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修煉一途,猶如與日月爭輝,與天地爭壽,古往今來,慢慢歷史長河中,更是有太多的人陷入其中,不可自拔,但成功之人卻寥寥無幾,能再進一步的更是鳳毛麟角。

    修煉有成者,遮天蔽日,排山倒海,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而金山銀山,世俗權力反而成了無關緊要的事物,宛如過眼云煙。

    修煉,是人類對命運的不屈,對自然天災的反抗,對生老病死的不甘最真實的寫照與表現,我命由我不由天,正所謂人定勝天,正所謂逆天改命,如果不在沉默中爆發,那么只能在沉默中死去,所以,義無反顧的踏上修煉之路。

    但是,修煉有事如此的殘酷,各種陰謀詭計,各種勾心斗角,五花八門,比比皆是。世俗的紛爭,宗派間的比斗,天才間的你爭我干,人類原始的欲望讓這一切變得無比的自然,角逐將從這里開始。

    ………………

    天龍國,位于東風大陸的最西端,三面環山,一面臨海,良好的地理位置使得天龍國易守難攻,可謂是存進寸土,乃是一塊風水寶地,因此,國雖小國,但卻是遠近聞名,多年來慕名之士從不間斷。

    天龍城,作為天龍國的王都,不得不說它有著太多其他城市無法比擬的優勢。受到西面大海的影響,天龍城四季如春,溫暖濕潤,可以說是東風大陸最好的旅游勝地,沒有之一。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有的在道路兩旁的小攤隨意觀望,而有的則是直奔一些客棧酒樓,一路走去,時不時地聽到小販的叫賣聲,吆喝聲,還有那賣藝之人舞刀舞劍而迎來的喝彩聲,更是有青樓的老鴇當街拉客,使得過路行人如同遇到瘟神一般紛紛繞道而行。

    一切都顯得如此自然、和諧,欣欣向榮,繁華盡顯,這是一座朝氣蓬發的大城。

    作為天龍國的皇宮,位于天龍城的最中心位置,更是金碧輝煌,威嚴大氣,這是天龍國權力的中心,天龍子民心中的神圣之地。

    天龍皇宮的某個庭院內,只見一個六七歲大的孩童,手握一把木劍,身穿豪華錦衣對著前面的木樁又刺又劈,而孩童的眼中正掛著幾滴淚珠,似乎有什么事令他傷心無比,而可憐的木樁成了他的發泄工具,一舉一動無不透露出絲絲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抱起他來,在其臉上狠狠地親一口。

    過了許久,也許是累了,孩童將木劍往地上一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臉的喪氣模樣,像是被搶了媳婦似的。一年前,孩童如同其他同齡人一樣,開始了啟蒙的修煉,很簡單,只要丹田產生氣感便是啟蒙完成,眼看著其他的同齡人一一修煉出所謂的氣,而自己卻是原地踏步,絲毫不見長進不說,氣感更是遙遙無期,這世上最痛苦地事莫過于此了。

    更何況,周圍的人那輕視的目光,不屑的表情,讓得孩童無地自容,最最重要的一點,孩童的父親每次總是期望而來,失望而歸,這多少有些打擊孩童那幼小的心靈。萬幸的是,孩童有著不一般的家世,我的父親乃是天龍國的帝王,修煉不成也能做個紈绔子弟,即使遭人白眼也只是在暗中的,誰也不敢將輕視擺上臺面。

    沉浸在悲痛中的孩童并沒有發現,他的身后正站著一個身穿錦袍,頭戴龍冠的中年男子,滿臉微笑地看著他。男子身高八尺有余,濃眉小眼,鼻尖唇厚,一臉的慈祥,此人正是天龍國的君主,孩童的父親林洪。

    “成兒,為父來看你了”,林洪看著孩童輕輕地說道。

    短短的一句話,落入林成耳中仿佛成了天籟之音,對于從小沒有母愛的他來說,父親的關愛比什么都來得重要,年幼的他并不懂得修煉的重要性,修煉也僅僅只是為了讓自己的父親感到欣慰,僅此而已。林成只是想每天看到父親,只要每天看到他就很開心,很滿足,至于其他的東西拿真實一點也不在乎。然而事務繁忙的林洪,卻是少有時間,每天都有著許多事物等著他處理,基本上兩個月才來看望林成一次。即使是兩個月一次的看望,也是讓小林成歡喜無比,迫不及待地站起身來,開心地拉著林洪寬厚的大手不停搖晃著,嘟著小嘴問道:“父王你好久沒來看成兒了,成兒好想你,父王以后天天來好不好嘛”。

    “好,好”,林洪一邊輕輕撫摸著林成的小腦袋,一邊笑著回應著,連林洪自己也忘記了這是第幾次說好了。

    “耶,太好咯,父王我們拉鉤,這樣你就不能耍賴了”,大手勾著小手,林成的臉上露出了純真的笑。

    不難發現,他們父子的脖子上都掛著一條銀白色的項鏈,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兩條。

    今天,無疑使林城難得開心的一天,更加開心的是今后林洪每天都會來,因為他們已經拉鉤了。在小林成看來,一拉鉤就鐵定不能反悔了。這就是無憂無慮的童年,只要一點的幸福就讓他們無比的滿足、快樂。雖然今天林洪并沒有問起林成的修煉情況,但是如今動力十足的林成又怎么會讓父親失望呢?

    在林洪走后,小林成二話不說,便是投入到修煉之中,庭院外的假山之中,有一個小巖洞,這是林成平時玩耍時無意間發現的,之后便名副其實地成了他修煉閉關的“密室”。只見林成正盤膝坐在一塊石頭上,閉著雙眼,努力地感應著丹田中的氣,可那氣感咋就不來呢。

    如果在平時,修煉上一個時辰林成便坐不住了,大多數如此年紀的小孩,都是好動的,能靜靜不動地呆上一小時已非易事,想指望他們像大人一樣一坐就是好幾天,一修煉便是連爹媽都忘了那是不可能的,可想而知,想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修煉出氣感,的確需要天賦,不如人家努力,天賦還不如人家,能修煉出氣感才叫奇跡呢,所以,沒有努力就沒有奇跡。

    一小時過去了,兩小時過去了,不知不覺中天也漸漸地黑了。而小林成依舊在他的小“密室”里努力感受著那丹田之氣,大有練不出氣感就誓不出關之勢。其實林成心中早已暗下決心,一定要練出氣感給父親一個驚喜,時光的煎熬,修煉的寂寞,這些并沒能讓小林成放棄,咬牙堅持到底。

    如果在平常時候,林成必定是心煩意亂,哪會如今天一般進行那漫長的修煉。生在帝王之家,林成有著太多孩童無法想象的驕傲,正是因為這份驕傲使得林成的一舉一動都變得如此的顯眼,而修煉無成便是最顯眼的一處。他的家世,他的地位,他的父親構成了那無與倫比的驕傲。他是天龍的皇子,他還是父親的兒子,這一切都決定著林成的一生不會是碌碌無為,那么只能是奮起修煉,為父親分憂,別無他法。

    夜已深,月光灑遍大地,夜空中掛著幾顆零落的星星,依舊是一個平靜地夜晚。天龍皇宮還是那么的燈火通明,猶如白晝,各宮院的巡邏小隊還是有條不紊的履行著他們的使命,絲毫不敢松懈。

    …………

    長春殿中,此時的林洪正坐在太師椅上批閱著各地的奏折,竟無一絲困意。四周很安靜,只能聽到翻閱奏折時“沙沙”的響聲,在這寂靜的夜黑里顯得格外的清楚。看完了其中一本奏折,林成這才緩緩的呼出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疲憊,但他還是打起精神,輕輕地拿起了桌上的茶水小抿了一口,對著身后的太監問道:“現在是什么時辰?”

    “啟稟皇上,如今已經是三更天了。”

    “都三更天了,時間可過的真快,也該回去休息了。”林洪口中喃喃。

    正當林洪打算站起身來的時候,突然神情大變,再次癱倒在身后的椅子上,看著身邊的太監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口中艱難地吐出了幾個字:“這茶里有毒?”

    于此同時,只見大殿外,一身穿黃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進來,自得之色甚濃,在其身后則跟著一群黑衣人,個個冷漠陰沉,如同地獄使者一般,而他們的黑衣上還殘留著明顯未干的血跡。

    看著大殿前突然出現的一群人,林洪身邊的太監急忙迎上前去,臉上充滿了獻媚的表情,點頭哈腰地對著那個黃袍男子恭敬地說道:“皇上,奴才不辱使命,順利完成了任務。”

    “果然是你,林武,我真后悔當年沒有將你殺死。”

    “林洪,一切都晚了,你就安心上路吧”,林武看著林洪,眼中滿是自得之色,“過了今晚,跟你林洪有關的一切都會消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173393_21_8-m
儒道至聖
作者 永恒之火
  這是一個讀書人掌握天地之力的世界。
  才氣在身,詩可殺敵,詞能滅軍,文章安天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