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太子被嚇尿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上官靖慧此刻穿著白色的衣裙,故意將頭發披散,如同一個幽靈一般行走在花園中。剛才她已經躲在暗處看好了,那可惡的太子和自己那薄情的二姐并沒有在現場。

    上官靖慧猜著兩個人有可能還不知道躲在那里纏綿呢。冷哼了一聲,想著自己記憶中從小到大受到的那些委屈,還有昨天晚上差一點就被溺斃的遭遇。上官靖慧就有一種不報此仇不罷休的想法。

    躲在通往宴會現場唯一的一條路上,等著那對賤男賤女。

    看著那些端著果盤茶點的婢女們一群一群的過去了,上官靖慧便是有些著急。都這時候了,怎么都還不來。不過上官靖慧卻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今兒個太子必定會到場的。自己只要耐心一點等著就好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不過等了一刻鐘的功夫,上官靖慧就聽到花園中有了兩個熟悉的聲音。不用仔細去辨別,上官靖慧就知道一定是那兩個原就該千刀萬剮的人。

    果然就聽見一個戰戰兢兢的女聲道:“太子殿下,今兒個可是父親的壽辰。若是那丑八怪沒有出現,父親定然會派人大肆尋找的。到時候……”

    這便是上官靖慧的二姐上官翠萱。

    太子略微有些得意的笑道:“萱兒你怕什么,萬事有本宮。只要本宮在,保證不會有任何事情的。那丑八怪已經死了,本宮太子妃的位置,非你莫屬。若是你能夠鼓動你大姐也跟了本宮。到時候你們姐妹倆花開并蒂,本宮定然不會虧待你的。”

    上官靖慧聽著那太子的言論只想沖出去直接給他兩巴掌,不過想著若是就直說這樣給他兩巴掌簡直就是太便宜他了。為了讓自己這個“鬼”更加有驚悚的效果,上官靖慧只能再三忍耐。

    卻不料那上官靖慧也是一個醋壇子,嬌嗔道:“殿下,我大姐和三皇子彼此鐘情,這件事情殿下也是知道的。若是因為我們姐妹倆影響了殿下兄弟間的情誼,那可是有些得不償失。太子殿下三思啊!”

    太子卻是陰狠的道:“慧兒,三弟拉幫結派,結黨營私,這件事情本宮遲早會告知父皇的。到時候父皇一定會將他治罪。輕則貶為庶民,重則處死,不知道你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就算你大姐跟了她,日后也不過落得一個凄慘的下場。本宮是太子,是將來的皇上。日后**三千,總有你們姐妹二人的位置。”

    聽他們說起三皇子,上官靖慧腦海里浮現出一個斯文俊秀的男人的臉,光是那張臉蛋和通身的氣質,就算比起慕容云書來也是不遑多讓。

    要說這三皇子長的儀表堂堂,文韜武略,算得上是當今皇上最能干的兒子。可就是因為立嫡立長的舊制,讓三皇子無緣儲君之位。可這也絲毫不影響三皇子在朝堂之上巨大的影響力。

    甚至在某些時候,三皇子的勢力能完全左右整個朝堂。讓人意外的是,隋國皇上明明知道這種事實,卻從來都不加以干涉,隱隱間助長了三皇子的勢力。

    這些朝廷大事上官靖慧是不知道的,她只記得在自己的印象中,三皇子在初次見到自己的時候,并沒有和別人一樣表現出鄙夷的神色。反而是在她即將摔跤的時候,善意的扶了自己一把。

    眼下,上官靖慧也還記得三皇子溫潤的嗓音和那對波瀾不驚的眸子,似乎所有的事情在他的眼睛里都不過是過眼云煙一般。僅僅是那電光火石般的一次邂逅,上官靖慧就已經將三皇子諸葛云洪的樣子深深的印在了腦海里。

    眼看著那對賤男女越走越近,上官靖慧便從暗處現身出來。提起輕身,運起今天下午才學了個七七八八的輕功,讓自己的雙腳離開地面。將頭頂上的頭發都垂在自己臉上,看上去和幽靈果真沒有太大的差別。

    太子和上官翠萱慢慢的走著,猛然見到前面一個白色的身影。

    兩人都是心底一顫,上官翠萱直接嚇得腿腳發軟,一雙小手無力的攀附在太子的身上。太子到底是男人,雖然也害怕,可也不得不拿出男子漢的氣概,顫抖聲音道:“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上官靖慧心底偷笑,這就將兩人嚇成這樣了。并不出聲音,緩緩的轉過身,露出被頭發遮住的臉。原本上官靖慧就穿著白色的衣裙,加上一頭秀發如墨,襯托的一張臉是越發的蒼白。黑暗中那臉上的胎記變成的曼陀羅竟是透著些許冷艷的詭異。

    “太子殿下,二姐,你們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上官靖慧啊……”陰森森的聲音從上官靖慧的嘴里緩緩的說出,在這黑暗中更加透著些許恐怖。再加上上官靖慧此刻是懸浮在空中,一雙手也呈彎曲的狀態,直直的朝著太子和上官翠萱的脖子處掐了過去。

    “啊……鬼啊……”上官翠萱只尖叫了一聲,便是兩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太子驚慌失措的將上官翠萱推到一邊,想要逃跑,卻只覺得腳下如同生了根一般。

    “你,你,你別過來。這一切都是你二姐的主意,和本宮無關。本宮可是太子,未來的皇上,本宮有權決定你的生死。你別過來……”太子驚恐的喊叫著,兩腿不斷的發抖。

    上官靖慧在這一瞬間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騷臭的味道,緊接著就看見太子殿下的褲腿處淌出了一種液體……

    上官靖慧嫌惡的皺了皺眉頭,心里想著:這太子殿下也真夠窩囊的,就被嚇尿了,若是傳了出去,只怕太子這臉可就丟大了。

    更加讓上官靖慧料想不到的是,就在這個時候,花園里吹過一陣冷風,正好將旁邊樹上的花朵吹落在太子的脖頸之上。

    冰涼的觸覺就如同冰冷的兵器劃過脖頸之間,太子一聲慘叫,便是翻著白眼,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全身不停的抽搐著。

    上官靖慧也被嚇了一跳,想著這太子也太不經嚇了吧。

    不遠處傳來將軍府侍衛的腳步聲,還有高手御風而行的破空聲。

    上官靖慧還沒有反應過來,大將軍上官宏便是出現在了上官靖慧的面前。

    “慧兒,你怎么在這里?為什么穿成這樣?成何體統?趕緊回去換掉,若是被人家看見,可是有大麻煩的。”上官宏看著倒在地上的上官翠萱和太子,再看了看上官靖慧,便即刻明白了這其中的始末。聽著那附近喊著“抓刺客”的聲音的侍衛,上官宏心里便是越發的著急了。

    可已經來不及了,宴會現場也有不少會武功的賓客。聽著太子的慘叫都本著護駕的心里前來,見到這情形也就明白了幾分。這其中也有不少**,更有不少是上官宏的政敵。

    作為現場唯一站著的上官靖慧立刻就被太子的親衛控制了起來,當做了謀害太子的主犯。

    上官宏即刻就急眼了,大聲道:“這是小女上官靖慧,并非是所謂的刺客,趕快放開小女。”

    太子的親衛上前一步,正色道:“大將軍請見諒,我等親眼看見三小姐將太子和你家二小姐嚇成如此模樣。若是不能將三小姐帶回去,只怕我等項上人頭不保。若是大將軍有什么話,還請去御前說話。”

    “你……”上官宏氣的渾身發顫,雖然太子是他名義上的女婿。可上官宏卻是站在三皇子這一邊的,眼下三皇子被派出去巡查邊防,并不在京城。此刻上官宏對于太子親衛這樣強勢的舉動,竟也無可奈何。畢竟上官靖慧是被抓了現行。

    一個文官模樣的人走上前來,拱手道:“大將軍,眼下還是看看太子和二小姐要緊。”

    “哼!”上官宏冷哼了一聲,也不去看那些帶著嘲諷的人們。指揮著將軍府的侍衛將太子和上官翠萱扶去了房間,迅速從宮里傳來了太醫。

    太醫來的時候,也順便帶來了圣旨。

    “上官靖慧接旨!”皇上身邊的首領太監劉福全尖細的嗓音響起。

    “臣女在!”還穿著那一身白色衣服,甚至頭發都沒有梳理好的上官靖慧也沒有想到那太子如此不中用。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乖乖的接旨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上官靖慧膽大包天,捉弄太子。朕心甚怒,將上官靖慧押入宗人府,以觀后效。欽此!”

    劉福全一臉悲憫的看著上官靖慧,沒好氣的道:“三小姐,接旨吧。”

    還不等上官靖慧開口,上官宏便上前握住劉福全的雙手,懇切道:“劉公公,小女年輕不懂事,原也只是和太子開個玩笑,卻不曾想著弄成這樣。還請公公手下留情,對小女多加照顧了。”

    上官宏一邊說著,一邊往劉福全的袖子里塞東西。動作十分隱秘,旁人均未曾看見。

    劉福全輕輕捏了捏袖子里的東西,心里想著:素日里聽聞大將軍對這蠢笨的三小姐十分的寵愛,如今瞧著竟是分毫不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金玉良顏
作者 姚穎怡
  大武朝的金家窮得只剩下錢了,對了,他們還有一層道貌岸然的厚臉皮。   帶著秘密重生而來,金...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