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上官靖慧的臉頃刻間漲的通紅,看著慕容云書使勁兒憋著笑的模樣,沒好氣的道:“想笑就笑,大老爺們兒,如此扭捏作態,也不怕憋得內傷?”

    原本慕容云書還顧忌著上官靖慧的面子,瞧著她都不在乎了,也就放聲大笑了起來。

    讓上官靖慧郁悶的是,就算那死男人如此沒有形象的大笑,可還是絲毫不損他的俊美形象,反而是憑添了些許灑脫。

    越想越覺得憋屈,走到他身邊,抬起小腳狠狠一腳,便沖著他的腳踩了下去。

    慕容云書沒有防備,硬生生的挨了這一腳。可上官靖慧卻像還不滿足一樣,雙手攀上他的雙肩,將整個人的重量都放在了右腳上,還故意狠狠的轉了轉身子。如愿以償的看到慕容云書的俊臉變得扭曲,才心滿意足的從他腳上跳了下來。

    輕輕的拍了拍手,挑了挑眉毛,挑釁的看著慕容云書,意思便是:看你還敢笑話我。

    慕容云書良好的修養讓他不至于在上官靖慧面前抱著腳跳來跳去,可也疼的齜牙咧嘴。踮起受傷的腳在原地轉了轉,瞪大眼睛一把揪住上官靖慧的衣領,咬牙切齒的道:“你……”

    上官靖慧指著慕容云書的手,大聲嚷嚷道:“你干嘛啊?男女授受不親你知道不?毀了本姑娘的清譽,你負不起這個責任。”

    慕容云書的唇角浮現出一抹邪邪的笑容,莫名的讓上官靖慧毛骨悚然,果然就聽見慕容云書道:“娘子此言差矣,此前娘子的一雙小手攀上為夫雙肩的時候,似乎娘子也忘記了什么叫男女授受不親了吧?”

    上官靖慧一噎,眼睛骨碌碌的轉了兩下,做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耍賴道:“什么時候,什么地點,有誰做見證?你用什么證明我的小手攀上你的雙肩了?還有,我不是你娘子,你少給本小姐套近乎。我警告你啊,趕緊放開本小姐,不然我可是要叫的了?”

    慕容云書一愣,沒有想到上官靖慧竟然如此強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也嬉皮笑臉的道:“娘子,你就叫吧,就算你叫破了喉嚨也沒有人聽得見的。”

    慕容云書的笑容莫名其妙的讓上官靖慧響起前世電影電視里面的那些歹人的模樣,恨從心中起,轉頭一口就咬在慕容云書的手上。

    “哎呦,你這女人,松口,趕緊松口。”慕容云書不妨上官靖慧還有這一招,抬起手想要打下去,卻又不忍心,只能好言好語的勸她松口。

    可上官靖慧哪里是這樣好說話的人,挑了挑眉毛,示意他先松手。

    慕容云書無奈,只得松手。上官靖慧還不滿足,加大了嘴里的力道,直到嘗到了腥甜的味道,才意猶未盡的松了口。

    一招得手,上官靖慧立馬使出腳底抹清油的功夫逃跑,卻不曾想著這亂葬崗的地面凹凸不平,只跑了兩三步身體就失去了平衡。

    心里想著,不是這么悲催吧。

    眼看著就要和地面親密接觸了,卻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摟入懷中。一抬頭,四片唇就碰到了一起,上官靖慧的眼睛瞬間睜得比銅鈴還大。慕容云書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驚呆了。

    還不等慕容云書反應過來,上官靖慧已經掙脫了他的懷抱,隨即一個響亮的巴掌便響徹慕容云書的耳際。鮮紅的五指印不打招呼的就在慕容云書臉上安了家。

    上官靖慧咬著下唇,恨恨的罵了一句:“你無恥!”便轉身跑了出去。

    慕容云書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上官靖慧逃離自己的身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雙唇,上面似乎還停留著上官靖慧的芬芳,臉上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可想到上官靖慧臨走的時候那水汪汪的眸子,心里便是一痛。

    她哭了?

    隱在暗處的黑霧從頭到尾都把這件事情看在眼里,心里想著怎么自家公子一碰上這上官三小姐就處處吃癟。竟然先后被踩,被咬,甚至還被打。

    可是自家公子都沒有生氣,甚至那模樣,看起來,還有些高興?

    吩咐下邊的人去盯著上官靖慧,自己則現身出來,問道:“公子,三小姐跑了,要不要去追?”

    慕容云書收斂了在上官靖慧面前的輕松,寒聲道:“你們是怎么保護三小姐的,若不是三小姐命大,此刻在本公子眼前的便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吧?”

    黑霧單膝跪地,低頭道:“屬下知錯。”

    黑霧原本可以解釋的,可他知道,慕容云書從來都不是一個會聽解釋的人。他要的從來都是結果,而不是過程。

    慕容云書冷冷的哼了一聲,道:“安排人手貼身保護三小姐,若是再出了什么差池,你就等著去掌刑堂吧。”

    黑霧領命道:“是,屬下遵命。屬下這里有重要消息要稟告給公子。”黑霧說著雙手呈上一個信封。

    慕容云書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右手一抖,手中拿著的紙張便化成粉末在他的指尖滑下,冰寒入骨的聲音響起:“沒有我的同意,他就敢給我定未婚妻。我說過,我的未婚妻,只有慧兒一個人。你傳話給他,我不同意這樣的安排。若是他一意孤行,造成的所有后果,我都不負責。”

    黑霧的臉皮抖了抖,卻只能照辦。

    “公子,還有……”黑霧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眼前白光一閃,慕容云書已經失去了蹤影。嘆了口氣,將懷里瑤希小主寫的信重新放了回去。

    上官靖慧一個人漫無目的走著,只覺得全身乏力的很,饑腸轆轆兩腿酸軟。一雙眼睛也已經哭的有些紅腫。那可是她的初吻,竟然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了。

    上官靖慧前世是一枚標準的宅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她無數次幻想自己和心愛的男人在花海邊獻上彼此的初吻。可是沒有想到,憧憬中無比浪漫的地方竟然換成了讓人毛骨悚然的亂葬崗。

    頹喪的坐在路邊的一塊大石頭上,無助的抹著眼淚。這個時候她有些后悔自己為什么會那樣對慕容云書了,想著若是有他在身邊,自己肯定也不會這樣狼狽。

    慕容云書找到上官靖慧的時候,就看見她一個人坐在路邊抽泣著。只是這一瞟,慕容云書就覺得自己的心臟仿佛被誰狠狠的攫住了一般,硬生生的疼的厲害。

    瞧著她哭的厲害,還以為她還是在為之前的事情生氣,輕輕的走上前去,站在上官靖慧的面前。

    猛然被人擋住了陽光,上官靖慧不耐煩的抬頭,就看到慕容云書憂傷的臉。原本想要沖他發脾氣的,卻被他臉上的憂傷觸動,抬手抹了一下眼淚,哽咽道:“你來干什么?”

    慕容云書掏出一方絹帕遞給上官靖慧,溫柔道:“慧兒,對不起。”

    上官靖慧一邊抽抽噎噎的吸著鼻子,一邊嘟囔道:“說對不起有什么用,那可是人家的初吻。”

    慕容云書的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喜意,隨即說了一句不長腦子的話:“其實我也是,你也不吃虧。”這句話剛一說出來,慕容云書的臉就蹭的紅了。

    上官靖慧破涕而笑,她從未見過一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紅著臉承認那是自己的初吻的。一顆小小的種子在上官靖慧的心里悄悄的破土而出。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也在這一瞬間拉近了不少。

    看著上官靖慧總算是不哭了,慕容云書才松了一口氣,道:“慧兒,餓了吧?我帶你去吃東西,你想要吃什么?”

    上官靖慧也能夠絹帕使勁擦著鼻涕,半晌才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為什么要跟你走?”

    慕容云書哭笑不得,心里想著,這妮子可還真倔。嘴上卻是不肯屈服的,道:“走吧,我們邊走邊說。這一路進城,可還要一段時間呢。”

    上官靖慧想了想,反正自己在這里舉目無親,雖然說是有一個什么所謂的家。但是她也不知道在哪里,再說那家里,出了爹爹,好像也沒有誰當她是上官家的人了。如今且先跟著眼前這個男人看看再說吧。

    “把手拿過來。”上官靖慧走了兩步,突然停下來,對著慕容云書伸出了手。

    看著上官靖慧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慕容云書還以為好事將近,連忙將手伸了過去,做出想要牽手的模樣。

    上官靖慧沒好氣的一巴掌拍下去,道:“另外一只啦。”

    慕容云書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才將被上官靖慧咬了一口的那只手伸了出去。上官靖慧一把捉住,拿著慕容云書給自己的絹帕輕輕的擦了擦,順便用那條絹帕將那牙齒印給包扎了起來。

    慕容云書看的心頭一陣暖洋洋的,輕聲道:“慧兒,你真好。”

    上官靖慧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就著慕容云書的傷口狠狠的捏了捏。兇惡的道:“看你以后還敢胡思亂想。”

    慕容云書咧了咧嘴,輕聲的嘀咕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偏生這句話還被上官靖慧聽見了,追問道:“你說什么?”

    慕容云書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道:“沒說什么,慧兒肯定是聽錯了。”

    上官靖慧哼了一聲,道:“是啊是啊,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女子尚且在小人之前,這證明女子比小人還要難養。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