段了么?”林憶雪聞言,美眸微微瞇起,嘴角處不禁露出一抹冷笑之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13595_5_222-m
唐磚
作者 孑與2
  夢回長安,鮮血浸染了玄武門,太極宮的深處只有數不盡的悲哀,民為水,君為舟,的朗朗之音猶在長...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