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間小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山,是青山,樹,是綠樹。

    一片連綿不絕的大山,一片綠意煥然的樹林,如龍脊延伸,如綠葉蓋地,其內草木眾多,但鳥獸卻少之又少,反而格格不入。

    遠遠看去,青山綠水連成一片,還有這一層淡淡的霧氣,想要掩蓋其本來面目一般,流水聲悠遠流長,平靜而又有些清雅,的確是一個隱居的最佳場所。

    在一座山峰中段,一塊光滑的大石上,有著一個少年人正靠在陰影處,身邊放著一個竹籮筐,里面堆積著一些草藥,散發出陣陣香氣,久久不散,繚繞四周。

    那少年眉清目秀,身子略微單薄,看起來有些瘦小,好像一陣風就能將他吹倒,身穿一件普通粗布縫制的小衣,脖子上掛著一條銀白色的項鏈,格外引人注目,頭發有些雜亂,被其隨意的用草繩束著。

    他坐在那里,手中捧著一卷十多張紙厚的書,在哪里津津有味地看著。

    修煉一途,如與日月爭輝,天地爭壽,修煉有成者,飛天入地移山倒海……修煉大成者,可摘日月星辰,猶如探囊取物……

    沒有修煉天賦,如何修煉有成……氣感……氣感,都五年了……林成,你可真是個廢物,看來你也就只能采采草藥,在師傅身邊做一個小藥童罷了,想成為一個修煉者,可真是癡心妄想。少年嘆息,放下手中的書卷,看著遠處的天地,發起呆來。

    五年前,林成被那少年所救從而在這片山林之中生活了下來,并且成為了老者的弟子,少年的師弟。五年的修煉,林成毫無所獲,不過老者并沒有絲毫不滿,只是和藹的笑笑,說是順其自然,不必在意強求。而林成的師兄,當初的那個少年也是時常的給他鼓勵,幫助他。這讓林成更加的難受,記得當初在天龍皇宮內,林成也是一副修煉無成,而林洪也總是將失望埋藏內心,無半點流露,流露的只是無限的關愛和激勵。

    想起當年,他動力十足的進入假山中自己私有的小密室閉關修煉,為的便是讓自己的父親欣慰滿意,曾經與父親拉鉤的一幕好像近在眼前,可惜一切都過去了,當時和父親的相見沒想到卻成了永別,而年幼無知的自己也是被宮中的太監騙往后山,推入崖下。之后便是不省人事了,直到被師兄救起,醒來后就發現自己正躺在木床上。林成始終認為,自己的僥幸還生是上天對自己的眷顧,他要努力修煉,早日返回天龍查明真相才能對得起天龍皇子的身份,才能對得起上天給他的第二次生命。

    他一直很困惑,也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天龍如今的一切,五年前的天龍皇宮到底發生了什么,始終是云里霧里的,有時候他總想著翻過那座大山會天龍去,但是一方面自己修煉無成,無臉見人,另一方面,時常來山中砍柴的樵夫無意間談起了天龍的一些事,讓他打消了回去的念頭。

    從這些樵夫口中得知,如今的天龍自從換了皇帝以后,民生怨憤,皇帝昏庸無道,只知花天酒地,尋歡作樂,搞的民不聊生,每天都會有一些天龍子民餓死凍死,而卻無人問津,實在是令百姓心寒,令天下心寒。

    如此,林成心中也隱約有些明白,想必自己的父王已是兇多吉少,難以善終了。這讓他更是下定決心,努力修煉,專心聽從師傅的教導,將來大道有成,返回天龍將當年之事查一個水落石出,也了卻心中一大牽掛。

    可惜事與愿違,想想自己的師兄,跨太極境,躍陰陽二境,如今已是三才之境的強者了,而自己呢,煉氣境一層都未曾突破,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有時林成還真是有了輕生的念頭。

    不知不覺中,天色漸暗,可以看到遠處天地盡頭似有烏云若隱若現。

    吹來的山風,也帶著一股子潮氣,落在那山上的諸多草木樹葉上,發出沙沙的聲響。

    快下雨了,得趕緊回去。林成一掃頹廢的神情,他快速的站起身來,將地上的書卷塞入懷中,左手一把抓起身邊的籮筐背在背上,身子一晃,極為靈巧地向山下跑去,像是穿梭在叢林間的猿猴。

    遠遠一看,這少年贏弱的身子,卻爆發出極為堅韌的力量,幾個起躍之間,就已在十米開外。

    天地間的烏云,滾滾而來,更是有雷鳴之聲不斷回旋,仿若天災降臨在這片山林之上,那烏云連接天地,漆黑一片,轉眼間就越來越近了。

    林成此刻越跑越快,幾乎就在這烏云擴散開來的一瞬,他已然來到了距離山腳約數十丈的位置,這里有一塊凸起的怪石,似天然而成,其內中空,有數個拳頭太小的洞口,而其中一個洞口,正盤踞著一條巨蟒,大口一張,露出一排尖尖的獠牙,牙上還殘留著一些肉渣,看起來觸驚心。

    林成見狀,并無恐慌,右手從背后的籮筐中取出一株草藥放在口中咬著,慢慢地挪動著身子,向著怪石相反的方向移動了數丈,目光炯炯,一動不動。

    片刻后,烏云蓋頂,雷霆之聲轟轟而起,震耳欲聾中,狂風肆虐,吹動著這片樹林都欲要拔地而起一般,林成在這狂風之中,緊扣的手指已然發白,但卻紋絲未動,看著巨蟒的雙眼內,露出了堅毅。

    難怪山中的鳥獸越來越少,原來是有大兇盤踞于此,作威作福,今日便殺你下鍋,還這山間一個太平。

    那狂風越來越大,吹動這山脈草木,聲響如巨獸之吼,更是將這樹林中的無數枯枝爛葉吹得飛起,使得漫天遍地全部都是草木樹葉在急速飛舞。甚至還有一些飛鳥也都被生生卷起,旋轉中被遠遠拋開,發出的凄厲慘叫也被隱藏在那風聲之中。

    在這狂風中林成堅持了不多時,整個天空已是被烏云完全遮蓋,雷鳴下,豆大的雨滴傾盆而落,整個天地在這一瞬間似成了被水簾遮蓋的世界。

    雨水嘩嘩不斷地落下,越來越大,林成依舊死死地抓著身后被雨水淋濕的籮筐,任由雨水淋透了全身,仍然一動不動,盯著那條巨蟒,也不知過了多久,那雨依舊漸增,天地一片雨霧蒙蒙,那被林成盯著的巨蟒,卻在雨水的沖洗下慢慢蠕動,而起身下,脫下了一層薄薄的蛇皮。林成看到這一幕,雙眼中露出了喜色,但卻還是不動,直至那蛇皮完整的脫落,林成雙目一凝,沒有絲毫遲疑,猛地放下身后的籮筐,右手迅速地從籮筐中掏出一把匕首,整個人如同一把利劍,朝著巨蟒飛射而去。

    因為之前沖擊之快,且他的位置又把握地極好,此刻幾乎是雷鳴間,林成已朝著巨蟒的七寸處猛刺而去,臨近的剎那,林成用力一蹬怪石,借著反彈之力身體迅速向后飛退,而手中的匕首也是迅速地飛速而出,直奔巨蟒的眼睛。巨蟒也是立刻做出了反應,蛇頭一偏,蛇尾也是掃蕩而來,匕首刮過蛇尾偏離了原先的軌跡,射入到遠處的一棵大樹上,白刃已完全地沒入到樹干之中,林成沒有任何意外,幾乎就在蛇尾掃來之時,他立刻再次向后退去,身子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十丈開外,避開了巨蟒的憤怒一擊。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嘶鳴驀然而起,約有四五條手臂粗,十幾丈長的巨蟒,赫然從那怪石諸多的拳頭大小的洞口內鉆出,猙獰的直奔那十丈處的林成撲去。

    “小虎”!林成再次后退,快速地攀上一棵大樹,一躍而起,又落到另一棵大樹上,神色平靜,只是有些嚴肅。

    只見一道白光從樹林深處一沖而出,直奔巨蟒而來,瞬息臨近,一陣撕裂聲傳來,可見巨蟒的身上頓時已有兩道深深的抓痕,鮮血不斷向外涌出,巨蟒連連嘶鳴,蛇尾更是胡亂掃蕩,所過之處泥土飛濺,四人合抱粗的大樹也是應聲而斷,瞬間此地已是一片狼藉。

    無論巨蟒如何發狂,總是無法捕捉到那白色的身影,而巨蟒身上已然有多了數十道傷口,一片血肉模糊,慘不忍睹。鮮血夾著雨水順流直下,四周已是一片血紅的世界。

    良久,巨蟒漸漸停止了瘋狂的舉動,靜靜地躺在地上,彈珠大的眼睛也是緩緩的閉上,一滴淚珠從眼中滾落而出,溶入泥土之中。

    今日本是巨蟒脫皮,脫胎換骨之日,又恰逢陰氣甚濃,烏云蓋天,正是吐納的最佳時機,卻不幸遇見下山歸來的林成,千年修為毀于一旦,時不我待,悲兮,痛兮……

    又過了許久,林成見巨蟒已失了生機,但還是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其肩上正臥著一只家貓大小的白虎,此刻齜牙咧嘴,但眼中卻是靈動萬分,露出的小爪子揮舞了幾下,像是在為自己輕功。一人一虎已來到巨蟒前面,林成摸了摸小虎的白色皮毛,嘆息道:“小虎你也越來越厲害了,可是我還是無半點長進,老規矩,這只巨蟒是你殺的就是你的了”。說完林成又從懷中掏出一把小匕首,用力地朝著巨蟒劃去,去肉取膽,動作干凈利落,想來這種事情不少干過。

    取出膽后,小白虎便是一口將其吞入口中,連連吼叫,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林成苦笑一聲,又是割了些蛇肉,將不遠處倒地的竹籮筐以及散落一地的草藥收拾了一下,再次看了看地上巨大的蟒蛇尸體,有些不忍,“小虎,我們將他埋了吧”。

    烏云來的快,去也同樣匆匆,數個小時后,這片山林就恢復了正常,那滾滾烏云,向著遠處蔓延離去。

    叢林邊緣,林成與小虎走了出去,此刻天色已然漸黑,可以看見遠處有些微弱的火光,那里正是林成所生活的地方,好一個山間小筑。

    走出叢林,林成全身濕漉漉的,但卻不以為然,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肩上的小白虎。

    這小白虎極為靈通,正是當時突入院中捕捉家畜的那只白虎,只是當時體型如此之小,而今五年已過,還是如過去那般,絲毫不見長。自從林成在這里生活以后,時常上山采藥,起初是跟著師兄,后來便是自己獨自一人,而這小白虎也時常跟在林成身后入山尋食,彼此也會為了一些發生一些爭執,但最終卻成為了好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