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銀紫蘇(大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心中有些復雜,因為他并不是仙人,僅僅是修士而已。

    黃古風掃了一眼女孩腰間的紫色藥草,他的瞳孔微微一縮。這藥草他認得。當年張虎贈給他百草經,百草經當中就有這么一種稀有藥草叫做銀紫蘇。這藥材有些特別之處,所以他才記得格外清晰。

    紫蘇雖然是一種常見藥材,但是銀紫蘇就不同了。這銀紫蘇雖不是什么嬌貴的藥材,甚至對生長的環境都沒有什么特別的要求,也許生長在雪山峰頂,也許生長在雜草從中,也許生在泥水池塘,但這銀紫蘇就是極為少見。

    就是因為這銀紫蘇沒有固定的生長地點,也許方圓百里之內就能收獲一兩支,也許方圓百萬里之內都沒有一株。這就是銀紫蘇極為少見的原因,沒人知道銀紫蘇何時何地會出現,能采摘到的全是憑運氣偶然為之。

    就是因為這一份運氣,一些修士甚至稱呼銀紫蘇為天命草或者天運草,代表著一種天命所歸,眾口相傳變得有些神乎其神。

    傳說當中能獲得天命草之人都是身具大福澤之人,獲得的天運草葉片越多,福澤越大,傳說若是凡人獲得百葉天運草便能稱霸一方,成為帝王,若是獲得兩百葉天運草,便是具有仙緣。

    從上古至今,整個天河界發現天運草之人不足百人,真正了解并收獲天運草的也就數十人。從沒有一個人見過天運草開花,但是一有一個古老的傳言曾說,天運開花,若無大仙必有大妖……這個傳言流傳已久,似乎已經變得不完整,許多修者紛紛不解這大妖指的是何物,并且引發諸多猜測……諸如此類還有許多。

    黃古風雖然知道這些傳言,但是對此并不十分在意。

    黃古風特別在意的是百草經當中關于這銀紫蘇的藥性,這銀紫蘇真是沒有任何特別的藥性,屬于一種平順溫良的百搭藥材。這藥性對于凡人來說可能作用不大,但這種百搭的藥性,反而讓銀紫蘇成了修士們當中最渴望的藥材之一。

    黃古風在百草經的介紹當中看到,若是煉丹之時缺少某種極為罕見或甚至絕跡的珍貴藥草,便可使用銀紫蘇替代。雖然藥效必然是大打折扣,可能僅有一兩成的藥效,多的也就三四成,但是會提升些許的煉丹成功可能。

    一顆效果略遜的逆天丹藥還是一堆不成氣候的藥材,修者和煉丹師往往還是會選擇前者。

    他望了一眼銀紫蘇上面的七片葉子便收回了目光,七葉銀紫蘇對于凡人來說已經極為難得,對于修士而言誘惑卻不夠。七葉不過是七十年的銀紫蘇,若是煉丹也就夠煉氣弟子服用。

    這種東西往往年頭越久越是珍貴,這東西若是有百葉,就是結丹修士也會為之瘋狂,千葉銀紫蘇更是讓元嬰乃是化神修士也要不顧一切搶奪。

    黃古風掃過灰熊尸體,那灰熊身上散發著一股難明的氣息,是一種混合的氣味,一時間黃古風也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味道。將其擊殺之前他也注意到了,這灰熊雖然沒有開啟靈智,從它追尋藥筐的行徑來看,也能看出這灰熊的不凡。想來這灰熊活著的時候,是一個尋找珍稀藥材的好手。

    他神識匆匆掃過灰熊尸體,發現并沒有殘留的神識附著其上,在他看來應該不是其他修者飼養的靈獸。因為女童受傷,他也沒有心思再去仔細檢查灰熊尸體。

    他目光掃過女童破爛的衣衫,其中一些傷口已經結痂,她慘白的小臉上也沾著點點血污,頭發也已經凌亂不堪黏在一起。黃古風心知她是失血過多昏迷了過去,若是不及時救治,恐怕命不久矣。

    他輕嘆一聲,從儲物袋中取出一葫蘆備用的煉氣散,這煉氣散他還有不少。若煉氣修士飲用此藥液可以幫助增長修為,若是凡人喝了能夠溫補身體。治傷他不在行,而且他的身上也沒有別的丹藥,便用煉氣散死馬當活馬醫。

    黃古風蹲下身子,托起女童瘦小的肩膀將她扶了起來。她的眼睛仍舊緊閉著,睫毛不經意間顫動著,配上她稚嫩蒼白的面孔讓她整個人都顯得病弱不堪。

    黃古風從儲物袋摸出藥液葫蘆,喂她喝了下去。她的嘴唇干燥發白,一滴滴翠綠的藥液從她的唇邊滴落。黃古風眉頭微微皺起,藥液流出,顯然女童此時無法配合吞咽。他手指一指,用靈力包裹著藥液變成嬰兒拳頭大小的一團,用控物術強行讓女童吞咽進去。

    女童雖沒有醒來,但是胸口微微起伏,纖瘦的手臂繃緊開來。

    黃古風立刻察覺到了不妥,這樣下去恐怕女童尚未喝完藥液就已經噎死。他從葫蘆中取出拳頭大小的翠綠藥液團定在空中,神念一動,那藥液便化作一線,緩緩流入女童口中。

    就這么折騰了一盞茶的時間,終于讓女童喝下了小半個拳頭的藥液。黃古風見到女童的睫毛顫動了幾下,似乎有蘇醒的跡象。他才將葫蘆收起。因為擔心會這個羸弱女童無法承擔,他并沒有喂下太多藥液。

    只是好景不長,女童的身體沒過多久忽然抽搐起來,她本來已經凝固的傷口也掙裂開來,一時間,傷口又流出汩汩的鮮血,觸目驚心。

    “先為她止血!”黃真遠遠傳音過來。他之前見黃古風的手腳麻利取出葫蘆,本以為療傷之事黃古風能夠手到擒來,現在也不由得有些焦急起來。

    黃貴亭只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嘴角露出冷笑,若是黃古風救人不成出了丑,作為曾經的黃家驕子的他才能心中平衡一些。

    天空之上夕陽已經不見了蹤影,只剩下了一片紅艷的霞光還掛在天邊,那云霞十分鮮艷,鮮艷如血。

    山谷下方,一陣陣微風吹過,對于凡人來說,對于一個單薄的女童來說,這微風已經頗具寒意,女童總是昏迷,仍舊有一些簌簌發抖。黃古風見到女童傷口崩裂得厲害,他干脆將女童放平在草地上,手上打出一道法訣,用控物術將女童緊緊包裹其中。

    黃古風神識掃過,心知女童體內的藥液仿佛是一團熱火,讓她有些難以承受,故而有了掙扎的一幕。但是女童的氣色卻已經有了起色,黃古風知道這藥液是喝對了。

    就這樣,在控物術的強行束縛下,女童的身體懸浮在離地一丈的地方一動不動,她即使躁動也無法掙脫束縛,甚至連傷口流出的血液也被控物術緊緊壓制,而無法流出。

    冷風吹過,她的衣衫擺動起來。黃古風吐出一口靈氣,這靈氣包裹女童能夠讓她溫暖起來。做完這一些,他的心神略有損耗,若是打坐片刻,便能恢復過來。

    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女童漸漸不再掙扎,只是臉色仍舊蒼白,偶爾輕微扭動身體的時候,她的臉上會騰然一緊。雖然她身上的大部分傷口已經結痂,但是仍舊有幾個比較嚴重的傷口仍舊猙獰。

    黃古風擔心她失血過多,傷口無法愈合。干脆咬破指間,擠出一滴鮮血,他控制著鮮血漂浮在空中。而他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黃古風暗道這鮮血想來可以讓傷口復原。

    他用靈力將一滴鮮血剝成十份,每份只有芝麻大小。他袖子一掃,血絲紛紛爆成了一團團血霧,紛紛墜入女童的傷口之中。女童騰然一抖,隨即面色緩和下來。

    雖說女童的傷口沒有夸張到即刻愈合,但所有的傷口已經明顯好轉,連女童的臉色也有了一絲的紅潤。黃古風見這個方法有效,又依照前法,給女童用掉了十五六滴鮮血。而后女童的傷口已經長出了一層薄薄的血肉將傷口掩蓋。

    黃古風的面色如常,對于他這受傷后恢復迅速古怪的體質,他已經習以為常。而這點鮮血的損耗對他來說不算什么,相比讓癡火攻擊一次耗掉兩成精血來說,這點損耗絕對不值一提。若是將損失鮮血換算成精血,恐怕一滴都用不了。

    就在黃古風給女童涂抹鮮血的時候,最后一縷陽光已經墜入云霧消失不見。他現在的心情平和,不時用吐出的靈氣包裹女童并給女童治傷。這一舉動似乎驚動了一些野獸。

    特別是自從他吐出靈氣的時候,一些野獸開始靠近過來,似乎這靈氣讓它們頗為受用。黃古風的神識一掃,他身邊百丈之內的野獸紛紛自覺退避,遠遠的在他身邊圍城了一個圈子。

    詭異的是,這些野獸的腦袋都對著黃古風,朝拜一般。若是凡人看到這么些野獸的古怪舉動,定然會嚇一跳。黃真神識掃過,見到這古怪的一幕,又知道女童已經好轉,他摸了摸花白的胡子,露出爽朗的笑容。

    黃貴亭早就進入了洞府之中打坐,他對于洞外之事毫不在意。

    讓黃古風不解的是,甚至像是一些毒蛇豺狼這樣兇暴的動物,也是安靜如此。

    黃古風見到女童的傷勢已經穩定,他取出一件備用的袍子將女童全身裹住。他足不點地,已經輕飄飄離地兩丈。這一動便驚動了他肩頭的兩只嘰嘰喳喳的黃雀,黃雀飛起,連那些野獸也不甘心的吼叫幾聲,紛紛退開。

    黃古風腳下踏著玉竹杖,袖子一甩,便將灰熊尸體收入儲物袋中,這尸體當中透著詭異,剛才他肩頭的兩只黃雀似乎對于尸體也很感興趣的樣子,他打算安頓好女童之后再查探一番。

    天空依然漆黑如墨,他身后的女童隨著他一齊遁光回到了輪回谷外,也就是黃真布置的洞府當中。

    剛一進洞府,黃貴亭的目光投過他所在的石室墻壁,掃過黃古風隨即落到女童身上。即使隔著一扇石門,他也聞到一股淡淡的藥香,他神識掃過,鎖定在了女童腰間別著的七爺銀紫蘇之上,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黃古風將冰寒靈力運轉在了目中,冷冷看了黃貴亭一眼,黃貴亭頓時一陣哆嗦,他的身體周圍冒出一層極淡的白色寒氣。這一眼險些讓黃貴亭的靈力紊亂,他趕忙斂神打坐,祛除體內的冰寒之意。

    黃貴亭打坐之極,嘴中還咕噥了一句:“連女童也不放過……”

    黃古風并不理會,邁步進了自己單獨的一件石室之中。

    黃真看到了這一幕,卻沒有多言,他抬頭望向洞府的頂端,似乎透過洞府頂端的山石,他看到了灰暗一片的天空。他心中嘆道:“不知道還要等待幾日,輪回谷外才會刮起霧雪,也不知道這一次的霧雪會持續幾天……”

    石室之中十分簡陋,連供石床都沒有一個。沒有,黃古風便自己制一個。他一拍儲物袋,三件鋒利法器飛出,他神識控制之下,法器飛舞沖向洞府的一角,飛起砍削之中,巖石碎落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響。沒多久,石床已經制好。

    黃古風收回法器,又取了一些干燥稻草鋪在石床之上,隨后他將女童安頓其上,便自行來到石室正中,取出鋪墊盤腿而坐。

    他一怕儲物袋,灰熊龐大的尸體出現在他的面前,灰熊還保持著死前帶著淡淡殺氣的眼神,表情卻有些迷茫。它頭顱正中窟窿中的血色冰晶仍舊沒有融化,散發出點點紅亮晶光。

    黃古風掃過灰熊尸體,再次確認了這灰熊并非靈獸,也沒有人為飼養的痕跡。

    以他筑基初期的修為,心念一動,右掌之中便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紅顏火球,他手掌一甩,灰熊尸體頓時被火光籠罩,燃燒之中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一股刺鼻的焦糊氣味隨著灰黑的煙霧蔓延開來,連它頭顱之上的冰晶也在火焰的高溫中慢慢融化開來。

    求收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16096_22_20101-m
全職武神
作者 流浪的蛤蟆
  這是一個有俠氣的故事…… (馬上閱讀)
3666102_82_823-m
重生幸福記事
作者 黯奴
  一句話簡介:女主披著重生復仇鬥極品的外衣奮發圖強,不小心穿了軍裝,嫁了首長。
 ... (馬上閱讀)
3686510_4_74-m
修真漁民
作者 深海碧璽
  父親大哥出海遇事,家裡欠下巨債,大學生龍海選擇了回家當漁民,並意外獲得五行靈珠認主,從而踏... (馬上閱讀)
3661844_80_804-m
宗女
作者 阿蠻ing
  一家有女百家求,永王家的閨女無人求,世家嫌她是第一暴發戶粗鄙,勛貴家自然也要自詡書香門第…... (馬上閱讀)
Sys_21_8-m
我真是大魔王
作者 梨落秋溪
  魔力複蘇,武道崛起,魔武競技掀起了賽事熱潮,當楚航站上世界擂台問“誰來應戰”時,那些被稱之...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