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牛奶有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十六!”

    ……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

    “好啦,今天的腕力、指力練習就到這!”

    “各位戰神速成班的精英,祝賀你們,現在你們離《靈境》明星級選手的水準又進了一步,豪門俱樂部的豐厚合同已經遙遙在望,美好的生活即將實現……”

    懶散的數數聲,懶散的勵志詞,現在是早上九點零一刻,每天的這個時候,明珠市南市區東苑公園小區的綠茵帶上,一連串這樣的聲音,總會如同下課鈴聲般準時響起。

    “咕嚕!”

    綠茵帶底角的一處花臺上,林晨兩眼無神,擰開礦泉水猛灌了一口,厚重的黑眼圈詮釋了什么叫夜貓子的下場。

    “呼呼…”

    在林晨眼前的草皮上,一群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以各種稀奇古怪的姿勢橫躺著,無不氣喘吁吁。

    這些人大多都是起早貪黑的打工仔,一般做五十個俯臥撐已經夠嗆的了,但剛在林晨的手下,他們剛才整整做了一百個。

    而且還是撐起手指的那種!

    用右側那個十八九歲,穿著女職裝,盤著秀發的小姑娘義憤填膺的話說:“林教官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偶爾還會有那么一點兒小羞澀,原來卻長著一顆禽獸的心啊,把我們都累死算了…”

    當下,幾十號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聆聽著那位年輕“教官”的慷慨陳詞,偶爾聽到諸如“豐厚合同”什么的,極個別新來的學員還會露出一些興奮之色。

    至于其它時候,大伙基本都麻木了。

    對于學員不斷傳來的抱怨,林晨依舊是面無表情,一連串很“套路化”的激勵詞,張口就來:“都別用那種幽怨的眼神看著你們教官我,苦點累點都是為了你們好呀,等將來誰成了聯盟中的巨星,會感激我們戰神工作室的…”

    聲音就像傍晚集市里的小販吆喝,沒有半點兒激情。

    這是他的工作,一份聽上去很光鮮,卻永遠毫無新意的工作!

    所有的工作內容,就是終日以“教官”身份,指導這些整天幻想成為《靈境》競技聯盟超級巨星的年輕人“訓練”!

    說白了,也就是幫這些給上頭交了錢的年輕人數數俯臥撐、鼓鼓信心什么的。

    雖然他的上頭將這些項目美其名曰:高手速成訓練課!

    林晨很清楚自己的斤兩,也深諳自己身后這家戰神工作室的虛實,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真沒有指望有朝一日,這里真能夠培養出一名傲視《靈境》競技聯盟的高手。

    五年來,隨著銀河娛樂嘔心力作《靈境》的全球風靡,以及聯賽體制的建立,衍生出了形形色色的商業鏈條,深受傳統競技運動的熏陶,一些諸如“明星”乃至“巨星”、“強隊”乃至“豪門”這樣的詞匯,很快也是成為了《靈境》競技聯賽中的大熱點,各種“superstar”“大合同”、“大交易”“大八卦”的聲音此起彼伏,這一兩年隱約間更是已經完全蓋過了一些傳統競技運動。

    這樣的局面,直接導致了不少年輕人一時間趨之若鶩,夢想著有朝一日魚躍龍門,成為《靈境》聯賽中最耀眼的明星,身背千萬級大合同,每個夜晚盡情享受各大媒體的追捧,大把贊助商、廣告商的青睞,還有無數拉拉隊美女的尖叫!

    然而,想法美好,結果卻總是殘酷。

    高手之所以能夠被稱之為高手,自然有著一般人難以達到的高度,無論在什么競技項目中,最終能夠成為高手的,從來都只是鳳毛麟角的一小部分。

    絕大多數人,永遠只能蟄伏于黑暗的星空中,始終無法與皓月爭光!

    林晨曾經也是那些年輕人中的一員,當初他毅然決然拿出打工積攢下來的一筆錢,投身戰神工作室開展的“高手速成班”,為的就是在《靈境》聯賽中成就一番事業。

    只不過后來高手沒養成,倒是在山窮水盡,窮困潦倒的困境下,本著從哪里跌倒在哪里站起的精神,在這家非正規的工作室混到了這樣一份很清閑的工作。

    他和另外兩個年輕人搭檔,全權負責“手殘黨培訓班”的所有課程,總的來說收入還算可以,節省一點兒的話,勉強能過上能在這個國際化大都市生存下去…

    ********

    “叮叮叮……”

    短暫的休息即將結束,一陣電話鈴聲卻突然響起。

    林晨掏出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

    “喂,你誰啊?”這個電話來的很不是時候,林晨已經準備讓學員繼續下一個科目了,因而語氣有些不悅。

    “哼!連你老子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么?”

    電話那頭很快傳來一聲冷哼,是一名中年男子的聲音。

    這個聲音林晨陌生而又熟悉,他臉上有了精神,臉色卻慢慢變的有些淡漠起來。

    “有事?”

    安靜了數息,林晨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

    “你怎么說話呢,沒事兒就不能打電話給你這臭小子了么,上次見面跟你說的那件事,考慮的怎么樣了,我們王家子孫……”電話那頭似乎也是有了一些火氣,語氣中已經習慣性的摻雜了一些訓斥的意味。

    而以林晨此時的臉色,自然不可能安心聽對方說完,他突然打斷了那人的話音,淡淡道:“不用考慮了,我能養活自己!”言辭是如此的毅然決然,以至于,下一霎雙方已經沒有了繼續談下去的余地。

    靜。

    一切似乎都安靜了下來。

    林晨很清楚對方要說什么,兩年前那人曾約他見過一面,聲稱愿意拿出一筆不菲的資金給他創業,亦或是為他提供一份很不錯的工作。

    這要是換成其他人,哪怕是一個素不相識的路人,林晨都會毫不猶豫的接受。

    他這個人雖然沒什么野心,但也絕非喜歡故作清高的君子,可以說很務實,同樣盼望過上好的生活。

    不過,如果機會是那個人給的,林晨不會接受!

    啪嗒!

    良久后,一道金屬與手掌的磕碰聲傳來,那頭的手機好像被另一人接過去了。

    很快,一個妙齡女子的聲音響起:“小晨,你怎么能這樣跟爸爸說話呢,快回來吧,我們已經為你準備了豐盛的晚宴,就等著給你接風洗塵呢…”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甜膩,林晨卻是默然不語。他聽得出來“豐盛晚宴”幾個字被咬的很重。

    那不像來自家的呼喚,更像是一出有聲無形的戲劇,迎接的不是親故,而是過往的陌路人。

    “小晨你說句話么,姐姐可是很想你哩…”林晨沒出聲,電話那頭的甜膩聲音卻在繼續,“回來吧,帶著夕姨一起回家來,讓你們母子長期在外顛沛流離,不僅爸爸于心難安,姐姐也是心疼呀…”

    林晨沉默。

    “小晨你怎么不說話呢,是不是姐姐哪里得罪你了,如果是的話,你回來…姐姐愿意給你道歉!”

    林晨沉默。

    “小晨你是不是很不滿姐姐和小星霸占了王氏電子的兩個高管職位,你要理解姐姐么,你常年在外,不曉得姐姐和小星這些年來為集團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林晨不說話,電話那頭的聲音還在繼續,楚楚可憐的音節,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更讓人忍不住想斥責林晨這家伙沒心沒肺!

    “呵呵…”林晨心里笑了,“姐姐你還真是有心啊,我猜某些人現在應該眉頭緊蹙,氣憤你家小晨是個不可理喻的家伙吧…”

    雖是一切心知肚明,但林晨卻不想點破什么。

    有些家是始終回不去的,而有些人也是始終靠不近的,他沒有姐姐,就像那個姐姐其實也沒有自己這個弟弟一樣…

    ……

    “小晨,你——”

    “有事?”不知過了多久,林晨終于開口,卻是這樣冷冰冰的一句。

    他不打算再聽那女人繼續說下去,不遠處一群可愛的年輕人已經站好隊形,就等著自己這個“教官”下達指示了。

    一張張等待的臉,讓林晨不想再為無謂的人浪費時間!

    相對于某些能把冷言冷語說的不露痕跡的人,林晨忽然覺得自己這群學員是多么可愛,年輕人么,只要心不壞,偶爾做做白日夢也沒什么。

    這么沒心沒肺的想,林晨倒是忘了,他自己其實也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伙子…

    啪嗒!!

    突然,那頭的手機似乎又被人奪了過去,這回響聲更加刺耳的多,奪過手機的那人明顯很不溫柔。

    “那個誰,別以為王家少了你就周轉不開了,爸爸和姐姐有耐心才和你這般客氣,你TM別給臉不要臉!”

    電話那頭的換成了一個年輕男子,聲音忽然很沖,“喜歡耍脾氣是吧?好啊,難怪林夕那女人當初寧可鬧得整個王家雞犬不寧,也要躲到深山中當什么‘道姑’,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好得很,有種你們母子兩一輩子都別回來!!”

    “小星!!”

    “小星…”

    下一霎,之前那中年男人和妙齡女子的聲音一同從電話對面傳來,聲音都很大,但同樣是喝斥,語氣中卻夾雜著不一樣的味道。

    “呵呵,我林晨哪敢回來跟你們王家人相處啊…”林晨冷冷一笑,緊緊攥著手機,眼中有怒火在跳動,“一個薄情寡義,在兒子病危關頭有本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好父親,一個尖酸刻薄,虛情假意的好姐姐,還有一個自以為是天王老子的弟弟,我林晨區區一介凡夫俗子,真心不配跟三位沾親帶故么…”

    那名年輕男子的有些話,已經觸及到了自己的底線,這種時候,沒有再沉默的必要。

    “晨兒,你——”

    “小晨,你……”

    “哼!”

    在他譏諷聲落下的瞬間,另一頭不出所料的傳來了三道怒喝。

    只不過同樣是生氣,有的人確實動怒了,而有的人,卻似乎不像那么回事兒,隱約間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

    “怎么,都聽不得真話么?既然如此,你們又何必假惺惺打個電話來自討沒趣!”林晨嘴角挑起一條弧度,毫不介意與電話那頭的三人撕破臉皮。

    “哼!你這臭小子整天在外面瞎混,沾染了這些市井流氓的脾性,我懶得與你計較,只想問你一句,你小子就打算一輩子這樣在外面瞎混,永遠不回家了么?”那邊的電話似乎又回到了中年男子的手中。

    “回家?呵呵,也行么…”林晨嘴角泛著笑意,針鋒相對,而眼中,卻是浮現出一抹黯然,“什么時候在天堂的小城能原諒你,什么時候我娘能忘記你曾經那一段段風流韻事,我便什么時候回去,到時候給你磕頭都行!”

    小城。

    那個陌生而親切的名字,你還好么…

    林晨的心在這一刻突然很堵,想起了一個從未謀面,以后也不可能再相見的親人。

    那才是親人…

    電話那邊同樣沉默了下來,許久之后,才再度響起無力的嘆息:“算了,隨便你吧,還是那句話……缺錢可以到集團總部找我…”

    隨后,“嘟”的一聲,聲音戛然而止!

    …

    掛斷了電話,林晨收起手機,驀然轉身的剎那,竟是有些不知道這堂課該如何繼續下去。

    看來自己也沒想象中的那樣堅強啊…

    他不禁暗想。

    “林教官……那個你沒事吧…”

    靠近花臺的位置,有學員小心翼翼的出聲,誰都看得出來林教官眼下心情很糟,一群奔波在追尋富裕生活道路上的年輕人,這一刻都很善解人意,關切的眼神簡單而直接。

    “我沒事兒,接下來你們自己練習一些平常的科目吧,下午小唐會過來指導你們練習手速…”

    林晨搖搖頭,而后也沒有多說什么,轉身離開了綠茵帶。

    *****

    “要啤酒么?”五分鐘后,東苑小區綠茵帶百米外的一家小賣部前,光頭老板掃了一眼柜臺外的小伙子,淡淡道。

    “啤酒?”

    林晨很疑惑,也很郁悶,自己的失落難不成已經寫在臉上了,而且還是被這老頭一眼看穿的那種?

    “你這情況我見多了,不用說,又在網游中被人完虐了吧,”老板一幅過來人的模樣,調侃道:“你們那棟樓出來的小伙子沒少在我這絮絮叨叨,玩個虛擬游戲都能糾結到學古人借酒澆愁,你們這些小年輕人也真是沒出息啊,說吧,百威還是風花雪月…”

    “唔,難怪那些家伙每次輸掉比賽,都喝得酩酊大醉…”林晨露出釋然之色,而后,目光堅定的搜索了柜臺幾眼,說:“給我來盒特侖蘇!”

    他一般不喝酒的,而且肚子餓的時候,牛奶比啤酒管用。

    “特侖蘇?有這牌子的啤酒么…”老板一時沒反應過來,很是吃驚。

    但隨即細細一想,終于恍然,沒好氣的擰巴著皺紋說:“合著你小子是要牛奶啊,不早說…”

    一邊說著,光頭老板倒也沒有嗤笑小伙子圖省錢拿牛奶宣泄,打開冰柜,翻箱倒柜了半天,終于在右側角落里發現一盒特侖蘇,而后取出遞了過來。

    “謝了啊…”

    付完錢,林晨客氣一聲,轉身消失在了巷子拐角。

    而在小賣部中,光頭老板卻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咧著嘴似乎在琢磨著什么。

    “特侖蘇的供貨商半年前不是已經被老婆子回絕了么,怎么還有貨,莫非是積壓了半年的壓箱貨?這下糟了,老天保佑那傻小子千萬別喝壞肚子啊…”

    ****

    “嗤…嗤~~”

    “咕嚕…咕嚕……”

    寬敞的對戰室中,劉浩斜躺在沙發椅上,津津有味的吮吸著吸管,一臉愜意,肉眼可以看到他手中的牛奶盒正在漸漸干癟下去。

    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林晨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牛奶是他從外面帶回來充饑的,但進門的剎那,卻已經瞬間易主了,自己都還沒來得及嘗一口鮮。

    這劉浩是戰神工作室旗下主力戰隊的隊長,論身份地位,比他這種隨便就可以抓一大把的“教官”強多了,再加上戰神工作室有個整天幻想著在三流職業選手中撞好運發覺金龜子的老板,劉浩在這家工作室的存在更是如日中天。

    除了老板徐雷,劉浩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更何況是他。

    所以么…

    林晨的那盒牛奶只能乖乖奉獻出來了。用劉浩自己的話說,滴奶之恩,等他日后成為聯盟中的superstar后,一定會好好提攜林晨的。

    可悲催的是,牛奶是奉獻出去了,但林晨眼下卻連個座位都沒撈到,只能干巴巴的站在門口。

    對戰室沙發很多,奈何此刻這里的人也不少,而且清一色都是工作室旗下的職業選手,鮮有人會把注意力放在他這個小角色身上。

    在這些老板眼中的未來之星面前,林晨突然覺得自己這位“教官”的存在是如此孤獨,如此多余,但想想中午的飯局…

    好吧,忍了…

    據說比賽完,老板安排了慰勞性質的聚餐,訂餐卡就在劉浩手上,這種免費而豐盛的午餐,林晨從來都是不吃白不吃。

    不過,看著漸漸顯現通明狀的牛奶盒,林晨感覺自己如果再不說點什么,那就太沒面子了,于是干咳兩聲,盯著沙發上的劉浩說:“咳…劉隊,咱們工作室今天打的是哪一場比賽啊?”

    林晨其實一早就知道工作室主力戰隊一會兒有比賽,而且還是至關重要的那種,關系到戰神戰隊能否跨入下一個聯賽級別,是一場C級聯賽領頭羊隊伍與B級聯賽末班車隊伍之間的“換水”大戰!

    戰神戰隊上個月交了好運,聯賽積分勉強躋身C級聯賽隊伍中的前15%,此役若是挑戰成功,戰隊就能獲得至少一個月的B級聯賽資格。老板徐雷很重視這場比賽,故而特意許諾了飯局以示慰勞。

    林晨之所以明知故問,其實只是為了體現出一些自己眼下的存在感罷了。年輕人么,面子還是很重要滴…

    “嘖嘖…嘖嘖,香,真香!看來果然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侖蘇啊…”

    豈料,劉浩正事沒說,翹著二郎腿先對手里的牛奶盒意猶未盡的贊嘆了一番。

    而且還用那種很曖昧的眼神故意掃了林晨一眼。

    “哈哈!”

    這一番話,不出所料頃刻間讓整個對戰室都哄笑起來。

    眼下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不到十分鐘,參賽隊員已經全部就緒,能夠在緊張刺激的比賽前看這么一出樂子,大家自然很樂意配合。

    可作為“被”嘩眾取寵的對象,林晨臉色就郁悶多了。他暗自詛咒劉浩這廝待會兒比賽中腿腳齊抽筋,渾身抽搐不止。

    當然,再來個口吐白沫神馬的就更好了…

    ============

    PS:林某人那個壞壞的詛咒會實現么,元芳,你怎么看?元芳答曰:大人啊,這么簡單露骨的問題,每個認真收藏、推薦的好童靴都知道的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2818387_7_70-m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 鐵牛仙
  你是戰士,攻高防高?看我反抓摔投,拳拳到肉。

  你是刺客,身如鬼魅?看...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