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回到十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杜明嫣詫異地看著杜瓊之和杜氏告別,忙道:“我們不一起去嗎?”

    她還以為杜瓊之要自己去見閻王。

    杜瓊之無奈地拍了拍她的頭,道:“再胡說一個禮拜不給你吃點心。”

    杜氏點點頭:“嗯!”

    因為杜府有規定,行有道,食有度,雖然杜府不至于餓著人,但是對于點心這種東西還是有限定的,正是為了從各種方面磨練心性,免得輕易遭人誘惑。

    當然杜明嫣這樣的小女孩可就沒有這么多忌諱了,杜氏最愛黏著杜明嫣就為了趁她吃點心的時候偷吃幾塊。

    杜瓊之看她一眼:“就算她不能吃,份額也不會落到你頭上的。”

    “啊?”杜氏氣呼呼地推了杜瓊之兩下,小孩子似的道,“你走,你走,我不送你了!”

    杜瓊之唉聲嘆息地故作可憐,杜氏果真心軟了,走上前道:“你要小心。”

    “放心吧,我很快回來。”杜瓊之道。

    看著杜瓊之這樣的表情,杜明嫣的心頭忽然冒出一絲不安的思緒。

    她下意識地道:“爹!您千萬不要提起吳大人的詩!”

    杜瓊之仿佛被雷劈了一樣渾身一震,雙眸猛然一凝:“你說什么?”

    杜明嫣被這眼神嚇得趕緊埋進杜氏的懷中,閉上了嘴。

    “等我回來再說。”杜瓊之深深地看了杜明嫣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一聲火紅色的官袍在晨霧中顯得尤為陰沉。

    “嫣兒,你剛才在說什么呢?”杜氏疑惑地問。

    杜明嫣沒有回答,只是問道:“娘,今日是什么日子?”

    “今日?就是一個普通的日子啊。”杜氏笑著道。

    “娘!”杜明嫣揪住了杜氏的衣領拼命搖晃。

    杜氏這才笑瞇瞇地捏了捏杜明嫣的小鼻子,道:“今日是三月初七,你以為你睡了多少天啊?”

    杜明嫣卻猛然抱住了杜氏的脖子,哭喊起來:“娘!”

    三月初七!

    她永遠忘不了這個日子!

    正是五年前的這一天,她的父親在朝中提起被冤殺的吳大人臨死提下的血淚之詩,被洛夫賢趁機倒打一耙誣陷他與那吳青有勾結!

    雖然杜瓊之因自律耿直的性格一向被皇帝喜愛,但那日他仍舊被皇帝賜罪!

    “亂臣賊子,饒耳一命!”

    皇帝在朝上的這句話,正式坐實了杜瓊之的罪名,想他庸庸碌碌為國為民,卻在此刻清譽盡毀,杜瓊之如何想得通?

    回到杜府,杜瓊之就在杜氏和杜明嫣的面前吐了滿地鮮血,正當壯年的他竟然活活氣死!

    三月初七……她忘不掉。

    杜明嫣猛然道:“娘,放我下來。”

    她竭力讓自己平靜地回到房間,將那面鏡子捧到自己的眼前。

    鏡子中那天真可愛的十歲女孩,就這樣流下了滿面淚水。

    “難道真是天可憐見,教我回到五年前?”杜明嫣緊緊地捧著鏡子,輕聲道。

    “嫣兒!你怎么了?”杜氏害怕地在她身后蹲了下來,看到杜明嫣滿面淚水的時候更是心疼不已。

    “嫣兒,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訴娘親啊!娘親幫你,你別這樣……”杜氏慌了手腳。

    杜明嫣搖搖頭,放下鏡子抱住了跟著她一塊痛快的婦人,輕聲在她耳邊道:“娘,這一回,嫣兒不許你們再離開我了!”

    “好,好。”杜氏不明白自己的女兒怎么一病后就古古怪怪了,然而還是飛快地拍著她的背,一口一口應諾了杜明嫣的所有要求。

    末了,見杜明嫣不說話了,她還提議道:“等你爹回來,讓他帶我們一塊去郊外踏青好嗎?”

    杜明嫣點點頭。

    但她很快又是震驚起來,今日是三月初七,那么不就是父親被誣陷橫死的日子?

    轉念一想,她臨走時下意識地提醒了父親一句,他天賦頗高,應該很快可以想通緣由。畢竟當年他也是氣盛一時,才被洛夫賢等人逼得說錯了話。

    杜明嫣握緊了拳頭,默默禱告著希望杜瓊之可以平安歸來。

    否則……

    杜明嫣神色復雜地看了杜氏一眼——

    恐怕杜氏也活不下去。

    她的娘親一直都是烈性的女子,上一世她就知道娘親有多么決絕。哪怕知道娘親有死心,恐怕杜明嫣也無法挽回娘親的性命。想要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團團圓圓,那么只有杜瓊之平安活著。否則,她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娘親離開她……她已經不想再經歷那般可怕的事情了。

    杜明嫣又用了幾句話安撫了杜氏,只說自己是因病了才有些喜怒無常。

    將杜氏勸走后,杜明嫣去了書房。先是爬上了書房的座椅上,踩著那椅子將紙鋪開用鎮紙鎮住。既然自己已經回到了十歲,那么,絕不可以白白地浪費這五年。從前受到的那些苦難,她杜明嫣一點也不想再嘗了。

    “我得先將要注意的事情列下來,一件一件做。”杜明嫣想到,一邊磨墨。

    將墨在水中化開后,杜明嫣用小小的手抓住筆架上一支筆,在硯里蘸了蘸。

    咬著唇仔細想了想,杜明嫣寫下了第一個名字。

    洛夫賢。

    上輩子她在納蘭府的后院,聽許圓安和她帶來納蘭府的婢女何螢談論起洛夫賢,才知道她們竟然是洛夫賢派來潛伏在納蘭府的臥底。她們要做的,只有打聽納蘭府主人納蘭桀的消息,以及在恰當的時候陷害納蘭府。

    當時的她乍一聽這消息,太害怕,加上納蘭府做主的人是最厭惡她的夫君納蘭拓,杜明嫣想也知道納蘭拓不會信她。

    要不然,她早就向納蘭拓稟明此事。

    而許圓安此人下手也實在很快,竟然在第二日就想到了先下手為強的計謀。此女心機頗深,可以想見,培養出這樣手下的洛夫賢又是多么可怕。可偏偏她如今只是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就算想要幫助父親,恐怕他也不會信。

    杜明嫣無可奈何地想:“先暫且防著吧。”

    第二個名字,納蘭拓。

    這是她的夫君,她傾心喜歡的男人。

    然而上一世的他,卻要將她置于死地。除非她是真的連心都下賤,否則,此生此世她都不想再和這狠毒的男人有一點瓜葛。可問題是,她杜明嫣與納蘭拓是有婚約的人,如果婚約的事情不解決,她依舊逃不過悲慘的命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62664_80_804-m
威武不能娶
作者 玖拾陸
  前世,將門出身的顧雲錦一心慕書香,哪怕把自己擰成了蕙質蘭心、溫柔賢淑的款兒,還是別莊病故的...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食尚大唐
作者 霜月眸
  文藝版:   從今天起,做一個食尚的人。   炒菜、煲湯、煎炸蒸煮。   我有一個空間,面...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君心不良
作者 寥若辰
  前世她被母親利用,被夫婿背叛。   一朝重生,她決心遠離這廟堂風雨。   卻不料天不遂人愿...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重生之我要做壞人
作者 公子桐
  人說,冤冤相報無矣時,因為仇恨永遠不能互相抵消。   而對于真正受傷的一方,唯有兩個途徑能...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淑歡
作者 蘇弄玉
  貴為金枝,怎堪錯信他人,最后不得善終。   重生成為農家女,再一次踏入繁華京城,她步步為營...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